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感应-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五十二章 感应

    在韩国素有“文化艺术之乡”称谓的光州,自1991年实行地方自治才由直辖市变成了广域市,并与附近的全州,一道成了韩国湖南地区的政治与文化中心。

    作为韩国第五大城市,它只有区区的一百多万人口,而且这里还是基督教会的传统势力保留地。整座城市大大小小各式名目的教会,多的让人应接不暇,走在街上动不动还会有人要拉你入教,也算是地方文化上的一大“特色”。

    当然,郑则熏他们一帮人走在光州街头时,是没人敢上前向他们部教的。

    光看他们这几十个黑西装、黑墨镜以及黑着脸的彪悍大汉,气势汹汹、面目狰狞的样子,那些在街面上向行人和游客散发传单宣扬我主耶稣的小娘们,早就躲得远远地。

    自从得到下面来自清州的一个“蝼蚁”汇报,说是找到了重要的线索,郑则熏便带足人手再次赶到清州,问明情况带上知情者便迅速来到了光州。

    。。。。。。

    从首尔出发前,郑则熏还从金再勇那儿得知,光州本地会有“地头蛇”提供帮助,这才满怀信心的辞别池明哲,在他殷切的注视下带着部下出发。

    其实他内心的愤怒一直都在压抑着,郑则熏也从未像今天这样感到过不安,尤其是在书房里见到池明哲,那不焦不躁的神情之后更是如此。

    以他随侍多年的经验来看,池明哲已经处在暴走的边缘,曾经那个发起疯,连亲人都杀的魔鬼怕是又要回归了,这是他做为心腹之人所不愿见到了。

    有道是“主辱臣死”,现在池明哲失踪了丈母娘,在他这个忠臣看来,就是受到其他未知势力的侮辱和挑衅,必须找出对方趁主子还没失控前解决掉,当然最好的结果是那位“丈母娘”大人能依然健在人间,尽管郑则熏也知道这恐怕是种奢望。

    “地头蛇”是位本地警察,干了近二十年依然挣扎在底层,没人缘没背景,老婆也跟了升职成上司的前同事,可以说是混的凄惨无比,当然他如今是傍上了“金大腿”,升值、加薪、辱前妻也近在眼前。

    在他的带领下,郑则熏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座老旧的楼前。

    “只要他本人。。。其他的。。。”

    “。。。明白!”

    见郑则熏迟疑了一瞬,将要带队上楼的一位“空降兵”组长,很利落的表示自己已经明了。

    “地头蛇”却有些踌躇,特别是见到这些彪形大汉,纷纷从后腰抽出手枪以后。

    “去吧!。。。”

    郑则熏冷冽的眼神,让他打了个激灵。

    随后便蒙头率先冲进了晕暗的楼道。

    。。。。。。

    “咣当!。。。哗啦!。。。啪!。。。”

    一连串的碎裂声响,骤然间在老旧楼房底层的地面上做出了完结。

    “啊!。。。”

    凄厉的惨叫声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但是寂静的周围以及楼上下,居然没有一人探头出来过问,除了那位刚好路过已经紧紧捂住嘴,待在一旁不敢再出声的年轻女子。

    “嘘!。。。”

    郑则熏手指比在唇间,冲还在愣神的那位年轻女子摇了摇头。

    他身边几个“空降兵”已经一拥而上,将地面上一具还在微微抽搐的裸身女人给遮挡住。

    “去吧!。。。去吧!。。。”

    看着步履蹒跚的年轻女人,消失在旧楼的西面的拐角,郑则熏这才走进地面上的那具**。

    “还挺漂亮!。。。”

    额上不断渗下血水,直到染红了半边脸颊,但郑则熏的视线一直在她身上来回扫寻,一直见到她耳朵上的祖母绿耳环时才停下。

    “啧!。。。一个女混混,怎么配戴这么名贵的首饰。。。嗯?。。。死有余辜!”

    面色平静的郑则熏心在发颤,如果自己没猜错,这对耳环一定是来自孝盛的母亲。

    。。。。。。

    地上的身材很丰满,尤其是那对胸部,正随着主人的抽搐发出阵阵晃颤。当郑则熏用脚将她翻过来以后,几个围在四周的“空降兵”也将视线肆无忌惮的扫过来。

    当然,这女人的大腿、半边胸和肩头那花花绿绿的纹身,则让他们感到很不快。

    俯身从已经彻底不动单的女人耳朵上摘下耳环,郑则熏用手帕将它们包好搁进兜里。

    “死的挺快!。。。”

    踏出一只脚,狠狠踩在她右边的胸上,不断使着劲不断碾压,似乎很想将那这大奶奶跟那些丑陋的纹身一起踩进胸腔里。

    。。。。。。

    “还没好吗?。。。一组的效率越来越差了!”

