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无脸男”-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四十七章 “无脸男”

    “还没找到吗?”

    站在自己书房那一整面墙的书架前,池明哲举着手机跟远在韩国的郑则熏通着电话,视线在一排排书籍上扫过,却始终没有抽出一本来。

    “啧!。。。会不会。。。唉!。。。扩大寻找范围,让那些杂碎都动起来,还有。。。赏格给高点,我要尽快知道确切的消息,嗯?。。。就这样!”

    挂断电话信手扔在一边的上发上,将手肘搭在书架框沿的池明哲,下意识的用小指掻着眉角。

    这是他在沉思时下意识的动作,往往也代表着将要下定某种决心。

    自己再也没有想到,孝盛的母亲只不过回了趟老家,结果搞得人都失踪了,而且听郑则熏的意思怕是凶多吉少。

    这让他很想笑。

    安安稳稳的这几年让池明哲过得很安逸,一切都合乎心意,原以为这种日子还将继续下去,却冷不丁给他出了“幺蛾子”。

    池明哲认为这是暗中的敌对势力在“挑衅”,甚至联想到这或许是某个政治对手想要跟他谈条件,当然这是在今天跟郑则熏通完电话之前的猜想,现在他认为事情恐怕有些复杂。

    这也是被告知从现场发现了血迹后,他得出的判断。

    。。。。。。

    “。。。加快速度!”

    “是!。。。”

    沿着京釜高速公路往首尔疾驰的车队,整体速度又提高了不少。

    而郑则熏靠着车后座,侧脸望着高速路边那连绵黝黑的山体陷入沉思。

    吃过晚饭他就带着手下从清州往首尔赶,路上刚跟池明哲通过电话,现在他正在思索该怎么发动人手和关联势力,还能把动静降到最低而不引人注意。

    上一次是因为池明哲在九龙村吃了“大亏”,才会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当然也有为朴智妍“报仇”的原因,而这一次恐怕最后也会演变成“报仇雪恨”吧!。。。对于这一点,郑则熏深信不疑。

    毕竟他的直觉很敏锐,对于全妈妈是否安好,心里早有了定论。

    “滴滴滴!。。。”

    将一直拿在手里的电话抬起,拇指飞快的点摁着号码。

    “是我!。。。大老板又有指示了。。。”

    歪了歪身子,郑则熏举着电话的同时,翘起腿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

    胳膊上对折着西服外套,池明哲在廊间踽踽独行,没了往日那疾步带风或是小跑着的节奏。

    那会儿怕是要去某个丫头的房里“嗯嗯”,所以愉悦畅快的心境,也下意识的影响了外在行为,好比此刻一样,因为有着心事从而让他看起来有些。。。

    “哒哒哒!。。。”

    脚步又劲健起来,看来他似乎有了什么决定。

    “咔嚓!。。。”

    立在泰妍房门前,他直接拧门而入。

    。。。。。。

    为什么会来泰妍房里,池明哲并没有细想,直到进了卧室没瞧见人,并此刻从浴室里传出了歌声后,他才反应过来。

    这“金法师”,真的是自己心灵的港湾啊!

    “呜!。。。呀!。。。嗨!。。。嗯哼!。。。”

    泰妍的声音在浴室里回荡,颇有余音绕梁之势,而池明哲也来到了门口。

    “该说什么好呢?。。。”

    “沉浸在什么样的想法中呢?”

    “留在这儿的你我。。。”

    他探了下头又飞快的缩回,随即觉得好笑似得摇了摇,便倚在了门边静心去听。

    “充满心动,你的细语。。。”

    “像我们描绘的梦境一般。。。我们。。。”

    “能够相爱吗?”

    养尊处优的日子过得就是舒心,也不再为金钱方面有任何的烦恼,更别提什么挣钱防老找个归宿什么的,因为一切都能被池“银行”给包下了,这从而也让金软软无论是精神面貌,还是身体发肤有了更深层次的改变。

    嗯!皮肤更白更水灵了,身子也更加的软和。

    这会儿她洋荡的边唱着歌,边从浴缸边沿够出身子,想拿先前就倒好放在一旁小几上的香槟杯。

    “e-t-e-baby!-e。。。e。。。”

    她就是够不着。

    嘴里的歌词就不断在重复,而听在门口池欧巴的耳朵里,自然就带上了股顽皮劲儿。

    “呵呵!。。。”

    池明哲终于进了浴室。

    扒着浴缸边沿的泰妍,见到他就是一愣,随即喜笑颜开的冲他勾了勾手指,又朝香槟杯那儿抬了抬下巴。

    “e。。。e。。。t。。。e。。。baby ”

    有人来服侍了,金软软自然又仰靠回热水潺潺的浴缸里,继续唱她的“小曲儿”。

    “h!。。。请记住我们。。。”

    “曾经那般欢喜。。。那般泪流欢笑过。。。”

    “让我们能够回到。。。”

    “。。。最初吧!”

