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五章 收账-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五十五章 收账

    一大帮子人无言的坐在客厅里,个别人还不时讲视线撇向二楼,似乎在等什么人下来。智恩和泫雅紧挨在一起,互相玩着手指,还跟刚进门不久的郑妮可、韩胜妍她们坐在同一张沙发上。

    这里是sister的宿舍,除了大姐妹队长“u-ie”金宥珍不在外,其她人如闵先艺、孝琳、昭宥和“寿星婆”林珍娜都在场,只不过个个神情带着尴尬和郁闷。

    就在半个钟头前,池明哲欣然来访给nana庆生,结果刚进屋就被大姐头金宥珍一把住,随后就拽上了二楼自己房里。以至于同来的李智恩和金泫雅,半晌都没反应过来,只能跟林珍娜她们坐在楼下客厅里大眼瞪小眼。

    后来。。。

    “咔嚓!。。。”

    楼上传来了房门的响动。

    当金宥珍容光焕发的挽着池明哲下楼时,大家的视线都一块儿聚集在了他们身上。

    “不好意思!。。。跟欧巴商量了点事,耽误大家了!”

    金宥珍的“歉意”,看着很诚恳。

    “没关系!。。。我们也才到!”

    kara的老大朴奎利倒显得很大度,没有因为受到此地“大姐头”的怠慢而有所不满。

    看了眼池明哲,朴奎利微微地噘了下嘴。

    “欧巴!。。。”

    声音叫的也干巴巴地。

    “还打算待会儿去你们宿舍看看。。。半道碰见了智恩和泫雅,所以就先过来了!”

    池明哲的解释似乎让kara们满意了。

    “欧巴!。。。你都不想我们!。。。我都想死你了!”

    具荷拉倒是热情大方,过来就挽住了他另一只胳膊。

    “。。。他哪会想到我们,嗯?”

    韩胜妍睨了他一眼,还上前帮他理了理领带,看似不满其实是满满的娇嗔。

    智恩和泫雅对视一眼,似乎打定主意要跟这些个欧尼们学习某种经验,于是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说什么呢?。。。怎么会?”

    池明哲一把抱过她,还顺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

    “啪!。。。”

    “咦!。。。干嘛?。。。”

    又响又脆,以至于韩胜妍“羞涩”的抱着他的腰,半天没松开。

    于是一帮子姑娘以池欧巴为中心,开始了叽叽喳喳的喧闹。

    被打开的音响,以及早已准备好的各式水果、点心甚至酒水被陆续端出,这会儿整个sister的别墅宿舍里,才算有了像样的庆生气氛。

    “咦?。。。敏京哪去了?”

    半晌池明哲才发现,似乎少了一个。

    “欧尼家里有亲人生病了,要回去看看!。。。刚才和nana通过电话了,礼物让我们转交!”

    泫雅往他嘴里塞了块水果。

    “哦!。。。”

    池明哲点了点头。

    。。。。。。

    明明是来庆生的,可抱抱这个亲亲那个,池明哲却快活的不得了,比林珍娜这个“寿星婆”不知要快活到哪去了。

    “龙珠!。。。来!。。。”

    这是得意忘形地,连刻意安静躲在一旁的郑妮可都不打算放过了。

    “一个人坐那干嘛?。。。过来!。。。坐欧巴这儿!”

    “哦!。。。”

    期期艾艾的她,半天才挪过来。

    “看见欧巴都不打招呼,嗯?。。。是不是想讨打?”

    “没有的,欧巴!。。。我刚才叫你了!。。。人多。。。没听见!”

    “哦!。。。这样!。。。”

    见他点了点头,郑妮可心里还莫名松了口气。

    “。。。再叫一遍听听!”

    池明哲弯着嘴角说道。

    “。。。欧。。。欧巴!”

    听声音就知道,她此刻有些紧张。

    其实妮可一直都挺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一见到池明哲就总想躲开。

    因为每次一见到他,她就知道待会儿一准没“好事”。

    。。。。。。

    “龙珠!。。。来!。。。”

    这声音就像“催命符”,但妮可更愿意叫它“魔鬼的诱惑”。

    每回这声音响起,就是池欧巴拉着具荷拉去她房里的时候。

    至于为什么要叫上她?。。。变态呗!

    池欧巴需要她当观众。

    。。。。。。

    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那次当池欧巴来到荷拉房里时,自己正在里间浴室上厕所,出来却刚好看见他迫不及待的让荷拉蹲跪在床边。。。服侍。

    反正当时自己是吓坏了,那惊慌失措的样子,也助涨了池某人的嚣张气焰,更促使他产生了另类的刺激感。

    于是每回。。。自己只能默默低头,跟在后面随他进房,久而久之似乎也习惯了。

    可为什么每回都是荷拉房里?。。。郑龙珠很想问一问他。

    而且直到有一次。。。

    “龙珠。。。来!。。。”

    面颊通红的自己手足微颤,却在这一声召唤中,成了名“实习生”。

    西八!。。。往后都很多回了,该会的都会了,虽然是“被迫”的,但还“实习生”是不是也太苛刻了?

    一点上升通道都不给?