    当郑则熏站直身体后的“感慨”,刚过不到一分钟,楼下阴暗的过道里就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

    “你们。。。知道我是谁?。。。你们知道。。。呃!。。。”

    一个裸着的男子不断在挣扎,可随着发间恏着的手掌在发力,以及腹间挨了重重一击后,他才闭上嘴老实下来。

    “都上车!。。。别忘了地上那个!”

    郑则熏转身就走。

    。。。。。。

    “。。。慧妍!”

    那个男人也见到了地上的女尸,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但随着“咔嚓”一声,他下巴被卸下,那压抑的嘶吼以及泪流满面的样子,即刻又招来一顿老拳的捶打。

    血迹顺着地面拖出长长的痕迹,两个“空降兵”分别拽住一条腿,让女尸的私处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可除了那个“地头蛇”以外,没有一人去关注或是探究。

    “。。。认识她?”

    耳边郑则熏的声音,让“地头蛇”浑身打了个冷颤。

    “是本地一个帮会头目的妹妹!”

    “。。。哦?”

    郑则熏沉吟不过五秒。

    “回头就抹掉他们。。。你带路!”

    张了张嘴,“地头蛇”沉默着跟在了他身后。

    。。。。。。

    “我不干!。。。你走都不打招呼!。。。哼哼嗯!。。。”

    边甩着身子边举着电话的郑秀晶,冲电话那头的池明哲撒着娇,同时也发泄着不满。

    而她亲爱的姐姐郑秀妍,没事人一样正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捧着本香港的时尚杂志看地津津有味,仅管杂志上很多繁体中字她还要靠猜。

    “。。。你不爱我了!”

    这满是哀婉的声音,让秀妍不由扭过头,皱着眉的睨了秀晶一眼。

    十三岁的黄毛丫头,居然冲电话那头的“老男人”情凄意切的说这个,实在是让她这个做姐姐的,感到无比的怪异和别扭。

    那是你姐夫啊!。。。死丫头!

    这也让她不由想到了“那个”郑秀晶。

    跟面前的这个比起来,“那个”可是要听话多了,当然也许有着蔫坏,自己一直没发现,可至少“那个”不会这么点大,就整天情啊爱的挂在嘴边好撒?

    而眼前这个正冲电话里头撒娇的,简直就不像是自己的亲妹妹,完全被养歪宠坏了,还常常忤逆自己,都敢跟亲姐姐抢男人了,屡教不改的简直。。。这怪谁?

    姓池的!。。。你给老娘等着!

    电话那头的池明哲,会不会突然打冷颤没人知道,可郑秀妍此刻紧咬银牙目光“森然”的样子,却让无意中撇见的郑秀晶,没来由的浑身抖了两下。

    “碰!。。。”

    干脆装作没看见好了。

    秀晶进了里间的卧室,还随手带上了房门。

    留下了面目“狰狞”的她大姐,在哪儿用脑子里的臆想,折磨着那个姓池的。

    。。。。。。

    “怎么办?”

    全孝盛裹了裹身上的浴巾,歪着身子靠在了边上李顺圭的肩头。

    “别担心了!。。。一定是有什么事给耽误了,过两天就会跟你联系。。。别急,嗯?”

    也披着浴巾的sunny,轻轻拍了拍肩头孝盛的脸蛋,可眼里却也带上了某种焦虑。

    在“威廉宫”里的这间芬兰浴蒸汽房待了老半天,孝盛一直郁郁寡欢的样子,让身为好闺蜜的sunny,有些无所适从,只能不断用言语去安慰,可理智上却明白,好友的母亲怕是真遇到了什么意外。

    “其实。。。前两天我做了一个梦!”

    “别太相信了!。。。啊?。。。做梦什么的。。。都不太准!”

    顺圭很突兀的打断了孝盛的话,又见孝盛诧异的抬头望着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的用额角抵了抵她的脑袋。

    也觉得自己这一惊一乍的,怕是会给孝盛照成什么困扰。

    “我都没说完。。。”

    “你说!。。。我听着。。。”

    起身在蒸汽房一角的冰柜里拿出两**水,顺圭启开一**赛进孝盛的手里。

    “我梦到。。。很久前回清州休假,返回首尔时。。。我偶妈在车站送我的情形!。。。”

    “很久前?。。。”

    “嗯!。。。那会儿我们不是从美国回来过嘛?”

