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开始吧!-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五十七章 。。。开始吧!

    “欧巴!。。。”

    嘴角还挂着奶渍的智恩和泫雅,冲着楼梯上正往下走的池明哲甜甜叫了声。

    “乖!。。。吃早餐呐!”

    似乎嫌领带碍事或是不耐烦,池明哲一把将没打好的它随手扯下。

    “。。。我来吧!”

    具荷拉刚好从厨房里出来,转身就将自己手里的盘子递给了紧随身后的妮可。

    “好!。。。”

    池明哲等她接过领带便仰起了脖子,双手还下意识的扶上荷拉的小蛮腰。

    “一点耐心都没有?。。。平时怎么弄的。。。随便应付?”

    嘴里的絮叨以及利落的手脚,让荷拉这会儿看起来就像个贤惠的“小良家”,说不出的让人感到种自然与温馨。

    妮可将手里的东西轻轻搁在餐桌上,随即用呆呆地眼神望着凑在一块儿的两人不知在想什么,而泫雅和智恩也用充满“求知”的神情边吧唧着嘴,边汲取着自己所欠缺的某些生活“经验”。

    “。。。好了!”

    歪过脸颊左看右看,又抬手在池明哲的胸襟处扯了扯,荷拉对自己的手艺,表现出了很欣慰的样子。

    “谢了!”

    听着池欧巴的轻声道谢,荷拉撇了撇嘴角,随即却又很同步的,跟他凑上的唇贴合在了一起。

    “嗞!。。。啧!。。。啵啵!。。。”

    这个吻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都很香甜。

    智恩和泫雅对视了一眼,随即不约而同的轻轻点了点头。

    她们觉得这生活当中果然是处处透着“学问”,至少有一点她们俩都没想明白,刚才荷拉欧尼是怎么知道,下一秒钟池欧巴要吻自己,而能恰到好处的凑上唇瓣地。

    所以,她俩觉得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得继续努力才行。

    。。。。。。

    一队队的车辆顺着高速公路,从四面八方涌向了光州,这几日无论是表面还是私下,这座城市像是突然换发了“又一春”。

    不少外来的地下势力和明面上的官方势力,都纷纷介入了当地,以至于还没搞清状况的那些“地头蛇”们,在警惕之于也不得不带着笑脸与这些“过江龙”们周旋,似乎想搞清楚光州有什么吸引了大家的关注。

    答案注定是得不到的,随着部署完成并在郑则熏的一声令下,很多打着友好亲善前来联络“感情”的外来势力们纷纷变了脸。

    。。。。。。

    “大哥!。。。快走。。。西八!。。。他们上来了!。。。呃!。。。”

    韩光宰看着眼前心腹的表情瞬间一僵,随后便被人像垃圾一样,随手扔到了一旁。

    “好大的力气。。。”

    他不知道这刻的自己,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个念头的。

    当然,作为光州本地有名的黑势力老大,他随即就镇定了下来,并且看着门口鱼贯涌入的黑衣大汉们一言不发。

    “你就是。。。那谁?”

    郑则熏是最后一个走进来的。

    随意的打量了下这间办公室后,就用淡漠的眼神注视着韩光宰。

    “郑先生!。。。他叫。。。”

    “我没兴趣知道他叫什么!。。。”

    “是!。。。”

    一个衣着得体三十多岁模样的人,佝偻着身子立在郑则熏身旁,见他根本不在意对方叫什么以后,身子明显又豁下去几分,显得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

    “。。。开始吧!”

    在沙发上坐下的郑则熏,同时也没有注意到,韩光宰看他的眼神已满是愕然。

    。。。。。。

    一夜之间整个光州似乎天翻地覆,当然是指大众们不太了解的地下势力,以及更加不了解和看不见的,殊如警察、检方、教育和政府等官方机构。

    “这事跟我们没关系!。。。真的!。。。请相信我们。。。”

    不少政府各机构的官僚,尤其是新近才调来这座城市的,一起在市政厅一间会议室里,跟几个从首尔赶来的几个国会议员们诉着苦,至于本地的政府议员们,以及各部门长官却至今没一个露面。

    “我们都清楚!。。。在座的基本都是无辜的,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请都忍耐一下。。。过后咱们有情后补!”

    这几个国会议员都来自开放国民党,受命于未来韩国总统周正文的指派,前来光州安抚人心,当然是安抚那些可以“团结”之人的心,而那些“得罪”了池明哲的人,或是其中有所牵连的,他们被完全无视了,哪怕再怎么请求面见,都被找各种借口给推脱掉。

    这些被推脱的人来自各个政府机构和职能部门,他们大多的都是一把手或是二把手,在光州本地都任职不短的时间,所以当一部分首尔来的检察官跟他们面谈时,很多人都诧异万分,搞不明白自己究竟得罪了谁,而才会让对方劳师动众的如此这般。

    “金荣浩这个人。。。你认识或是听说过吧?。。。”

    来自首尔高级监察厅的一位高级检察官,看着眼前这位曾经的同学,往日那份羡慕嫉妒恨已经变成暗地里的嗤笑。

    是啊!眼前这位同学出身不仅优渥,关键的是还很自律与刻苦,自从考上了检察官以后更是屡立奇功,短短十来年就成了光州地方检察厅的检察长,曾经让他们这些出身普通也很努力的底层检察官们,嗟叹世道的不公平。

