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我。。。准备好了!-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七十二章 我。。。准备好了!

    “。。。让她们睡吧!”

    小贤跟居丽安安静静的睡在一张床上,挨得很近脑袋还微微靠着。

    池明哲将空调的温度调整了一下,回头看着宝蓝。

    “哦!”

    将她们身上的被子拉了拉,宝蓝应了声,随后又突然低头仔细瞧起她俩的睡姿,还伸手拨了拨小贤的脸颊。

    “一转眼就成了大姑娘了。。。个头比我都高!”

    直起身子,宝蓝伸了个懒腰,举着胳膊在脑后还将盘起的头发也散了下来。

    “她骨架在这呢!。。。后面肯定还会再长!”

    走到宝蓝跟前,池明哲搂住她的腰,跟她一起看着床上陷入沉睡的居丽跟小贤。

    “那你嫌不嫌弃。。。我矮?”

    仰气脸转过身子,双手搭上他的肩头,宝蓝语气里满是柔腻的味道。

    “个矮。。。有个矮的好处。。个子高也是有它的长处地。。。就是这样!”

    他这明显是废话,宝蓝也有些不满意。

    “别打岔。。。问你话呢!嫌不嫌我矮?”

    “当然不会。。。娇小玲珑抱在怀里正合适,嗯?”

    池明哲捡着好的说。

    “就会哄我。。。啵!。。。”

    凑头在他唇上啄了下,宝蓝显然是高兴了,看来池欧巴对她是有着深刻了解的。

    “欧巴。。。”

    “嗯?”

    正在她发髻间轻嗅的池明哲,抬起脸来。

    “。。。我们回房去!”

    “回房啊?。。。啧!。。。我还想在这儿看着点呢!这万一半夜醒了。。。要喝水上厕所什么的。。。也得有人照顾不是?”

    哎?他这是在故意的矫情?

    宝蓝哪会不知道他的尿性,这是想让自己着急或开口乞求?

    好吧!乞求不可能,但是可以急给他看。

    “呃!。。。”

    池欧巴身子抖了下。

    胯间被一只娇嫩的手掌,给抓了个满把。

    “哼嗯!。。。走!”

    宝蓝扬了扬脸,转身向房门口缓步走去。

    她这是在照应池欧巴,他跨里的那玩意正被她隔着裤子拽在手里。

    这肯定走不快的,是吧!

    。。。。。。

    “。。。先去洗个澡!”

    进到走廊另一头的一间大卧室里,宝蓝松开手把他往浴室里推。

    “哎?。。。不是刚洗过吗?”

    池明哲解下了腰带,正要把裤子从腿间脱下。

    “。。。再去洗洗。。。待会儿有你好处!”

    扒着浴室门沿,池欧巴似乎想赖着不进去。

    “好处?”

    “嗯!。。。跳舞给你看!”

    唇凑在他耳边,呼出的气息弄得都有些痒痒地,可池明哲却有些兴奋了。

    “。。。听你的!”

    他爽快的闪进了浴室。

    。。。。。。

    “哦!。。。喔!。。。喔!。。。”

    正在浴镜前擦拭着头发的池明哲,听见卧室里有音乐声传出。

    “呵!。。。”

    搁下毛巾,他在腰际围了条大浴巾就走了出去。

    。。。。。。

    “for-whatever-might-have-been。。。”

    对一切将会发生的

    “and-all-that-it-never-was。。。”

    和所有不会出现的

    “whatever-i-couldn't-see。。。and-all-that-i-didn't-want。。。”

    所有我不能看到的,和所有我不想的

    “there-was-a-method-to-my-madness-girl。。。”

    这是对待让我痴迷女孩的一种方法

    。。。。。。

    听着床头迷你音箱里传出的歌声,池明哲的嘴角下意识撇上了抹笑意,可神情看着却有些恍惚。

    这歌是自己以前所演唱的《i-choose-you》,时间上得有好几年了,显然他此时心里对于时光荏苒、白驹过隙的理解又深刻了些。

    “欧巴。。。”

    宝蓝从身后冒了出来,双臂穿过他腰际紧紧地环住。

    “酒店里也有这张碟?”

