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在纽约-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六十九章 在纽约

    “偶妈真好看!。。。”

    池珍儿和池幼珍围着金泰熙身旁直打转。

    此刻身为孩子妈的她,也美艳的简直不可方物。

    一袭洁白的婚纱,设计看似简练,但在细节上却极具匠心,尤其是其上点缀的无数吸引两个小丫头,想扯拽的珠子以及亮晶晶的“石头”,让这件婚纱的价值也贵到让人咋舌。

    光是这件婚纱出自卡尔拉格斐之手,就让金泰熙感到极度的满意,至于六百多万美元的价格,她才不会在乎,反正是孩子她爸付的帐。

    “不愧是老佛爷的手笔!。。。这窄袖。。。这边角。。。看着就很特别!。。。”

    孙艺珍、韩彩英也各自身着源出名家手笔的婚纱,却一块儿围着金泰熙在平头论足。

    “行了!。。。还不去化妆!。。。待会儿就拍照了!”

    全智贤在贴身女佣闵妍淑的帮衬下,拎着婚纱裙摆小心的走了过来。

    她这一身婚纱合身到把自个曲线,彰显的更加妖娆性感和凹凸有致,风格上看起来还有种东西方相互交融的味道,典雅与前卫也很好的在智贤身上得以展现。

    但跟金泰熙相同的是,在婚纱显眼处也缀了很多的珍珠和钻石,似乎不这么做的话,会让设计师本人觉得很对不起客户所付出的七位数价钱。

    当然在此刻强烈的灯光映射下,全智贤这身出自川久保玲之手的婚纱,时不时就闪耀出让人晃眼的光泽,让旁人一瞧就觉得非常地物有所值。

    “快来看看!。。。我这身怎么样?。。。”

    刘仁娜也小心翼翼的从更衣间走了出来,着了婚纱的她看起来也跟往日的形象有着天壤之别。

    丰满的地方依然高高耸着,该撅翘的依然撩人视线,但是整体上下却因为着了这件婚纱而显得很“魔鬼”,当然指的是她被衬托出的身形。可诡异的是这件婚纱的设计风格,即偏于保守又显得朴实无华,可为什么在此刻刘仁娜的身上却彰显出了“不正经”或是说极致的性感?

    这大概就是著名女设计师唐娜卡伦所说,根据刘仁娜外形与性格设计出的最适合她本人的婚纱。

    “我看看!。。。”

    金泰熙跟全智贤她们都围了上来,开始对刘仁娜这身也评头论足起来,还让她不时转个圈给大家看,直到刘仁娜脑袋都快晕了,才发现自己被人给耍了。

    随着河智苑、宋慧乔、成宥利、宝儿以及林志玲,接连从更衣间里出来一一的亮相,最高兴的恐怕就是围着她们的一帮小家伙了,个个都想从这些姨姨身上,扯两个珠子和“石头”下来玩玩。

    而孩子妈们则不断呼喝以及避让,回过头又缠上她们的孩子,生怕真的被小家伙们把身上的婚纱给扯坏了,虽然钱不钱的到无所谓,可容易让人扫兴不是。而那几个没孩子的,倒是心安理得的躲到一旁,跟显得很无聊的李孝利闲聊上了。

    。。。。。。

    “欧尼!。。。你看我这后面!。。。”

    成宥利挪着碎步小心地走了过来。

    “哎咕!。。。我瞧瞧!。。。嘶!。。。屁股这儿的尺寸好像窄了!。。。显得臀围特别大!。。。这料也太薄了点。。。你***都透出来了!。。。”

    “啊?。。。哪呢?”

    成宥利急忙要去照镜子。

    “啪!。。。”

    刚转过头就听一声脆响,她那被婚纱裹得紧紧地翘臀,也震颤出了肉浪。

    “。。。欧尼?”

    捂着屁股满是不解的成宥利,发现李孝利嘴角满含着黠笑。

    “行了!。。。闲杂人等别在这儿碍手碍脚了!。。。瞧那一脸的嫉妒样!。。。咱们别理她,嗯?”

    全智贤走了过来揶揄着李孝利,最后也伸手在成宥利那极具性感的臀上拍了拍。

    “闲杂人等?。。。嫉妒?。。。呀!。。。我。。。”

    “这么热闹?。。。都准备好了!”

    人模狗样的池明哲也现身了,一袭极端合身的白色西式礼服,让他看起来不光精神焕发,还把衣冠禽兽这词汇升华到了另一种境界上。

    而韩佳人跟他前后脚也闪现在大家眼前,那一身婚纱看着很是繁复与华丽,裙身下摆前端倒还正常可后摆却拖了将近两米多,要不是贴心的李熙珍帮着提在了手里,佳人的宝贝儿子池成仁早就带着兄弟姐妹们,伸脚踏在上面玩了。

    “。。。怎么了?”

    见大家都看着自己,韩佳人一时有些窘迫,赶紧又低头在身上看了半天,才又疑惑的抬起头来。

    “瓦伦蒂诺加拉瓦尼登的风格,就是这么华贵。。。这么大气!”

    池明哲最先上前抚了抚韩佳人的肩头,对她这身装扮很是满意,当然也主要是他舍得花钱。

    她这身行头的设计者瓦伦蒂诺加拉瓦尼登已经很久没亲自出手了,最后硬是被池明哲的“诚意”所打动,才亲自给韩佳人设计制作了这件婚纱。

    反正这些女人身上的每一件婚纱具都不是凡品,全是世界各顶尖服装设计大师的呕血力作,当然那价格也会让普通人呕血不止。

    “。。。早知道我也要这位大师亲手设计了!”

