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羞愤难当-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五十章 羞愤难当

    一大早,池家的少爷小姐们就在佣人的服侍下吃完早餐,随后呼啦啦一块儿来到屋外的大草坪上玩耍,而池家大公子还一马当先,冲向主楼前那已经开启的喷泉池边。

    “欧巴!。。。你又在喷泉池里小便。。。羞羞!”

    别看池幼珍年纪小,但跑的并不慢,紧随其后的来到边上还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大兄池成仁迎风而立,站在那巨大的喷泉池围阶上,欲与泉涌试比高。

    而其他的小家伙们则在一旁跃跃欲试,有好奇观望的、有打算跟自己大兄一样,准备爬上围阶也来个花式撒尿得,可紧随着就被匆匆赶来的佣人们给制止。不是担心他们会污染池水,只是生怕这些小家伙年纪幼小,万一站立不稳掉进喷泉池就糟了。

    好吧!其实佣人们主要是为了制止,池家的小姐们有样学样。

    男孩子可以不在乎的脱下裤子想撒就撒,但这可女孩子也想脱裤或掀裙的站着尿,就实在是有碍观瞻了。

    池珍儿和池飞瑶被女佣拉到一旁并抱进怀里,而一岁还不到的池幻南却咧着嘴,咿咿呀呀的闹着要下地跟哥哥们玩耍。

    池俊英带着弟弟池锦程,也在女佣们紧张的注视下,顺利爬上了泉池围阶和大哥池成仁站作一溜,冲着泉涌不断的池内撒起了童子尿。

    “努娜!。。。男孩子撒尿,女孩子不能看!”

    池俊英歪头看了眼,正够着小脑袋瞧着得池幼珍。

    “为什么不能看?”

    “就是不能看,努娜!”

    池锦程也嚷嚷道。

    “我就看!”

    池幼珍才不管这些,还屈膝也爬上了泉池围阶,搞得一旁看着她的佣人,差点要上前抱住她。

    “女孩子没有雀雀。。。所以不能看!”

    成仁大兄的话让幼珍沉默了半晌。

    “我以前有雀雀。。。后来睡着了,就被我偶妈吃掉了!”

    这丫头的话,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

    池幼珍脑子里恐怕这会让又浮现出,昨夜自己偶妈低头咬阿爸“雀雀”,让他龇牙咧嘴很“痛苦”的情形,幼小的她自是无法理解偶妈为什么要这么做。

    所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她才有了这番“道理”,况且昨晚最后她很快又迷迷糊糊的被哄睡着,并没得到偶妈的任何的“解释”。

    “骗人!。。。”

    她两个弟弟自然是不相信。

    “我没有!。。。”

    池幼珍似乎也在极力的申辩。

    “就是我偶妈吃掉的。。。昨天晚上还要把阿爸的雀雀也吃掉呢!。。。我都吓哭了!”

    她的话终于让大兄和弟弟们吓呆了,池幼珍似乎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便被身后的一双手臂给突然的抱离了池边。

    女佣们面色都很古怪,似乎在强忍着什么,而且很快都染上了片片晕红。

    。。。。。。

    池明哲昨夜回来的消息,被池家三个公子,迅速汇报给了各自还未起床的偶妈。

    可这并不是重点。

    。。。。。。

    “偶妈!。。。不要吃掉我的雀雀!”

    这是池锦程在房里,见到自己妈妈全智贤所说的第一句话。

    “哼哼!。。。你以后要是不乖,不听偶妈的话。。。那。。。就吃掉你的雀雀!”

    捧着床边儿子的小脸蛋,刚醒来不久的全智贤逗弄道。

    “我会乖!。。。我不要变成女孩子!。。。呜呜!。。。”

    “。。。嗯?”

    儿子的突然哭泣,让全智贤诧异的眨了眨眼睛。

    。。。。。。

    “偶妈!。。。阿爸昨天晚上回来了!”

