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物是人非-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八十五章 物是人非

    办公室里,池明哲盯着桌面的电话座机似乎在思索什么,直到铃声响起片刻他才拿起话筒。

    “。。。那就开始吧!”

    半晌,一直沉默不语的池明哲,淡淡地说了句随手挂上了电话。

    “哒哒哒!。。。”

    指头在办公桌上敲出了节奏,嘴角也带上了些莫名的笑意。

    准备多时针对李明博的计划终于开始实施了。

    。。。。。。

    七月中旬,东亚日报和中央日报同时刊登了一份“人民来信”,其内容是举报李明博在担任首尔市长期间贪赃枉法草菅人命。当然草菅人命或许有些贻笑大方,但贪赃枉法却很快让广大韩国民众哗然。

    报纸刊登的内容实在有够详细,从首尔清溪川改造到首尔林与首尔广场的建设招标期间,李明博与一些承建商私下会面的地点,以及谈话内容都具无遗漏,最终他的助手和应标承建商私下商议“回扣”的数目也被披露了出来。

    很快首尔地捡在上级,首尔高等检查厅的督促下展开了立案调查。但由于李明博身份和地位的不同,还因其是总统候选人正在参加竞选,所以最终由韩国大检查厅成立了特别专案组接过此案,负责人是一名由检察总长亲自指派“经验丰富”的高级检查长担纲。

    与此同时,大国家党内也群情激涌,由郑梦准牵头开始向李明博派系发难,顺带着连朴槿惠也遭了秧。

    。。。。。。

    嫁给国家的女人记朴槿惠真实的私生活

    该标题出自首尔体育报,当然韩国民众对于一家专事体育报道的媒体,居然也参与了八卦新闻报道,除了好奇以外,更是对其刊登的内容感到不可置信与瞠目。

    朴槿惠可是韩国的“公主”,其父朴正熙的荣光,至今还在不少老一辈韩国人的心头闪耀,哪怕毁誉参半但其让韩国的经济有了大跨步式的发展乃是不争的事实。可他的女儿居然被邪教人物所诱,甚至遭到了洗脑和控制,则让整个韩国社会哗然。

    崔太敏这个结过六次婚改过七次名的假和尚、牧师、永生教主,再次浮现在众人面前,虽然他在94年已经因癌症去世,可其与女儿崔顺实在朴槿惠的人生与日常生活当中,所起的主导作用连大国家党朴系成员都颇有微词,可见这事真不是空穴来风信口雌黄。

    有了起头的自然也有跟帮的,韩民族新闻、京乡新闻等主流媒体也纷纷一起参与了进来,最后则是韩国影响力最大的朝鲜日报所发表的评论。。。

    “她是一个连独立思靠都不被允许的可怜虫。。。其人格和对任何事物的认知,都被深深烙印上了他人的痕迹。。。”

    对于朴槿惠的私下生活,朝鲜日报不仅进行了更加详实的披露和报道,还直接刊登了某个曾跟崔太敏共事过的牧师所述说的证据,崔太敏跟朴槿惠有不可明状的感情“纠葛”。

    好吧!整个韩国社会算是被彻底引燃了八卦之火,不少小报也纷纷推出自己的“证据”,以至于这些“佐证”都可以改编成各种引人入胜的小电影了。

    民众们算是有了茶余饭后的谈资,而美国驻韩大使柯利福也跟着凑起热闹,在大使馆召开了新闻发布会。通篇都是他对于韩国政坛现状感到“迷惑不解”,以及对某些政治人物与邪教交往甚密而感到担忧,从而不得不考虑向国内从新阐述其述职的某些内容。

    对于“太上皇”代表的“忧虑”,青瓦台总统办公室率先做出了回应,还邀请柯大使前往与总统卢武铉一叙,而作为两者之间友谊“桥梁”的池明哲也应邀出席。

    最终这场见面会在某个热心“桥梁”的建议下,参与人数不断得到扩大,直至整个青瓦台总统官邸索性举办了场招待宴会,而整个韩国上层人士大多数都应邀前来参加,一些明眼人看出这不仅是场招待宴会,恐怕被称作提前的庆祝宴会也无不可。

    。。。。。。

    已经被监视居住的李明博坐在书桌后,神情木然的看着自己侄子李赫民。

    “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

    “没有。。。”

    嘴唇起先还有些哆嗦,但李赫民还是壮起胆子与李明博对视起来。

    “不错。。。有点男人的样子了!”

    李明博莫名的点了点头。

    “叔叔。。。”

    看着眼前神情带着憔悴的叔叔,李赫民最终还是将视线低垂了下来。

    “赫民呐!。。。说说。。。从头到尾给我详细的讲述一遍。。。”

    “我。。。”

    最终李赫民还是老老实实,将自己经历的一切讲了出来。

    李明博始终一言不发的认真听着。

    “你的选择救了自己一命。。。知道吗?”

