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可爱的孝利-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五十一章 可爱的孝利

    “都怪你!。。。都怪你!。。。”

    睡得正香甜,可池明哲猛然被惊醒。

    金泰熙骑在他肚子上,两只手还揪着他耳朵使劲的扯。

    “呀!。。。呀!。。。你疯了?。。。我。。。”

    “都是你。。。她们都笑我。。。好丢脸!”

    “什么笑你?。。。丢脸?”

    池明哲大约还迷糊着。

    直到看清身上的泰熙,两眼泛红还含着泪珠才清醒过来。

    。。。。。。

    “偶妈!。。。”

    小家伙们被佣人们,送进了二楼的一间小客厅里。他们各自的偶妈都在这儿闲聊。

    “来来来!。。。幼珍啊!。。。到孝利麻麻这边来!”

    池幼珍跟姐姐刚被佣人牵进来,李孝利就冲她招了招手。

    可惜幼珍跟她可不亲,见自己偶妈不在,就径直就躲到了韩彩英的身边。与此同时,她姐姐池珍儿也被河智苑给抱做到了腿上。

    相比浑身透着机灵劲的池幼珍,河智苑更喜欢老实乖巧的池珍儿。

    。。。。。。

    “哎哟!。。。是个有良心的!。。。可没白喂了。。。是不是又想喝奶奶。。。嗯?”

    韩彩英逗弄着,还高兴的把她抱起来,但却让自己的亲闺女池幻南不乐意了,结果她将她们俩都抱在怀里才算完事。

    “幼珍啊!。。。孝利麻麻也有奶奶,想不想吃啊?”

    李孝利不死心的继续引诱到,而池幼珍似乎也被“奶奶”这个词所吸引。

    “你干嘛呐?。。。这么逗她,万一。。。待会儿她真要吃,看你怎么办?”

    韩佳人睨了她一眼。

    “要吃就给她吃呗!。。。大不了上面抹点蜜!”

    李孝利才管不了这么多,还冲幼珍眨了眨眼。

    “哪有你这样的。。。幼珍啊!。。。佳人麻麻抱!”

    韩佳人挤开她,从韩彩英怀里接过了她。

    “吃点心!。。。好不好?”

    孙艺珍还拿起块小点心,递到她嘴边。

    这丫头似乎对点心不感兴趣,又扭回头看着韩彩英那里。

    “这丫头怎么这么馋奶,嗯?。。。”

    全智贤也凑了过来。

    一看到眼前凑近的李孝利、孙艺珍和全智贤的脸庞,池幼珍有些不自在了,而且好像还有些怕怕。

    小嘴已经有些微撇,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也很快就蓄满了泪珠。

    “呀!。。。别吓着她!你们真是。。。想干嘛?。。。小心泰熙找你们拼命!”

    韩佳人心疼的捧住幼珍的小脸蛋亲了又亲。

    “能干吗?。。。不就是问清楚昨晚她偶妈。。。噗!。。。吃。。。呵呵!。。。雀雀的事嘛!”

    李孝利边笑边说,看着是乐的难以自持。

    “就是。。。呵呵!。。。”

    孙艺珍也笑的捂住了嘴。

    “什么事这么乐?。。。门外就听见里面在笑!”

    池明哲推门进来了。

    “呜呜呜!。。。阿爸!。。。。啊哈!。。。呜!。。。”

    见到了主心骨,池幼珍是立马嚎啕大哭,刚才可是憋了半天。

    “哦哟!。。。我心哎!。。。这是怎么了?。。。嗯?”

    池明哲一眼见到自己的闺女冲他张着双手,赶紧过来从韩佳人怀里抱起她。

    “啪!。。。”

    李孝利还顺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掌。

    “啊哈哈!。。。呜呜呜!。。。”

    这下幼珍哭的是更加凄厉。

    “怎么了?。。。怎么了?。。。我宝贝怎么哭了?”

    门外传来金泰熙焦急的声音,随后她匆匆推门而入。

    “偶妈!。。。”

    见到自己的亲妈,池幼珍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扭头用手指着正乐呵的李孝利。

    好吧!这一家子眼看就要陷入“内讧”了。

    。。。。。。

    “哼哼哼!。。。呵呵呵!。。。”

    低沉又瘆人的笑声,不断回荡在阴暗的长廊之中。

    瑟瑟发抖的幼小身影,无助的贴着墙壁,面色惶恐已不足以形容此刻,尹孝真那极致绝望的表情。

    自己要死了吧!

