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上路-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六十二章 上路

    “咚!。。。”

    “现在本席宣判!。。。”

    庄严肃穆的主席台上,一位法官敲了下法槌。

    至于他接下来的所说的每一句话,全孝盛没听进一个字。

    “偶妈。。。是大韩民国的反腐女英雄!”

    这是孝盛从未想到过的,而这个说法可不是池明哲告诉她的,而是昨天两个据说来自首尔高检的检察官当面向她说地。

    至于后面她看到的关于自己偶妈,为了保护揭露光州地方政府的证据而遇害,以及被歹徒偷偷埋葬详细的案件记录,让全孝盛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连全程陪着她的sunny,都生出了“全妈妈果然伟大”的感慨。

    当然,这份案件记录的真实性还有待商榷,但那两个检察官事后还郑重的代表韩国司法界,向她这个女英雄的后人鞠躬致敬,让全孝盛才确信这些都是真的。

    “。。。我们走吧!”

    耳边传来池明哲的声音,让孝盛从臆想中回过神来。

    另一边的顺圭刚要扶她,孝盛却自己站了起来,似乎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恢复了过来。

    “这些坏人应该受到严惩!”

    看了眼庭上那一个个被送到法官面前,垂头聆听宣判的“歹徒”们,孝盛还生出了自己偶妈“死的其所”的奇怪念头。

    “是啊!。。。他们会受到严惩!”

    顺圭附和了一句,还睨了眼正跟某个角落点头示意的池明哲。

    其实整个法庭所走的司法流程看着就很怪异,不论是法官也好还是双方的辩护人也罢,还有那什么全程板着脸的陪审团,让sunny觉得这像是在“过家家”,从头到尾被告方的辩护人都是一言不发,不对!当法官问是否认罪时,他们是有发言,只不过是认罪而已。

    况且。。。顺圭认为当场同时宣判几十个人,会不会太。。。热闹了些?儿戏这个词她暂时没能想到。

    。。。。。。

    九月的天气还相当炎热,从法院出来的三人匆匆钻进了早已等候他们的车辆。

    “好了!。。。明天可以送偶妈的灵柩回清州了!”

    池明哲又把孝盛抱坐到腿上,整个人的神情是放松的。

    从头到尾除了今天刚在法庭上,他都没跟那些“歹徒”见过面,自始至终池明哲都觉得是善恶终有报而已。那些调查报告也让他明白,“曾经”的《熔炉》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仅仅都只揭露了真相的一角。

    在他前世,光州“仁和事件”已经暴露了本地的**和问题,严重到不是光说触目惊心所能够描述的了。光是05年仁和学校虐待学生事发随后又被人为掩盖,就有十几位为此事奔波的法律界正义人士“失踪”,而一些私人教会组织还又是游行又是抗议妨碍当时的案件调查,甚至还有恶势力在暗中威胁一些证人家属和正义人士,这也让当时接手调查的检察官们阻力重重,到最后连检方都有人出面袒护和打招呼,可见这张关系网的庞大有多让人绝望。

    但是如今,“池青天”的插手还了光州一个朗朗乾坤。

    抱着孝盛的腰身,内心带着些得意的池明哲,还把一边呆坐的顺圭也揽到了身边。

    “在想什么?。。。嗯?”

    “那些孩子好可怜!。。。欧巴!一定要帮帮他们!”

    顺圭将脑袋靠上他的肩头。

    “是啊!。。。我偶妈也是为了那些可怜的孩子才。。。”

    看来孝盛真当自己妈妈是女英雄了,不过这也合了池明哲的心意。

    编撰了这么一个普通家庭妇女为了揭露而献身的经过,也算让孝盛能够略带自豪的接受了,至少比告诉她妈妈是遇到了交通事故,还被人埋尸逃逸更有说服力。。。只要牛逼不要吹得太邪乎就行。

    “放心!。。。欧巴的慈善机构已经接手了,等明年咱们国家还会从新立法。。。是关于。。。”

    “熔炉法案?”

    李顺圭冷不丁的话,让池明哲下意识的看了眼,怀中已经有些昏昏欲睡的孝盛。

    “。。。米啊内!”

