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没良心的欧尼们-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一十七章 没良心的欧尼们

    一大早陈法拉就醒了,躺在床上撑了撑身子随即一把坐起,这会儿她眼里周遭的奢华装饰不再令她烦躁,相反,心情还带着愉悦。

    昨夜她闹了乌龙,但是却亲自品尝了一番“良机”,也不枉大半夜不睡冒着风险的举动。更逞论池明哲答应有时间会去她家里“做客”。

    欢快的下床,欢快的冲进浴室洗了个澡,正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一个佣人将她请进了餐厅。

    。。。。。。

    巨大的餐厅里只有池明哲一个人在座。

    “欧巴早!。。。”

    “早!。。。坐!。。。想吃什么就跟她们说。。。”

    “随便。。。给我来些粥吧!”

    见池明哲吃的是中式早餐,陈法拉决定跟他来一样的。

    “昨晚睡得好吗?”

    等佣人出去张罗以后,池明哲轻声问道。

    “还好!。。。挺不错的。。。”

    见池明哲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她脑子里忽又想起昨夜自己的“努力”。

    “咏珊凌晨的时候起来吐了一会儿,搞得我都没心情再睡,一直在旁看着。。。”

    “哦!。。。那欧巴吃完早餐赶紧去睡吧!我待会儿也要告辞了!”

    “不睡了!。。。上午还要去tvb开会,一会儿跟我一块儿走吧!先送你回家。。。我再去公司!”

    “好啊!。。。谢谢欧巴!”

    。。。。。。

    日本东京,天际大厦少女时代宿舍。

    允儿一大早就醒了,因为肚子实在太饿。在活动期间她们要注意饮食保持好形体,所以爱吃能吃的她,跟同样也是如此的秀英是受死了罪,崔秀英是怎么挨得允儿不知道,但是她自己的解决方法就是趁大家早上没起的时候进厨房偷嘴,这好歹还算知道夜里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进食。

    说是要监督她们的身材以防止活动期间发胖,作为经纪人的时永贤,却私下里做了很多的工作,例如在少时宿舍厨房的冰箱里塞满了各种食物。他也不怕受到监管不力的指责和训斥,并坚信公司的最高领导人池明哲会长,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苦心”。

    。。。。。。

    “。。。吃什么呢?”

    琳琅满目的食物让允儿眉看眼笑的同时,也犯了选择困难症。

    “起司蛋糕。。。不行!。。。不能吃。。。先来一口解解馋。。。哈根达斯?不行不行!一大早吃了会肚子疼。。。唉!一小口就好,不能多吃。。。好吃!。。。”

    一件小背心外加宽松的睡裤,光着膀子的她将整个身子都栽进了大冰箱里。

    “和牛。。。好想吃!。。。就煎一块好了!。。。还有鸡蛋。。。两个进行。。。香肠。。。火腿。。。”

    随着挑挑拣拣,她的身子越弯越低,屁股也撅的老高。

    “啪!。。。”

    “咚!。。。哼哼嗯!。。。”

    一声脆响和屁股遭到袭击的反应,让允儿蹦起来的时候脑袋也碰上了冰箱内壁。

    回过身的时候,她都忘了自己嘴里还鼓鼓囊囊的噘着食物,瞪着眼睛想看看是谁在偷袭自己,那被池欧巴一直夸赞的精致小屁股。

    “孝。。。孝呜!。。。”

    嘴里塞满的食物让允儿发音都困难,看着抱着膀子一脸“冷笑”的孝渊,还下意识的在咀嚼。

    “我说怎么看好的食物都没了。。。原来是出了家贼!。。。哼哼!。。。”

    “什么家贼。。。我肚子饿死了,就下来找吃的。。。这才是第一次。。。”

    “第一次?。。。不可能吧!我都发现好几回想吃的东西都没了。。。嘶!。。。”

    孝渊不大相信的盯着允儿,眨了眨眼睛。

    “真第一次。。。你那些都是秀英吃的。。。”

    “秀英?”

    “嗯!。。。就是她。。。”

    允儿很肯定的点点头,反正先把眼前的应付完再说。

    “对了!。。。你下来干嘛!不多睡会儿?今天要跑好几个地方呢!”