    抚着腰上那光滑柔嫩的胳膊,池明哲侧过脸来。

    “嗯!。。。边上的柜子里有不少cd。。。正好看到有你的专辑。。。就放了!”

    脸颊凉荫荫滑腻腻的,贴在他肩后不时还轻轻揉蹭。

    “真好听!。。。”

    “好久前的歌了。。。真的好久。。。”

    他转过身来,而宝蓝顺势钻进了他怀里。

    “你。。。”

    池明哲这才注意到,全宝蓝这会儿的着装简直性感到了骨子里。

    镂空的内衣简单到极致,该露的地方几乎全都露着,不该露的也只是被细小的带子勒着或是说点缀着,反正她浑身上下除了带子就只剩下带子了,腿上的黑丝到还正常些,可侧边的两条扣带一直连到腰上就显得很妖娆了。

    “。。。好看吗?”

    “好看。。。这又是新买的工作服?”

    “什么工作服。。。不许你提这个。。。”

    伸手在他腰上扭着,宝蓝的脸色居然染上了红润。

    当初池明哲可是亲眼见过她自渎时的样子,那个投入、那个激情喔!

    那时她身上的维秘“工作服”是要多性感有多性感,直到后来他们的关系突破那一步之后,池明哲还拿这打趣过她。

    “这衣服哪来的?”

    “我带来的,一直搁包里。。。本来居丽也带着的。。。可她。。。”

    全宝蓝似乎为李居丽感到“惋惜”。

    “呵呵!。。。早有计划,是吧?”

    “。。。想你了嘛!”

    勾住脖子,宝蓝踮起脚在他唇角触了下。

    “我也想你们。。。”

    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脊,直至落在那挺翘丰润的屁股上,池欧巴还轻轻用手向两边掰开。

    “嗯!。。。欧巴。。。”

    宝蓝触电般突然向后退了两步。

    “哎?”

    池明哲愣了下。

    。。。。。。

    “whenever-you-feel-like-dancing。。。”

    每当你感觉想跳舞

    “you-don't-have-to-dance-alone。。。no。。。”

    你不必独自在跳舞

    就着音响里的歌声,宝蓝轻摆腰肢,单手平举冲池明哲扭转着手腕,而另一只手则从胸口一只抚摸到自己的臀后,还侧过身子让他看了个清楚。

    池欧巴就这么呆呆地瞧着,不是没见过这场面,而是这会儿的宝蓝无论是神态还是动作,实在太过惹火。

    。。。。。。

    “you-know。。。you-know。。。you know。。。”

    你知道、你知道、你知道

    “you-should-already-know。。。”

    你应该已经知道的

    长发随着摇曳的身姿在飞舞,身子围着池欧巴不断环绕,还用手指勾着他的下巴,仰脸用饱含润泽的眸子放着电。

    “i-choose-you。。。”

    我选择了你

    “i-choose-you。。。”

    我选择了你

    来到他正面,宝蓝凑近脸颊噘了噘唇,随后身子缓缓蹲了下来。

    “i-choose-you。。。”

    我选择了你

    “i-choose-you。。。”

    我选择了你

    轻轻一拽,池欧巴腰际的浴巾就滑落了下来。

    垂下头,池欧巴与宝蓝对视良久,随后便轻轻抚上她那蓬柔润的秀发。

    脑中的思维都有些停顿了,闭着眼睛在享受的池明哲仰起颈脖,而那温润湿热也在无时无刻的侵蚀着他。

    。。。。。。

    “咔嚓!。。。”

    房门这时被猛然推开。

    池明哲和宝蓝有些愕然的侧过头。

    “哼嗯!。。。就知道你在偷嘴!”

    李居丽走的都有些摇晃。

    “我哪有。。。你不喝醉了吗?。。。小心。。。”

    宝蓝急忙扶住她。

    “我不管。。。欧巴。。。”

    睡眼惺忪,居丽来到近前一只手还搭上了池明哲的肩。

    “呃?。。。你。。。”

    张了张嘴,他扶住了居丽的手肘。

    “我也要。。。呼!。。。”

    她嘴里呼出的酒气,让池欧巴顿时感到很困扰。

    居丽这是见不得宝蓝的好,来操蛋的吧!

