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章 “大侄子”和“婶婶”们-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五十六章 “大侄子”和“婶婶”们

    夜晚的港岛美不胜收,星光璀璨,灯火阑珊。

    而兰桂坊里,更是人流密集接踵磨肩。

    。。。。。。

    “轰!。。。轰!。。。”

    炸裂般的引擎轰鸣声,让这小街小巷里,正在行进的很多时尚男女们,不断回过头来。

    一溜的超级跑车缓缓的停靠在了路边,或许是为了显摆,几乎每一辆车在停下前都刻意带了脚油门。

    随后,上掀的、横开的个辆车门被推开,而街面上不少男性的视线,顿时都下意识的凝聚了过来。

    一水的妹子,一水扮相妖冶、身姿摇曳的妹子,一水带着墨镜露着大长腿,还左盼右顾光彩鉴人的漂亮妹子纷纷下了车。

    。。。。。。

    泰妍今天刚做了头发,也顺便将用了好久的发色给换掉,淡金偏乳白的颜色,让她看起来更显得娇腻可人。

    “谢了!。。。帅哥!”

    披好肩头不断闪烁着银光的女士短西服,将膝上短裙拉扯服帖的她,淑女范的也移步下了车,临了还回头跟驾驶座上,正暗自吞咽着口水的年轻男子道了谢。

    “碰!。。。”

    说完就再也没看他,并顺手带上了车门。

    一个家里有点钱的“二代”,哪能入得了“富婆金”的法眼。

    。。。。。。

    允儿、jessica、黄美英、李居丽、咸恩静、朴孝敏她们,站在街边都已经够吸睛的了,更何况还有全孝盛、李顺圭这两个身材爆裂,偏又风情万种的胸狠女人跟她们扎堆在一起,以至于刚从最后一辆深蓝色兰博基尼跑车里钻出的向佐,都有片刻的失神,可随即就换上一副看“长辈”的眼神,殷切的迈步到了金泰妍背后。

    “婶婶!。。。留神脚下!”

    不待金软软反应,向佐就伸手虚扶住她的胳膊,也缓解了将要发生的某些尴尬。

    泰妍的脚刚刚崴了下,那双制作精良、价值不菲的手工凉拖就是罪魁祸首,买回来珍藏好久今天是第一次上脚。

    “谢谢!。。。”

    有心再补一句“大侄子”,可泰妍还是强耐住了。

    哪怕浑身刚在他那一声叫唤下激灵过,可再怎么说对方也都比自己大了五岁,自己实在是不好意思叫出口。

    今晚邀请所有“婶婶”们赏光的“大侄子”向佐,据说是获得了“池叔叔”的首肯,要替自己的父亲尽一番地主之谊。

    于是他叫来自己的一帮朋友,开上拉风的超跑,从山顶那座富丽堂皇的宫殿里,载上一帮“长辈”来了兰桂坊。

    不得不赞这家伙是个人精,或许也是做过一番功课,对泰妍、居丽她们都有过详细的了解,所以各种奉承和马屁,拍的这些“婶婶”们喜笑颜开、忍俊不禁,就连智妍、秀晶和雪炫、秀智她们,都被向佐这个“大侄子”豁的眉开眼笑。

    实在太不要脸了向佐,这是像他老子?

    不过金孝渊和全于蓝,却在心里有些小郁闷,向佐居然分得清她俩是“姑姑”。

    。。。。。。

    这会儿刚到晚饭时间,可因为向大侄子的邀请,所以丫头们都没来得及吃晚饭,好在这里的酒吧什么都能提供,只要你出得起钱。

    当然,向佐因为安全方面的考虑,也不会随便带这些“婶婶”们来本地很火的场子,一方面人多太杂,万一有个好歹那就麻瓜了,二来也是为了躲避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记者。

    其实今晚他之所以要请眼前这些红遍亚洲,在国际上也很具知名度的韩星“婶婶”们也是有原因的。他刚跟一个有夫之妇勾好上,正是恋奸情热之时,受不住她枕边风的不断吹拂,向佐也只好厚颜卖萌。

    说起来也是“孽缘”,他堂堂向公子居然痴迷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黄婉佩并没有长得多漂亮,而且出生也很普通,她跟姐姐黄婉君来自新加坡,虽然早在2002年两人就被环球唱片相中,在香港组成了出道组合“2r”,可如今早已是往事如烟,于是两姐妹又投身影视界。但在2005年的时候,黄婉佩就偷偷跟新加坡一个,大自己21岁的富商陈靖谐结了婚,并且也没少受他在背后支持,不然半红不黑的那什么“2r”早就解散了。

    可如今她居然勾搭上了向佐,不得不说这是个很有手段和心机的女人。

    只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向佐他老子就极力反对两人裹在一块儿,为此还不惜以会打断他的腿来告诫。最后见自己实在不受待见,也不能借向家的势博“出头”,最近刚录制完一张唱片等待发行的黄婉佩,就把注意打在了少女时代和tara她们身上,想让她们帮着宣传宣传。

    。。。。。。

    “来来来!。。。都摆这儿!”

