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遭殃的林大俊-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六十三章 遭殃的林大俊

    灵堂上肃穆的气氛让人感到很压抑,但是孝盛心里却已经没多少的悲愤欲绝了。

    这里是清州的殡仪馆,而且今天又再一次为孝盛的妈妈摆上了灵堂让来宾们祭拜。

    天际娱乐集团派出了代表前来吊唁,而孝盛所属社jyp从社长朴振英到secrte其他三人郑荷娜、宋智恩和韩善花都来了,并且郑荷娜她们三个一直都陪在孝盛身边。

    只不过让她们略有不解的是,孝盛只是在灵堂上红着眼睛不时用手绢捂嘴,来表示自己正在哀伤中,与大家想当然的嚎啕或是哭的死去活来,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呀!。。。哭啊!。。。好歹哭一下。。。别总捂着嘴装样子!。。。要大声点!”

    sunny依然忙前忙后的,她招待完刚给孝盛母亲鞠过躬顺便又附上“白包”的东方神起们,立马蹭到孝盛边上跟她“咬”起耳朵。

    “我没装!。。。想哭来着。。。可是这会儿又哭不出来!。。。哦多尅?。。。米啊内!。。。偶妈!”

    又望着灵堂上母亲的黑白照片,孝盛内心很是“焦急”,流泪什么的倒是说来就来,可那种天塌了裂肺撕心的感觉却来不了,这都是先前哭伤了的后遗症。

    “真是!。。。我帮你!”

    “帮我?。。。哦!。。。好吧!”

    听了顺圭的话,孝盛心里刚想她会怎么帮,却冷不丁自己的屁股上就被狠狠揪了把。

    结果直到揪了四五下,她才有了要哭大声的感觉。

    。。。。。。

    来到现场的同公司艺人有很多,只要是能到场的基本也都从首尔赶了过来,尤其是在香港玩疯了的那帮人都回来了,这会儿都在灵堂边上设立的一间大食堂内吃东西。而现场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的明星艺人,让殡仪馆这里一时骤显出群星荟萃、贤达云集得盛况。

    清州本地的媒体得到消息自然是赶了过来,而首尔那的几家媒体大社以及本公司自家的媒体也派了人前来,当然他们只是获得了池明哲刻意让人散出的消息。

    “我公司旗下著名国际艺人全孝盛xi的母亲。。。前几日因病去世。。。在此我代表公司感谢媒体朋友们的关注,希望大家不要过于打扰到。。。再次感谢!”

    朴振英当着记者们的面,替公司和孝盛做了个简短的通报,随后便将这些记者们请到餐厅一角,那自然会有专人接待他们。

    。。。。。。

    “不是说车祸吗?。。。怎么又成了病逝?”

    允儿边往嘴里塞着蘸酱白肉,边凑近到泰妍的耳边嘀咕道。

    “我哪知道?。。。大概是他的意思吧!”

    回头瞅了眼正跟一些人寒暄的池明哲,泰妍突然发现他这段日子以来,人显得有些憔悴了,这心里还兀自有了些心疼来着。

    “哦!。。。你吃啊?。。。看什么呢?”

    允儿也顺势瞄了眼餐厅门口处,却将好跟池明哲的眼神碰了个正。

    向众人阐明自己是孝盛母亲的“义子”后,他那种亲力亲为事必亲躬的做派,才让公司那些代表和艺人们有所理解,同时看待在灵堂上由sunny陪着一起,“声嘶力竭”哭的几乎昏厥过去孝盛的眼神也有所不同了。

    大会长的“义妹”啊!。。。嘶!不过这称呼好有av的感觉!。。。咳!

    “怎么了?。。。是不是不够吃?”

    池明哲居然撇下身遭围着的人,来到了允儿她们坐着的长条桌这儿。不仅轻抚着她的背脊,这眼神里还满含让人嫉妒的爱意。

    “嗯!。。。是不够吃呢!。。。尤其不够你的允宝吃!。。。一大盘水煮白肉都进了她一个人的肚子!。。。有空带她去医院吧!。。。哪有这么能吃的。。。我看啊!。。。呃!。。。”

    崔秀英的话没说完却骤然停下,显然桌下有人踢了她一下。

    不满的看了对面宥莉一眼,秀英似乎也警醒过来,这四周可都是耳朵啊!

