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宝藏到手-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十五章 宝藏到手

    池明哲最后还是决定用《youraisemeup》这歌作为电影主题曲,他决定让朴振英来演唱,这斯很是高兴,现在他在美国这混的是如鱼得水,趁着专辑热销又接了不少代言广告,价格可比韩国那里高得多,关键还是美元啊!

    heniamdonandohmysou1soeary

    每当我悲伤沮丧时,噢我的灵魂,如痴倦怠

    hentroub1esedbe

    每当烦扰袭来时我的心总是沉重不堪

    theniamsti11anaithereinthesi1ebsp;孤寂中,我会在这里静静的等待

    unti1youdsitahi1eithme

    等你出现与我稍作倾谈

    youraisemeupsois

    你鼓舞了我,我才立于群山之巅

    youraisemeuptoa1konstormyseas

    你鼓舞了我,让我行过风雨海浪

    iamstrongheniamonyourshou1ders

    倚在你的肩头,我变得无比强壮

    youraisemeup...tomorethanibsp; 你鼓舞了我...让我越自我

    youraisemeupsois

    你鼓舞了我,我才立于群山之巅

    youraisemeuptoa1konstormyseas

    你鼓舞了我,让我行过风雨海浪

    iamstrongheniamonyourshou1ders

    倚在你的肩头,我变得无比强壮。★网.。。。。。。。

    朴振英的嗓子还是不错的,这歌被他唱出了个中韵味,池明哲满意的点着头。

    “振英哥!唱的很好,非常棒!这歌的演唱费就当你是友情赞助了。。。”

    “呃!。。。明哲!那。。。适当给点就行,你知道的,我才买了地,花钱的地方很多。。。你看。。。”

    刚刚咧着嘴笑的朴振英立马苦了脸,他刚刚在马里布海滩和池明哲做了邻居,这也是池明哲提醒他的,趁这里还没火起来赶快下手,他也比较信服池明哲,于是在离池明哲不远的地方买下一块地皮,也打算建造一座豪宅。

    “这样啊!。。。那。。。再说吧!。。。”池明哲看着朴振英一脸苦瓜相,心里乐了,似乎在威廉姆斯那里受的嘲笑也没那么郁闷了。

    “哎!。。。明哲!别走啊!你。。。你看这。。。”走廊里又传来朴振英的哀求声。

    ********************************************************************

    南太平洋,智利沿海,一艘老旧的渔船在海面上高前进。

    “再勇哥,已经两个月了,弟兄们轮番出海,真是太累人了!”郑则熏此刻皮肤变得黝黑,这是被海风吹得。

    “快了!第三组那已经在埃尔云克峰有了现,最多还有半个月咱们就能回去了。。。你还累?港区里的那些洋妞谁不认识你?”金再勇斜着眼睛看着郑则熏。

    “嘿嘿!。。。”

    这群寻宝队员们可是在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吃足了苦头,先是到了智利的安托法加斯塔港,然后又分批乘坐买来的那艘老旧渔船去岛上探寻,幸好整个群岛上人口稀少,居民大部分集中在坎伯兰湾鲁宾逊村,人口只有5oo多个,主要从事的职业是旅游业和渔业,但是这里基本上没什么游客,也方便了金再勇他们行事。

    “再勇哥!这里。。。”

    渔船顺着坎伯兰湾绕到西南面的埃尔云克峰山下,把渔船靠近岸边,坐着气垫登6艇上了岸,和在此等候的队员一起上了山。

    “就是那个洞口,我们的人已经进去了。”

    这帮探宝队员们翻遍了群岛,终于在一个山坳里现了很隐蔽的山洞。打着手电步履蹒跚的金再勇终于看见前面的灯光,很快一座很大的溶洞展现在众人眼前,里面还有很多的岔路,已经有人进去了探查了。

    “有现了!。。。快来!。。。”一声大喊,引得大家一起上前,这是一个有着5oo多平米的空间,似乎有过施工的痕迹,随处扔着朽烂的工具,洞口被一块岩石给挡住了,但还是挡不住现代科技的力量,在各种探测仪的面前无所遁形。

    “这么多箱子!。。。这下财了!。。。哈哈!。。。”

    金再勇在一边冷眼旁观着,最后现众人只是开头高兴了下,没人露出什么贪婪的念头,真是难得!

    “打开看看。。。哇!。。。”

    箱子里全是各种宝石饰,还有很多的金币,都在散着迷人的光泽。现场有近4oo多只大木箱,全都是上好的红木制作,雕刻着精美地花纹,质量非常地好,这么多年都没朽烂。

    “这边还有。。。”