    不待孝渊反应,允儿又出声问道。

    “睡不着。。。”

    她还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那一起来点儿?”

    扬了扬手里的和牛包装袋,允儿笑眯眯的瞅着她。

    “好!。。。给我来两块。。。”

    孝渊的脑袋连点是点的。

    “两块?我就吃一块。。。”

    “你那小体格一块就饱。。。吃胖了我哥会嫌弃。。。我不一样,锻炼的力度也比你强,不会胖!”

    “不行!。。。我也要两块。。。”

    说完,允儿就兀自转身又栽进冰箱里,至于吃胖了会遭嫌弃,她可是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可是不会发胖的体质,而且池欧巴还巴不得自己能胖点,每回都说压在自己身上都得小心翼翼,生怕给压死了。

    “噗!。。。”

    允儿一边挑着食物,一边抿嘴忍者笑,还隐隐有些自得。

    她现在是再也不抵触,池欧巴动不动就找借口在自己身子上,发泄一番的“兽行”,而姐妹们眼底的那丝妒意,每回都能让允儿有着莫名的“舒心”。

    看着允儿又撅起屁股在冰箱里折腾,孝渊还去到灶台边帮着点火热锅。

    她们都没注意到厨房的门口,一个梳着整齐马尾鬼祟的脑袋,已经观察她们良久,随后才悄无声息的缩了回去。

    。。。。。。

    “欧巴要上去坐一会儿吗?”

    “不是说了下次吗?。。。嗯?今天就不了。。。”

    陈法拉在自己居住的大厦前下了车,但临下车前却又开口邀请池明哲去自己家里“小憩”。

    “那再见。。。欧巴!”

    “呵!。。。去吧!”

    看着长长车队的远去,陈法拉也转身进了大厦,路过一个垃圾箱时,她还悄悄将包包里的一团纸巾给扔了进去。

    。。。。。。

    “以后怕是不会再住这里了吧!”

    进了电梯,她又如是想。

    自己在这栋大厦里所居住的一百多平米公寓,是每月将近四万港币租来的,并且已经可以算得上是豪宅。但是真的不能去对比,和文咏珊拥有的那座“宫殿”比起来,这里真的只能算是“寒舍”。

    由于香港的地价高的离谱,以至于很多高收入的“有钱人”都是租房子在住,当然指的是豪宅。那些大多数住在别墅里的人士其实很多都不是业主,那是花费每月十几、二十万以上的昂贵租金在这里“享受”的,而且辄数十亿亿或几十亿的豪邸房价,在他们这些精英眼里是不划算的,所以租赁才是最好的选择。

    陈法拉知道,只要自己能讨得池明哲的欢心,那么至少一栋独立别墅是能垂手可得。现在圈子里都在传,池明哲是今后整个香港玩房产泡妞术的终结者,不会再有任何人能够超越他。

    文咏珊是现时全港女星“垂弃”的对象,而再过不久自己怕也是会被这些人所“鄙视”,为此进了门愉快踢掉高跟鞋的陈法拉,还在这处住了有两三年的公寓里,颇为“不舍”的流连起来。

    将自己扔在卧室里的大床上,陈法拉舒展着身子后又蜷起。

    “咚咚咚!。。。”

    继而又起身跑进了浴室。

    从裙底拽下自己的内裤扔进洗衣篮里,转身望着梳洗台上镜子里的自己,抚摸脸颊的同时脑中还浮现起刚才在回来的车上,又低头给他吮吸时的情形。。。

    “好多!。。。”

    。。。。。。

    “行了!。。。别装可怜。。。老实交代自己的罪行。。。”

    少时宿舍的餐厅里,一群衣衫不整看着像刚起床的丫头,围坐餐桌边低头进食的同时,还边对一旁垂头坐着的允儿和孝渊加以“训斥”。

    “什么罪行?。。。我不就肚子饿去厨房找吃的吗?。。。连和牛都让给你们了,还想怎样?”

    允儿抬头气呼呼望着。。。她们叉子上或是刚递到嘴边的牛肉,久久不忍移视。

    自己真倒霉,吃个东西还被逮到,而且还是被一群姐妹们当场拿获,于是就被迫变身成了佣人,煎了一大盘和牛不算,还只能坐旁看着大家吃。

    “少说两句,啊?。。。咱们有错就改,我是认了。。。”

    孝渊劝解着允儿。

    “这才对嘛!。。。挨打要立正,有错就要认,是吧?”

