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 灵堂上的《最炫民族风》-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六十一章 灵堂上的《最炫民族风》

    “呼!。。。”

    这是真的松了口,连面色都舒缓了不少。

    池明哲的车队到达光州还有四十分钟的车程,而此刻的郑则熏则带着人手已经等在了高速公路的出口处,显然他也为老板交代的任务圆满功成而感到庆幸。

    得到了来自全罗南道道厅的支援和帮助,孝盛母亲的仪容已经打理的妥妥帖帖,甚至整体看起来说她是“**”的都能让人信服。这会儿也正体面的躺在殡仪馆内一间巨大的告别厅里,等着女儿和女婿将她带回家。

    哀泣的孝盛希望能让自己的偶妈回到老家清州安葬,没成想这个消息刚传出来,就被当地的政府当做头条大事来办,估计这会儿墓地已经收拾好了等着下葬即可。

    “哥!。。。”

    一个声音打断了郑则熏的沉思。

    远处的高速路上,一长串打着双闪的车队正在减速,缓缓靠近光州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出口。

    。。。。。。

    “辛苦了!。。。各位!”

    殡仪馆大门外似乎被戒严了,不少警察和黑衣人将这里围的水泄不通。

    在一间门厅口下了商务车的池明哲,冲在场所有人鞠了一躬。

    “。。。您客气了!”

    在全罗南道知事李庆正的带头下,一帮子衣着得体神色肃穆中老年,整齐地向池明哲还了一礼。

    时至今日,整个韩国怕也没人敢把池明哲,当成一个普通的富商、艺人、导演或是音乐制作人来看待。而且首尔传来的内部消息指出,等明年初下一届新政府上台以后,一个叫做“国家政策咨询安全管理委员会”的集权组织也将成立。

    据说。。。真的是据说,该委员会将权力遮天,而池明哲将担任这个委员会的主席,而新一任的总统周正文据说只是担任了个副职。

    当然,说新一任总统是周正文还为时过早了些,这大选似乎还没结束呢!

    只是这候选人如今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了,所以几乎整个韩国都知道,下一任韩国总统非周正文莫属,只不过在法理上要等年底的最后公报。

    “来!。。。”

    池明哲并没有进入门厅,而是转身从车内牵住一只柔弱的小手。

    孝盛一身黑色衣裙的装扮,梳拢地很整齐的发髻间,还别着一朵银白色的小花,只不过随着阳光的映射,不时会发出让人刺目的光泽。

    一颗看着无论是净度、色泽、切工还是克拉重量,都显得无可挑剔的硕大钻石,镶在由铂金制成的蔷薇花瓣间,此刻正在孝盛的耳畔上方,伴着她一块儿在“哀思”着母亲的罹难亡故。

    “刷!。。。”

    在场所有的人,又是齐整整的一个鞠躬,这可把同时跟着下车的李顺圭也吓了一跳。

    她忙不迭的随全孝盛向在场所有的人回着礼,还忙里偷闲的悄悄将孝盛裙子后下摆给拾缀好,刚刚一路上她都被池明哲抱坐在腿上,也不知怎么搞得,这裙子下摆都快掀到后腰上了。

    显然这是池欧巴在安慰孝盛时,很不小心才造成的。。。咳!

    。。。。。。

    “咔嚓!。。。咔嚓!。。。”

    相机的闪光灯不时在灵堂上闪耀,这可不是媒体记者们在拍照。

    哪怕这刻的光州已经显出很不正常的状态,可平日那些无孔不入并唯恐天下不乱的无冕之王们,个个都像失了踪。特别是对于今天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大人物,集体驱车来到殡仪馆而置若罔闻。

    跪坐在灵堂一侧的全孝盛由sunny陪着,不断起身向来到自己偶妈灵位前鞠躬的人还礼,哪怕她自己还在纳闷对方是谁,只是冲着这些人能前来给自己妈妈送行,她就会很感激的鞠个九十度的躬表示感谢。

    池明哲站在门厅入口处充作司仪,也不时点头含胸的躬下身子向来宾们行礼,竭尽所能的在灵堂中央供奉的那张黑色照片注视下,将一个好女婿的本分体现的淋漓至尽。

    灵堂四周的空间里,还飘荡着一首让人哀怨惆怅的歌曲,由天际娱乐集团麾下的节目制作中心于2003年倾情摄制的苦情巨制天国的阶梯的主题曲想你,当时这歌还是池明哲亲自创作演唱的,好像还是李长秀导演求得金泰熙,又让她来吹池明哲的枕边风。。。不过这刻拿来当灵歌用也是临时凑数。

