第五百七十章 念想-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七十章 念想

    “哦莫!。。。这就是中式的结婚礼服?。。。太漂亮了!”

    “这看着是。。。黄金做的?”

    “天啊!。。。看这纹饰实在太复杂。。。太精致了!”

    “欧巴!。。。这上面绣的是龙吗?。。。这些是花纹花纹?好华丽呀!。。。怎么像古装剧里的龙袍?”

    一群女人围着池明哲,盯着他托在手中的一件,泛着金色光泽面料华丽到令人炫目的衣饰,嘴里都渍渍称奇不已。

    先前随着一辆货车驶进纽约家中的庭院,卸下了不少包装严实的盒子,而全智贤、孙艺珍她们还都不知道是些什么,直到池明哲召集大家在客厅里,当众拆开了一个盒子便引发了她们如此的惊叹。

    “哈哈!。。。这就是龙袍!而且还是古代中国最高统治者才能穿的龙袍!。。。。。。刚才谁说的?猜的很对!。。。这上面的纹饰是瞿纹和十二章纹!。。。而且咱们国家以前的国王,可穿不上欧巴这件明黄色的龙袍!”

    池明哲目眩神迷的看着自己手中这件,仿自明代皇帝的常服龙袍,并细心的给身边的这群女人科普起来。

    “为什么穿不上啊?。。。欧巴!”

    成宥利看起来求知欲还蛮强的。

    “咱们国家过去的朝鲜国王,级别只相当于明朝的郡王,按说连五爪龙袍都不能穿,但是受到特别的恩赐则可以。。。但是龙袍的颜色就只能是绯红或是青蓝等,绝对不能穿明黄色,所以今后再看宫廷韩剧,里面的那些王们要是穿了黄颜色的龙袍,那这部剧的编剧就是个历史白痴!”

    池明哲其实心里也清楚,很多韩剧中关于古代朝鲜宫廷的情节,大多都漏洞百出,比如只能称呼国王为“王上”,却偏偏叫什么“陛下”,这也是韩国历史很多人根本不清楚所致,归根结底都是去除汉字所造成的恶果。

    大韩民国的历史书籍基本都是汉文所写就,老一辈人还算好些,或多或少都懂些汉字,但是新一代则完全不懂,这也让很多韩国历史书籍在这些年轻人看来像是天书。

    而池明哲已经做好打算,等周正文上台以后会从新在全国各个学校推行汉文。

    “哦!。。。原来是这样?”

    金泰熙她们都是恍然的表情。

    “那这面料是真丝的吗?。。。摸起来好舒服!”

    全智贤又问道。

    “这种面料叫云锦!。。。可不光是真丝材质。。。从元代开始这面料就是皇室御用。。。而且这全都是靠纯手工编织喔!。。。使用的都是最原始复杂的木质织机,根本就无法使用现代任何机器来代替。。。所以这种面料非常非常的昂贵!”

    她们似懂非懂的听着,而林志玲就好很多,毕竟是中国人也好歹是懂一些的。

    不过她们都明白了最重要的一点,这种面料是皇室专用而且非常非常的贵,光知晓这两点就够了。

    女人嘛!就是爱现!而且东西越稀罕越好!恨不能只自个儿独有才是最好!

    特别是了解到云锦中,还大量使用了金丝、银丝以及孔雀毛等贵重材料后,这个个立马都心痒痒的看着池明哲身后,那垒着的一个个包装精美的大盒子。

    “按说啊!。。。咱们。。。哎?。。。盒子上都有名字,自己看清了拿!”

    池明哲还准备再絮叨两句,却发现女人们已经开始动手分盒子了,只能扫兴的撇了撇嘴。

    “哇!。。。欧巴!。。。这是王冠吗?。。。好漂亮!”

    宝儿从一个正方形的木盒里,捧出一顶金黄色的“帽子”,好歹看过不少韩国宫廷剧,知道这形状跟剧里那些王们戴的帽子差不多。

    她还信手颠了颠。

    “哎哟!。。。小心点!”

    池明哲赶紧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

    这顶纯金丝制造的仿自明朝万历皇帝的“翼善冠”,虽然没能十全十美的完全复制,但也花了池明哲不菲的金钱才制作出来,虽然不像原作的制造技艺那样,高超到连一个接头都看不到,但好歹也算是高仿品,接头都尽量焊在了一起。

    而唯一超越原作的,恐怕就是冠顶那两条姿态生动,使用金丝编制而成的金龙之间,镶上了一刻硕大无比的红宝石。

    话说这比俗气,池明哲还真没怕过谁。

    “噗!。。。瞧你那小气样!不就顶帽子吗?。。。哇!。。。这件是我的?”

    金泰熙本来在嗤笑着池明哲,却陡然间被写着自己名字的一个盒子里,取出的一件华丽袍服给震惊了。

    “哈哈!。。。傻了吧?。。。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衣服吧?。。。唉!。。。没见识啊!”

    池明哲适时的回击道。

    “是。。。没见识!”

    不光金泰熙有些失态了,其他人也都是如此,个个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手里的服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些衣服的款式,可都是按照明代皇家后妃的形制所制!”

    池明哲看着自己这些女人们的傻样,心里得意到不行。

    随即又想到等以后也给泰妍、允儿和智妍、秀晶她们也置办些这种行头,等那会儿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哟伯(老公)!”

    耳边一声娇呼,顿时打断了池明哲的臆想。

    “啊?。。。”

    看着全智贤轻抚着手中的衣服面料,面色潮红眼中带水的样子,池明哲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我这衣服的款式。。。是皇后制式的?”

    “呃!。。。是!”

    池明哲轻声的回复道,心里也为自己早就提前预防做好了准备点赞不已。

    这些女人的衣服款式都差不多,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呀!。。。我说当家的!”

