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这个妹夫。。。还不错!-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八十一章 这个妹夫。。。还不错!

    “咚咚咚!。。。”

    昏暗阴森的楼道里,突兀的响起一阵敲门声,让两只躲在犄角旮旯处,准备“快活”的野猫惊吓之余,接连从破败的窗台上跳了出去。

    “叽叽!。。。”

    几只老鼠也四散开来,纷纷躲进楼道之间杂乱堆砌的物品之间。

    “西八!。。。”

    一脸络腮胡的柳相民跺了跺脚,似乎对老鼠有着天生的厌弃。

    神情很憔悴,深陷的眼窝中布满了血丝,看着就像很久没有睡过觉一样,他右手里提着个塑料袋里鼓鼓囊囊的,还略微佝偻着身子警惕的向过道两头张望。

    “咯吱!。。。”

    门扉显然锈蚀不堪,发出的声响让人听了很刮心,即刻从门里悄悄探出了个脑袋。

    “怎么半天才开门?”

    “对不起!。。。哥!我。。。睡着了!”

    这也是个中年人,只是面相比柳相民稍显年轻一些,同样的憔悴不堪眼神里还带着一丝浑浊。

    “要保持警惕。。。承泽!”

    “我会的。。。对不起!”

    “唉!。。。俊明怎么样了?”

    “不太好!一直在发烧。。。”

    让柳相民进了屋,车承泽也探头向过道两边观察了番。

    。。。。。。

    屋子不大看着乱糟糟的,而且由于窗户紧闭,温度高得有些让人难以忍受。

    靠着墙角摆着一张木床,躺在上面的一个年轻人脸色灰败,唇角周边泛起的皮屑让他看起来有许久滴水未沾。

    “哥。。。是吃的吗?”

    盯着柳相民手里的塑料袋,车承泽咽了咽吐沫。

    点点头,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柳相民低头看着床上的柳俊明。

    “俊明。。。俊明。。。我是你相民叔。。。俊明。。。”

    年轻人微微睁开了眼睛,随后身子还动了动。

    他右肩包着的纱布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的了,但是一些殷红还是能辨别的出。

    “叔。。。我好难受。。。这是快要死了吧!”

    “不会的。。。你不会死!咱们好容易逃出了那里,还没过上好日子。。。不能就这么死了。。。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叔正在找船,到时候我们先去日本。。。再去美国。。。”

    “真的吗?叔。。。我们就要过上好日子了。。。咳咳!。。。要是爸爸妈妈和。。。妹妹能一起逃出来。。。就好了。。。”

    “俊明。。。”

    柳俊明似乎又昏睡了过去,可眼角却有眼泪在流下。

    这屋里的三人,正是池明哲布下天罗地网要抓获的“延边人”,哪怕整个韩国的地下社会都动员了起来,至今都毫无着落,但却没想这三人就躲在首尔市郊的一栋废弃大楼里。

    也许是“天网恢恢”吧!

    这栋废弃的大楼外,已经陆续被一些黑衣人给悄悄围上。

    “和光!。。。小心点,这三个不像是延边过来的!”

    “我知道的。。。哥!他们是脱北者。。。不然身手。。。”

    “啪!。。。”

    郑和光的话还没说完,就挨了郑则熏一脑瓜。

    “费什么话。。。还嫌不够丢脸?”

    周围的“空降兵”似乎被郑则熏的话激起了凶性,目光阴沉的盯着眼前这栋废楼。

    一直被引以为耻的“九龙村转进”事件,是他们心里的一根刺,池老板还好没受到什么伤害,不然他们可都要跟着赔命。

    “嘿嘿!。。。哥!看好吧!。。。走!”

    郑和光从腰间抽出只格洛克19型手枪,带着周围的“空降兵”们摸进了大楼。

    。。。。。。

    “下面。。。我们翻开书本的。。。”

    老师在讲台上授着课,而泰妍、美英、秀妍、顺圭、侑莉和孝渊,却撑着下巴有些昏昏欲睡。

    。。。。。。

    明年十一月她们六个就要参加“大学修业能力考试”,可作为“保送生”自然是不需担心录取问题,但在学校里还是要作出番“表率”作用。

    比如偶尔露露面,跟同学们亲切友好的交流,顺便再参加一些活动,跟同学们合合影再顺手签个名,再例如参加考试之类的。

    至于成绩嘛!那自然都是属于“优等生”的范畴。

    每回老师拿起她们的试卷时,那神色只是比便秘略微好看些,但一想到自己每月优厚的薪金以及福利的来源处时,都能立刻专注的投入到试卷的“批改”当中,或干脆重新拿份空白试卷帮她们填好,再悄悄让她们补签个名字即算完事。

    今天下午她们集体在学校亮相后,立刻就引起了轰动,以至于校长都匆匆赶来,还训斥了四周围观的学生,然后又将她们请到学校的会议室里合影留念,当然不少没课的老师也都参与了进来,好在她们的经纪人早有准备,一些cd、写真集和周边什么的,全都奉上并人手一套,再然后又代表了池明哲会长送上了点“心意”。

