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赢钱的秘诀-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六十四章 赢钱的秘诀

    “呜哼嗯嗯!。。。偶妈!。。。听六九条。。。我胡牌了!”

    sunny、允儿和秀英都无语的看着孝盛,边凝噎抽泣边将桌面上她们中某个刚打出的麻将牌九条拿回跟前,并瘫下了自己所有的牌。

    麻将室里原本很热闹,可这会儿安静的有些诡异。

    除了孝盛她们这桌以外,泰妍、宝蓝、居丽以及孝敏、恩静和朴奎利等等,凑成的另外四桌人,下意识的东张西望了下,然后又都望着允儿、秀英跟sunny眼露同情之色。

    。。。。。。

    回到首尔已经一个星期,据说是为了分散孝盛的母之痛,所以在泰妍和允儿她们的提议下,大家都日以继夜的疯狂打麻将,听说人一旦沉迷在这个益智游戏里,不仅精神会得到舒缓连情操都能得到陶冶呢!

    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牌桌上的全孝盛会时不时的想念起母亲,可一旦她用手绢捂着嘴干嚎两声时,总会有同桌的牌友出错“放炮”。

    一回两回就算了,但一连三天她居然寡靠这个莫名其妙的“技能”赢了差不多好几亿韩元,便让大家心里凉飕飕的同时也开始上了心。

    今天上午,池明哲带着一家大小登上了去美国的专机,这一帮子姑娘们则全都来了威廉山庄,在二楼的大麻将室里又摆下了五桌。

    。。。。。。

    “呀!。。。帕尼!。。。tiffany!。。。”

    正笑眯眯喜滋滋看着自己牌面的美英,将刚摸的一张牌插好又打出一张后,才对郑秀妍在桌下偷偷踢了自己一脚有所反应。

    “。。。哎?”

    “你不试试?。。。”

    “。。。试什么?”

    美英有些莫名其妙。

    秀妍看了眼同桌的宥莉和正低头码牌的小贤,便又将视线落回了黄美英的脸上。

    “妈妈的祝福!。。。”

    虽然声音很低,但小贤的手好像明显抖了一下,同时神色里也带上了些许的惶恐。

    “欧尼!。。。别吓我。。。好不好?”

    小贤的声音都有着一丝颤抖。

    “哎咕!。。。对不起了忙内,嗯?。。。我只是让她试试是不是管用!”

    基于孝盛麻将桌上诡异的做派,她们这些人私下就揣测是不是真有什么灵异事件,但是大家都是父母双全和和美美的有福之人,所以早年也失去母亲的黄美英,就落入了众人的视线。

    “可是。。。我有些害怕!”

    美英顿时有些抖抖索索的。

    “自己妈妈也怕?。。。真不孝!”

    秀妍揶揄着面色还带些许“责备”。

    “没关系的。。。就试一次吧!。。。这么多人在场呢!”

    权侑莉也很好奇,并且开口帮着说服道。

    小贤则眨巴着眼睛,看了看三个欧尼随后便闷头不语。

    “那。。。就一次!”

    “嗯!。。。”3

    除了秀妍跟宥莉,徐珠贤也神同步般的跟着应了声。

    此刻除了孝盛,大家都将注意力不约而同的放在了她们这桌上。

    。。。。。。

    “呜呜!。。。”

    美英用手捂着嘴,低低地发出了虚拟般的哭声,可能是被大家看的不好意思了所以时断时续。

    “mami!。。。i-miss-you!”

    她又接着说出了“咒语”。

    “。。。摸牌!”

    郑秀妍适时提醒道。

    tiffany伸手摸了一张。

    “碰!。。。”

    麻将牌被猛地掷在桌面上,同时也让众人心里一抖。

    “。。。没胡!”

    美英的声音里,透着浓浓地失望。

    “哎咕!。。。我就说嘛!。。。”

    “好了!。。。继续打吧!。。。呵呵!。。。哪有什么灵异事件!”

    大家瞬间都活泛了过来。

    。。。。。。

    “欧尼们好!。。。”

    不一会儿,麻将室门外似乎一下热闹起来,问候声也此起彼伏的。

    “咔嚓!。。。”

    门接着又被推开。

    “我们回来了!。。。欧尼们!”

    代表大家前去机场送行的智妍、秀晶、秀智和雪炫这四个丫头,率先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随后又是普美、恩地和娜恩,最后挽着初珑跟初雅的惠静三人,才慢悠悠的步了进来。

    “自己摆桌子和凳子!。。。麻将牌在柜子里。。。自己拿!”

