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要吃掉爸爸!”-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要吃掉爸爸!”

    首尔街头依然灯火阑珊,各式霓虹也竞相的渲染着迷离夜色,而接踵不断密集的人流,来来往往的向世人展示着什么叫做不夜之城。

    池明哲的车队顺着机场高速上了市区环线,直到又顺着京釜高速连接线,下到狎鸥亭大路以后才减缓车速。而前面过两个路口再沿着道路不远拐个弯,就能见到威廉山庄的大门。

    一直靠着车后座闭目养神的池明哲,也适时的睁开了眼睛。

    。。。。。。

    “。。。几点了?”

    “快十二点了,哥!”

    坐在前座副驾驶的郑则熏回头应道。

    “待会儿你们也都早点回去休息,明天下午你再来过来!”

    “好的,哥!”

    池明哲又靠回后座,望着车窗外的街景还没两分钟,就又冲郑则熏开口道。

    “。。。李明博的侄子,最终安排在哪个市?”

    “在果川!。。。”

    “果川?。。。没什么怨言吧?”

    池明哲使劲想了想,才明白果川在什么地方。

    。。。。。。

    那是个只有六七万人口的小城市,而且还是属于首尔京畿道范围之内最小的,小到这座城市里只下辖了一个中央洞。

    当然,这座小城离首尔也非常的近,直接做地铁四号线只需区区半个钟头,就能到达龙山区的首尔站,交通是非常方便的。

    况且它的南面又是义王这座重要的交通枢纽城市,再加上城市周围有着冠岳和溪山两座山脉的环绕,空气非常新鲜并且气候也宜人,在不久的将来韩国政府,还会把很多中央部门与机构迁到这里,所以李赫民在这当市长不算亏。

    再加上这里人口不多屁事也少,安安稳稳的让他干到退休应该问题不大,前提是自己不作死。

    。。。。。。

    “他很满意!。。。还让我向您表达诚挚的谢意!”

    回过头看了一眼的郑则熏,撇了撇嘴。

    “羡慕吗?”

    “哎?。。。哥的意思是。。。”

    完全侧过身子,他不明所以的看着池明哲。

    “想不想。。。也弄个市长职位干干?”

    “。。。我?”

    对于突然砸在头上的“馅饼”,郑则熏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其实我更希望你。。。去管理另一个政府部门!”

    没让他想多久,池明哲接着又说道。

    “那是?。。。”

    “。。。natinal-intelligene-servie!”

    一串英文清晰的入耳后,郑则熏顿时有些愕然。

    “我。。。可以吗?”

    由不得他吃惊,池明哲居然想让他去掌管韩国的国家情报院。

    。。。。。。

    作为韩国每一任的总统上台后,总会任命自己所信任的人去掌管国家情报院,这也成了一种常态,一种对权力交接的形式。

    从国情院第一任主官的金钟泌到现任的高泳口,他们每一个都是当届总统最信任的人。而下一届的总统已经选出,虽然还要走最后的流程,可周正文接任卢武铉已经是板上订钉。

    所以,他对于恩主池明哲的指示,也会拿出一个“吉祥物”应有的姿态。

    。。。。。。

    “怎么不可以?。。。我对你有着极大的信心,至少你是专业的!”

    池明哲之所以这么说,也相对表达了对现任国情院长官的极度不满,同时也对卢武铉的“昏聩”有了新的认知。

    作为国情院首脑至少要受过相对的训练,或者有着于此工作有关的知识吧!但是你弄个人权律师来主官情报工作,这就是把韩国的国家安全当做儿戏来看。

    在池明哲的构想中,觉得把国情院最终改造成韩版的“锦衣卫”才好,最好是再弄出了东西“两厂”。

    好吧!郑则熏本想再问问,可见到池明哲莫名的嘴角含笑,靠着车座椅愣愣的望着窗外后,就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车队进了山庄,很快停在了主楼前。

    所有人还在郑则熏的带领下,冲已经进入大厅的池明哲背影,恭敬的鞠了一躬。

    。。。。。。

    踏着楼梯上到了三层,可池明哲脑中此刻想的却是,一定要找人在家里安上两部电梯,平时到不觉得,可在香港的“威廉宫”里用惯了电梯,这就有些“念念不忘”了。

    一扇扇紧闭的房门从身边掠过,池明哲并没有停下进入的意思,他打算直接去金泰熙房里看看。

    自从在香港接到两个宝贝女儿,打来“抱怨”的电话,池明哲就一直记挂在心里,同时也倍感愧疚。当初那会儿没孩子心里总急的要命,现在有了这些宝贝疙瘩,却如此的去“忽略”,实在让他内心感到彷徨与懊悔,之所以来泰熙这里,自是知晓这段时间,她都是亲自带着两个女儿一块睡的。

    。。。。。。

    轻轻推开房门就发现,金泰熙屋里灯火通明,至少外间的客厅是亮着所有灯的,而里间卧室的门虚掩着,透出的光线也带着些晕暗。

    “淘气!。。。都羞不羞,嗯?”