    一个小洞口里还别有洞天,里面大量堆积的东西被手电筒的光,映射的金光灿灿。

    “这。。。这是金砖?。。。天哪!。。。”郑则熏长大了嘴巴,其他人都是这幅表情。

    “至少有7oo吨,这些海盗到底抢了多少好东西。。。”金再勇也止不住的惊叹。

    “立刻招齐全部队员,开始大扫除。。。”半响后,金再勇命令道。

    “呵呵呵!。。。”众人笑起来。

    渔船又开回智利安托法加斯塔港,已经接到命令的队员们整装待,留下足够驾驶散装货轮的人手,其余的人都登上了渔船,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金再勇他们就是机械的搬运着这些宝藏,还得注意防范不被岛上的人看见,当然如果有谁看见了他们所做的勾搭,那只能怪他命不好了。最后散装货轮驶出港口向着亚洲方向行进,上面装载了一些前往亚洲的货物做做样子,半途与等在南太平洋某处的渔船接上了头,,然后又开始把渔船上的货物往货轮上转运,尽管有货轮上的自卸臂的帮助,也足足干了6个小时。

    “打开通海阀!撤离!”随即还留在渔船上的人按照金再勇的命令执行。

    货轮远去,船后的海面上已经空无一物,那艘渔船已完成了它的使命,回归于大海的怀抱。

    池明哲接到消息时已是半夜,他刚和碧昂斯大战了几个回合,虽说碧昂斯已经找寻到自己的幸福了,但是旧情难耐不是,时常也会和池明哲进行深刻的交流。

    “再勇哥?。。。真的?。。。太好了!再勇哥!。。。辛苦了!等你们回到济州岛,我就过来。。。就这样。。。”

    挂上电话池明哲又狠狠地扑向碧昂斯那丰满的身体,卧室里又是春光一片。

    ***************************************************************

    《机械师》的行工作是和华纳以及福克斯一起做的,宣传攻势已经全面展开,各种海报已经在全美各大城市出现,预告片也通过各家电视台和影院轮番播放,池明哲看到华纳和福克斯那娴熟的宣传手段以及畅顺的行渠道垂涎三尺。

    “等年底过后,就是该我们力的时候了。”池明哲对身边的佩里说道。

    “我们终会在好莱坞站稳脚跟的,威廉!”佩里附和道。

    7月1o日池明哲飞抵济州岛,先是在顺昌地产的赫伯特的引荐下与济州岛政府的知事柳承相见了一面,对于现在济州岛的大地主池明哲,柳知事是恭敬有加,双方是在池明哲位于西归浦海岸的一座高尔夫酒店里会的面,池明哲对柳知事承诺会加大济州岛的开力度,先对于基础建设也会加大投资,并且积极投入到慈善事业里,同时也希望济州岛政府对于自己的产业给予相关的政策扶持。会面的最后,一张花旗银行5o万美元的支票让柳知事对池明哲好感大增。

    此时的济州岛属于韩国政府的视野盲区,相比于其他道的政府支持力度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谁让济州岛远离本土呢!池明哲对于赫伯特的工作成绩相当满意,同时告诉他尽快将顺昌地产公司变更为顺昌投资开集团,继续收地同时开起来,其实济州岛的地也已经被收购的差不多,近八成的土地落入了池明哲的囊中,现在就等着慢慢开了。

    汉拿山脚下农业研究所迎来了池明哲一行,随后在金再勇的陪同下,终于见到了这批宝藏,经过清点黄金有85o吨,这可是当初西班牙人在南美洲的“辛劳”所得,然后被一帮英国海盗截了胡,池明哲也挺佩服这些海盗的,得玩多少次命,才能搞这么多宝贝,不过现在是完全属于池明哲的了。还有各种珠宝饰和翡翠宝石,更是让他看花了眼。

    现在的黄金价格还很低,每盎司才27o美元左右,要到2o11年时黄金价格才是最高的,能达到每盎司167o美元的样子,看来价值最大的反而是这些珠宝饰和金币。而且这批黄金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纯度还不够得从新提炼,设备已在运送来的路上,也就是说金再勇等人还要苦b的客串一把炼金术师,不过池明哲拿出了8亿美元作为奖金,除了出勤人员,留守基地的人也得到了奖金,这让所有的人开心不已。

    回到汉城池明哲池明哲叫来助理安明顺,让他尽快申请在济州岛办理一家投资银行,不经营传统的商业银行业务,也不直接面向居民个人开展业务。所以按照投资银行的流程来申请注册手续会比较快,这批宝藏留在汉拿山那里始终不让人放心,还是弄家银行来保管比较合适,而且有银行来打掩护也比较合适。

    望着手边鼓鼓囊囊的布袋,池明哲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排在办公桌上,这全是他挑出来的一些珠宝饰。

    “佳人!进来一下。”池明哲开始显摆了。

    “欧巴!你。。。”

    韩佳人一下就被眼前一桌子的珠宝镇住了,这些东西对女人的吸引力有多大池明哲很清楚。

    “来!挑两件,算欧巴送你的礼物。”

    “不。。。不了,欧巴!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韩佳人拒绝道。

    池明哲心里对韩佳人的评价又高了很多,能克制住自己念想的女人是个好女人,池明哲如是评价。

    “来!拿着吧!这东西欧巴多得是。。。别客气!”池明哲土豪的气息彻底把韩佳人弄蒙了,他把一条钻石项链和镶满各色宝石的大手镯塞近她手里。

    “去吧!去吧!出去好好工作!”转脸他又露出资本家丑恶地嘴脸,韩佳人蹒跚的走出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