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有狗。。。You-Go-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五百零一章 有狗。。。You-Go

    卧室里。

    “哎?。。。你干嘛?”

    池明哲飞快的从床上跳了下来。

    将手里拽着的枕头扔下,跪坐在床上的全智贤有些气呼呼地。随即依下身子靠着床头就这么直喵喵的盯着他。

    “你。。。到底怎么了?”

    向床边靠了靠,他还有些嬉皮笑脸,直到现全智贤的眸子里含着隐隐的泪光,池明哲才收起了玩笑之心。

    “。。。哪儿去了?”

    视线在池明哲的裆部扫了眼,全智贤的语气“淡淡”地。

    “什么。。。哪去了?。。。噢!。。。你说的是。。。”

    将内裤的腰部拉起瞄了眼里面,他瞬间也明白了全智贤说的是啥。

    下面的毛早被泰妍上回以“碍事”为由,给剃了个一干二尽,刚刚被她现了。而这会儿全智贤问起,还满是不渝的神色,池明哲也不得不小心斟酌着措辞。

    “那个。。。不是。。。碍事吗?。。。所以。。。”

    “哼!。。。碍事?。。。谁下的手?”

    “啊?。。。那个。。。我。。。我自己。。。”

    “还说谎!。。。你看看你。。。堂堂公司的大会长,现在弄成什么样了,嗯?。。。一天到晚和那些丫头鬼混。。。也不归家。。。你眼里还有我们娘俩吗?。。。我。。。呜呜!。。。”

    说着全智贤就捂着嘴,任眼泪流哗哗地流了下来。

    “。。。智贤!。。。别哭。。。别哭啊!。。。”

    从床头抽出纸巾刚要递上,全智贤却转过身子背对着他。

    “是!。。。我的确。。。太不应该了。。。那个啥啊?。。。以后不剃了,行不行?”

    这歉道的挺“诚恳”,豁着腰他还准备掰过智贤的身子给她擦眼泪。

    “别碰我。。。呜呜!。。。我都从来没帮你剃过。。。呜!。。。你倒好。。。什么都让那些小的玩儿。。。”

    “啊?。。。我。。。玩儿?”

    愣了愣,他知道全智贤的结症出在什么地方了。

    这是嫉妒了,嫉妒池明哲给那些丫头当“玩具”成了秃毛鸡,而自己却从没享受过这个“待遇”。还一天到晚“累死累活”操持着家务,全智贤觉得太不值当了。

    “嗨!。。。要不。。。下回让你剃?。。。啊?”

    话一说完,他也觉得挺“悲哀”,自己裆里的毛就这么“值钱”,谁都想恏一下。

    “哼嗯!。。。稀罕!。。。”

    见他一脸的讨好,全智贤却不买账,推开他就准备下床。

    “你要去哪儿?”

    “走开。。。晚上我去跟儿子睡,你自己找地睡去。。。”

    “别啊!。。。听我说。。。我错了。。。还不行吗?。。”

    “走开。。。呜!。。。我好伤心。。。跟着你那么多年了。。。我都没这么玩过。。。”

    全智贤说是要走,可却一直拽着他的裤腰,似乎满心的委屈无处泄。

    “好好好!。。。那。。。你看吧!。。。我还有什么能让你玩得地方。。。你随意好了。。。啊?”

    豁出去了,可池明哲心里也挺憋屈。

    “拿什么剃的?。。。是谁下的手?。。。”

    “是。。。泰妍。。。用的退毛器。。。咳!”

    小心的看着她脸色,池明哲有些紧张。

    “哼嗯!。。。我估计没剃干净,帮你从新来过。。。嗯?”

    “好。。。好吧!”

    见他一脸的挣扎,全智贤转身就准备拉开卧室的房门。

    “又去哪儿?”

    “厨房!”

    “去厨房干嘛?。。。饿了?。。。那你等着。。。我去给你做个宵夜!”

    “我不饿!。。。欧巴!。。。”

    “嗯?”

    “在这等我会儿,我去去就来!”

    女人的脸色历来就擅长说变就变,全智贤这会儿居然还露出了笑脸。

    “哦!。。。要去干么?”

    “拿工具啊!”

    “工具?”

    眨了眨眼睛,池明哲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呵呵!。。。是啊!。。。你不是答应人家,让我玩的喔?。。。”

    用手抚着他的肩,全智贤的语气、眼神和动作,这会儿都像极了当年她拍的《我的野蛮女友》里的情形。

    “呃!。。。厨房里能有什么工具?。。。浴室里不是有吗?”

    他越的谨慎起来。

    “那怎么行。。。都不顺手。。。我准备。。。啵!。。。”

    笑眯眯地,全智贤凑近脸颊还猛然在他唇角啜了口。

    “欧巴。。。好好等着。。。我拿把菜刀就回来!”

    “好。。。啊?。。。菜刀?”

    瞠目结舌的池明哲,顿时觉得裤裆里凉飕飕的。

    “噗通!。。。”

    他居然跪下了,还一把抱住全智贤的大腿。

    “智贤呐!。。。这些年可苦了你了。。。欧巴对不起你啊!。。。”

    这声音有够凄惨地。

    。。。。。。

    第二天一大早,郑秀晶和朴智妍联袂来了威廉山庄,看样子是打算到这吃早餐来着。

    “我说。。。这两天怎么那么高兴?”