    见孝盛没反应,李sunny才小声冲池明哲说了句,还顽皮地吐了吐舌头。

    这个世界估计也不会再有什么《熔炉》的小说和电影了,一切都会随着先前的法院审判而彻底终结。

    “呵呵!。。。调皮!。。。嗯啵!。。。”

    刚轻笑出声,顺圭就突然凑近了自己的唇,池明哲也立刻跟她吻了下。

    随后感受着肩头她下巴不断的小磨蹭,以及眼中那熟悉的“小勾引”,池明哲明了似得点了点头。

    这些日子可苦了我们大sunny,早睡早起的她整日就守着孝盛,生怕她想不开做什么傻事,细心妥帖的照顾让孝盛没掉一斤肉,可她自己看着倒像清减了。

    回到下榻的宾馆,两人把晕晕乎乎的孝盛安置好,就匆匆进了另一间房。

    。。。。。。

    “瘦了!。。。”

    “。。。哪有?”

    “变小了!”

    “。。。不会!”

    两人抵着额头,sunny的视线一直都落在,自己正被池欧巴揉捏的胸口上。

    身子上还有些湿漉漉的,显然他俩是刚洗过澡。

    “看!。。。原先一把都能溢出来。。。现在刚好一把!。。。哎咕!心疼死我了!”

    “是心疼我!。。。还是它!”

    “当然是。。。它啦!”

    “。。。打你!”

    说是打,可sunny却伸手给他握住。

    “。。。好丑!”

    “咳!。。。说话要有良心!。。。嗯?。。。用起来也没见你嫌弃!”

    顺圭羞涩的不言语了,脸色也涨得通红,气息更是娇喘不定,随着向后缓缓躺下看着越来越近池明哲的面颊,她这才将手臂紧紧环住他的劲脖。

    “好好爱我!。。。欧巴!。。。嗯!。。。”

    一瞬间她就觉着,自己这些天守着孝盛所带来的疲惫,全都不翼而飞。

    。。。。。。

    “嗯!。。。早!。。。”

    孝盛刚睁开眼,就见到李顺圭在枕边瞧着自己。

    这些日子以来几乎每天都是如此,这让她心里也是感动不已,还将顺圭这个好闺蜜上升为此身可托付生死的莫逆。

    “早!。。。昨晚睡得好吗?”

    “好着呢!。。。谢谢!”

    “谢我干嘛?。。。”

    知道孝盛的意思,顺圭揉了揉她的腮帮。

    “不都是应该的嘛!。。。我们是好朋友!。。。而且见你伤心难过的样子,我也不好受呢!。。。如果换了是我。。。呸呸!。。。米啊内!”

    抹了抹孝盛脸上并不存在的吐沫,李顺圭却一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孝盛居然重重吻了她一下,而且还是嘴唇。

    “盛啊!。。。虽然心里可能还有些。。。难过!。。。但咱们可不能变了爱好!。。。是不是?”

    见顺圭说的认真,全孝盛一下都没反应过来。

    “噗!。。。想什么呢!。。。就是想好好感谢你这些日子的陪伴和照顾,没别的意思!。。。我不会变成jessica和tiffany那样的。。。嗯!。。。”

    孝盛也被反吻了下。

    “没别的意思!。。。就是觉着吃亏。。所以。。。呵呵!。。。呀!。。。别挠我!”

    两人就这么在床上打闹了起来。

    。。。。。。

    “好了!。。。该上路了!”

    池明哲在车下看似随意的跟郑则熏说了句,而他身后钻进车里的孝盛和顺圭却没有多想什么。

    直到载着全妈妈棺椁的车队驶上了高速公路,郑则熏才回头登上一辆早被拉开车门的suv。

    “。。。那些人都拉上船了?”

    “是的哥!。。。昨晚就到了釜山港!”

    “。。。那走吧!”

    郑则熏有些疲惫的捏了捏鼻梁,随后便靠在后座上小憩。

    虽然司法程序走完了,但是那些犯罪分子和其家属还是要“处理”的,这一点上池明哲绝不含糊,说了要给丈母娘报仇雪恨那必然是要进行的。

    至于怎么个报仇法。。。如此炎热的夏天,在太平洋上游个几十公里必然会很舒坦。

    。。。。。。

    家里有事,所以今天才更新,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