    。。。。。。

    “立正。。。敬礼!”

    李斯特身着笔挺的军服,站在所有队列的最前方,看着池明哲举起手臂敬礼的同时还拿着个电喇叭看着很怪异。

    济州卫戍部队是没有编号的,因为他们不属于韩**方的编制,仅仅受雇于国防部驻扎在济州,是只属于池明哲的私人部队。当然他们也有响亮的“名号”,虽然是私下的,可池明哲和李斯特都喜欢称呼这只部队为“冷山旅”。

    只与当年池明哲在冷山镇所发的“宏愿”,要组建一只“冷山师”在人数上有所差别罢了,无论是作战装备以及人员素养,都比韩国大多数部队高了许多,毕竟组成“冷山旅”的成员,都是来自全球各个国家的精锐部队。

    面前的方阵排列的很整齐,将整个军事基地的空地挤得满满地,而且这些军人个个精神抖擞,冲池明哲举起手臂行军礼时,那动作划一的很具视觉冲击力。

    这感官与池明哲一直耳闻的纪律涣散、吃喝嫖赌、聚众斗殴完全不搭界,让他觉得眼前的这些部队是真正的精锐,是济州防卫的钢铁脊梁。

    他的钱。。。不!是济州道政府的钱没有白花。

    济州道是池明哲的势力范围,而且还是韩国各方势力都默认的,所以由济州道政府出钱养这只战力强大的部队来卫戍地方,也是理所当然的,尽管韩国国防部对此还颇有怨言,认为国土由私人军队来防卫有失颜面,但谁让当初都签了合同呢!

    况且这还是在任的卢武铉总统,跟当时驻韩美军司令一力促成的。

    。。。。。。

    “。。。礼毕!”

    基地总指挥官李斯特又大声叫道。

    池明哲站在所有军人的面前一直都带着微笑,可内心里却是有些遗憾的。

    很快眼前的这些军人就要离开这里,投奔向中东那座巨大的炼狱,有多少人最终能活下来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池明哲心里算是提前给他们“哀悼”了。

    这只军队的指挥官李斯特,却对即将前往中东作战兴致高昂,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他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归宿就是在战场上,而不是在济州这个旅游胜地养老。

    “让他们都散了。。。晚上我请客!让大家好好乐乐!也算为他们送行了。。。”

    “你好像兴致不高?”

    来到他身边,李斯特低声问道。

    “都是棒小伙!。。。下次都不一定再能见到!”

    池明哲扫视着眼前依然一动不动的军人们,语气里带着些惋惜。

    “对了!后续部队什么时候到达,接防要做好!”

    “放心吧!老板。。。我走之前会安排妥当!”

    济州这里的部队将全体开赴中东,而美国“和平鸽”公司又将派遣了一只雇佣军部队前来驻扎。

    “你不再考虑下。。。留在济州?”

    “不!。。。我还是希望带着这些家伙去中东!”

    “好吧!。。。要多保重!”

    多说无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池明哲没再规劝下去。

    李斯特面向眼前的方阵深吸了一口气,又举起了电喇叭。

    “今天晚上老板请客。。。所以。。。都滚吧!”

    “哦!。。。老板万岁!”

    他的话音刚落,在场的每一个人都高呼出声,连在基地四周值班警戒的都跟着欢呼起来。

    这些军人都是为钱服务的,不然也不会参加池明哲的雇佣军公司,这几年待在济州可是欢腾的不行,没有危险任务不说,还能拿着高薪,而且济州的繁华也让他们很满意,各种娱乐场所如雨后春笋遍布全岛,而且关键是自家的老板是个阔佬,,每回前来视察都出手大方,美酒佳肴不说还请“大保健”,这自然就得到大家的拥戴。

    好吧!是对池明哲腰包里的钞票拥戴。

    。。。。。。

    “你回来了。。。欧巴!”

    宝蓝跟居丽回了学校,小贤一个人留在昨晚的酒店别墅里,见到池明哲进了门,立刻迎了上来。

    “嗯!。。。好点了吗?”

    “好多了!”