    “嗯!。。。”

    正想着,她股间就是一紧。

    这是自己短裙后摆,突然伸进一只手的自然反应。

    郑妮可还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池欧巴腿上,两边还有胜妍和奎利欧尼。

    “今晚上吧!。。。嗯?”

    “。。。今晚上?”

    见池明哲在朴奎利耳边说完,又跟韩胜妍咬起耳朵,郑妮可不由轻声从复了这三个字。

    “对啊!。。。今晚上!。。。”

    池明哲正过脸来看着妮可,嘴角还撇上了一抹“淫”笑。

    郑妮可下意识的低头没敢看他,而且还老老实实忍受着股间的异样。

    “啪!。。。”

    臀后的震动,让妮可知道自己得救了。

    “手干嘛呐?。。。又欺负她!。。。这么多人在呢!。。。你就不能。。。回我们哪儿。。。嗯!。。。”

    朴奎利的话,先头让妮可很感激,只是后半句。。。有句西八,人家不知当不当讲?

    回头看了眼池欧巴,跟自家队长若无旁人的亲吻,郑妮可想站起来,可腰上的一双手却紧紧的箍着自己。

    “妮可!。。。陪我去跟她们喝两杯!”

    荷拉过来拉住了她的手,这才让妮可起了身。

    “谢谢!。。。”

    荷拉还帮她把短裙后摆拉扯好,郑妮可轻声道了谢。

    “你呀!。。。怕他什么?。。。都这样了。。。下会回就。。。嫩他!”

    “我。。。”

    见荷拉冲自己狡黠的眯了下眼睛,郑龙珠反而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

    。。。。。。

    “嗯!。。。谢谢!。。。玩的愉快!”

    林珍娜收到了远在香港的少时,tara以及aoa的姑娘们打来的祝福电话,还被告知生日礼物已经特意从香港启运,高兴之余也结束了通话。

    “。。。欧巴!”

    恰好池明哲也朝她走来。

    “又大了一岁,嗯?”

    这话听在耳里,让nana以为是在暗示什么。

    “嗯!。。。都十六了!。。。过得好快!”

    “呵呵!。。。还感慨上了,嗯?。。。这才到哪儿啊!。。。往后日子长着呢!。。。给!”

    “。。。什么?”

    接过池明哲递来的信封,nana眨了眨眼睛。

    “。。。谢谢欧巴!”

    知道这是他给的生日礼物。

    信封很薄,前半截还是空的。

    nana捏了捏,就在池明哲的笑意下打开了它。

    一张制作精良耀着黑光的卡,被小心捏在指尖,nana的脸颊却飞速地陀红起来。

    虽然每月都有来自池欧巴的特别补助,但林珍娜是知道有“家用卡”这种存在的。

    起先是自家队长有,后来发现先艺以及孝琳也都有了,但她们都神神秘秘的不愿多说什么,直到自己又发现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徐贤、朴初珑也有这种卡时,这心里就不淡定了,可聪明如她自然也知道这需要怎么获得,于是平复心境安心等待。

    等待自己的生日,等待自己十六岁的到来,她知道凭自己的样貌,池欧巴是绝不会放过的。

    好自信有没有?

    “。。。以后每个月三十万!。。。一年涨一次!”

    “。。。谢谢欧巴!”

    nana没有吱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还紧紧将卡握在了手心,至少她清楚池明哲说的那三十万是美金。

    迎着池欧巴凑过来的脸颊,nana毫不犹豫的送上了自己的香唇。

    “嗯!。。。啵!。。。啧!。。。啵啵!。。。”

    。。。。。。

    “晚上。。。真不留下?”

    sister别墅门前的池明哲廊檐下,nana在跟池明哲依依告别。

    而院门外不远处,则是朴奎利、韩胜妍、具荷拉和郑龙珠,她们摇摇晃晃的背影,甚至还拉着面颊也同样绯红的智恩和泫雅,嘻嘻哈哈地向自己等人的别墅走去。

    “今天就不了。。。等后面欧巴不忙了,我们选个好日子。。。嗯?”

    池明哲没有说下去,而是抱着她的身子在怀里温存。

    淡淡的酒气,闻起来有些微醺,nana看着是没少喝,面色自然也是陀红陀红的,一头披肩秀发此刻还随着屋外的清风在飘洒。

    五官也非常的精致,配上雪腻的皮肤,以及晶亮润泽的眼眸,让此刻的林珍娜美艳不可方物。

    可池明哲真的没空,或是说他忙着要把欠“账”给收回来。

    奎利、胜妍、荷拉还有。。。郑妮可,在香港的初雅和初珑,以及回家了的敏京,更别提以及喝多被送回卧室的先艺和孝琳了,想想这些“债务”。。。池明哲用力抱了抱怀里的nana,在她不舍得眼神里匆匆而且。

    今晚他得先去kara哪儿,毕竟先前他这“债主”就当着妮可的面,跟“借贷人”奎利、胜妍越好了。

    。。。。。。

    “今晚上?。。。”

    郑龙珠嘴里莫名地絮叨了句,还回头瞧了一眼。

    一个龙精虎猛、大步流星朝她们赶来的身影,让妮可下意识的抖了抖身子,随后便回过头依着身旁的荷拉,装作什么都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