    池成仁也来到了韩佳人的卧室里。

    “哦!。。。来!。。。过来!。。。让偶妈抱抱!”

    似乎池明哲的归来,并没比抱抱自己的宝贝儿子更重要些。

    “偶妈!。。。我以后会好好听你的话!”

    “哦?。。。真的?。。。嗯嘛!。。。”

    在儿子脸蛋上亲了口,韩佳人也顿时笑眯了眼。

    她此生最大的希望,可都在这个儿子身上了,好在池成仁也没让她失望,听话、乖巧、也很聪明,关键是从不忤逆自己,具备了一个大家族长子应有的优良品质。

    “。。。嗯!”

    池成仁小心翼翼的,似乎在害怕什么。

    “我的乖儿子哎!。。。来!”

    韩佳人开心的将儿子拽到床上紧紧搂住。

    “哎咕!。。。让偶妈摘个小辣椒尝尝!”

    她这就准备逗弄逗弄自己的宝贝儿子。

    “偶妈!。。。不要吃雀雀!。。。我不要做女孩子!。。。呜呜!。。。”

    这娃也被吓哭了,这可让韩佳人傻了眼。

    同样的一幕也在孙艺珍的房里上演,当然随后在各位偶妈的细问下,池爸爸昨晚差点被泰熙妈妈吃掉雀雀的事也爆了光。

    。。。。。。

    “哈哈哈!。。。”

    餐厅里,李孝利正乐的前合后仰。

    “哎咕!。。。我说茵茵这丫头,怎么来我房里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搞半天是。。。是要我。。。哈哈!。。。笑死人了!。。。哈哈哈!”

    上气不接下气,李孝利身子都歪到一旁,听她说着话的河智苑身上了。

    “怎么了?。。。这是。。。”

    见全智贤、孙艺珍、韩佳人个个笑的满脸通红,河智苑跟韩彩英,以及刚进餐厅的宝儿,都是副不明就里的样子。

    “她要我。。。要我还她的雀雀。。。说我趁她睡着了。。。偷。。。偷吃了!。。。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全智贤她们顿时要笑岔气了。

    “我跟你们说。。。昨晚泰熙在房里。。。呵呵!。。。哈哈哈!。。。吃。。。雀雀。。。被。。。被发现了!”

    孙艺珍断断续续的跟河智苑她们解释了,可一时还是没让她们反应过来,什么叫吃雀雀被发现了。

    。。。。。。

    正当全智贤要细说时。

    “什么事这么高兴?”

    金泰熙容光焕发的走进了餐厅,这笑声也突然就这么中断了。

    “咳!。。。没。。。没什么!。。。”

    强忍着,全智贤还立马正下脸色。

    “他回来了?。。。还在睡?”

    端起面前的牛奶,轻轻抿了口的全智贤又问道。

    “嗯!。。。半夜才回来。。。所以没叫他起。。。让他多睡会儿!”

    给自己倒了杯果汁,刚坐下的金泰熙点了点头。

    “哎哟!。。。是得多休息。。。这肯定受重伤了!”

    李孝利夹起面前笼屉里的一个虾饺,咬了口后说道。

    “嗯!。。。对的!。。是要多休息!。。。对伤口有好处!”

    孙艺珍附和着,还低下头抹了抹眼角。

    “噗!。。。呵呵!。。。哈哈哈!。。。”

    韩佳人是忍不住了。

    “嗯?。。。重伤?。。。伤口?。。。谁?”

    金泰熙边喝着果汁,边不明所以的看着大家。

    “你昨晚吃雀雀了?。。。被谁发现了?”

    河智苑的话,说的非常正经。

    “噗!。。。咳咳!。。。”

    被果汁呛着的金泰熙羞愤难当,立马红着脸跑出了餐厅。

    “哈哈哈!。。。”

    爆笑声从敞开的门内,回荡在整个外间的走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