    但那位说的很对!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想起池明哲曾经将他们一大批,有志于报效祖国,誓与一切恶势力抗争到底的有为检察官们,聚集在一起时所说过的话。

    他又想起所接到的上司电话里那些指示及暗示,只要这次在光州表现良好,那么他会被调任到地方检察院当个一把手。

    脑子里的臆想一波接一波,以至于对面老同学不明所以的诘问,和那无所谓的态度也被他刻意忽略掉了,任你出身再好;任你后台再硬,一切在那位眼里都是浮云罢了。

    没有再浪费时间,随着他的起身,几个黑衣人就推门而入。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你们。。。”

    “别叫了!。。。你和你的后台们得罪了一个。。。”

    似乎也没了说下去的**,这位来自首尔高检的检察官,理了理身上的西服就转脸出了房间,他相信身后那几个据说来自国家情报员的黑衣人。。。好吧!尽管看着不像,但自己坚信他们那狰狞的模样,一定会让自己那位骄傲的老同学交代出什么。

    于此同时,光州本地的警察、教育、法院以及教会管理部门的首脑们,都被来自首尔的一些人士当面质询,随后就遭到不明黑衣人的拷打和虐待。

    “西八!。。。你们胆敢!。。。啊!。。。”

    “知道我是谁吗?。。。你们竟然敢。。。如此。。。啊哈哈!。。。别打了!。。。啊!。。。”

    “没有人!。。。没有人胆敢。。。啊!。。。你们都得死!。。。我要你们。。。”

    这些大人物们发出的威胁,听在行刑者的耳朵里,不纠于某种兴奋剂,虽然面不改色但是他们下手的力度,却更加的暴虐。

    不久,一份份口供加上亲笔签名,就汇聚到了郑则熏的面前。

    。。。。。。

    “嗯?。。。都在这儿了?”

    看了眼对面的韩光宰,郑则熏将这些供词又收回文件袋里,并随手递回给了一位“空降兵”。

    “。。。是的!”

    “都辛苦了!。。。啧!。。。”

    郑则熏举起酒杯,冲对面举了举便一口而尽。

    此刻,他居然在请韩光宰吃午饭。

    缘由就是两人曾是战友,一起服役于海军的特种部队,只不过郑则熏是海军全天侯特种打击小组成员,而对方则是海军陆战队特殊搜查队的。

    “下午吧!。。。咱们把主要罪犯全部抓获后。。。就算完事了!。。。让人把证供先送回首尔交给老板吧!。。。一切等他的指示再说!”

    郑则熏又转头吩咐道。

    “是!”

    等所有人离开房间,郑则熏又看着韩光宰面露微笑道。

    “咱们有不少年没见过了吧?。。。没想到会在光州遇见你!”

    “是啊!。。。那时候你在udi的处境很不好,我们还打赌你什么时候退出,结果你说走就走了!”

    韩光宰端着酒杯,敬了郑则熏一下。

    “呵呵!。。。输钱了?。。。你们特搜队就是无聊!”

    “可不是吗?。。。呵呵!。。。我。。。会死吗?”

    对方突入其来的话,让郑则熏愣了下。

    “会!。。。而且。。。死全家!”

    “那幸好!。。。我没有家人!”

    韩光宰显得很洒脱。

    “你所服务的金氏家族,是什么玩意儿。。。你不清楚吗?”

    郑则熏面带惋惜,但是立场不同他自然不会徇私。

    更何况对方居然参与杀害了池明哲的丈母娘,这简直是罪大恶极,哪怕曾是关系不错的战友,郑则熏至多承诺会求池明哲让对方死个痛快。

    当然,如果池明哲不想让这些人好死,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

    “知道!。。。可有什么办法呢?。。。我出生普通又没什么后台,退役后就回了光州,原本是打算去做雇佣军的,却阴差阳错的混了**!。。不找个老板依靠,**也不好混。。。”

    满脸的寂寥与无奈,韩光宰有些默然的自饮了一杯。

    “要去无等山。。。的话。。。”

    见对面的郑则熏一抬手,韩光宰顿时停住话头。

    “这得等我老板的指示!”

    “唉!。。。能跟对人就是福分!。。。真羡慕你,则熏!”

    “呵呵!。。。喝酒!”

    “我敬你!。。。”

    两人的酒杯碰了一下。

    “你还有个弟弟,在大田当老师。。。对吗?”

    郑则熏端着酒杯并没有喝,只是笑眯眯地看着韩光宰。

    “吧嗒!。。。”

    对方的酒杯,一下就跌落在了地上。

    。。。。。。

    首尔江南区,狎鸥亭cmz投资集团总部大楼。

    “告诉则熏!。。。开始吧!”

    将文件袋轻轻搁在书桌上,池明哲的表情始终没有一丁点的变化。

    冲拿文件进来的“空降兵”点了点头,他便仰靠在了座椅背上。

    “哗啦!。。。”

    直到对方走后,办公桌上的零碎摆设,以及摊在文件袋上的多分供证,才被他一巴扫到了地上。

    “西八!。。。这是逼着我。。。再搞一次光州事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