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难言之隐-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四十六章 难言之隐

    “哼嗯!。。。”

    坐在书桌后正低头看文件的池明哲,循声抬起头来。

    抱着膀子发出不满声的秀晶跟吮着根棒棒糖正有滋有味的智妍,一块儿进了他的书房。

    “都没出去逛街?”

    从书桌后站起身,池明哲笑着冲她俩伸出手来。

    但是两个丫头却各自在沙发前坐下,对他的亲昵举动完全视若无睹。

    “啧!。。。唉!。。。”

    池明哲也知道她们俩这会儿是在闹情绪,责怪自己早上在餐厅前被允儿给拉走没能坚持等待她们。

    大眼瞪小眼,三人都各自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秀晶好似还在生闷气,微微噘着唇瓣一直盯着茶几上的水晶烟缸,而智妍却津津有味的滋咂着嘴,似乎那根棒棒糖像什么无上的美味。

    “什么时候回去。。。我想回韩国!”

    秀晶像是忍不住了,率先打破沉默。

    智妍那特意画了眼线的眸子,也盯着池欧巴眨了眨,随后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秀晶的意思。

    “回去啊?。。。香港这儿玩腻了?”

    池明哲翘起了二郎腿。

    “每天除了逛街,就是到处去吃!。。。烦死了都!”

    秀晶皱着眉头在抱怨,似乎对这种混吃等死的日子厌烦不已。

    “这样?。。。还打算晚上带你们去兰桂坊看看呢!。。。行吧!。。。我打电话让飞机准备!”

    池明哲放下腿这就准备起身。

    “欧巴!。。。”

    沙发对面一下就没人了。

    智妍跟秀晶已经把他又按回了沙发上。

    “哼嗯嗯!。。。姐姐她们来了香港,你就不疼我。。。都不陪人家睡了!”

    埋怨着,秀晶还微微倾过身子,整个人硬是“面无表情”的慢慢往他怀里靠去。

    那角度与速率,以及神态似乎都精心计算过,一切都恰到好处,这就是她最拿手的“秀晶靠”。也是能让池明哲每回都心里喜欢的要死,并常常酥麻到捂着心口要不行的招牌动作。

    “那时候”在看《jessia≈krystal》这个综艺时,池明哲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二集里,秀晶以蹩脚的车技将车停在路边,下车后还扮作女神样的歪着身子去挤关车门,当时就是这个动作,而且在另一集里,tiffany跟金孝渊一起来看她们两姐妹,秀晶冲tiffany撒娇斜着身子慢慢靠近她怀里的动作,让他对郑秀晶的“死心塌地”彻底超过了“她大姐”郑秀妍。

    平常没事的时候,池明哲老会让秀晶按照自己的要求作出这个动作,以满足他曾经“可望而不可得”的愿望,当然我们秀晶却乐此不疲的照做了,甚至还问他要不要再做些“改良”,比如噘着小嘴撒撒娇或是挥舞着小拳头砸他胸口什么的,结果都遭到他严词拒绝。

    他只要“原版”,只要她面无表情慢慢靠近自己怀里的“秀晶靠”。

    。。。。。。

    痴迷的看着秀晶歪进自己怀里,刚准备低头含住她的小嘴要好好吮吸时,冷不防的,这朴妹子也拿出了“绝活”。

    “兰桂坊好玩吗?。。。宝宝都没去过呢!”

    站起来的智妍一把抱住了他的头,不由分说的用胸口紧紧捂住了他的脸。

    “唔!。。。”

    就连秀晶的脸蛋都一块儿“罩”住了,她挣脱了出来,随即就用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盯着智妍那鼓鼓的胸不放。

    “不是。。。要回国吗?。。。怎么。。。嗯!。。。”

    他的脑袋被智妍摆弄着,还不停在她胸口摩擦。

    “不回了!。。。宝宝要去兰桂坊!”

    “嗯!。。。不回了。。。带你们去。。。兰桂坊!”

    “。。。嘻嘻!”

    朴妹子索性又坐到沙发上,还抱着池明哲脑袋在怀里。

    “。。。吃奶奶!”

    秀晶呆呆的在一旁看着,看着智妍像个母亲那样的“慈爱”,她不甘心的低头瞄了眼自己的胸襟。

    她有些搞不明白,朴智妍明明那么瘦,怎么胸部发育会那么好,而且连屁股都是又撅又翘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如今才十三岁,后面还有无限的可能逐又鼓起了干劲。

    “嗞啦!。。。”

    起身蹲跪在沙发边沿,秀晶拽开了池欧巴的裤子拉链。

    两个丫头之间的默契早已形成多年,往往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小手势就能立刻互相配合上,有时候甚至都不需要任何明确的暗示,就像这刻。。。一个在上让他彻底“闭嘴”,一个在下让他像脱水的鲶鱼不断的“挣扎”。

    “这日子。。。死而无憾了!”

