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共浴-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七十一章 共浴

    早在今年二月中旬美国的次贷危机就浮出了水面,不少本地和国外的银行,都相应的为其在美国进行的次级房贷业务增加坏账拨备。

    如汇丰集团旗下的汇丰控股一次就增加了十八亿美元,而且还会随着情况发展而再次投入。而美国最大的次级房贷公司“nnrp”,也逐渐减少了发放贷款。

    所谓的次级抵押贷款,是指一些贷款机构向信用程度较差和收入不高的借款人提供的贷款。与传统意义上的标准抵押贷款的区别在于,次级抵押贷款对贷款者信用记录和还款能力要求不高,贷款利率相应地比一般抵押贷款高很多。那些因信用记录不好或偿还能力较弱,而被银行拒绝提供优质抵押贷款的人,会申请次级抵押贷款购买住房。

    但由于次级抵押贷款存在高风险,高收益的特征,银行与贷款机构为了分担风险,会将次级抵押贷款打包成次级抵押贷款债券,出售给其他金融机构,这些机构为了降低风险又会将次贷债券打包出售给保险公司,对冲基金等机构,最后将次贷风险出售到全球。

    这玩意儿由于利率很高所以一经推出就成了热门的投资产品,购买的投资者还不少。而于此相对应的是另一种叫“s”的合同,俗称信用违约互换,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种保险产品,目的是一旦出现了风险,那开出s合约的金融机构或是银行就要拿出相应的资金赔偿。

    在中国早些年间就有这种玩意儿,通常由保险公司出具叫做保证保险,只不过美国人胆子大,动辄就是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数额担保,所以一旦出现了风险那就是吃不了兜着走,直至破产清算。

    池明哲去年下旬就嘱咐纽约的马丁多注意房地产市场的动向,而且尽量通过旗下的“大西洋基金”收购金融市场上,目前价值被严重低估的s合同,作为一个“高瞻远瞩”之辈,他可是知道这信用违约互换最后有多“吃香”。

    于是关于这次如何在金融危机中“捞金”,池明哲定下了基调,大西洋基金在金融市场做空,并大量收购不被重视的s,并且还要以离岸公司的名头做空一些投行和公司的股票,至于是哪几家,池明哲仅仅在电话里说了些名字,就把那头的马丁给惊呆了。

    贝尔斯登、新世纪金融公司、德国工业银行、美国住房抵押贷款投资公司、巴黎银行,这还是先期准备动手的,而随后美林、高盛、雷曼、房地美和房利美这些金融巨鳄,池明哲暂时没有明说,不然马丁保不齐会以为他疯了。

    。。。。。。

    池明哲来济州岛公干也是有原因的,因为美国国防部给他的“和平鸽”保全公司,开出了份巨额的雇佣合同,用来雇佣他旗下的那些来自世界各国要钱不要命的兵痞,去阿富汗和伊拉克配合美军维持治安与特种作战。

    所以他来岛上要视察汉拿s北角的雇佣兵驻扎基地,顺便跟基地指挥官李斯特商量出兵的事。

    在此之前小布什与他通过电话,而池明哲表示为了我大美利坚实现全球共荣的伟大目标与理想,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两人还就雇佣价格问题进行了一个多钟头的探讨,期间言语之粗鲁与激烈自是不可言状,好在小布什才终于慷了美国纳税人之慨,定下了三十亿美元的酬劳,并且还要求池明哲加派人手,紧紧看牢大家在沙特的石油开采基地,因为中东又开始乱了,他不太放心那帮沙特人,毕竟曾被他们坑过。

    其言语之中还对美国在中东的“和平”努力,目前达不到预期而感到失望。这次美**方不仅雇佣了池明哲旗下的军人,而且还向全球很多雇佣军公司下了“订单”,美国人在中东的日子实在不好过,每天都有军人为国尽忠,以至于那些反战人士成天的找政府麻烦。

    对此池明哲深表同情,还为在中东死难的美**人表示了哀悼之情,随即又再次强调将士们身负重任,工作量及其巨大,必须得再增加些福利待遇,才能精神抖擞的与来敌“抗争”,反正通篇就是“加钱、加钱、再加钱”。

    深知进入07年的伊拉克和阿富汗,乃至整个中东是个深坑的池明哲,之所以“大方”的派旗下军人去中东送死,也是为了在次贷危机中挣到钱后加个保险,毕竟那些金融巨头在“落难之时”又被人在身上狠狠撕下块肉,那憎恨的嘴脸也可想而知。

    有道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作为华尔街关注对象的“大西洋”基金,想要完全屏蔽自身的动向是不可能的,所以事后想不被“暗箭”所伤,池明哲还打算拉布什下水。

    “量美利坚之物力,入自个儿腰包之欢心”

    想来小布什是不会拒绝的。

    。。。。。。

    “欧巴。。。贤的头好晕!。。。欧巴。。。快来。。。”

    小贤喝醉了,并不是居丽和宝蓝后来又灌她酒,而是她自己主动在餐桌上挑的衅。

    结果被宝蓝扶着走在酒店后花园里时,她抛开了一贯的乖女形象,像通常的女孩子那样变得“活泼”起来,还不时回头看一眼正扶着居丽跟在身后的池明哲。

    李居丽或许因为“内疚”,就陪着小贤一杯接一杯,两人都有超常发挥的迹象,可随即就被池明哲跟宝蓝制止住,但是她也有些醉了。

    住处被酒店的房务总监安排在了后花园的别墅区里,李居丽这个老板娘莅临自然没什么可说的,招待规格自然按最高的来,关键是池老板的到来,让整个酒店的管理高层欢欣鼓舞颇为得劲。

    挨个进入餐厅的包厢,问安、请示,像是不在他跟前露个面会终生遗憾似得,当然这是晚餐开始前的情形。

    “好了!。。。贤!马上就到了。。。哎!小心!”