    “对!。。。继续说。。。”

    “哦!。。。咕咚!咕咚!。。。”

    孝盛却先仰着雪白的劲脖喝了两口水。

    “。。。我站在车站里,隔着幕墙玻璃。。。看着偶妈慢慢远去的背影,就觉得心里好难过!。。。对了!。。。sunny!。。。我。。。”

    孝盛的手突然发起抖来,眼神也带上了惊恐,似乎想起了梦中的某些情形。

    “怎么了?。。。这是。。。别怕!。。。有我呢!”

    李顺圭一把搂住她。

    “我偶妈!。。。一边走。。。一边从身上掉下好多树叶。。。还有。。。很多土。。。你说!。。。会不会?。。。”

    “哦莫!。。。别瞎想了,嗯?。。。做梦啊!。。。真是!。。。哪有梦到自己偶妈身上掉树叶和土的!”

    “可我。。。”

    “好啦好啦!。。。别胡思乱想了!。。。嗯?。。。出去冲洗下,然后。。。我们上街大吃一顿!。。。知道你爱吃镛记的烧鹅。。。我请!”

    “。。。还是我请吧!”

    在顺圭的劝慰下,孝盛好像也平复了心境。

    “哎呀!。。。我请你请不都一样。。。大不了请我喝杯丝袜奶茶咯!。。。然后再请我看电影啊!”

    “那行!。。。”

    “。。。走啦!”

    两具丰硕的身子相互紧挨着,一块儿走出了蒸汽浴房。

    。。。。。。

    “咔嚓!。。。”

    “啊哈哈!。。。西八啊!。。。啊!。。。求求你们!。。。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随着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响起,郑则熏仍然一脚踩在了对方那已经变形的脚踝上。

    “说吧!。。。我正听着。。。”

    “啊哈哈!。。。呜呜!。。。求求你!。。。别踩。。。呜呜呜!。。。”

    痛哭流涕,先前被从家中带到眼前这座仓库里的裸男,被虐到了奔溃边缘,现在只求郑则熏能让自己把话说完。

    “下流胚!。。。呵呵!”

    看了眼旁边垂着脑袋,没有丝毫动作的“地头蛇”,郑则熏松开了自己的脚。

    “是。。。是有个大老板让我们追查一些东西。。。”

    裸男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扶他起来。。。喝口水!”

    郑则熏冲一个“空降兵”又说道。

    。。。。。。

    “西八!。。。西八!。。。你们怎么敢?。。。怎么敢?。。。”

    十五分钟后,郑则熏终于彻底的暴怒起来。

    在得知孝盛的母亲,池明哲的丈母娘已经罹难,并被草草埋在了无等山上,他浑身上下不可抑制的发出了颤抖。

    想象着如果池明哲知道了这件事,那。。。郑则熏还是立刻拿出了手机。

    。。。。。。

    “知道了!。。。继续查!。。。把每一个跟此事有直接和间接关系的人都查出来。。。我要详细的事情经过。。。并且要保证。。。这些人和他们的家人一个都不会跑掉,嗯?”

    池明哲神清气缓,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情绪。

    他知道自己,这是成熟了。。。咳!

    “还有!。。。当地的政府部门中。。。有没有人参与其中,我指的是所有的当地政府机构。。。我会派人增援你,放手去做吧!。。。则熏!。。。哥看好你!”

    挂上电话,轻轻皱着眉头的池明哲,走进办公室里间的浴室。

    。。。。。。

    “呼!。。。”

    用热水扑了扑面颊,池明哲抬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呜!。。。呜呜!。。。”

    脑子里想起了全妈妈的音容笑貌,池明哲内心也涌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

    早把全妈妈当做亲妈来看待的他,在其那里得到了从小欠缺的母爱,但是转眼间自己又成了“孤儿”,实在是让池明哲,难过的想大声发出哀嚎。

    “孝盛啊!。。。不帮你偶妈报仇雪恨。。。”

    池明哲嘴里开始喃喃道。

    。。。。。。

    林允珍端着杯热茶进了办公室,却没见到池明哲的人影,正要找寻却好像听见浴室里传来了哀哭声。

    搁下茶杯,小心移动脚步的林允珍,来到了浴室门口并凑上耳朵。

    “。。。欧巴还怎么有脸。。。吃你的奶奶!”

    这誓言有够给力到让我们林允珍xi,闹了个满脸通红不说。

    “呸!。。。臭不要脸!。。。一天到晚就是这些心思!”

    迈着小碎步,她急切的远离了浴室门前。

    。。。。。

    “哎呀!。。。”

    香港镛记酒家的一间包房里,孝盛突然用手捂住了胸口。

    “嗯?。。。怎么了?”

    看了她一眼,李顺圭夹起块鹅肉搁进嘴里。

    “胸这边。。。好好就麻了下!。。。”

    孝盛的面颊有了些晕红,也不知怎的,她好好的就突然想到了池欧巴。

    啧!。。。这两个人的感应,算是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