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恍恍惚惚。。。红红火火-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零六章 恍恍惚惚。。。红红火火

    床头的迷你音响播放着轻音乐,顺圭伸手将音量给调小,随后斜着身子趴伏在床沿边,用略带趣味的眼神观察起一旁地板上正在打坐的池明哲。

    。。。。。。

    下午,金软软的“阴谋”被她和允儿几个给阻止,随即她们展开了一项古老而又公平的竞技游戏--“抓阄”,以获得对池欧巴的“使用权”。当然金孝渊作为公证人虽然面带遗憾,可依然很好的担负起这项神圣的职责。

    结果李顺圭因为运气不佳而落在了最后一个,可也因此获得了将池欧巴留在自己房里整夜的权利。

    池明哲对此还无从抗争,只能俯首就范。

    。。。。。。

    “吧嗒!。。。”

    打火机清脆的声响,让池明哲睁开了眼睛。

    “抽烟不好。。。”

    絮叨了句,他从地板上爬了起来。

    “嘶!。。。呼!。。。”

    淡蓝的烟雾从她嘴角处袅袅升起,李顺圭还赤脚下地从一旁几凳上拿起烟缸,轻轻弹了弹烟蒂又坐回床沿。

    “只是偶尔抽一根。。。她们也抽的。。。老说我!”

    说完,她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可我只看见你在抽!”

    坐下,池明哲伸手揽着她的腰肢,轻轻摸搓起来。

    “我从不掩饰。。。所以老吃亏!”

    睨着他,纤纤玉指又夹着烟嘴递到自己唇边啜了口。

    “姿势挺漂亮。。。嗯?”

    凑近脸颊,在她耳盼吻了吻。

    “干嘛!。。。痒痒。。。”

    侧过脸来,顺圭还在他唇角回了下。

    “。。。这可是我独有的风格,练习了好久!”

    “呵!。。。说你胖还喘上了,别抽了。。。”

    夺过她指间的香烟,就手掐灭在烟缸里。

    “无聊嘛!。。。半天都不理我!”

    身子依进他怀里,还勾过脖子和自己的面颊紧贴着。

    “再不打坐。。。要累死了!”

    “活该!。。。让你花花肠子多,后悔了吧!。。。以后怎么办?。。。嗯?”

    “后悔到没有。。。只是有些遗憾!”

    “遗憾?”

    抬起脸,顺圭的眼神里满着好奇。

    “遗憾。。。自己怎么不多长几个肾来着!。。。”

    “噗!。。。打你!”

    肉肉而又软和的小手在他胸口锤了锤,过后又将脸庞靠上池明哲的胸口。

    “心跳好有力。。。”

    “说明健康。。。身体好!”

    “希望是真的好。。。欧巴。。。”

    “嗯?”

    “要是。。。我家里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反对怎么办?”

    “那我就亲自上门去请罪!”

    双臂将顺圭环住,池明哲低头在她唇瓣上啄了啄。

    “那又没见你上门。。。”

    她声音小小的。

    “想我上门?。。。去你家里?”

    “嗯!。。。可心里又害怕!”

    “不是有你叔叔帮衬吗?”

    “那不一样。。。阿爸和偶妈把我养这么大。。。结果被你骗了当小老婆,你说换了是你能同意吗?”

    “什么小老婆?。。。我这辈子都不会结婚。。。”

    掰起她的下巴,池明哲看着她的眼睛。

    “虚伪。。。自私。。。哼嗯!。。。”

    “。。。呵呵!”

    伸手一把抄起她的腿弯。

    “干嘛!”

    吓一跳,顺圭赶忙抱紧他的脖子。

    “去浴室洗洗。。。时候不早了,待会儿睡吧!”

    “不干。。。”

    “嗯?”

    “。。。没够呢!”

    仰起脸颊,无论是她的语气还是神情,都带上了种魅惑。

    “好!。。。待会儿随你,嗯?”

    “。。。榨干你!”

    。。。。。。

    第二天一早,池明哲悄悄从顺圭的卧室里出来准备离开,而郑和光他们已经在大厦楼下等待。

    “欧巴早!”

    梳着利落的马尾一身睡衣的徐珠贤,正在宿舍自带的厨房里忙活着,见他下楼就上前打了招呼。

    “早。。。贤!”

    精神有些萎靡,显然昨晚他休息的并不好,同时也让小贤猜测起顺圭欧尼,昨晚是不是把欧巴折腾的太狠了。

    “要走了吗?”

    “嗯!。。。都在底下等着了!”

    “。。。把这个喝了再走!”

    回身进厨房端了杯饮料出来,小贤双手捧着递到他跟前。

    “咕咚!。。。咕咚!。。。”

    满满一杯橙汁被他一饮而尽。

    “好喝!。。。嗯!。。。”

    看着她凑近,随后一道湿热在自己唇角边扫过。

    “再来一下!”

    揽住腰肢,池明哲将唇跟她紧紧贴上。

    “嗞!。。。啧!。。。啵!。。。”

    分开时,小贤有些微微的气喘,面颊也染上晕红。

    “走了!”

    捏了捏她的面颊,池明哲拧开了门把手。

    “嗯!。。。欧巴再见!”

    。。。。。。

    “会长!。。。辛苦了!”

    tara的经纪人孙荣在,带着一帮助理恭敬的向池明哲鞠着躬。

    “大家也辛苦了!”

