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情趣-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八十八章 情趣

    夜晚的威廉山庄里亮如白昼,无论是主楼前那广阔的草坪,还是周围耸立着两列高大雕塑依然流动不休的巨大喷泉,都被背景灯光映衬的美轮美奂。

    隔着走廊那一扇扇落地大飘窗,边走边向外看着的池明哲很快收回视线,并立在了一扇门扉前。

    。。。。。。

    “咔嚓!。。。”

    他抬手轻轻拧开了门把手。

    房里的空气带着股淡淡地馨香,让进入客厅里的池明哲神情为之一怔,随即还轻轻嗅了嗅。这股好闻的味道似能提神醒脑,更似能让人心静神怡。

    扫了眼客厅一边紧闭房门的佣人睡房,池明哲并不确定周惠珍在不在里面。他来到另一旁的主卧室前,手脚尽量放的很轻,怕惊醒了此刻已经酣然入睡的金泰熙。

    。。。。。。

    待疲惫的侑莉熟睡以后,池明哲却悄然起身。

    临走前还俯身在她依然带着潮红的面颊上吻了吻,似又舍不得一样,手又伸进被子里,在她那匀称健美的身子上把玩了一番才罢休,心情是说不出的愉悦。

    但此刻站在床前,看着侧身而睡曲线起伏的金泰熙,池明哲心境又自是不同的。

    。。。。。。

    顺圭的话只是诱因,其实池明哲自认不是肤浅善妒之人,仅仅只是他前世已残留不多的吊丝心态在作祟。

    那时普通的自己,岂能奢望得到这些韩流明星的青睐,更别说一亲芳泽,所以他只能通过脑中幻想,来满足自己那不切实际的野望,最终结果只是对着电脑浪费不少手纸和子子孙孙。

    而如今他不仅得偿所愿,连孩子都生了,可谓之完满。

    但一听到“金泰熙”结束单身和人成婚的消息,池明哲心里还是止不住产生了嫉妒和失望,转而化为了“愤怒”。

    先前匆匆往家赶,就是想要藉此“借口”把金泰熙好好收拾一顿,以平复自己这有些变态的情绪,但结果半道遇上了侑莉,所以那无名的邪火,早被她“吸收”的一干二净。

    此刻,他只是静静看着熟睡中的泰熙,嘴角撇着欣慰的淡笑。

    这是自己的泰熙,与“那个”不是同一个人。

    。。。。。。

    俯身弯腰,脸颊凑的很近,瞅着泰熙那娇俏的面容,池明哲将唇抵在了她腮边。

    “嗅!。。。嗅!。。。”

    一股淡淡的酒气窜入鼻腔。

    池明哲拧开了床头灯,发觉她的面颊带着红晕,显然是喝了酒,掀开她身上的被子,居然发现还是和衣而睡。

    “泰熙。。。泰熙。。。”

    轻轻摇了摇她,可毫无反应。

    于是池明哲又来到客厅里,敲了敲周惠珍的房门,想问问她们晚上在外面是什么情况。

    房里空无一人,池明哲也了然,这一定是去陪自己两个女儿了。

    “嘿!。。。”

    又回到泰熙床前,池明哲搬起她的颈脖,给她除去了所有的衣物。

    进浴室拧了把热毛巾,帮她擦拭起身子。

    。。。。。。

    雪白的肌肤似也带上了微醺,这是池明哲有些用力过度,反应过来不免有些自责,这么白嫩的身子,自己怎么下得了手的,随即还歉疚的在那些泛着绯红处吹了吹。

    泰熙也真是喝多了,身上被施了这么大的力度都没醒,可见要是醉倒街头会有多么的危险,当然那种情况也是不可能出现的。

    颈脖、胸前、腹部,池明哲从上到下一直在轻轻吹气,直到。。。

    “嗅嗅!。。。”

    腿间这里,他刚才可没擦到。

    但有股致命的味道,此刻却深深吸引了他。

    低着头,像只找食的野狗发现了一坨肉。。。咳!

    伏在床上,身子埋得很低,池明哲此时的姿势很不雅观,但他迷醉的表情似乎挺。。。猥琐。

    “噗哒!。。。”

    毛巾掉地上了。

    池明哲的脸颊也埋进了泰熙的腿间。

    “这是。。。泰熙的味道。。。”

    。。。。。。

    “啪!。。。”

    “哎呀!。。。”

    金泰熙一巴掌拍在池明哲的屁股上。

    这是清醒了。

    不醒也不行,池明哲像被催了情似得,最终忍不住·趴在她身上大作不止,而醉酒状态的金泰熙,是被生生晃悠醒的。

    做这个能醒酒?

