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初珑与初雅-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二十七章 初珑与初雅

    漫漫长夜总会诱发一些人的颓意继而引起失眠,比如此刻用完宵夜的baby,喝了点红酒却因为“心事”,两腮陀红带着微醺却始终睡不着,索性穿着睡衣独自秉黑在整个“威廉宫”里闲逛。而已经因醉酒被送进房内的“尸体”们,这会儿都因某些“原因”纷纷醒来再也无法入眠。

    都怪今晚的月华过于高洁,能量因子也充沛的过了头,才会照成体能激素失衡,让人欲火。。。咳!情绪烦躁不安、内心焦灼。

    宝蓝、居丽、孝敏和素妍不约而同的拉开卧室门。

    “你们。。。”

    四人在走廊中相遇,却没有一丝的尴尬。

    都是过来人,相互也都能“理解”。

    “对了!他在哪个房间?”

    没人提四个人同去找他,合不合适,似乎大家有了某种默契。

    “欧尼。。。去哪儿?”

    突兀的声音,让走廊中的四人同时回过头。

    穿着睡袍头裹毛巾的宇蓝,依着门框定定地看着自己姐姐带队去“嫖”,

    嗯!。。。她心里“敞亮”的很,唯一惊讶的是居然四个一块儿,心里立马还担忧起池欧巴能否力敌。

    嫉妒的情绪也只是瞬间就没了踪影,因为姐姐的眼神里带上了犹豫,宇蓝却为此感到内疚和惶恐,生怕宝蓝因为“心疼”,会突然网开一面的“组”了自己,那到时候是同意呢?还是同意。。。这万一姐姐真是喝多了,第二天又反悔了怎么办,难道姐妹俩为此翻脸?

    况且。。。做小姨子才好呢!池欧巴最稀罕这个。。。!

    “出去散步多穿点!。。。记得早点回房休息。。。”

    宇蓝语速很快,完全不待姐姐和其他人反应,就缩回房内带上了门。

    三双眼睛又齐刷刷的落在宝蓝身上,似乎对她的家教成功很是欣赏。

    “唉!。。。”

    四人的身影远去,唯有一声幽幽地叹息,在寂静的走廊里回响。

    。。。。。。

    “哗哗!。。。”

    雪白的手臂在池水中拨动,恩静爽意的仰靠在池明哲胸口处。

    面颊的晕红还未完全消散,或许又因为这会儿自己半没在水中的胸部,正被一双大手轻轻抚弄,微微仰起颈脖,咸恩静的腮边顶住了池明哲的下巴。

    “欧巴。。。”

    “。。。嗯?”

    轻声应了下,池明哲依然专心致志的帮恩静“按摩”。

    “我是不是胖了?”

    “没有。。。”

    “可我就是觉着自己胖了!”

    “。。。你一直都胖好不好?”

    “欧巴!。。。”

    嗔意浓浓,身子也随着抚弄稍稍扭摆。

    “呵呵!。。。开玩笑的。。。我们静静这是丰盈好不好?。。。一点都不胖嘞!”

    “哼嗯!。。。真的!”

    “。。。嗯!”

    真挚而肯定的眼神,让恩静瞬时嗲意融融,继而反手勾住池明哲的后颈。

    “啵!。。。啧!。。。”

    这小嘴儿亲的那个香哟!

    “抱我上去。。。”

    半晌,恩静喃喃道。

    “怎么了?。。。想休息?”

    “没有。。。”

    目光中水意盈盈,气息还有些微喘的恩静,抿了抿唇角。

    “。。。要!”

    。。。。。。

    “哗啦啦!。。。”

    大片的水花搅起,很多都散落在地。

    “咚咚咚!。。。”

    脚步相当的沉重,似乎叠加了两个人的分量。

    。。。。。。

    “恩静是这个房间吧?”

    孝敏面对紧闭的房门,有些不确定的回头问道。

    “是的!”

    素妍肯定的点点头。

    居丽拧了拧门把手。

    “咔嚓!。。。”

    居然开了。

    但大家并没有惊喜,因为这里每一间卧室的格局似乎都一样,必然是有着外间客厅的存在,关键是里间没有上锁,有时候才会让人欣喜。

    当然这会儿里间卧室门,就算真的上了锁,她们的情绪都不会哪怕有一丝波动,除非。。。

    循着模糊记忆,她们四个真的找到了池明哲的卧室。但显然跟威廉山庄里一样,那只是个标准陈设,整洁干净的房间看着就是没人住过。

    咏珊的卧室她们没去,甚至也没想过要去,这是最起码的礼仪,毕竟她是这里的女主人。

    姑且就当她是女主人吧!谁让整座“威廉宫”权证上登记的所有人就是她文咏珊。

    而且既然池欧巴不在自己的卧室,那必然是在文咏珊那儿了,四个“饥渴”的女人也熄了心思,一起来了恩静这里。

    。。。。。。

    “嘘!。。。”

    进了客厅前头带路的居丽,回头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怎么了?”

    孝敏小声问了句,可居丽没有回应,而是在大家的注视下,将耳朵贴上了里间的房门上。

    “欧巴在这儿!”

