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偷嘴-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一十六章 偷嘴

    “这里。。。”

    陈法拉跟着baby一起下了车,随后就被眼前这栋庄严又肃穆的欧式宫殿建筑给镇住。

    不是没见过世面,而是这栋宫廷式建筑,还真就是一座华丽丽地皇宫。

    主体有四层,外郭还环着一根根高大廊柱,从二层往上的廊檐处,每隔三米就有一座雕像,都是欧洲各种神话人物,外形立体逼真一看就出自名家手臂。整体恢弘格调大气,背景灯光也给的很深邃,将整栋建筑映衬得神秘而引人遐想。再就是面积,长方形的“威廉宫”,从头到尾有近六十米长。

    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以及土地更加珍贵稀有的山顶这里,建造这种大型宫殿式建筑的花费,是不可想象的,据说光买地就花了池明哲近二十个亿,再加上建设。。。装修。。。

    陈法拉顿时觉得这才是真正富贵人家应有的豪宅,也是一个成功女人该有的“归宿”,而这一切只独属于文咏珊所有,所以她心里是嫉妒和不服气的。

    。。。。。。

    “被镇住了吧?”

    baby似乎已经习惯了,她可不会告诉陈法拉,自己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表现的就像一个乡下姑娘,当然是进了里面以后。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陈法拉突然就像回过了神,看到池明哲抚着文咏珊踏进“宫殿”的大门,也匆匆跟了上去。

    “。。。哎?”

    baby撇了撇嘴也跟了上去。

    她没想到陈法拉今晚居然会跟着他们一起回这里,借口也有够烂,要帮着一起照顾喝醉的文咏珊。

    这个家里可是有着几十个佣人,还缺你一个?

    五十步笑百步,baby原本今晚也是有自己打算的,而将好咏珊又喝醉了,她打算。。。可陈法拉的到来,让自己的计划有了变数。

    “。。。厚脸皮!”

    看着陈法拉的背影,她低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

    “baby带法拉参观一下。。。我送咏珊回卧室。。。”

    拒绝了佣人要上前帮扶一把的打算,池明哲回头冲她俩刚说完,就在一个管家摸样的女人引领下,步进了立着两排立柱的大厅深处,家里安装的电梯是在另一头。

    这是吸取了韩国威廉山庄的“教训”,池明哲终于想起要在这个家里安装电梯了。

    “好的。。。欧巴!”

    将手里的包包递给一旁待命的女佣,baby应了声,随即挽住了正仰头看着天花板陈法拉的胳膊。

    “那些。。。金色纹饰都是黄金做的?。。。还有那些星星是。。。宝石?”

    目光中带着迷离,陈法拉的声音显得都有些飘忽,灯火通明的这座大厅又让她震撼了。

    金黄。。。满眼的金黄。。。恶俗中带着贵气,从二十米高的天顶顺着墙壁再到墙角根。。。再然后是两排似乎望不到尽头布满繁复纹饰的立柱。。。一盏盏耀目的水晶吊灯,以及隐在立柱间隔之中真人大小般的雕塑。。。这就是陈法拉认知中,皇宫应有的气派。

    “。。。是啊!”

    拽了拽她的臂膀,baby领着陈法拉开始在这间,据说是客厅其实是座大殿里悠游起来。

    。。。。。。

    “嗯!。。。”

    一挨着床,文咏珊就要翻滚,被池明哲一把按住,随后就开始给她脱起衣物。

    “我来吧!先生。。。”

    同在卧室静悄悄立在一旁的管家,上前开口道。

    标准的首尔口音,也让池明哲回过头来。

    “辛苦了!。。。素丽!”

    身兼贴身女仆和整个“威廉宫”管家的金素丽,闻言垂头弯了弯腰。

    “不辛苦的先生。。。这是我应该做的。。。”

    池明哲每个“老婆”身边都有一个“体己人”,自然文咏珊这里也会标配上。

    选的是韩国人而且出身自威廉山庄,这让他放心的同时也让文咏珊觉得自己没有被“忽视”,都跟远在韩国的欧尼们一样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当然也有例外的,林志玲就拒绝了“标配”,认为还是自家的佣人使着舒坦,池明哲也由着她。

    “在香港还习惯吧?。。。”

    看着她麻溜的将文咏珊衣物退干净,池明哲搭了把手扶起脖子后,回头轻声问道。

    “习惯了。。。而且我现在还会说香港话呢!”