    这里据说是向佐好友开的酒吧,他直接带着众人来到这里后,又让人去了福临门海鲜鱼翅酒家定外卖,等了将近四十多分钟才送来。

    二三十个盒子码放在四张茶几拼成的桌上,整整齐齐看着非常让人具有食欲感。

    “请!。。。”

    搓着双手,向佐的笑容还带着些“狗腿”。

    “。。。没酒吗?”

    金孝渊只是随口一问。

    “有有有!。。。这里是酒吧,怎么会没酒呢?。。。姑!”

    “噗!。。。”

    向佐刚说完,泰妍、秀妍她们就憋不住地笑了出来。

    “jacky!。。。你也别这么叫了,就直接叫我们名字好了!”

    全宝蓝是众人当中的大姐头,她的话也得到了大家觉的认同。

    “那。。。好吧!。。。aunt!”

    “哈哈哈!。。。”

    秀晶大笑着倒在边上尹普美的肩头,连带已经当长辈上了瘾,还在装矜持的朴智妍也破了功。

    “嘿嘿!。。。各位慢用!。。。我出去接两个朋友!”

    向佐却乐呵呵的带上了包厢的房门。

    。。。。。。

    “好吧!。。。应该没关系,你们多注意就行!”

    池明哲靠着梳洗台正举着电话,听那头郑和光从香港打来的汇报电话。

    微微垂下头,他刚好又与蹲在自己身下,才仰起脸的朴圭利对上了视线。

    “啵!。。。”

    轻轻噘了噘唇瓣,池明哲做了个亲吻动作,还将一只手抚上她的面颊。

    而奎利却故作凶狠的表情,用力吸吮了一下。

    “好!。。。就这样!”

    匆匆挂上电话,池明哲一把拉起她。

    “。。。你想干嘛?”

    故作不解,朴奎利还把双手挡在了胸口处。

    “嗯!。。。”

    身子被一把紧紧抱住。

    “。。。等急了吧?”

    朴奎利没有说话,只是用手又给他轻轻撸了起来算作回答。

    “。。。呵呵!”

    “笑什么?。。。”

    正垂目仔细“工作”的她抬起脸来,上面已经隐隐泛起了潮红。

    “没!。。。来吧!。。。我们回房,嗯?”

    奎利觉得自己的身子发软了,刚刚还好好地,当他这句“我们回房”却瞬间将她强装的镇定给击碎。

    “嗯!。。。”

    似乎被察觉了异样,当池明哲一把抄起了她,奎利便将脸整个贴在了他胸口处,似乎他胸腔内那有力的心脏声,能给她带来极大的安全感。

    望着越来越近的大床,朴奎利觉得自己湿的很厉害。

    。。。。。。

    “咚咚哒!。。。咚咚哒!。。。”

    穿透耳鼓的重低音动人心魄,随着各种灯光的不断闪烁,很多男女蜂拥在舞池里不停扭摆着身子,尽情宣泄着自己那过于旺盛的精力。

    包厢很大,据说是超级vip房,有一整面对着舞池的墙是透明的,只不过里面可以看见外面,而外面却见不到里面罢了。

    这会儿的包厢内也是群魔乱舞,可看在向佐几个男性朋友的眼里,却还是那么赏心悦目动人心弦,别说少女时代和tara她们了,就是看着还很“幼”的雪炫和秀晶她们,这些个人都在暗自吞着口水,可见这些个小丫头有多会祸害人。

    “jacky!。。。”

    包厢门被推开,两个打扮入时的女人轻巧的走了进来。

    向佐站了起来,拉住其中一个显得很亲昵,还歪过脸颊在她腮边啜了口。

    “。。。都在?”

    “嗯!。。。我给你们介绍!”

    “不用!。。。我们自己来!”

    用鼻尖跟向佐互相蹭了蹭后,黄婉佩拉着姐姐黄婉君,向正在热舞的姑娘们走去。

    。。。。。。

    “。。。好点了吗?”

    “嗯!。。。你去吧!”

    “我看还是留下陪你吧!”

    池明哲掰过朴奎利的身子,跟自己紧紧贴着,一只手还轻轻抚着她光滑的背脊。

    终于是完事了,不管怎么说从今儿起,她朴奎利就是池家人了,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池明哲的疼爱以及他给予的荣华富贵。

    唯一有些遗憾的是,自己恐怕再也不能像别人那样,再有谈恋爱的机会。

    恋爱啊!。。。这可是每个人所向往和憧憬地东西,只是结果往往都会以惨淡和受伤而做终结,可这也是人生经历当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不然等老了以后,也只能羡慕的听着别人在耳边不断絮叨,自己的初恋以及第一次。

    朴奎利觉得自己,致死都不会忘了自己的第一次。。。太西八疼了!

    愤愤地用指尖碾着池明哲的胸尖,似乎在报复他刚才把自己弄得死去活来,只是过后又歉疚的用舌尖轻轻添吮。

    至始至终池欧巴都由着她,还温柔的摸搓着她的背脊和那曲线凹凸的腰臀。

    “我好了!。。。你去吧!。。。别让胜妍等急了!”