    池明哲如是想。

    。。。。。。

    午后的阳光从遮挡了一半的窗外刺入,在地板上印下了长长的光斑,因为有些日子没打扫,所以大量的浮尘因为光线的映射而在空气中飞舞。

    锃亮的黑色皮鞋在地板上踩下了脚印,可此刻的郑则熏却眉头紧皱。

    奉着池明哲的叮嘱,他带人来到了清州,并顺着市内的无心川很快找到了孝盛家。

    但是自打一进屋,郑则熏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屋子里一定死过人。

    无论他的直觉如何敏锐,最终还是要通过科学方法来检验,手下拿来一些杀虫剂样的喷罐,逐个顺着地板、墙角、家具、厨房和浴室里的地砖以及墙壁上,喷洒着一种鲁米诺与过氧化氢的混合物试剂。

    这种试剂可以检验出血液存在过的痕迹,哪怕被人为的擦拭甚至时间过了很久,只要再配合着用紫光灯去照射,那么一切依然会无所遁形。

    “哥!。。。快来看!”

    顺着一个“空降兵”的示意声,郑则熏看到餐桌一角上有些许蓝色的“潜血反应”。

    虽然血迹形态不算多,但是斑斑点点的顺着桌角一直到餐厅地板上都有,郑则熏心里不好的预感终于变成了现实,知道全妈妈恐怕出大事。

    “。。。这里还少了一个沙发靠垫!”

    随着深入的检查,他们在这套房里陆续发现一些可疑的地方。

    “。。。都拍下来!”

    沉着冷静的郑则熏,指示着“空降兵”们完成取证后,又带着人来到了大厦的保安监控室。

    “你们是。。。”

    一位四十多岁的保安,带着些惊慌的看着郑则熏等人。

    “打扰了!。。。只是想打听些事,这是我的证件!”

    从怀里掏出叠钞票,郑则熏笑眯眯的将它塞进,保安制服的上衣口袋。

    。。。。。。

    香港中环区的兰桂坊,是由德己立街、威灵顿街、云咸街、安里、仁寿里及荣华里构成的一个聚集大小酒吧与餐馆的中高档消费区域,同时也是游客们最喜欢的当地特色“景点”之一。

    早早吃过晚饭,当然这也是应丫头们的要求,池明哲就带着她们下了山顶,先至中环随后一起下了保姆车,再步行去兰桂坊。

    被郑和光带着保镖们围着,池明哲跟丫头们边走边逛,他们这大群人也成了不少行人和游客的眼中焦点,当然大家在出行前必要的伪装还是有的,只是这简单遮掩恐怕丝毫挡不住那些狗仔们犀利的“嗅觉”。

    果然在不久之后,接到线报的狗仔们就出现在了兰桂坊这带,当他们发现目标不光有池明哲以外,还有少女时代和tara这两个国际知名的韩流组合,顿时手中的相机灯光就拼命闪烁起来。

    好在也有心理准备,姑娘们并没有慌张,而是将注意力盯在了路边,那一家接一家好似永无尽头的大小酒吧与餐馆上。

    。。。。。。

    “欧巴!。。。”

    “怎么了?”

    被雪炫一把拉住了手臂,池明哲赶忙问道。

    “。。。走不动了!”

    “哦!。。。那找家店歇歇?”

    “好!”

    雪炫笑了笑还跟后边的秀智、普美她们眯了眯眼睛。

    “呵呵!。。。那就。。。去这家taania-ballr吧!”

    池明哲转头正好瞧见了这家,还连带着餐点供应的酒吧。

    门口的保安见大群人涌来刚要有所动作,就被郑和光带着人上前拦住。

    一听说是tvb主席大驾光临,还有国际著名的韩流明星们前来赏光,自然有迎宾小姐热情的将大家请进店里,连原本要先查看证件的流程都被保安们刻意忽略了。

    “。。。孝盛!”

    “嗯?。。。”

    正跟顺圭、允儿和恩静一块儿说笑的全孝盛,回头看着叫她的池明哲。

    “想吃点什么?。。。这里的点心很不错!”

    “我不饿!。。。不是刚吃过晚饭嘛?”

    “那。。。要不要尝尝这里的虾饺,听说很有名!”

    “不了!。。。”

    “行!。。。好好玩,嗯?”

    “。。。哦!”

    见池明哲随即被秀智、惠静她们拉走,全孝盛疑惑的瞧着他背影半天。

    。。。。。。

    “欧巴!。。。我要吃点心!”

    “。。。好!”

    “我要喝饮料!”

    “。。。行!”

    “。。。我要喝鸡尾酒!”

    “。。。点!”

    把她们都安排好,又点了很多小吃和点心,当然酒水是少不了的,既然出来玩了,那就开开心心的。

    在初珑和初雅中间坐定,池明哲的视线随即又落在了孝盛那儿。

    “唉!。。。”

    似有难言之隐,让他无法去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