    秀英噘着牛肉,眼神还“恶狠狠”地瞅着允儿,而泰妍、侑莉、秀妍、美英她们,都频频点头以示赞同,还报以同样的视线,只有徐珠贤乖巧的低着头,莫不吱声跟面前盘子里的大块煎和牛“搏斗”着。

    当被人“告密”得知,自己等人一直遵守的禁食令,在他人眼里形同虚设,将那些自己眼馋已久却不得不忍耐的美食,痛快塞进“狗窦”里大快朵颐时,她们都怒了。

    尤其是秀英,更是“怒不可泣”,允儿居然还敢栽赃自己,简直。。。其实她也有些心虚,但现在被捉拿的是她林允儿。

    用赞赏的眼神看了眼身边的徐珠贤,秀英又扭头看向那两个“罪人”。

    “孝渊过来一起吃。。。允儿不许过来。。。”

    “凭什么?。。。牛肉还是我煎的。。。”

    林允儿一下蹦了起来。

    “好了好了!。。。别生气!。。。先坐会儿吧!我。。。先过去吃了。。。”

    孝渊没义气的跑了。

    “你。。。贤!。。。我饿。。。”

    见孝渊“叛变”,允儿又可怜兮兮的望向徐珠贤。

    “欧尼。。。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这是规矩。。。”

    小贤爱莫能助的眼神,让允儿有些“神伤”。

    。。。。。。

    “哎?。。。都吃上了,怎么不叫我。。。”

    顺圭这时候从楼上晃荡下来,那一身粉色性感的短睡衣,也简直让人不敢去直视。

    又透又露,尤其是那什么束缚都没有的丰硕大胸,不仅看的清清楚楚还晃颤晃颤的让人眼晕,更让人羞涩的是,那条***是儿童版的吧!勒在腿间都完全看不到嘞。

    李顺圭却没有在意大家那“惊悚”的眼神,直接就坐到美英和秀妍身边,然后用叉子在大盘子里撩起一块牛肉,递到嘴边就是狠狠一大口。

    “嗯!。。。今天早餐的伙食怎么这么好。。。牛肉。。。还有甜点?。。。你们不怕胖啦!”

    嘴里说着手脚却不慢,顺圭又拿起一块起司蛋糕搁进嘴里。

    “。。。就是这个味儿!”

    似乎想起什么,她又扭头看着允儿。

    “你怎么不过来一起吃?”

    “她吃过了!”

    秀妍插了一句嘴。

    “。。。哦!”

    “我哪有?。。。现在还饿着呢!”

    允儿申辩道。

    “她偷嘴了。。。所以没得吃。。。你这件睡衣好漂亮。。。哪买的?什么牌子?”

    美英对顺圭这一身睡衣很喜欢,稍稍解释了一句就跟她聊了起来。

    “对了!。。。早上我记得有人敲我房门了。。。是谁?一大早的。。。”

    半晌,李顺圭看着大家突然问道。

    “是小贤!。。。我们都是被她叫起来的。。。你房门干嘛好好的反锁?”

    对面的侑莉说道。

    “随手的呗!。。。有事?”

    顺圭这个反锁房门的习惯,可是汲取了上次某人在房里“办事”,却谁都能随意闯入的“教训”。

    “没事。。。她说厨房里。。。”

    侑莉突然停下话头,心里还暗道不好,这是把“告密者”给出卖了吧!

    她声音虽说不大,但是林允儿哪会听不见,况且心思玲珑的她岂能反应不过来。

    “咣当!。。。”

    餐具触碰到盘子的声音有些大。

    “我吃完了。。。欧尼们慢慢吃!”

    徐珠贤站起来就往楼上跑。

    “好啊!。。。原来是你。。。站住。。。”

    林允儿拔腿就追了上去。

    “啊!。。。欧尼我错了。。。。”

    楼上不久后传来的“惨叫”声,被大家给自动忽略了。

    犯规矩的要惩罚,但是告密者也会遭人“痛恨”。

    总之,小贤的这些欧尼们,个个都是没“良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