    “。。。我后悔了!”

    闻言,朴奎利惊愕的抬起头来。

    “别瞎想!。。。傻瓜!。。。我是说。。。后悔今晚约你们两个。。。实在不放心你一个人。。。我。。。”

    嘴被轻轻抵住,可池明哲却一口含住唇上的那根手指,温柔的吮吸起来。

    “嗯!。。。去。。。我真没事!”

    。。。。。。

    “怎么了?。。。睡不着?”

    身边的妮可翻来覆去的,具荷拉也转过身跟她面对着面。

    大概知道今晚会有“喜事”发生,已经喝得微醉的李智恩和金泫雅,被送进房后不久都相继睡熟,而郑妮可却跟着具荷拉一起回了她的房。

    “嗯!。。。”

    黑暗中,只传来她的低低地回应。

    “我想。。。问问你。。。”

    不一会儿,郑妮可又开了口。

    “。。。什么?”

    “那个。。。坏蛋要是。。。那个你。。。真的愿意?”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但是荷拉却懂。

    “可怜的。。。被他吓坏了吧?”

    揽过妮可脖子,荷拉跟她贴上了额头。

    “欧巴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虽然你是后来加入公司的,也是知道的对不对?”

    “嗯!。。。”

    妮可点了点头,只是两人贴在一块儿,随意觉着是在互相磨蹭着额头。

    “嘻嘻!。。。皮肤好滑!”

    荷拉将一条腿架上了她的腰,手也搂住了妮可的背脊。

    “你也一样!。。。”

    两个人就这么在被子里嬉闹了起来。

    “我恨他!。。。也怕他!。。。同时也。。。”

    “哎?。。。”

    半晌,郑妮可突然冒出的话语,让荷拉不由捧住了她的面颊。

    “跟我说说。。。”

    随着荷拉的不断刨根问底,内心满是感伤和“伤痕”的郑龙珠,似乎要将以往满腹的委屈,都给宣泄了出来。

    “呜呜!。。。他就死死摁着人家的头。。。都喘不过气了。。。抵着喉咙难受的要命。。。都要吐了!。。。呜呜!。。。都害怕死了!”

    “西八!。。。他那个又好多。。。呜呜!。。。都咽不完。。。哼嗯嗯!。。。”

    心有同感的荷拉,只能同情的抱紧了妮可,任她在自己胸前埋首泣涕。

    “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我那会儿比你还不如呢!。。。可都那样了,都没被饶过。。。想想都难过!。。。那会让还小呢!”

    不一会儿荷拉幽幽地话语,也让泪眼婆娑的妮可抬起了头。

    “欧尼!。。。”

    明明是同年,可韩国那操蛋的。。。具荷拉比她大了两岁。

    姐妹俩在这声讨着,池明哲过往的禽兽之举。

    而他本人却悄悄溜出了奎利的卧室。

    。。。。。。

    “咔嚓!。。。”

    胜妍的房门被拧开,里面却灯火通明。

    “欧巴!。。。”

    韩胜妍摇摇晃晃,面色通红的冲门口走来。

    “怎么又喝上了?。。。”

    夺过她手里的酒杯,池明哲扶着她坐下。

    “以为你不过来了!。。。无聊嘛!。。。”

    “耽误了下。。。来!。。。帮你脱衣服,早点睡吧!”

    她都这样了,池明哲也打算换个时间在说。

    “不干!。。。等你老半天了!。。。洗澡!。。。来!。。。”

    胜妍一把住他就往浴室里拖。

    “小心!。。。你。。。慢点!”

    没办法的他,只能护着韩胜妍跟进了浴室。

    。。。。。。

    夜深了,本已寂静无声的别墅二楼,却发出了隐隐的啜泣声。

    “不哭了,嗯?。。。会把智恩、泫雅她们吵醒的!”

    池明哲抱着韩胜妍,正准备进入奎利的房间。

    “疼嘛!。。。你都不关心我!”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行吧!。。。叫你慢点非不听。。。好了!那一下子。。。呵呵!。。。”

    “不许笑!。。。哼哼嗯!。。。都怪你!。。。”

    “行!。。。都怪。。。”

    “咔嚓!。。。碰!。。。”

    随着池明哲挤开奎利卧室的房门,他俩的声音才彻底的隐去。

    。。。。。。

    “好了!。。。不哭了!。。。别把奎利吵醒了!”

    一边一个池明哲睡在中间,还把胜妍和奎利一起搂在了胸前。

    不大放心朴奎利一个人在房里,毕竟今晚才刚刚。。。所以和胜妍也完事了以后,就抱着她一块儿来这里。

    “嗯!。。。”

    胜妍终于不哭了,还将面颊抵上他的胸口。

    “乖!。。。啵!。。。”

    “。。。以后要多关心我。。。疼我!。。。听到没?”

    “肯定的!。。。嗯?”

    “。。。不许骗我!”

    “好!。。。不骗!”

    “亲亲我!。。。”

    “嗯!。。。亲亲!。。。”

    随着夜逐渐的深沉,奎利房里终于也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