    但是,不论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效果挺应景的,至少每一个进入这里的人,都面带哀思有种说不出的苦闷抑郁在心头,充分表达了对池明哲丈母娘的离世万分不舍。

    。。。。。。

    “想念你!。。。想念你!。。。”

    “我是这么憎恨命运的坎坷!。。。”

    “真想大声的哭泣,乞求上天的怜悯!。。。”

    。。。。。。

    “如果没有对你的卷恋,我根本无法生存!。。。”

    “到死的那刻仍然如此的想念你!。。。”

    “到死的那刻仍然难以忘怀!。。。”

    或许是累了,跪坐在孝盛侧后方扮作家属的李顺圭,苦中作乐的轻轻也哼唱起歌词,引得孝盛还回过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好吧!顺圭以为自己的唱功又进步了,刚要再好好给闺蜜解解乏继续亮个嗓,就听这音响里传出一小段杂音,随后音乐节奏瞬间就变了。

    为此,李sunny的身子还下意识的,随着节奏扭摆了几下。

    。。。。。。

    “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

    “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

    “火辣辣的歌谣是我们的期待!。。。”

    “一路边走边唱才是最自在!。。。”

    。。。。。。

    “快!。。。则熏!。。。关掉!。。。快去关掉!”

    门口的池明哲反应过来,立马招呼郑则熏去关闭音响。

    “这该死的u盘!。。。”

    他也想起这临出发前,自己随手在书房抽屉里拿的u盘,然后匆匆拷了首歌曲,没想里面居然还有曾经让少女时代们演唱的中文神曲最炫名族风残留片段。

    “噗!。。。咳咳!。。。呜呜!。。”

    李顺圭已经伏在了地上,她在拼命忍着笑,以至于声音听着很痛苦和怪异,甚至为了不让孝盛看见自己是在憋笑,又用双手捂住了脑袋。

    孝盛是懵逼的,只不过或许过于悲伤而耗费了诸多体力,这会儿连思维都变缓了,呆呆的看着门口乱做一团的诸人,然后就瘫坐在自己的脚踝上,又转头望向灵堂中央那张母亲的放大遗像,似乎才想起什么便起了身,走向供桌后面停放的棺材。

    。。。。。。

    “记得安全啊!。。。”

    aoa的一帮丫头除了朴初龙和初雅没在场以外,连带刚到香港没几天的李智恩和金泫雅,嘻嘻哈哈的应着便一起挤上两部商务车,看着是又要下山顶去市中心疯玩。

    泰妍、秀妍、居丽、恩静和宝蓝她们则像是“慈母”般的,在一面大露台上先后俯身叮嘱,只是孩子们实在“不孝”,没一个听得进去的,好在郑和光也带着人开车跟随,让这几个闲操萝卜淡操心的“后妈”们算是放下心。

    “噹噹!。。。”

    勺子与杯壁的碰撞,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

    居丽端起杯托轻轻抿了口,刚才自己精心调制出的奶茶,随后就皱起了眉头。

    “怎么喝都不是味儿!。。。这丝袜奶茶哪会那么难调?”

    “哈哈!。。。人家那是家传的秘方,哪能像你这样随便搞两下就弄出来了!”

    对于李居丽的牢骚,金泰妍倒是笑意盎然。

    在香港这儿已经闲的发霉,除了逛街购物就是吃喝玩乐,大家几乎没什么事可做,而且她们还接到各自经纪人的通知,近期都没什么活动所以算是彻底放假了,听那满是喜悦的口气追问才知道,少时和tara的经纪人团队,因为今年成绩斐然,还会被公司奖励许可带着家人公费出国旅行去。

    所以,她们可以留在香港这儿继续“浪”,而至于aoa们原就是属于“闲散人员”,也随便她们怎么耍。

    于是这些个无所事事的小女人,就挖空心思的找乐子,研究吃研究喝的,都像李居丽突然对香港的美食制作来了兴趣,于是今天要亲自动手做个菠萝油,明天调个丝袜奶茶什么的,更甚至还有要亲自动手烤个镛记烧鹅试试的,像今天这个下午茶会,就是大家带着各自的小“作品”来凑个热闹。

    “那你的烧鹅怎么样了?。。。听说还要亲自动手宰鹅?”