    李孝利也嚷了起来。

    “内!。。。”

    池明哲立刻也小心应对着。

    “我这也是皇后穿的吗?”

    李孝利抖了抖手中,一件明黄色的直领对襟大衫就往身上套。

    “是啊!。。。这叫燕居冠服。。。不过是几件合在一起的称呼,属于皇后常服,你手里这件是穿在最外面的!”

    “啊?。。。这么麻烦!”

    “皇后嘛!。。。就得这么显摆!。。。还要戴上后冠呢!”

    顺手掀开一个方形木盒,李孝利的眼睛顿时就直了。

    “双凤翊龙冠。。。以皂縠为之。。。附以翠博山,上饰金龙一。。。翊以二珠翠凤,皆口衔珠滴。。。前后珠牡丹花二朵,蕊头八个。。。”

    捧着仿制的一顶皇后燕居冠,池明哲跟念经似得,边说边小心的把它套在李孝利的脑袋上。

    “哇!。。。孝利要变皇后了嘢!”

    这些娘们一瞬间又大惊小怪的围了上来,看着池明哲帮她拾缀“改造”。

    “这是鞠衣,记得了?。。。里面还要穿这种直领对襟的袄子。。。再配上霞帔。。。再有这根带子。。。脚上还得换上这种青舄鞋!”

    不一会儿,李孝利就在大家的惊叹中,变成了一个“皇后”。

    “。。。见到本宫。。。你们还不跪拜!”

    她这还嘚瑟上了。

    。。。。。。

    “偶妈!。。。”

    孝利的宝贝闺女池飞瑶,在安美惠的看护下出了电梯。

    “快来!宝贝!。。。看偶妈好看吗?”

    她冲女儿赶紧招了招手。

    “好看!。。。我也要穿!”

    “别扯!。。。这衣服好贵!”

    “。。。我要戴你的帽帽!”

    “这不是帽帽!”

    “。。。我要戴!”

    “你戴不下!”

    “我就要!。。。”

    “别拽!。。。别拽!。。。茵茵听话!。。。呀!你想挨揍吗?”

    李孝利似乎有些火了,就手在女儿屁股上来了两下。

    “啊哈!。。。呜呜呜!。。。阿爸!。。。偶妈打我!。。。呜呜!。。。”

    池飞瑶转头冲着她老子就嚎上了,还可怜巴巴的张着双手要他抱。。

    “呀!。。。李孝利!。。。不许打我乖女儿!”

    见女儿哭的那个凄惨,池老爹赶紧把她抱进怀里。

    “我教育她怎么了?。。。你居然冲我吼?。。。我。。。我在你们父女面前就是个坏人,是吧?。。。呜呜呜!。。。都是没良心地!”

    被当众训斥,李孝利觉得颜面尽失,鼻子一酸也哭上了。

    “哎呀!。。。你真是!。。。教训孩子有什么不对的?”

    全智贤开口埋怨起池明哲。

    “孩子还小。。。说服教育就好!。。。光打怎么行!”

    金泰熙倒似有不同的意见。

    “行啦!。。。都少说两句!”

    孙艺珍看着想和稀泥。

    韩佳人则像是没事人一样,莫不吱声在一旁低头查看属于自己的那套行头,而韩彩英、宝儿、成宥利、宋慧乔都化身围观群众,一旁津津有味的瞅着事态的发展,而河智苑却让自己的体己女佣韩仁英,提上自己的东西进了电梯上楼回房去休息。

    池明哲抱着女儿感觉有些头大。

    “偶妈!。。。”

    池飞瑶见妈妈哭的很伤心,赶紧冲李孝利伸出了双臂要抱抱,这是想讨好自己的妈咪。

    “乖!。。。偶妈抱!”

    伸手接过女儿,红着眼睛的李孝利狠狠睨了下池老爹。

    “走!。。。跟偶妈上楼!”

    临走前,李“皇后”还将头上的燕居冠,随手摘下套在了池明哲脑袋上。

    “这闹得!。。。我到成罪人了!。。。嗨!。。。”

    池明哲哭笑不得。

    “噗!。。。哈哈哈!”

    见他歪戴着头冠一副不伦不类的滑稽样,先前没吭声的韩佳人倒是最先笑了出来。

    “哈哈哈!。。。”

    “嘿嘿!。。。”

    众人的大笑,让跟着赔笑的池明哲,突然觉得心很累。

    “要是。。。软软在就好了!”

    这刻他莫名想念起,那能让自己宁静的“港湾”。。。金软软。

    。。。。。。

    “前辈好!。。。”

    刚从天际音乐公司出来的金泰妍,恰好碰见了几个“熟人”。

    金珉锡、金俊勉、边伯贤、朴灿烈和都暻秀,很恭敬的给她鞠躬行着礼。

    “。。。你们好!”

    金泰妍的回礼,似乎让还低着头的小伙子们有些激动。

    “。。。前辈!”

    看着抬头望着自己的边伯贤,金泰妍也打眼注视着他。

    “有事?”

    “不知能否就唱功上的问题,向前辈您请教?”

    “你们很快就要去美国了,在那里能够系统的得到,唱功方面的强化和训练,而目前的我在这方面暂时也给不了你们太多的帮助和意见,不知道我这么说你们能明白吗?”

    泰妍觉得自己这会儿说的话,很有逼格很有范儿。

    “前辈您太谦虚了,我们都知道您的唱功,在整个公司里都是数一数二的!”

    边伯贤的这句话,让泰妍心里很爽。

    爽到她突然想打电话给池明哲,告诉他边伯贤“私下”和自己见面了。

    她似乎很想听到,他在电话那头醋意勃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