    宝蓝扶的有些吃力,谁让她个头现在没有徐珠贤高呢?

    “。。。欧尼。。。待会儿咱们再喝好不好?”

    “还喝?。。。哦!好啊!回房就喝,行吧!”

    “嗯!。。。嘻嘻!欧尼真好。。。咦?怎么有两个欧尼。。。”

    小贤看着已是酩酊了,宝蓝只能顺着她。

    “咣噹!。。。”

    别墅门被池明哲用脚带上。

    随后扶着居丽把她,跟已经歪靠在客厅沙发上的小贤放在一起。

    “我去倒点水给她们!”

    “嗯!。。。我来拧把热毛巾!”

    池明哲跟宝蓝忙活起来。

    。。。。。。

    拧开净化水龙头,宝蓝立在水槽前小心的接着,而池明哲在一间浴室里就着热水搓揉着毛巾,看了眼梳洗台镜子中的自己,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鬓角处又有了几根白头发。

    “啧!。。。未老先衰啊!。。。嘶!。。。”

    狠狠将白毛拔了下来,毫不犹豫的扔进台盆里,看着被水流给缓缓带走。

    十足三十一岁的池明哲有了紧迫感,更觉得自己先前的“操劳”该结束了,再不好好享受生活一转眼就老了。

    泰妍、允儿、秀妍等等,那亮丽可人的容颜在脑中闪现,智妍、秀晶、秀智她们的娇美样貌也跟着冒了出来。

    “唉!生早了。。。晚几年就好了!。。。好歹混个八零后啊!”

    冲着镜子他“搔首弄姿”,而嘴里的感慨也不是第一次在发了。

    “欧巴。。。”

    “来了!”

    宝蓝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臆想,拿起毛巾他出了浴室。

    。。。。。。

    “身上都是汗。。。欧巴。。。”

    “嗯?”

    正给小贤擦着脸颊的池明哲,撇过头来。

    宝蓝扶着居丽的肩,正给她喂着水。

    “最好让她们洗个澡。。。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洗澡。。。我要洗澡。。。欧巴。。。帮我洗澡。。。”

    小贤这一喝醉,好像真的不一样了,这种话往常她可不会轻易说出口,哪怕已经跟池明哲很亲密了,但私下里说些悄悄话时,都还会显得很害羞。

    “一起洗。。。我也要你帮我洗。。。”

    居丽听说洗澡,水也不喝了就站了起来,还摇摇晃晃的要脱自己的衣服。

    “呀!。。。居丽。。。”

    宝蓝的劝阻已经很快,可居丽的动作似乎更快。

    恤一把就脱了下来,饱满挺拔的胸裹在内衣里带着些晃颤,这陡然乍泄的春光立时有些晃人眼。

    “哎?。。。这丫头。。。动作到麻溜。。。行吧!一起洗!”

    听了他的话,宝蓝张了张嘴,可一想都是“自家人”这倒也没什么,反正“赤诚相见”也不是一两回了。

    只是看了眼小贤,她又用问询的目光瞅着池明哲。

    “我也脱。。。”

    小贤倒也“爽快”,好像不想让宝蓝欧尼“为难”似得,也站起来准备脱自己的裙子。

    “我来帮你。。。”

    居丽到时挺乐于助人的。

    “先上楼。。。等会儿,啊?”

    开口哄着,池明哲拦住小贤以及居丽,在宝蓝的帮衬下一起上了二楼。

    。。。。。。

    “嘻嘻!。。。”

    楼上浴室里的浴缸到是挺大,容纳四个人绰绰有余。

    小贤所在池明哲怀里,不是播着水面上漂浮的花瓣,而宝蓝和居丽靠着,好随时对她有个照应。

    “哗啦!。。。”

    居丽挪了过来,搅起的水花不少都溅到了浴缸外。

    “。。。抱抱!”

    她这是过来撒娇的。

    “不行。。。欧巴是我的。。。”

    小贤“护食”了,还跟居丽展开了“争夺”,继而又嬉戏起来,还相互泼着水玩。

    “呀!。。。呃!。。。”

    宝蓝看不下去了,刚要动作却被池欧巴给拉进怀里。

    她这算是“渔翁得利”了?

    “让她们玩吧!”

    “嗯!”

    宝蓝勾着他的脖子,跟池明哲抱在了一起。

    半晌,

    “。。。欧巴!”

    “怎么了?”

    正关注着两个玩的正欢的丫头,耳边传来宝蓝呢喃般的低语。

    “我想它了!”

    水里的一只手,悄悄摸向了他的腿间。

    “有多想?”

    “很想。。。”

    宝蓝的气息都有些灼热。

    “。。。待会儿喂饱你,嗯?”

    正说着厚颜无耻之语,池明哲觉得浴室里好像静了下来。

    再转脸一看,小贤居然跟居丽抱着,一起靠在浴缸边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