    看起来很喜欢韩佳人的婚纱风格,河智苑有些羡慕的说道。

    “你这也不错啊!。。。山宅一生也是顶级大师!。。。这穿起来都不显胖,肚子也遮得很好!”

    “。。。是吧!”

    金泰熙的夸赞让智苑顿时也喜滋滋的,为自己当时选择了由乔治阿玛尼来设计制作婚纱,感到非常的满意。

    。。。。。。

    “。。。还满意吗?”

    避着众人的视线,池明哲悄悄来到林志玲身边,还伸手抚了抚她那光滑挺直的后脊背。

    “你觉得呢?。。。好不好看?”

    低头理了理身上婚纱的褶皱,志玲倏又眨着明媚的眸子,抬头看着池明哲。

    “。。。漂亮极了!”

    “哦!。。。知道你说的是婚纱!”

    “人更漂亮的不像话!”

    “口是心非!。。。哼嗯!。。。”

    林志玲噘了噘唇瓣,看着居然是在此刻冲他撒起娇来。

    “我觉得你的婚纱,比她们的都漂亮!”

    李孝利不知什么时候来到的跟前,她的话让林志玲小心的瞧了眼全智贤她们哪儿。

    “别看了!。。。我这人性子直,喜欢说真话!。。。不信?。。。你问他!”

    “哪有?。。。我这件只是一般般!”

    见池明哲也冲自己一本正紧的点了点头,林志玲这才不好意思的跟李孝利道了谢。

    “好了!。。。过去化妆吧!”

    见林志玲去了化妆间,池明哲这才瞪了眼李孝利。

    “想挨揍?。。。嗯?”

    “你揍啊!。。。来啊!。。。哼一声我就不是李孝利!”

    见她一副搞事情的样子,池明哲立马也软了下来。

    “谁又惹着你了,嗯?”

    还偷偷伸手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要死了你!。。。都疼死了人了!”

    好吧!嘴里是这么说,她却出手捂住了屁股上的那只手一直没松开。

    “行吧!。。。安分点!。。。晚上去你那儿!”

    见此,池明哲便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

    “怎么啦?。。。我不就。。。”

    似乎反应过来池明哲说的是什么,李孝利立刻就睨了他一眼。

    “稀罕!。。。晚饭后就来我房里,听见没?。。。哼嗯!”

    “哎?。。。嘶!。。。”

    李孝利摇曳着身子走了,临走前还悄悄出手,在没反应过来的池明哲胯间抓了一把,把他给激地差点打了个寒颤。

    “。。。这娘么儿!”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池明哲抹了抹自己发髻,眼睛却盯着远去孝利那硕臀看了半天。

    。。。。。。

    “咦?。。。就吃这么点?”

    晚饭时间,李孝利只是吃了一点就起身上了楼。

    “。。。吃不下!”

    看了眼正被安美惠喂着的自己女儿茵茵,孝利又不着痕迹的瞧了下池明哲就转身上了楼。

    这会儿她们都跟池明哲待在,他在纽约这儿新置办的产业,中央公园大道57街的一栋有着六层楼并颇具历史沉重感的豪宅之中。

    起初全智贤、孙艺珍她们以为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酒店,当池明哲告诉她们这上下六层都是自己才花费了两亿多美元买下的新家时,她们这才好好把他数落了一顿。

    随后还就这房子的装修和周边环境展开了讨论,最后一致决定等下个月,就把这里的装潢全部扒掉从来,至于所有的费用自然由孩子他爸来负责,理由就是这里的装修实在太古旧了,孩子们住这里会感到害怕。

    “欧巴!。。。总共还要拍几天?”

    宝儿边吃边问了池明哲一句。

    “三天!。。。不光是婚纱,回头还有我们韩式传统的结婚礼服,以及中式的!”

    “。。。还有中式的?”

    这下连全智贤她们都来了兴趣。

    “嗯!。。。我老早就准备了,中式服装用的面料可是所有礼服中。。。最最高贵的!。。。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那有多高贵啊?。。。欧巴!”

    “对啊!。。。中式的款式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到现在才说,会不会是旗袍?。。。我这样身材现在能穿吗?”

    “是啊!。。。听说旗袍穿起来很漂亮呢!。。。我一直都还想买一件,这下好了!”

    现在家里只要有什么话题一出来,这些女人们就管不住嘴的开始八卦,反正池明哲悄悄离开的时候居然没人发现。

    。。。。。。

    “咚咚!。。。”

    池明哲坐家里的电梯上到六层,然后边来到孝利的卧房门口。

    “咔嚓!。。。”

    门敞开的一瞬间,他就愣了一下。

    李孝利似乎正在洗澡,这会儿光溜溜的站在门内看着他。

    “。。。才上来?”

    “呃!。。。是!”

    “还不赶快进来,愣着干嘛?”

    “哦!。。。哎?”

    池明哲是被抓着衣领拽进屋的。

    “噗咚!。。。”

    房门重重的被关上。

    “别急啊!。。。我自己脱。。。看我怎么收拾你!”

    “怕你?。。。干嘛?。。。动手动脚的。。。给老娘先搓搓背再说!”

    “行!。。。呵呵!”

    “啪!。。。”

    “嗯!。。。要死了你!”

    而房内隐约传出的声响,也实在是太过引人遐思。

    。。。。。。

    被风卷起帘布的一扇半敞大飘窗外,此刻已是华灯初上,可纽约这会儿才是真正进入更加繁华与喧闹的时间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