    大姐头全宝蓝说话时连头都没抬一下,注意力都盯在了自己牌面上。

    “哦!。。。我们自己来,欧尼!”

    aoa们早就成了麻坛硬腿,看她们麻利的搬桌摆凳很快围成两桌,以及还有两个看边胡的就知道了。

    随着几个女佣各自拎着两个皮箱进来,这帮丫头们很快就沉迷在了围城的快乐世界里。

    。。。。。。

    “欧巴!。。。宝宝好想你!。。。”

    没过多久,朴智妍突然嚎了一嗓子,惊吓到了在场许多人。

    “哈哈!。。。我胡啦!。。。给钱!”

    站起来提了提裤腰的智妍,得意洋洋的看着同桌的秀晶、普美和秀智。

    “什么嘛!。。。小胡而已,这么得意。。。哼嗯!”

    秀晶看着是很不服气,自己一手的好牌眼看就能成把大的,没想被朴妹子给搅和了。

    “小胡也是钱。。。行了!。。。呐!”

    智妍对她们三个搓了搓手指。

    只是她没注意到,四周其他牌桌上的欧尼们,都用诡异的视线盯上了她。

    。。。。。。

    “欧巴!。。。爱死你了!。。。成了把大胡!”

    接着不久,秀晶也来了一嗓子。

    “我。。。是不是。。。也要叫一声?”

    过了不到十分钟,秀智抑制不住的满脸喜悦,但声音却有些羞答答地。

    “欧巴!。。。我。。。想你。。。自摸了!”

    再过了。。。

    “欧巴!。。。爱死你了!。。。”

    普美也一把瘫下了自己的牌。

    呼啦啦她们这桌立马被人围满了。

    “哎呀!。。。清一色哎!”

    具荷拉低头看了眼普美的牌,立马惊叫道。

    “这个。。。为什么糊了要喊欧巴?”

    “是啊!。。。是啊!。。。”

    “你们赶快说!。。。是不是有什么秘诀?。。。说出来。。。回头欧尼请你们吃饭!”

    智妍、秀晶、秀智和普美,有些不明所以的相互对视了一眼。

    “让让!。。。让让!。。。什么秘诀?。。。让一下!”

    人群最外边的泰妍,急的差点抓耳挠腮。

    挤了半天就是没能进去也没人打算让她,众人都围着智妍她们并开始对赢牌“咒语”展开了讨论。

    “什么嘛!。。。都是迷信!”

    神情恹恹的泰妍无望地又回了自己座位,手里还捏着一张麻将搓来搓去。

    。。。。。。

    “碰!。。。”

    居丽将摸回来的牌磕在了桌面上。

    “没良心的。。。抛下我去美国快活!。。。自摸!”

    嘴里絮叨着,居丽却一脸的美滋滋。

    泰妍立刻低下脑袋,死死盯着她的牌,然后又若有所思得看了看居丽。

    “碰!。。。”

    这又是跟她同桌的恩静。

    “也不知。。。到美国了没?。。。顺不顺利?。。。泰妍你点炮了!。。。听你的一饼!”

    恩静有些略带歉意的看着她。

    “。。。没关系!”

    泰妍却笑了笑。

    “。。。边张也听?”

    但嘴里还是忍不住嘀咕了句。

    直到也是同桌的韩胜妍,来了个海底捞以及再次“埋怨”池明哲时,泰妍终于悟了。

    “西八!。。。姓池的。。。等你回来。。。老娘剃光你的毛!。。。啊哈哈哈!”

    泰妍因为胡牌的癫狂,让同桌和其他人都以为她“疯了”。

    。。。。。。

    划破天际的一架747客机上,池明哲靠着椅背不时扭着脖子,随后又轻轻捏着自己的耳朵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见此,一直靠着他肩头,看着儿子在机上游窜玩耍的全智贤,直起身子柔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耳朵一直在发烧!”

    “。。。嗯?”

    全智贤也伸手摸了摸。

    “一定是谁在念叨你呢!。。。哼嗯!”

    睨了他一眼准备起身的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好好地。。。为什么要让我们分做两架飞机?”

    “为了安全考虑!”

    池明哲想也没想的照直回答。

    出发前在机场,他让韩佳人带着长子池成仁,以及金泰熙并两个女儿和刘仁娜、宋慧乔,乘坐另一架747专机时,韩佳人起先还有些愕然的差点落泪。

    可随着池明哲在她耳边低语后不久,她就带着按耐不住的喜悦以及肩负重任的神色,跟大家上了后一架飞机,此刻在全智贤却有些不太明了。

    “。。。哦!”

    全智贤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即面上还有了喜色,可没多久就有了潸然与悲泣。

    捂嘴起身小跑着上了飞机上层卧室,连儿子池锦程叫她都没听见。

    “啧!。。。又多心了!。。。哎西!”