    “谁说的?。。。我会那么残忍?”

    对于居丽的揶揄,泰妍自当否认,她早熄了除了要当一个歌手以外,还要做一个女大厨的心思。

    生鹅的骚味让她闻了就想吐,哪会亲自动手去杀?别说根本就不敢了。

    瞄了一眼“宏愿”是做只烤乳猪给自己吃的郑秀妍,泰妍刚要开口,就见允儿和小贤红着眼睛来到了露台上。

    “你们怎么了?。。。快坐下!”

    李居丽招呼着,还给两人倒了杯自治的奶茶。

    “刚跟sunny通电话了。。。她们还在光州!。。。孝盛妈妈在那儿办丧事!。。。欧巴也在。。。”

    众人一阵沉默,原本都是要回去陪孝盛的,顺便参加她母亲的葬礼,可池欧巴居然暂时不允许,实在是令人费解。

    允儿用手绢抹了抹眼角,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大口。

    “噗!。。。这是什么?。。。好怪的味道!。。。”

    奶茶被她一口喷了出来。

    “。。。丝袜奶茶啊?”

    “那怎么有股。。。臭脚丫子味儿?”

    允儿的话,让大家都盯住了居丽,同时她身边的人都将座椅向后挪了挪。

    “丝袜奶茶嘛!。。。当然要用丝袜啦!。。。我新的试过了不行。。。就用穿过的试试喽!。。。对了!。。。是用宝蓝的。。。”

    “呀!。。。我穿过的丝袜,怎么会臭?”

    不管宝蓝红着脸是如何解释,自己穿过的丝袜根本没有臭脚丫子味,反正李居丽已经被大家捧为了神人。

    “。。。呕!”

    林允儿抬手捂着嘴,一边干呕一边跑下了露台,她心里悲愤欲死。

    “咦?。。。允儿你。。。尝尝?”

    “呕!。。。”

    孝渊、宥莉和秀英端着一些各自制作的点心也上了露台,还好心的问她要不要试试。

    “这是。。。又怀上了?”

    金孝渊眨巴着眼睛,看着同样愣神的秀英跟宥莉。

    。。。。。。

    “偶妈!。。。到了天堂好好地。。。孝盛会给你祈福。。。呜呜!。。。”

    看着棺材盖掀起一半露出上半身的妈妈,全孝盛不禁悲从中来。

    好在全妈妈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安详,就像是在沉睡一般,而孝盛摘下了耳畔上的钻石蔷薇,准备亲手给母亲带上。

    “这是给你特意买的!。。。偶妈!。。。喜欢吗?”

    刚要别上妈妈的发髻,一只手却突兀的挡住了。

    “欧巴!。。。”

    孝盛不解的看着她。

    “不要打扰偶妈睡觉了。。。嗯?。。。”

    拿过孝盛手里的钻石蔷薇又给她别上,池明哲还一把抱住她。

    “可是。。。我这是。。。”

    “乖!。。。我问过人了。。。偶妈下葬不适合带钻石。。。这样会影响到她来世的投胎!”

    池明哲开始胡诌,他是不敢让孝盛触碰到她妈妈的身体。

    据郑则熏说,自己丈母娘除了身体里撑了不少材料外,这脸颊上都打了很厚的腻子,而且左边脸颊里面也填充些东西,防止因为埋在地下时间过长而造成的腐烂塌陷,还有这光去味就废了老鼻子功夫,所以。。。

    “欧巴!。。。”

    孝盛被池明哲紧紧拥着,她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他。

    “告诉我!。。。偶妈到底是怎么走的。。。好不好?”

    “唉!。。。回头吧!。。。回头欧巴再告诉你,嗯?”

    真相不可能对她隐瞒一辈子,轻轻拍着她的背脊,池明哲内心里不可抑制的又冒出股怒火来。

    “知道了!。。。呜呜呜!。。。”

    也来到后面的李顺圭,无言的看着孝盛在池欧巴怀里哭泣。

    双手合十,她冲“沉睡”中的孝盛妈妈,郑重的弯腰拜了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