    “您。。。您是说。。。”

    李赫民额角出现了汗水,神情紧张的看着李明博,希望他能说的明白些。

    “这样也不错。。。错有错招。。。你小子命不该绝。。。呵呵!”

    李明博的笑声听在耳朵里,让李赫民有些悚然。

    “我不明白。。。叔叔!”

    “不明白?。。。你不需要明白。。。听着!以后安安分分做好自己的事,在市长任上要与对方多沟通,懂吗?”

    “沟通?。。。我明白了!”

    李赫民似懂非懂。

    “就是要你。。。什么都听对方的。。。明白?”

    自己这个侄子并不适合官场,这点李明博心里很清楚,但好歹池明哲给的“报酬”还算不错,哪怕是做给别人看的。

    “。。。是!”

    庸碌的李赫民能有这个境遇,心里也是挺高兴地,可看在李明博的眼里却是一种悲哀。

    “咱们国家的未来。。。堪忧啊!”

    “堪忧?”

    李赫民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可李明博并不打算跟他细说,自己这个侄子本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这也大概是池明哲“看重”他的原因。

    起身在书架后面的保险柜里拿出了叠资料,随手搁在了书桌上。

    “这些是。。。”

    “不要看。。。看了对你没好处!。。。本来这些是我反击的手段,但现在。。。放出去又如何?”

    从又拿起资料,李明博在垃圾篓上将其点燃。

    “叔叔。。。这。。。”

    “呵呵!。。。败了就是败了。。。没什么好说的。。。你走吧!”

    “。。。是!”

    可走了两步,李赫民又回头给李明博鞠了一躬。

    “对不起!。。。叔叔!”

    “去吧!去吧!。。。”

    挥了挥手,李明博背过身去。

    。。。。。。

    “就这些?”

    “是的!”

    “好!。。。你下去吧!”

    “是!”

    李赫民冲池明哲深深鞠了一躬后,小心的退出了房间。

    这里是一家私密性很好的会所,除了池明哲在场,边上还有一个老家伙,始终从容的看着这一切。

    “明哲!。。。真打算让他当个市长?”

    李秀满可是将刚才李赫民,向池明哲汇报探望叔叔的经过听了个仔细。

    “不然呢?。。。满叔!”

    “呵呵!。。。还是叫叔叔吧!”

    “咳!。。。”

    池明哲心里顿时诽腹不已,可面上到没表示反对。

    以unny跟他的关系来说,叫李秀满声叔叔的确不为过,但池明哲就是看不惯对方“吃定”自己的样子。

    “我说明哲。。。这次我职位是如何调整的。。。”

    “等大选定下来再说!”

    池明哲端起面前的茶杯,低头抿了一口。

    “其实什么职位我都无所谓。。。只要顺圭那丫头,今后好好的。。。我这心啊!。。。就算放下了!”

    不要脸和无耻到了一定的境界,真的能让人所向无敌。

    此刻的池明哲真的很想将手里的茶杯,砸在李秀满那张笑眯眯的老脸上。

    “唉!。。。”

    搁下茶杯,池明哲转脸瞅着他,脑子里却有种物是人非之感。

    “曾经”的老李一辈子都是个商人,虽然很成功可在那些歌迷粉丝和某些韩娱作家的心里,始终都是个反面人物,可现在呢?自从把“丢”给自己,一门心思的扑在政治上,那份对工作的热情与干劲,让池明哲都觉得汗颜。

    身为国会下设的文化体育观光放送通讯委员会的一把手,老李实在太过努力,工作勤奋不说,对待下属也是要多和蔼有多和蔼,从没摆过什么“长官”的架子,或许是因为曾经有过“污点”心里有些“自卑”也不一定,可很多“同事”对他还是比较认可的。

    “对现在的职务。。。不满意?”

    “不是不满意。。。明哲!。。。我老了!。。。将来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登上前台亮亮相。。。趁身子骨还硬朗。。。我想。。。”

    李秀满的语气里带着些萧索,看向池明哲的眼神也透着丝沧桑。

    “好吧!。。。文化体育观光部长。。。满意吗?”

    李秀满没有回答,只是脸上已经开出了朵菊花。

    “过两天啊!带顺圭回来吃个饭,让你婶婶做几个拿手好菜。。。咱们好好喝一杯!”

    这是老李走前搁下的话,而池明哲却突然生出了找李顺圭好好“聊聊”的念头。

    。。。。。。

    实在太困,先就这么点,明天又是夜班,但回来不睡也要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