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祸水“熙”引-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八十六章 祸水“熙”引

    “哼!。。。哼!。。。”

    戴着副耳机,嘴里轻轻哼着曲子。

    倚坐在房间飘窗台上的李顺圭,着了件宽大的白衬衣还完全敞着,黑色的胸罩裹在饱满的胸上,让她的“事业线”也显得更加深邃,两条雪白丰盈的大腿,伸的笔直还交叠在一块儿,让勒在腿窩间窄小的黑色内裤,若隐若现引人遐思。

    随着耳机里的音乐节奏,那肉滚滚的性感身子,还荡漾出了肥而不腻的美感,此刻的李顺圭显得悠然自得。

    。。。。。。

    “啵!。。。嗞!。。。呼!。。。”

    淡蓝的烟雾笔直从微翘的唇间呼出,夹着细长女士烟的纤指,还递到一边的烟缸上弹了弹,动作自然而娴熟,透出了种异样的成熟美感。

    女孩子抽烟或许是因为好玩,更或许是觉得这样成熟,可当她们到了一定的年纪,这抽烟才开始真正变成解压的方式。

    到那时,大口的抽吸、吞吐,烟雾也不再是袅袅,腾云驾雾般更不会让人觉得再有美感。那些大回龙、吐烟圈之类老烟枪的把式,让她们看起来更像是受了感情的挫折和打击。

    最好边上还坐着个好友闺蜜什么的,陪着一起吞云吐雾,嗟叹青春不在以及遇人不淑。

    “呼!。。。呼!。。。呼!。。。”

    一个个小烟圈,从嘴里吐出。

    李顺圭仰着下巴,眼睛也微微眯着,似很享受,唇角也勾出了抹弧线。

    。。。。。。

    “咔嚓!。。。”

    悄悄推门进来,立在门旁的池明哲,先是诧异随后便静静地看着。

    看着李顺圭慵懒之中,带着的那份从容、惬意,看着她那性感撩人的身姿,混合着些成熟女人才有的style。

    “欧巴。。。”

    无意间发现了池明哲,李顺圭的的从容、悠然瞬间无踪,还有些手忙脚乱的。

    夹在指间的烟已经弯曲,这是在掐灭过程中无意触碰到飘窗玻璃上造成的,还下意识的背过手藏在了身后。

    耳机也扯到了脖子上,跳下窗台弯腰扑赶了会儿洒落的灰蒂,随即站直了身子,神情讪讪地瞅着池欧巴。

    “什么时候开始的。。。”

    池明哲向她走来,面无表情。

    “啊?。。。”

    似是不明白他在问什么,顺圭的身子悄悄向后退了一步,刚好被窗台绊坐下,背在身后还夹在指尖的香烟也露了出来。

    赶忙将它扔进烟缸里,又站了起来的李顺圭,抵着头双手交叠在腹间十指缠绕,这副略带委屈又想掩饰尴尬的样子,让池明哲眼底有了隐隐的笑意。

    “我是问。。。”

    “欧巴。。。我错了!”

    李顺圭打断了他的话,并赶忙认着错。

    “错了?。。。错在哪了?。。。嗯?”

    伸手将李顺圭滑落到肩头的衬衣领向上提了提,可这才发现这衣服好像只有耷拉在肩头,才能显出她的性感。

    视线又落在了她胸口处,饱满、诱人、呼之欲出,随着她低头看了看的动作,还荡出了微微的波澜。

    “啧!。。。”

    似是赞叹,似是欣慰,再与她对视时,池明哲的手已经下意识的捂了上去。

    “我。。。不该抽烟。。。”

    感受着胸口的异样,顺圭抿了抿唇角,似乎在忍耐什么。

    “哦?。。。可我没怪你抽烟。。。”

    “啊?。。。那。。。我没错噜!”

    “呵呵!。。。”

    池明哲笑了,还把她揽进了怀里。

    “啵!。。。”

    低头在她唇瓣上啜了口。

    “有心事?”

    将顺圭的发髻向耳后捋了捋,池明哲还用鼻尖轻触在她面颊上,蹭了蹭。

    “没有。。。”

    “还说没有。。。我都看了半天,一口接一口的抽。。。来!跟欧巴好好说道说道。。。”

    说着,池明哲就把顺圭拉到了一旁的床上。。。躺下。

    枕着他的手臂,顺圭仰起脸就这么直喵喵的盯着他。

    “说啊!”

    “。。。说什嘛?”

    “心事!”

    “真没有!”

    将脸埋进他胸口,抵着揉了揉。

    “好!。。。没有。。。那。。。跟我说说你以前,一个人待在宿舍里,会做什么?”

    “以前。。。”

    从又仰起面颊,眸子眨了眨,显然她也开始回忆起什么。

    或许是前世韩娱小说看多了,池明哲以为李顺圭因为行程没队友的多,只能待在宿舍里做宅女,抠脚、打游戏,甚至以为她会有些孤僻,虽然现在的她可不是这样,但架不住好奇。

    “。。。没事就睡觉。。。看电视。。。打游戏,或者出去逛街吃饭!”

    “。。。就这些?”

    “嗯!”

    “那为什么。。。不找个人谈场恋爱?”

    “谈恋爱?”