    早已没了力气的她,顺着墙壁慢慢滑坐在地。

    。。。。。。

    整整五天没有吃东西,只喝了点与窗户齐平的地面凹洼中聚集的脏水,要不是最后装作昏迷,门才被那个坏人打开,自己怕是得继续被关在那间半地下室里,直到活活饿死。

    “墙纸好难吃。。。”

    尹孝真喃喃道。

    这五天为了抵抗胃部因饥饿产生的难受,她将墙壁上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墙纸,撕下不少吃进肚里,从而也发现了曾今这间地下室里所发生的惨事。

    这是1964年10月的某一天,一个七岁男孩子留下的“绝笔”。

    从东面墙壁下角处上,那已经干枯的血迹显示,这些字迹是他用手指甲抠出来的。

    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孤儿,并且同样患有小儿麻痹症,一条左腿是跛的,自从被仁和学校给收容后,便堕入了无边的恐惧与黑暗当中。

    “。。。金校长很恨我?。。。经常把我关起来。。。肚子好饿。。。没有东西吃。。。我不想再吃墙上的报纸。。。妈妈爸爸。。。你们在哪里?”

    看到如此语句,十三岁的尹孝真,内心除了极端的痛苦和锥心的疼痛以外,只剩下对这个世界和仁和学校所有老师以及校方高层的仇恨。

    看似被好心收容,可谁又知道这所学校里简直堪比地狱,老师们个个跟禽兽一样,变着法子的折磨和凌辱这些,因为身体有着这样那样的残疾而被送来的孩子们。

    至于校方的管理层,他们更是如同恶魔般的存在。

    。。。。。。

    金荣承。。。学校的副校长兼教务主任,也是把自己关在地下室整整五天的那个坏人。

    他趁大家睡熟之际,跟另男一个老师闯进女生宿舍,然后一间间走过,直到在自己床前随手一指。

    被强行拖走的时候,没有任何同学胆敢发出丝毫的声响,只能默默抽泣地看着自己挣扎的背影。

    “你们天生就是废物!。。。老天让你们活到现在,就是要让我来收拾你们。。。嘿嘿!。。。”

    在这位副校长的眼里,整个学校的学生都是天生废物,是让他取乐的工具而已。

    至于一同前来的男老师,过后一定回到女生宿舍,挑选一个年级幼小的带回自己哪儿,至于要干什么?。。。此刻的尹孝真,已经不做他想。

    。。。。。。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沉重的脚步声,顺着走廊慢慢来到尹孝真的近前。

    已经侧倒在地的她,视线也开始模糊了。

    “你会遭报应的。。。”

    被拽着一条手臂在地上拖行的尹孝真,望着漆黑的廊顶低声说道。

    。。。。。。

    “咚咚哒!。。。咚咚哒!。。。”

    嘈杂的重低音,不断冲击着耳鼓。

    可现场不断扭摆着身体的男女们,却籍此尽情释放着自己的空虚,与白日里积攒了一整天的焦躁。

    这里是清州一家颇有名气的夜场。

    往常几个根本见不到的夜场所有者们,今天却也破天荒的齐聚于此。

    “。。。带进来!”

    二楼一间包房内,侧头点着一根烟,在袅袅烟气里,这家夜场的大股东文昌秀,冲门口伫立的一位大汉点了点头。

    “进来!”

    似乎被人推了一把,一个面相猥琐却油头粉面的中年人,踉跄着来到包房中央。

    “直接说。。。我们赶时间!”

    文昌秀右边坐着一位长相姣好,身着连衣短裙的妙龄女子,从她坐着的身姿来看,定也是位形体妖娆的“害人精”。

    当她翘起二郎腿的时候,这屋子里的男性除了几个股东以外,都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了她交叠的大白腿。。。缝中。

    “是!。。。”

    油头粉面的中年男子,收回视线时还咽了咽口水。

    “一个星期前。。。我表弟从光州过来。。。”

    十分钟后,眉头紧锁的文昌秀,拿着手机来到了另一间空着的包房里。

    “滴滴滴!。。。”

    他摁号码的动作,带着种刻意的小心。

    像深怕手劲过重,会给电话那头的大人物带来什么伤害似得。

    。。。。。。

    “害人精!。。。累死我了!。。。呼!。。。”

    李孝利气喘吁吁,可手臂依然死死勾着池明哲的劲脖。

    两人都汗淋淋的,并上下交叠在一块儿,显然是刚刚进行了场盘肠大战。

    “不是心里委屈,痛不欲生吗?。。。哦哟!。。。先前那个伤心样。。。啧啧!。。。”

    “你闭嘴!。。。嗯!。。。要死了你!。。。顶什么顶?”