    池明哲起身跟了上去,还顺势摸了摸儿子的头,并让一旁的女佣多留点神。

    。。。。。。

    “呜呜!。。。呜哼哼!。。。”

    伏在床上的全智贤哭的很伤心,为池明哲的狠心而感到痛苦和难过。

    在她想来分做两架飞机为了安全是没错,可为什么不是自己和儿子坐另一架?

    虽然自己愿意跟着他一起遭遇“意外”,以全这些年的恩爱一场,可自己儿子何其无辜,在安全上池明哲就没考虑过,定是想要带着一起,这才是她伤心难受的重要原因。

    “不哭了!。。。嗯?”

    后脊上抚着的温热掌心轻轻莫搓着,可全智贤却越哭越伤心。

    “呜呜!。。。我怎么都无所谓。。。可儿子你就没想过,只考虑成仁。。。呜呜!。。。我好难过!”

    “不是这样的。。。就知道你会多心!。。。哎!。。。yao-bo!。。。不哭了,嗯?”

    池明哲边安慰解释,还肉麻的叫着老婆。

    “呜!。。。我不是!。。。佳人才是。。。呜呜!。。。让飞机掉头。。。我不去美国了,我要回去!”

    知道她在耍性子,可池明哲依然耐心的安抚着。

    “好啦!好啦!。。。我看看。。。哎咕!妆都哭花了!”

    掰过她的身子,池明哲将智贤搂在怀里,又摸出手绢给她擦着眼泪。

    “咱家在瑞士的银行总部里。。。不是有些黄金吗?”

    听着池明哲的话,全智贤的哭声慢慢变小了。

    “我打算拨在锦程名下五十。。。”

    “呜呜!。。。才五十。。。呜哼哼!。。。”

    “一百。。。一百吨!。。。行吧!”

    “呜呜!。。。一百吨?”

    哭声是彻底没了,全智贤那满含泪水的眸子,也直瞄瞄的盯着他。

    “咻咻!。。。哪来那么多黄金地?。。。都没听你说过!。。。还有什么瞒着我的。。。你说!”

    抽咽了两下,她这脸色又满是欢喜。

    “没啦!。。。统统就那么点儿,大部分给了咱们锦程,你可别乱瑟!”

    “怎么会!。。。我又不缺心眼!。。。呵呵!”

    “。。。开心了?”

    “嗯!。。。欧巴!”

    “嗯?”

    智贤撩起裙摆,麻利的拽下了自己的内裤。

    “你干嘛?。。。想贿赂我?。。。我告诉你。。。我就不是。。。哎!。。。我自己脱。。。我。。。”

    躺在床上的他任由全智贤把自己扒了个精光。

    “嘶!。。。嗯!。。。yao-bo!。。。舒服!。。。”

    “死相!。。。知道我的好了!。。。哼嗯!”

    嗔怪的瞥了他一眼,摞了摞耳边发髻的智贤,又将头埋进了池明哲的腹间。

    望着由大量led光带饰衬的天花,抚着全智贤脑后秀发的池明哲一时也兴致大增。

    “yao-bo!。。。”

    “。。。嗯?”

    “爬起来!。。。”

    “。。。烦人!”

    将裙摆摞上腰际,智贤却顺从的跪伏在床沿边。

    “啪!。。。”

    雪白的臀上立刻就挨了一巴掌。

    “。。。嗯!”

    “还闹不闹了,嗯?”

    “不敢了!。。。老爷!。。。”

    “。。。真的?”

    “嗯!。。。”

    “这次就饶了你,嗯?”

    “谢老爷!。。。嗯!。。。”

    。。。。。。

    此刻,卧室的门外聚了三个听墙根的。

    “。。。别挤啊!”

    李孝利瞪了眼将耳朵贴在门上的成宥利,退后一步将位置给让了出来。

    “怎么回事?。。。刚刚为什么哭哭啼啼的?”

    孙艺珍看着李孝利问道。

    “我哪知道?。。。反正这会儿又搞上了!”

    “呀!。。。说什么呢!”

    “。。。不信你听!”

    “才不呢!。。。我先下去了!。。。孩子们都在下面玩!”

    “。。。智苑不看着了吗?”

    “她大着肚子。。。我不放心!”

    见孙艺珍下了扶梯,李孝利这才转身一把拽起成宥利的胳膊。

    “行了!。。。脸都红了!。。。还听?”

    “。。。哦!”

    “噗!。。。要不晚上让他。。。给你来一下!”

    调笑着,李孝利走在了前头。

    “欧尼!。。。我们在云层上面。。。这会儿已经算是晚上了!。。。那。。。待会儿。。。”

    “哼嗯!。。。排队!”

    说完,李孝利就昂首走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