    “能耐的。。。怎么这么不要脸,嗯?。。。”

    “咳!。。。不是忍不住了吗?”

    把她搂进怀里,池明哲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

    “哪有你这样的。。。乘人之危。。。”

    “所以啊!。。。以后少喝酒。。。喝醉了多危险。。。是吧!”

    “你还有脸说。。。哼嗯!。。。”

    看着怀中的泰熙似嗔似怒,他心里也满是愧疚般的怜爱,不断抚摸她的后脊,唇角也触在她颊上揉蹭。

    “嗯!。。。都是这个坏东西。。。”

    伸手一把抓住了他腿间的玩意儿,金泰熙似乎要拿它出气。

    “嘶!。。。轻点。。。”

    “就不。。。”

    她心气看着还没平复过来,撸的很用力。

    任哪个女人熟睡中被生生弄醒,岔着腿身子还被死死压着无法动掸,这心头都会有气,不仅觉得屈辱还感觉没得到尊重,哪怕是夫妻之间。

    “对不起。。。宝贝。。。”

    “。。。对不起就完了?”

    “那你要怎么样?”

    “你也睡着。。。然后我弄醒你!”

    “好啊!。。。这简单。。。呼!。。。”

    话没说完,池明哲脑袋一低,压着泰熙的额头就“睡”了过去。

    “噗!。。。不要脸样。。。起来。。。行了。。。别装了。。。我要洗个澡。。。”

    “也是。。。身上汗津津地。。。”

    他又“醒”了。

    坐在床沿,金泰熙将散乱的头发揪在脑后,还回头望着床上似乎在找什么。

    “我扎头发的东西呢?”

    “什么?”

    他起身让出床面,但视线却落在泰熙那压坐床沿雪白的屁股上。

    腰很细,并且原先臀围尺寸就不小,自从生完了孩子后更是暴涨了一大截,那视觉上的刺激,让池明哲的视线似乎有了温度,而且泰熙也察觉到了。

    “看什么?。。。还不帮我找找。。。”

    “哦!。。。我找。。。找。。。”

    手在床面上摸索起来,可是不一会儿。。。

    “嗯!。。。你干嘛!。。。”

    金泰熙捂着屁股站了起来。

    尽管都老夫老妻了,可有时候这情趣还是很重要的。

    目含春水,润泽的秀发从又散落肩头,挺拔丰满的胸傲然不群,曾经那两粒粉嫩的嫣红虽然染上了些酱紫,可看着依然很可口。更别说那细腰宽胯和人鱼线间,夹杂着的乌黑毛发所带来的感官刺激。

    “我怀疑。。。那东西夹。。。股缝里了。。。来!。。。我看看。。。”

    池明哲下了床,眼神直瞄瞄的。

    “怎么可能。。。你想干嘛!。。。别过来。。。呵呵!。。。”

    她转身跑进了浴室。

    池明哲自然也跟了进去。

    。。。。。。

    “铃!铃!。。。铃!。。。”

    第二天上午十点,池明哲被手机的铃音生生弄醒。

    身边的侑莉已经不在,显然早早就离开了。

    昨晚他“伺候”完金泰熙,就回了自己的卧室,毕竟侑莉还在这儿,这觉他一直睡到了现在。

    “嗯?。。。”

    摁下通话键,池明哲还有些迷糊。

    “欧巴。。。还在睡觉?都几点了?。。。真是!”

    “是宝贝啊!。。。”

    “嗯嗯!。。。可不是我。。。”

    郑秀晶举着手机正站在练习室门外,还不时冲身后未关上的门缝里,探头观察着什么。

    “怎么了?”

    揉了揉头发,池明哲靠坐起来。

    “欧巴。。。我发觉最近智妍很不对劲!”

    “智妍?。。。怎么不对劲?”

    “她居然偷偷看书。。。还。。。一天到晚嘴里哼哼唧唧的。。。我问她怎么了?。。。你猜她说什么来着?”

    “说什么了,嗯?”

    “她说以后,要好好学习。。。还要创作歌曲,当个音乐制作人,像泰妍欧尼那样。。。哈哈哈!。。。这可把我笑死了。。。你说好不好。。。呜呜!。。。”

    秀晶正眉开眼笑的“二报”着,冷不防身后的门内伸出只手捂住了她的嘴,随即就被拖进了练习室。

    “喂!。。。喂!。。。”

    池明哲放下手机还挠了挠头发。

    下了地,他小跑着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