    她回过头时,脸上的一丝惊喜,让其他三人顿时重燃“希望”。

    啧!。。。这得多饥渴啊!

    。。。。。。

    “欧尼。。。”

    昏暗的卧室大床上,初珑摇了摇身旁背对着自己的初雅。

    “。。。嗯?”

    身子很快转了过来,朴初雅看起来并没有入睡。

    “我睡不着。。。陪我说会儿话!”

    “。。。好啊!”

    但接下来两人都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欧尼。。。”

    还是朴初珑打断了这份缄默。

    “做好。。。准备了吗?”

    “什么?”

    “那个。。。”

    “什么那个?”

    “哎呀!。。。就是那个!”

    “噗!。。。呵呵!。。。”

    朴初雅笑了起来,她特别喜欢看初珑急着辩解的样子。

    这还真是个特殊的嗜好!

    。。。。。。

    “十六岁的约定”这可不是某部狗血韩剧的名字,而是一种仪式,进入池家大门的途径。

    少时、tara这些“前辈们”或是说姐妹们之中,有多少完成了这个“仪式”的,大家都一清二楚,但毕竟那是别人的事,没什么亲身感触,可轮到了自己就不一样了,内心紧张和惶恐是一定的,但唯一没有的就是想要去拒绝。

    这些年她们可以说过得都很“糊涂”。糊里糊涂被家人送进天际娱乐做练习生,当时幼小的她们可能不明白,家里都是冲着那每月五百万韩元补贴,才在那份合约上签的字,随后又糊里糊涂过上了天堂般的日子,吃的、穿的、用的都被包了,一切还都是最好的。

    没有打骂、没有责难,有的只是一个叫池明哲的欧巴,给予的温暖和关怀,初次见面他那阳光般的笑容,至今还深深烙印在大家的脑海里。

    终于长大了,很多丫头都习惯了自己生活里或是周遭,时常有着池欧巴的出没和陪伴,在大家的认知里他某一天不再出现,才是不正常会引起恐慌地事情,同时对于他和自己等人的亲昵,那更是到了任其肆意的地步。

    因为大家都认为,让欧巴抱抱或是亲亲是“天经地义”的。

    现在终于到了又要糊里糊涂的跟池欧巴上床了。

    。。。。。。

    这刻的初雅跟初珑一起躺在床上,相互述说着“往事”,内容很多都提及了池明哲,直至又都沉默了下来。

    “以后。。。不要我了怎么办?”

    像是自言自语,初珑的心里是有着焦虑的。

    “你认为欧巴。。。会不要你?”

    初雅的提问,让初珑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就是了!。。。她们都被他巴拉回家了,也没见不要往外撵的。。。”

    初珑呆呆地点了点头。

    “。。。跟他睡过后。。。要他好好补偿我!”

    “欧尼!。。。补偿?”

    对于初雅的大胆,初珑妹子仅仅嗔了下,并没过于去在意,反而是好奇她为什么会要补偿。

    “以前都不疼我。。。从没过多在意我。。。一天到晚都是秀晶、智妍的。。。哼嗯!她们俩就那么好。。。我不服!”

    朴初雅似乎在发泄这些年埋在心里的“怨愤”。

    “。。。我也不服!”

    初珑同仇敌忾的给予了表态。

    “呵呵!。。。啵!”

    初雅突然凑头,在朴初珑的脸蛋上啄了口。

    “干嘛?”

    “不干嘛!。。。就是突然想亲你下!”

    “。。。占我便宜!”

    “呀!。。。呵呵呵!。。。别挠!”

    好一会儿,两人的嬉闹才停了下来。

    “欧尼!”

    “嗯?”

    “我也要欧巴补偿!”

    见朴初珑说的认真,初雅露出笑意。

    “好!咱们一块儿。。。”

    这么一会儿,一个小小的同盟就建立了,未来还发展成池家内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联合一部分人专门跟智妍和秀晶这股“邪恶”势力。。。怼!

    。。。。。。

    “欧巴!。。。”

    “嗯?”

    “回咏珊那儿吧!”

    恩静有些疲倦的说道。

    “你。。。”

    “没关系!。。。去啊!”

    “唉!。。。我的静静啊!。。。”

    “哼嗯!。。。记得我的好。。。听到没?”

    “啵!。。。当然!”

    “。。。死相!”

    池明哲给她掖好被子,关了台灯才离开房间。

    。。。。。。

    “你们?。。。”

    外间客厅沙发上坐着的四个,让池明哲倍感意外,同时心里又明白了什么。

    “走!。。。跟我回房,有事找你商量!。。。嗯?”

    宝蓝站起来一把拽住池欧巴的胳膊就想走,只是没能拉动。

    回头才发觉是居丽的手,搭在了池明哲的肩头。

    “你那招不管用了!。。。吃独食!。。。”

    李居丽撇了撇嘴。

    “你。。。”

    宝蓝咬了咬唇角。

    “。。。都来!”

    池明哲又冲孝敏跟素妍招了招手。

    随后四人一起跟着池欧巴,离开了恩静的“地盘”。

    。。。。。。

    走廊里,一个鬼祟的身影缀在了他们身后,悄无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