    她随即不满的用眼神睨了池欧巴一下,反正一切错误都归咎于他好了。

    “嗯!。。。我和帕尼都没吃几块呢!”

    秀妍也插了句嘴,还嗔怒似得看了眼没吱声的黄美英。

    “哦哟!。。。罪过!罪过!。。。嗯?”

    池明哲本就是个不要脸的,随自己人怎么说都无所谓,尤其是对秀英、秀妍这些个心肝的埋怨还是很重视地。

    冲她俩挤眉弄眼做了个飞吻的骚情动作后,他居然转身就对一个正好经过的服务人员大声说道。

    “这桌再上四盘水煮白肉。。。五盘!。。。上五盘!”

    他又给加了一盘。

    只不过他话音刚落下,秀英、宥莉、秀妍、小贤、美英和孝渊她们立刻就低下了脑袋,因为池明哲太大声,让这边招来了不少人的注视。

    “噗!。。。呵呵!。。。”

    笑声从他们这桌边上和后面传来,那是宝蓝、居丽和金宥珍她们两帮人凑成的一桌,以及跟朴奎利、具荷拉她们搭伙秀晶、智妍、泫雅、智恩这些丫头们所发出地。

    泰妍觉得很丢脸,自己这桌虽然能吃但今天毕竟是来参加吊唁的。

    哪怕这水煮白肉很合自己的口味,还是出自公司派来的川厨大师之手,多上几盘都能干掉,可被池明哲这么一搞,还怎么舒心的大快朵颐?

    “哎呀!。。。我都饿死了!。。。你们吃的这么开心。。。让让!”

    好在sunny的到来,算是为五盘白肉有了开解的理由。

    “那就多吃点!。。。啊嗯!。。。”

    裹着黄瓜丝和蒜泥,沾满辣酱的肉卷被大口的吃进嘴里,泰妍的味蕾立马被征服了,连面部表情都带上了陶醉。

    “嗯!。。。好吃!。。。你。。。去忙你的!”

    她这是吃高兴了,开始撵池明哲走人。

    “等下!。。。”

    林允儿是个乖巧可心的,包了一个肉卷亲昵的塞进池明哲的嘴里。

    “呵呵!。。。乖!。。。晚上。。。咳嗯!。。。嗯!”

    他这是也差点说漏嘴,好在转过身就走。

    但是,林“大俊”就遭殃了,嫉妒、“愤恨”、“怨毒”等情绪和眼神让她食肉无味坐立不安。

    “晚上。。。他要跟你干嘛?”

    sunny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歪了歪身子看着允儿问道。

    。。。。。。

    “碰!。。。”

    一碗红灿灿的川式辣椒酱,被搁在了允儿的面前。

    “这就是骚情的代价。。。吃完了就没事!”

    秀英“恶狠狠”的表情,看着像个后妈。

    “我没有!。。。凭什么?”

    允儿的反抗注定是徒劳的。

    她因为过于受某人宠爱,尤其是今“晚上。。。”而被按上了“狐媚子”的头衔,算是犯了众怒。

    “贤!。。。”

    博同情扮可怜也是徒劳的,小贤被身边的秀妍和秀英盯着还能怎样?

    “泰妍!。。。软软!。。。”

    向金队长的求助更是无果。

    “嘶!。。。怪不得呢!”

    侧过身的金软软,举着手里的肉卷在仔细研究,为什么这道菜会那么合乎自己的胃口。

    。。。。。。

    下午,由孝盛和池明哲主持了棺木火葬仪式。

    原本选择给母亲土葬的孝盛,最终还是决定实行火葬,一部分骨灰在清州的无心川撒掉,剩下的她都带回了首尔去安葬。

    至此,孝盛再也没有回过清州,而留在老家的那套房子也被很快处理掉,所得房款也被她捐给了仁和学校那些残疾儿童家庭,算是帮自己母亲祈福集阴德,以求来世投个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