    拥着小贤坐在沙发上,池明哲有些心不在焉,或许是刚刚跟李斯特告别有些过于感触所致。

    毕竟两人的宾主关系也维持了好些年,一直合作的很好,如今李斯特即将去中东“送死”,池明哲尽管不忍可依然成全了他“马革裹尸”的愿望。

    “怎么了?欧巴。。。”

    见池明哲有些愣神,小贤乖巧的依进他怀里。

    “有点乏。。。”

    这话让徐珠贤有些误会,以为昨晚他跟宝蓝、居丽玩的太疯,所以身子疲惫了。

    垂着头小嘴也噘着,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手指还跟他的衣领角叫着劲。

    “小傻瓜!乱想什么,嗯?”

    “我没。。。嗯!。。。”

    噘着的小嘴被池明哲低头一下含住。

    眼睛立时闭上了,小贤仰着脸还努力的回应着,舌尖不时与之纠缠,双手也不知不觉的勾住了他的颈脖。

    半晌,唇分。

    “收拾一下,待会儿我们离开这儿!”

    “。。。哦!”

    没问去哪,还有些微微气喘的小贤,立刻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对于池明哲的信任是毋庸置疑的,在她心里既然已经把他当做依靠,那就都听他的好了!

    。。。。。。

    车队向着西归浦的方向行进,沿着环岛公路在路过威廉大学的时候,小贤还扒着车窗看了好会儿。

    “欧巴。。。”

    “嗯?”

    转过身她离开身下那宽大的独立座椅,坐到了池明哲的腿上又倾身依进他怀里。

    开车的“空降兵”在郑和光的示意下,摁了下中控上的摁钮,池明哲他们所乘的这辆商务车,中间的一道隔板缓缓升起。

    小贤的脸色有些发红,因为她在隔板合上的一瞬间,瞧见了郑和光回头时那暧昧的眼神。

    “怎么了?”

    见小贤半天不说话,池明哲拍了拍她的屁股。

    “。。。我以后也在这里上大学,好不好?”

    “不是说了。。。去美国念名校吗?”

    “可就我一个人。。。会孤单。。。会。。。”

    “。。。会舍不得欧巴,对吧?”

    臭不要脸的话,他是张口就来。

    “嗯!”

    小贤也习惯了他的不要脸,眨巴着眼睛,只是她嘴角已经微微勾起。

    “威廉大学虽然在硬件上跟那些世界名校没有差距,但是成立的时间太短了,光底蕴这块就差了老鼻子远!”

    见他说的有趣,小贤抿嘴忍着笑。

    “。。。而且你想啊!有张哈佛或是耶鲁的文凭,到哪儿都会让人高看一眼,咱们韩国社会对文凭有多看重你该知道的。。。能上个首尔大学就让他们惊为天人了,咱们贤以后可是女神。。。不!是神女。。。所以咱们要做个有国外名校文凭的神女,你说是不是!。。。哎?怎么了?”

    小贤看着他的眼睛半天都没说话。

    “欧巴。。。说的不对?”

    “没。。。我只是不想。。。做神女!”

    “为什么?”

    “我有一次听到智妍和秀晶的对话,说神女是。。。是有神经病的女人!”

    “啊?。。。呵呵!她们那是调皮。。。瞎说的!。。。行吧!那咱们还是做女神,嗯?”

    “女神也不好。。。那是女神经。。。噗!。。。”

    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这两个鬼丫头。。。”

    一想到智妍跟秀晶这两个“讨债鬼”,池明哲就心情愉悦。

    “哼嗯!。。。你最疼她们了。。。”

    小贤撒起娇来,看着还带了些醋意。

    “欧巴也疼你的。。。”

    “你有那么多心肝宝贝,疼的过来吗?”

    “。。。呃!”

    池明哲哑然。

    “欧巴。。。欧巴。。。”

    见池明哲有些尴尬,小贤摇了摇他的肩。

    “。。。在呐!”

    搂着她的腰,池欧巴往怀里紧了紧。

    “我。。。准备好了!”

    “嗯?”

    他歪了歪头。

    “晚上。。。陪我睡。。。”

    “啧!。。。”

    没有说话,池明哲抚上徐珠贤已经通红的脸颊,随后又转头看向了车窗外紧贴的海岸线。

    而车窗玻璃映射出他那咧开的嘴角,已经说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