    本年度的夏季高温“补贴”也到了发放时间,当然这是池明哲额外给予的福利。

    作为首尔树青学校的投资所有人,他还是很关心这些教育工作者“疾苦”地。

    。。。。。。

    看着台下几个“优等生”的表现,老师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精神状态,激情满满的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其他同学的身上,生怕他们不小心弄出什么响动,打扰到泰妍她们小憩。

    与此同时,秀英、允儿也在自己班级的课堂上跟周公见了面,全班同学在老师的带领下,进行着艰苦而卓越的“缄默”学习,好让她俩能安逸的在这短短课程间“补充”满体力。

    不少男生偷偷将视线放在了她俩的身上,看的痴了还做出副“拈花一笑”状,无一例外都被老师的“弹指神通”立刻驯服,乖乖出了教室去罚站。

    徐珠贤却是一丝不苟的听着课,透亮的眸子紧紧盯着讲台,坐姿也尽显着端庄,那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不时还会随着教室内的送风系统吹出的微风轻摆,她这卓越的风姿也引来了班上男生们的窥探。可她却心无旁骛,偶尔还撩起垂悬在耳畔的发丝,无意识的在指尖缠绕,似在思考,这做派造成的后果也可想而知,教室门外站着一大排男生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是扫了眼教室门外,她嘴角即刻又微微勾起,是怎么个回事?

    。。。。。。

    终于到了放学时间,泰妍、允儿她们会和到了一处,随后就被一直等在学校贵宾室里的经纪人时永贤,以及助理们保护着出了校门。

    不出所料,校门外早已等候了很多记者以及粉丝,随着闪光灯的明灭间或夹杂着的尖叫声,身穿校服的少女时代们很礼貌的行礼打着招呼,结果惹来了更大的尖叫与喧嚣声。

    保姆车来的很迅速,不然围住她们的人群都快把时永贤和助理们的人墙冲垮了。随着少女时代们的离去,首尔树青学校的门口也逐渐安静下来。

    。。。。。。

    “。。。主动投降的?”

    池明哲看着郑则熏,眼神里满是疑惑。

    在他看来既然找到了人就该直接处理掉,可看郑则熏的样子似乎内有隐情。

    “是的哥。。。而且他们的身份很不简单!”

    “说说看!”

    “两个年纪大的。。。曾是北边劳动党38号室的特工。。。”

    “38号室?”

    “就是那边的秘密资金管理组织。。。而且38号室直接对那里的最高领导人负责!”

    “哦?”

    池明哲一时也来了兴趣,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认真听取郑则熏的详解。

    。。。。。。

    “这么说。。。他们手上掌握了一批秘密资金?”

    “嗯!”

    抚着下巴,池明哲陷入沉思,不久他站起身来。

    “先把他们转移到济州,好好看管。。。吃穿上安排好点,现在我不想见他们,等大选结束再说!”

    “是!。。。我下去安排了。。。”

    看着被带上的办公室门,池明哲靠在沙发背上眉头还微微皱着,似乎有什么心事。

    “会长!”

    门又被推开,林允珍端着杯茶走了进来。

    上任他的行政秘书已经好几天,看来她似乎已经有所适应。

    “辛苦了!”

    端起杯子,池明哲低头吹了吹。

    “有事?”

    见她还站在一旁,池明哲又问道。

    “我。。。想跟会长您请个假。。。”

    “说了多少次。。。办公室里又没外人,不用说敬语。。。”

    “那。。。不会嫌我没礼貌吧!”

    “不会!”

    池明哲笑了笑。

    “好吧!我今天有个同学聚会。。。想提前下班!”

    “可以。。。以后再有这种事,自己拿主意!”

    “那。。。不会算我旷工,扣薪水吧?”

    她这话带着玩笑。

    “。。。呵呵!”

    站起身,他从衣架上摘下西服外套。

    林允珍等他穿好后帮着理了理。

    “我先走了。。。大姨子!”

    这是走到门口的池明哲,回头冲她说的话。

    林允珍的面色立刻变得通红起来,她这才想起自己的妹妹允儿可是他的“女人”。

    “自己怎么尽问傻话。。。”

    回到外间她收拾了下,就离开了会长办公层。

    。。。。。。

    楼下大厅门前,一辆簇新的奔驰s级轿车早已等在那儿,林允珍一出现,司机就赶紧打开了车后门。这可是作为会长行政秘书的专属待遇,配车的级别也跟集团内的那些高级管理层一样。

    “您去什么地方?”

    司机恭敬的问道。

    “先送我回家换身衣服,晚上我有个聚会!

    “好的!”

    车子缓缓开动起来。

    望着首尔街头的繁华景致,林允珍解开了盘起的长发,并以个舒适的姿势仰靠在车后座上。

    “这个妹夫。。。还不错呢!。。。呵呵!。。。”

    手掌无意识的抚在身下那宽大柔软的座椅上,车厢里奢华而宁静。

    这一切或是说目前林允珍所拥有的一切,都让她感到万分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