    朴智妍看着边上的郑秀晶问道。

    这一路走来,她嘴里一直哼哼着歌曲,神色和动作也充满了愉悦的情绪。

    “这么明显?”

    秀晶的反问让智妍撇了撇嘴。

    “呵呵!。。。你猜呢?”

    这是真高兴了,秀晶还拐上智妍的胳膊。

    “有什么好猜的。。。你姐姐走了呗!”

    “。。。所以嘞?”

    她的脸蛋笑成了一朵花。

    “你就放了羊。。。忘乎所以了!”

    “bn  !。。。呀!。。。什么忘乎所以?”

    “。。。嘁!”

    智妍懒得理她,拖着秀晶的手臂向池欧巴家的主楼方向走去。

    “欧尼们。。。等等我。。。”

    身后的一阵呼喊让她们一起回头。

    金雪炫甩着一条“马尾”,远远地还冲她俩挥着手,不一会儿就跑到了她们的跟前。

    一身枣红的晨运服饰,看起来干练而利索,加上这丫头因为常年锻炼身形也很匀称好看起来,毕竟已经开始育,十二岁的雪炫这就要开始女大十八变了。

    “你不是要和秀智她们一起去健身馆的吗?怎么来这儿了?”

    秀晶开口问道。

    “我饿了嘛!。。。所以。。。就来欧巴家吃早餐咯!”

    说的很随意,或是说我们雪炫说话开始有底气了。

    这丫头自从上次帮池欧巴“品尝”了一番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做事说话都开始有了“章法”,面对其她欧尼们也不再是“唯唯诺诺、谨小慎微”,似乎有要“雄起”的姿态。

    “嗯?”

    见她有些“洋荡”,秀晶还准备再说些什么,可智妍却拉了拉她的胳膊。

    “走吧!。。。欧巴家快开饭了!”

    诧异的眼神在智妍脸上扫过,见她毫无反应,秀晶也就没再吭声,看着走在她俩前头精神抖擞的雪炫,心里仍然有些不痛快。

    甚至回忆起这丫头近些日子里的那些做派,觉着是不是有些日子没教训她要上房揭瓦了。

    “哎呀!。。。这是什么?”

    抬起一只脚,雪炫看着鞋底一坨黄黄的东西很郁闷。

    “狗狗的大便!”

    智妍睨了眼她的脚板底说道。

    “狗狗?。。。欧巴家不是没养吗?”

    向四周望了望,雪炫似乎有些害怕。

    “是巡逻的狗狗。。。很大很威猛的那种。。。见人就叫还要扑上来呢!很凶的。。。前几天我刚看到过。。。”

    “真的?。。。欧尼。。。”

    将脚在草地上蹭了蹭,雪炫躲在了智妍身旁,脑袋还不停向四周转悠。

    “嗯!。。。一见到小姑娘它就叫。。。尤其是你这样的,一定会让它很兴奋。。。”

    见智妍说的煞有介事,连秀晶都害怕了起来。

    “那。。。为什么见了我会兴奋?”

    “别为什么了。。。你踩到狗狗的大便,赶快回去吧!都臭死了。。。待会儿进欧巴家,会让欧尼们讨厌的。。。”

    “哦!那我先回去了。。。咦!。。。欧尼不怕狗吗?”

    雪炫有些扫兴,但又想起什么就随口问了句。

    “我?。。。我怎么会怕狗。。。不知道跟它多熟。。。见了我还要舔我手呢!。。。呵呵!”

    智妍笑着说道。

    “欧尼胆子真大。。。那我走了。。。”

    “慢点儿!”

    见雪炫泱泱的离去,智妍还嚷了句,随后又冲秀晶扬了扬眉头。

    “嗯?。。。你骗她的?”

    “没啊!。。。是有狗狗。。。”

    “哦!。。。那你真不怕狗?”

    “当然了!。。。我朴智妍怕过谁来着,别说一条狗了。。。我让它趴。。。就得趴着。。。让它。。。咦!你怎么了秀晶?”

    “有狗。。。有狗。。。”

    顺着秀晶所指,一旁不远处的树林里真的钻出了两条大狼狗。

    身上拴着的链子很粗,被紧紧攥在两个保镖手里。

    “汪!。。。汪汪!。。。”

    两条狗一见到秀晶跟智妍就开始狂吠。

    “智。。。”

    秀晶吓得直往后退,还准备拉着智妍一起,结果现身边早没了人影。

    “呀!。。。你跑了都不叫我!”

    冲着远处那道迅捷的背影吼了句,气愤的秀晶拔腿追了上去。

    。。。。。。

    智妍的度永远是那么的快,仅一会儿功夫就跑出了好远。

    “你不讲义气。。。丢下我一个。。。还好朋友呢!”

    秀晶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看着智妍,还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

    “不讲义气?。。。没啊!。。。不是你让我走的吗?”

    “我哪有?”

    秀晶妹子要气炸了。

    “你不是对我说-!。。。-的嘛!”

    “我是说有狗。。。呜呜!。。。”

    她终于哭了。

    心里也为这些年自己一直推心置腹的姐妹,在关键时刻丢下自己单独跑路,而感到遇人不淑和交友不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