    到底还是个二十多岁的姑娘,哪怕平日在那些佣人们面前要努力保持庄重,更加贴合自己管家的身份,可这会儿在家乡人的面前还是流露出,符合年龄的放松心态。

    “是吗?。。。了不起!。。。”

    池明哲笑了起来。

    “如果。。。想家了,就跟咏珊说。。。放几天假回国探亲也是应该的!”

    想到这个姑娘是“孤身”一人在香港服侍咏珊,池明哲沉思了一瞬又开口道。

    “可。。。可以吗?”

    从威廉山庄选派来香港,金素丽开始是很高兴的,不光职务高升这薪酬和待遇也水涨船高,可日子久了难免会寂寞,毕竟独自身处在异国,乡愁什么的时不时也会困扰着她,这会儿池明哲开了“金口”,她心底自然感到高兴。

    “当然了。。。嘿!。。。”

    从床上托起咏珊的腿弯,池明哲一把将她抄进怀里。

    “去歇着吧!。。。剩下我自己来。。。”

    “。。。是!”

    看着池明哲抱着自己“主子”进了浴室,鼓了鼓嘴的金素丽露出了一丝顽皮,退出卧室后还轻轻带上了房门。

    。。。。。。

    “我们去看看咏珊吧!。。。帮着照顾一下。。。”

    似乎转悠够了,陈法拉对baby说道。

    “有欧巴呢!。。。好吧!”

    其实她也想去。

    坐上电梯来到三楼,两人穿过幽静的长廊,来到咏珊的卧室门前。

    金素丽正好开门出来,而且门外还立着两个女佣正在待命。

    “素丽欧尼!”

    baby上前亲热的叫了声。

    “你好!。。。杨小姐!”

    看见两人,金素丽倾了倾身子。

    对于杨颖也就是baby ,金素丽早已熟悉,并且对自家主子的这个闺蜜,也表现出了应有尊敬,可仅仅只是尊敬而已。

    其实心里早就对她有所不满,蹭吃蹭喝就算了,反正咱们家里有的是山珍海味,吃不了的都要拿去喂狗,住在这里也无妨,这里地方够大房间多的是,可你还一天到晚串唆主子给韩国那儿打电话,要让工作繁忙的先生来香港“玩”,这是想要干什么?

    而且光自己就“碰巧”遇见两回,这位杨小姐给先生偷偷打电话来着,用的还是口音颇重的韩语。

    语气轻浮不算,辞藻之间还颇多挑逗和诱惑,是想挖主子的墙脚顺便自个儿升个级?

    西八!我自己还想呢!

    。。。。。。

    “欧巴。。。还在里面?我们想进去看看咏珊!”

    baby自认与文咏珊如此亲密的关系,对面的这位管家应该不会阻拦,陈法拉也笑着点头附和。

    眼底里的一丝讥讽,被金素丽掩饰的很好,她还面带微笑的再次倾了倾身。

    “对不起!杨小姐。。。还有这位小姐。。。”

    金素丽冲陈法拉点头示意了一下。

    “叫我法拉就好!”

    陈法拉说完又认真的打量起,面前这位气质上佳还很年轻漂亮的女管家。

    “好的!陈小姐!。。。这会儿先生和小姐已经睡下了。。。二位不太方便进去,请明天好吗?”

    金素丽说完还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呃!。。。”

    baby 张了张嘴,还暗自皱了下眉头,看着金素丽也没再说什么,拉着陈法拉转身就走了。

    “。。。真没礼貌!”

    看着她们的背影,金素丽小声用韩语嘀咕了句。

    。。。。。。

    “哗啦!。。。”

    水花四溅,池明哲不断将浴缸里的热水,淋在怀中依然迷糊的咏珊身上。

    “嗯!。。。哼哼嗯!。。。”

    轻声哼哼,她的脸颊在池明哲怀里蹭了蹭,但依然闭着眼。

    微醺的面颊有些灼热,鼻息间还带着丝酒香。

    好吧!只要是咏珊呼出的气息,在池明哲这会儿闻来都是香的。

    “小傻瓜!。。。让你逞能,喝醉咯!怎么办?。。。嗯?。。。啵!。。。”

    在她那滑腻还带着晕红的面颊上啜了口,池明哲抬手轻轻捏住了她一边的胸口。

    “小是小了点。。。可摸着还是很舒坦。。。是不是?”