    身子还黏在一块儿呢!

    这也是李孝利的习惯,每回非要等池明哲自己滑脱出来,不然她是始终“咬住”不放的。

    “是你动的好不好?”

    “我哪有?”

    “。。。呵呵!”

    捧着她的脸庞,池明哲还低头用鼻翼,蹭了蹭那微张的唇瓣。

    “干嘛!。。。”

    娇嗔着,孝利突然定定的看着他。

    。。。。。。

    先前在小客厅里,因为池幼珍被孝利麻麻“虐待”了,金泰熙可是冲李孝利发了“火”,结果两人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当着池明哲的面好好撕了场逼。

    而且最后看着还是金泰熙大获全胜,伤心难过的李孝利,是泪眼婆娑的看着池明哲,指望他能说句“公道话”,结果是屁都没一个,还每人各打五十个大屁股蹾。

    好吧!李孝利顿时也不装了,拽着池明哲就回房来“讲道理”。

    。。。。。。

    “怎么了?。。。”

    “没!。。。就想好好看看你,把你现在的样子牢牢记着,等以后老了怕把你现在的样子都忘了!”

    “好好地。。。怎么煽起情来了?。。。嗯?。。。嘴巴噘起来。。。”

    “干嘛?。。。嗯!。。。”

    吮住孝利噘起的唇瓣,池明哲啜的很用力。

    “啵!。。。啧!。。。嗞!。。。有没有。。。嗯!。。。后悔过?”

    “嗯?。。。啵!。。。后悔?。。。什。。。么。。。嗯!。。。嗞!。。。”

    松开孝利的嘴后,池明哲的唇角还撇着抹笑意。

    “还记得当初,第一次见面吗?”

    “当然记得!。。。色眯眯的偷看人屁股,以为我不知道。。。不要脸样!。。。”

    “你。。。知道?”

    池明哲眨了眨眼睛,看着有些懵逼,亏得当初还自诩隐藏的很好。

    “像刀子似得。。。盯得人屁股麻麻地!。。。”

    “。。。有那么厉害?”

    “嗯!。。。人家当时心里慌得很!”

    李孝利的表情,变得有些怯怯地,看着还带上了些羞涩。

    “。。。为什么?”

    “怕你。。。会兽性大发!。。。”

    “呀!。。。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当时真的怕嘛!。。。你当时要是真的那样。。。我。。。”

    “要是真那样?。。。你会怎样?”

    “。。。就从了呗!”

    “哈哈哈!。。。”

    池明哲顿时乐坏了。

    “笑!。。。就是你隐藏的好。。。后来才会被你骗出来约会。。。被你上了。。。”

    “呀!。。。”

    刚要假意训斥一番,见她将脸颊贴住自己的劲脖,还带着满足的闭上眼睛,池明哲心里顿时被一种叫怜惜的情愫所填满。

    。。。。。。

    “还是有些对不住你!。。。”

    半晌过后,他兀自又喃喃低语道。

    “没有!。。。我觉得挺好!。。。一大家子的。。。热闹!”

    从又睁开眼睛的她抿了抿唇角,还手脚并用紧紧锁住他的身子。

    “我躺下来吧!”

    “哦!。。。嗯!。。。”

    池明哲抽身躺下时,孝利随手抽出个枕头垫在了腰部。

    “我想再生个。。。”

    见他低头看着自己,孝利有些扭扭捏捏的。

    “不是还想开世界巡演吗?”

    “。。。跟生孩子又不冲突!”

    “啧!。。。也是!。。。随你吧!。。。嗯?”

    池明哲伸出手臂,从她劲脖后穿过又勾住肩头。

    “。。。还是不生了!”

    她突然把枕头抽出随手丢到了床下,随后又侧身钻进他怀里。

    “。。。啊?”

    “才想起来。。。身子前两天刚好。。。怀不上!”

    “哈哈哈!。。。”

    池明哲边大笑边抬腿压在孝利的腰胯上,还把她搂的紧紧地。

    。。。。。。

    下午三点半,池明哲家中的书房内。

    “哥!。。。事情有眉目了!”

    这是郑则熏见到他时,说的第一句话。

    “一定不是什么好消息。。。对吗?”

    池明哲从书桌后站了起来,抱着双臂来到一扇大飘窗前,望着楼下的茵茵绿地半天才说道。

    郑则熏没有立时回应,而池明哲也望着窗外没有回头。

    此刻的书房里,好似陷入了某种诡秘的气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