    李顺圭盯他的眼睛,想确认这家伙是不是要“找茬”收拾自己。

    泰妍、秀妍、允儿可是跟她说过,这个池欧巴是个大醋缸,还会因为她们的“过去”借题发挥,可把她们“折腾”坏了。

    顺圭当时有些不太理解,因为三人说这事时还有些喜滋滋地,但并不妨碍她此刻想经历一把她们说的,那带着醋意的“折腾”。

    “我说了。。。欧巴不会生气?”

    自认“了解”她的池明哲愣了下,随后点了点头。

    “嗯!。。。”

    清了清嗓子,她煞有介事的还向一边挪了挪。

    “干嘛?”

    “没。。。怕你会发火!”

    “怎么会?欧巴是那样的人。。。况且。。。不是以前吗?”

    “那。。。我说了!”

    “嗯!。。。听着呢!”

    顺圭其实已经发现,池明哲的耳朵变红了。

    。。。。。。

    “滴滴滴!。。。”

    楼下的大门外,响起了密码锁的声音。

    泰妍迈着小碎步,提着两个袋子推门走了进来。

    拐进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瓶水夹在腋下,她这才迈步上了二楼。

    今天休息,姐妹们有回家的,有约着一起去逛街的,只有泰妍自己是刚从天际音乐那回来,现在她大部分时间除了练习舞蹈和日语外,多数时间都是待在那儿,跟公司的音乐人们学习他们的经验和知识,显然她是打算在音乐制作人的这条道上,一路走到黑。

    有着池会长的关照,那些音乐人都恨不能把自己的一切都倾囊相授,好博得大会长的好感,从而步上俞勇镇的“后尘”。

    泰妍也是如饥似渴的学习汲取着,她的勤奋和认真还得到了到多数人的好感,尤其跟李浩扬这家伙混的忒熟,他也把自己在美国深造时,学到的音乐创作知识教授给她,还建议泰妍明年直接去投考国外的音乐学院。

    。。。。。。

    路过顺圭房间时,泰妍原本想敲门的,可一想到她有可能会跟美英她们一起去逛街,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过澡,穿着内衣的泰妍直接就扑在了床上,打过滚舒展了会儿,就将那两个袋子里的东西给倒在了床上。

    学习资料、笔记,零零碎碎的不少,将头发盘起,她整理了会儿随后还拿着笔在一张纸上写画起来。

    音符、词句,一笔笔出现在纸叶上,嘴里还轻轻哼唱,泰妍心里是有着远大抱负的,她想将来创作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歌曲,而不是把脑子里的那些“记忆”给复制出来,这点她可比池明哲有决心的多。

    可惜她想不到的是,池欧巴的“抱负”已经实现了,所以现在已经别无所求,只想安安稳稳的混吃等死。

    。。。。。。

    “欧巴。。。你轻点。。。疼。。。”

    “顺圭。。。unny。。。”

    李顺圭被压得死死的,连动弹都不能够。

    身子像被挤进了床垫,池欧巴的狂躁也算让她尝到了,什么是带着醋意的“折腾”。

    红着眼还盯着她的脸,身子摆动的频率有够吓人,像是在腰上装了小马达,把顺圭弄得浑身发软,可双手仍死死抱着他的腰。

    “还。。。敢不敢了。。。嗯?”

    “不敢。。。不敢了。。。”

    耸动着身子,抱着池欧巴的顺圭,心里有些后悔了。

    虽然自己曾跟某个男艺人有过恋爱的苗头,可最后无疾而终,但好死不死,她居然还敢发挥想象的去添油加醋。

    “你是我的。。。听见没。。。”

    “嗯!。。。你的。。。啊!。。。”

    池明哲的突然抽身,让顺圭的身子就是一惊。

    “。。。干嘛!”

    “下来!”

    “。。。不要!”

    “啪!。。。”

    屁股上挨了一巴。

    “嗯哼!。。。打我。。。”

    站在床沿边,李顺圭还是乖巧的弯下了腰。

    “嗯!。。。”

    双手死死撑住床沿,她又将腰向下塌了塌。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

    “碰!。。。”

    池明哲走了,脚步匆匆。

    而顺圭还汗淋淋的瘫在床上,望着大开的房门,她心里又后悔上了。

    只是多了句嘴,把池明哲的妒火是彻底的引燃,当然让他“愤怒”的对象变成了。。。金泰熙。

    这算是转移了视线?

    “对不起!。。。泰熙欧尼。。。”

    嘴里喃喃,她心有愧疚的爬了起来。

    “你!。。。”

    泰妍披着件睡袍出现在了门口,她是听见了门响才出来的。

    见到顺圭床上的狼藉,她立时也明了,还回头看了眼过道,可这会让哪还有池明哲的影子。

    “软软。。。”

    身子软踏踏地,顺圭还冲她伸出了手臂。

    “呀!。。。别叫的这么肉麻。。。哼哼!。。。”

    泰妍“冷笑”着逼近床头。

    “你要干嘛?。。。”

    “以为你出去了。。。没想。。。却在偷嘴!”

    “呀!。。。什么偷嘴?我是被逼的。。。别乱摸!”

    阻挡着泰妍伸到自己胸前的爪子,李顺圭有些气苦。

    “什么?。。。被逼的?。。。来!顺圭。。。跟我详细说说。。。”

    立刻变幻了嘴脸,一副“知心人”的面貌,让泰妍“和蔼可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