    耳畔的这声絮叨,却让咏珊一下睁开了眼睛,池明哲有些愣愣的瞅着她。

    “说过不许嫌弃。。。小的。。。又说。。。不算话。。。别以为在梦里我就打不到你。。。哼嗯!。。。”

    手腕抬了下,可接着又无力的落入了水中。

    “等我醒了。。。就去做手术。。。要变大。。。像孝盛。。。sunny她们。。。”

    突然就没了言语,身子扭了扭后,她失去了动静。

    “呵呵!。。。小笨蛋!以为在梦里呢!”

    这憨样顿时让池明哲疼爱的不行,掰过小嘴就吻上了。

    “嗯!。。。啵!。。。啧!。。。”

    她还下意识的回应了。

    “哗啦!。。。”

    接着又突然坐了起来,吓池明哲一跳。

    “我要起来。。。”

    挣扎着像要起来。

    “。。。宝贝!”

    “起来。。。我要起来。。。”

    “起来干嘛?”

    紧紧搂着她,池明哲好笑的问道。

    “出门。。。去医院。。。素丽。。。帮我拿衣服。。。”

    “呵呵!好。。。起来!”

    抱起咏珊,池明哲踏出了浴缸。

    只是将她擦干后一放到床上,这就又没了动静。

    盖好被子躺下,池明哲还瞧了眼床头的时钟,随即熄灭了那盏光线晕黄的台灯。

    。。。。。。

    夜深人静,陈法拉在宽大的睡床上辗转反复,她可不是特意来这里留宿的,可今晚却没什么机会能亲近池明哲。

    坐起,拧开床头灯,看着眼前这间装饰异常奢华的卧室,她心底开始有些烦躁。

    半晌,下了地踩着床边柔软地毯的她,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

    。。。。。。

    迷糊之间,池明哲觉得有人来到了床沿边,正待要睁开眼,身子顿时一沉好像被什么给压住了。

    “。。。法拉?”

    池明哲还是看清了身上的是谁,随即又扭头瞧了眼身边。

    背对着他,咏珊睡得很沉。

    “威廉!。。。我想你。。。”

    耳边这时传来呢喃声。

    “你。。。”

    “威廉。。。”

    被子里伸进了一只手,有些冰凉。

    在池明哲还没做出反应时,它就抚上了。。。并握住。

    “好大。。。”

    “咳!。。。法拉。。。有什么明天再说,好吗?。。。现在。。。”

    身子微颤,那只手已经轻轻撸了起来。

    “明天你就忘了。。。”

    “不会。。。这会儿时间太晚了。。。嘶!。。。”

    “会。。。好硬!”

    陈法拉算是豁出去了,曾经错失良机被床那边的人占了先机,这把说什么也要搏一次,她不由加快了手上的频率。

    “嘶!。。。法拉那个。。。”

    “嗯?。。。知道。。。”

    “知道?。。。嗯!。。。”

    又在池明哲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居然将头伸进了被子里。

    。。。。。。

    “啧!。。。”

    抬头看着被子下的起起落落,池明哲又扭头瞧了眼身边的咏珊,还将被子给她往上拉了下盖好。

    “呃!。。。”

    随着嘴里发出了嗬嗬的出气声,并压抑到最小,他身子僵直了。

    。。。。。。

    陈法拉探出头,一只手还托在下巴处,接着就被池明哲迅速下床,拉出卧室来到了外间的客厅。

    “你真是。。。”

    “。。。嗯?”

    腮边鼓鼓的,她似乎还不能言语。

    “去你房里不行吗?。。。那么心急?”

    从纸巾盒里抽出两张,池明哲嘀咕着准备替她擦拭。

    “。。。咕咚!”

    陈法拉就这么呆呆地望着他。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