    池明哲冲他们点了点头,就钻进一旁等待的汽车里。

    孙荣在紧跟着也上了车,随后一溜车队快速驶离了机场。

    “她们休息的还好吗?”

    “睡眠都很充足,一般在行程结束后,我都会督促她们早点休息!”

    “嗯!。。。这点我很放心!”

    “。。。谢会长信任!”

    孙荣在很会来事,不然也不会成为tara的经纪人,要知道这个职位在当时有很多人竞争。

    “今天是怎么安排的?”

    “上午没有活动,下午一点有个粉丝见面会,到两点半结束,然后就得去中天电视台参加节目录制!”

    “哦!。。。待会儿先去她们宿舍吧!”

    “是!。。。会长!”

    。。。。。。

    天际娱乐在台湾有个分公司,规模不算大隶属于中国方面管辖,而洪胜成似乎对这里也不大看重,所以这里除了工作人员是本地招募的以外,负责人则是从中国天际娱乐公司管理层里轮流派驻。

    士林区坐落于台北市的北部,这里街市繁华而且宜商宜住人口也众多。天际娱乐台北分公司就坐落在天玉街38号巷16弄的一栋四层小楼里,这一带属于天母商圈更是热闹异常。

    tara的宿舍或是说天际台北分公司的宿舍离办公地址不远,就在巷子穿过一条街的另一头天玉公寓。

    “会长!。。。到了!”

    孙荣在推开车门先下了车,而池明哲紧随其后。

    “。。。还不错!”

    他点了点头。

    一帮人围着池明哲就进了公寓楼下的大厅,公寓管理员见这么多人涌进来刚要上前,就被随行的tara助理给安抚住。

    池明哲和孙荣在两人进了电梯。

    。。。。。。

    “滴滴!。。。”

    输了密码,门锁解开。

    “会长。。。请。。。”

    立在门口,孙荣在轻轻推开房门。

    待池明哲进了屋,他带上房门就立在那儿当起了“警卫”。

    。。。。。。

    户型面积看着挺大关键房间多,一人一间是足够了。池明哲没在客厅留驻就直接推开了朝东的一间房门。

    厚重的窗帘让房里黑漆漆的,偶尔一丝丝光线透过帘隙,也让池明哲看清了这里的布局。梳妆台、床头柜和一张大床仅此而已。

    咸恩静侧着身子,一条雪白的大腿从睡袍里露出还紧紧夹着被子,这睡姿估计让她挺舒坦,连池明哲靠近了床沿都没察觉。

    唇瓣微微噘着,利落的短发也乱糟糟地,藕节般的臂膀抵在颚下,睫毛也在颤动,看着还在梦里头。

    “啵!。。。”

    这个“大宝贝”可是他的心头肉,所以立马弯腰赏了个小嘴儿。

    “嗯!。。。”

    动了动,恩静却没有睁开眼。

    “嗯嘛!。。。”

    又重重来了一口。

    眸子终于缓缓睁开,但似乎还有些晃神。

    “静静!。。。起床咯!”

    “欧巴。。。你。。。怎么来了!”

    恍惚只是一瞬,含恩静彻底清醒了过来。

    “想你了。。。所以来看你啊!”

    “我。。。在做梦吧!”

    “呐!。。。尝一口就知道是不是在做梦,嗯?”

    弯下腰凑近,还把脸颊对着她。

    “啵!。。。啵!。。。”

    一口好像不能确定,她又来了一下。

    “怎么样。。。嗯!。。。”

    嘴唇突然被她咬住,狠狠地。

    “啵!。。。是真的!”

    恩静还抿了抿嘴。

    “嘶!。。。肯定是真地。。。”

    咧着嘴,池明哲用舌尖舔了舔被咬出牙印的上嘴唇。

    “想你了。。。哼嗯嗯!。。。”

    不愧是他的大宝贝,抱着就拉倒在身边还压了上去。

    “是吧!。。。呵呵!”

    怀里丰盈的身子,让池明哲舒坦的不想动弹。

    “怎么就突然来了。。。都不先打个电话!。。。刚刚还梦到你了!”

    “真的啊?。。。”

    “。。。嗯!”

    “说说。。。梦到我什么了?”

    “不说。。。”

    “说。。。啵!。。。”

    寻到她的唇,又轻轻啜了口。

    含恩静没有言语,只是突然拉住他的手搁在了自己的腿间。

    “。。。咦?”

    池欧巴也没再言语了。

    “嗯!。。。”

    恩静的腿用力夹了起来,身子也在扭动。

    “原来真想我了。。。”

    “。。。嗯!”

    讫语般的呢喃,让恩静显得更加的“可口”。

    。。。。。。

    “恩静。。。起了。。。待会儿。。。”

    房门突然被推开。

    李居丽捋着蓬松的长发,打着哈气晃了进来。

    “呃!。。。”

    呆了呆,等看清床上除了恩静以外还有个池欧巴后。。。

    “咔嚓!。。。”

    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回头将房门给反锁住。

    “我没睡醒。。。一定没睡醒。。。”

    李居丽就这么恍恍惚惚红红火火的扯起池明哲的衣服。

    “呀!。。。别扯。。。我。。。自己来。。。”

    “我还在做梦。。。嗯!。。。一定是。。。做梦!”

    根本没拿恩静当外人,李居丽骑上池明哲的肚子后还冲她嘀咕了句。

    咸恩静张了张嘴,面色有些凄苦。

    “先来后到。。。你凭什么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