    蹲下身子,池明哲也扒在浴缸边沿,看着泰妍将雪白的颈脖拉的笔直。

    “啪啪啪!。。。”

    鼓着巴掌,池明哲还冲她比了个大拇指。

    而泰妍却皱了皱眉头,噘起唇瓣看向依然留在小几上的香槟杯。

    “《双子座》?。。。好听!。。。继续。。。”

    池明哲赶忙回身端起酒杯递给她。

    “嗯!。。。不想唱了!。。。进来!。。。一起。。。”

    抿了口香槟,泰妍又将杯子递到他口边。

    “好!。。。”

    喝了小口,池明哲站起来就脱,动作相当麻利。

    “哗哗!。。。”

    等跨进浴缸后,泰妍早移过身子便趟进他怀里。

    “这么悠闲,嗯?”

    “反正也没事。。。就泡个澡咯!到是你。。。怎么会来我这儿?。。。没去。。。”

    话没说完,泰妍就在水里伸手向后,恏住了正抵着她屁股的那根“把柄”。

    “。。。嗯?”

    用耳畔蹭了蹭池明哲的下巴,手就开始轻轻撸了起来。

    “想干嘛?。。。”

    感受着水中那温柔的小手,池明哲一口含住了金软软的耳垂。

    “咦!。。。”

    身子顿时一震,那酥麻也来的好突然。

    “啵!。。。嗞嗞!。。。嗯!。。。好好。。。吃!”

    “呵呵嗯!。。。痒!。。。别咬。。。你轻点儿!”

    泰妍在水里不时缩着身子,要把耳朵给“救”出来,而她在水里的那只手,始终也没有松开。

    “啵!。。。好了!。。。要帮你搓背吗?”

    松开嘴,池明哲将怀里她的身子紧了紧。

    “不了!。。。我只是泡泡!。。。上去吧!”

    “好!。。。起来别动!。。。帮你擦!”

    “。。。嗯!”

    。。。。。。

    “这么急?。。。夜里就走?”

    卧室里的大床上,泰妍扒在池明哲胸口处抬头看着他的眼睛。

    从浴室里出来,两人一直在闲聊,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多小时。

    “嗯!。。。本来是想跟你告个别的,这一耽误。。。”

    双臂搂着她的腰,手掌不断在雪嫩的背脊肌肤上搓揉抚弄,偶尔也会滑到她屁股上捏两把。

    “哦!。。。那我们要回吗?”

    就像多年的夫妻一样,两人并没有一上床就“办事”。这不是因为激情不在和“审美疲劳”只剩下了亲情。

    而是金泰妍很喜欢趴在池明哲胸口上,让他抚摸自己的背脊,这即让她有安全感又能让她感到很舒适,而且当池欧巴的手,在自己屁股上揉捏的时候,还会配合着往上撅一撅,好让他抓个过瘾。

    “你们不用。。。继续在这儿玩就是,等月底再回去也可以!”

    “那你回去办完事,就不来香港了吧?。。。”

    “是啊!。。。月底去美国,不是开那个发布会吗?”

    用鼻尖抵了抵泰妍的唇瓣。

    “对啊!。。。也就是说年底能用上智能手机了?”

    “。。。跟那会儿的手机还有些差距,不过细水长流嘛!。。。慢慢来!。。。”

    “那欧尼们和小宝宝。。。这次都跟你去美国?”

    “是啊!。。。”

    池明哲点了点头。

    “。。。哦!”

    噘了噘唇,泰妍的脑袋便抵在了他胸口上。

    “。。。怎么了?。。。想一块儿去?”

    “。。。才不呢!”

    “那你怎么突然不高兴了?”

    “没有啊?”

    “还没有?。。。嘴巴都噘得老高!。。。不是说好了吗?。。。等后面一块儿去嘛!。。。啵!。。。”

    池明哲在她额上啄了下,又用下巴在泰妍的面颊上来回揉蹭。

    这只要跟她一块儿搂着,他总是忍不住要对泰妍做些什么。

    好吧!。。。任何人跟金泰妍搂着,都会忍不住要做些什么。

    。。。。。。

    “对啊!。。。所以哪不高兴?。。。哼嗯!。。。你就会污蔑我!。。。”

    “污蔑?”

    “嗯!。。。就是污蔑!。。。要惩罚你!”

    “惩罚?。。。那来吧!。。。随你怎么惩罚,嗯?”

    他突然发现泰妍的呼吸,有了一点点急促,眼睛也微微眯起,以为这是想要“嗯嗯”了。

    “哎?”

    可结果是,泰妍按着他双肩跨坐到了胸口上。

    “还有两小时呢!。。。”

    瞧了眼床头的电子钟,她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是啊!。。。怎么。。。唔!。。。唔!。。。”

    金软软“若无其事”的坐上了池明哲的脸。

    “罚你。。。做无脸男!。。。嘻嘻!”

    她得多爱《千与千寻》里的这个角色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