    金泰熙的声音里满含着宠溺。

    “嘻嘻!。。。我喜欢。。。啵啵!。。。”

    “嗯!。。。我也是!。。。偶妈。。。啵!。。。啵!。。。”

    两个女儿看来是还没睡,而且这会儿听着像是在吃东西。

    小心翼翼,池明哲凑近门缝,想等会儿突然推门给她们一个惊喜,结果他自己倒是呆愣地瞅着门内半晌没动弹。

    。。。。。。

    大床上,两个宝贝女儿穿着可爱的儿童睡衣,正分别扒在金泰熙两侧的胸口上,裹吮着她们偶妈的“奶嘴”,吃的是兴致勃勃滋咂有声。

    而赤着上身贴靠着床背的金泰熙,虽然嘴里埋怨嗔怪着,可从手臂不时在两个丫头后脊上,轻轻拍着的力度,就可以看出她有多疼爱和迁就两个女儿。在明知自己早就没了奶水,可依然还仅着她们过“干瘾”,不得不说她是一个有着伟大情操的好偶妈。

    “咚!。。。”

    合上下意识张开的嘴,直起腰的池明哲,一把推开了房门。

    “啵啵!。。。啵!。。。阿爸!。。。”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他小闺女池幼珍,脱开奶嘴就奔池明哲爬来。

    “哎咕!。。。我宝贝幼珍嘞!。。。想死阿爸了!。。。嗯嘛!。。。”

    抱起小小的身子,池明哲紧紧搂着她,一凑头还狠狠在面颊上亲了下。

    “阿爸!。。。宝宝想死你了!。。。”

    他这小闺女是个机灵鬼,经常能把她偶妈金泰熙,哄得五迷三道的,连池明哲也不能幸免。

    “啵!。。。啵!。。。阿爸!。。。”

    这大丫头池珍儿似乎才反应过来。

    “哎!。。。来抱抱!”

    又抄起自己的大女儿,池明哲这才看着依然靠着床背的金泰熙。

    “还知道回来!”

    边埋怨着,金泰熙边拿起枕边搁着的睡裙就准备套上。

    “。。。呵呵!”

    “笑!。。。哼嗯!。。。”

    睨了他一眼,这眉目间却隐约荡起了股春情。

    “偶妈!。。。不穿!。。。”

    小女儿池幼珍挣脱了池明哲的怀抱,还下到床上拽开金泰熙手上的睡裙。

    “阿爸!。。。啵啵!。。。吃!。。。”

    这是要请客的架势,只是她似乎还没过瘾,赶紧捧住自己偶妈的胸又来了两口。

    “哦哟!。。。我们幼珍真大方,都知道请客了!。。。嗯?”

    池明哲眉开眼笑的。

    “嗯!。。。可好吃了!。。。阿爸快来!”

    “好!”

    池明哲乐呵呵的抱着大女儿低下了身子。

    “阿爸!。。。吃这边!”

    大闺女也移到金泰熙身边,捧起另一边的胸向爸爸邀着功。

    “呀!。。。合着拿我做人情了,嗯?。。。你们父女都一个德行!”

    金泰熙不干了,或是说吃醋了,吃的还是自己女儿们的醋。

    认为有了爸爸回来,就不把她这个妈当回事了,还把自己当做“人情”给卖了。

    “还是女儿好啊!。。。小棉袄!。。。呵呵!。。。啵啵!。。。”

    乘着泰熙没防备,池明哲在她胸上一边来了一口。

    “嗯!。。。要死了你。。。还真来!。。。不要脸样!”

    娇嗔着,她一把搂过池明哲的脖子,狠狠将他脸颊贴在自己胸口上。

    她也想他想的紧。

    。。。。。。

    夜深了,卧室里静悄悄的。

    两个小丫头这会儿已经睡熟,而外间客厅沙发上的一场酣战,也接近了尾声。

    “嗯!。。。嗯!。。。”

    高高的昂起头,趴跪在沙发上的金泰熙,在池明哲抽身后,腰腹便产生了股不可抑制的抽搐。

    腰塌的更低,身子也摊在了沙发背上,也净显出她臀部的丰满与硕大。

    生完孩子后她这身形始终保持着丰盈,珠圆玉润的比以前做姑娘时是更加“馋”人。这还是没复出,要是从出“江湖”的话,必然会引起粉丝们的轰动。

    “纸!。。。”

    转过身靠着沙发,看着她有气无力的。

    “嗯!。。。”

    似乎也懒得动了,就任由池明哲给她在腿间擦拭起来。

    “过来!”

    不久,她拍了拍身边的沙发垫。

    “。。。嗯?”

    疑惑地坐在她身旁,泰熙也依过了身子。

    “害人的东西!。。。咬掉算了!”

    睨了他一眼,低下头的泰熙也帮着他“清理”起来。

    “好啊!。。。尽管下口!”

    “哼嗯!。。。以为。。。我。。。不管。。。啵!。。。啵!。。。”

    “嗯!。。。嘶!。。。”

    轻抚着金泰熙光滑的背脊,池明哲浑身都透着舒坦。

    “呜呜!。。。呜!。。。”

    卧室里突然传出了哭泣声,让金泰熙和池明哲同时转过脸来。

    “偶妈!。。。不要咬阿爸!。。。不要吃掉爸爸!”

    泪眼婆娑的池幼珍,边抽泣着边拉开了卧室里的房门。

    “啵!。。。”

    这声脆响,算是金泰熙在表情呆滞之下,对女儿所做出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