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大家一起睡?-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七十章 。。。大家一起睡?

    “这该死的天气!”

    郑和光紧了紧腰上的安全带,侧头看着边上一片模糊的飞机舷窗。

    济州机场这里突然变了天气,风雨交加,虽不至于影响飞机降落,可机身时有的摇晃还是让人有些胆颤。池明哲的飞机盘旋在济州上空已经有十几分钟,正等待着塔台的指令。

    前舱坐满了保镖们,个个神情严肃一言不发,虽然看不出是否紧张,可他们偶尔撑着扶手很用力的样子就很能说明问题。

    “怕不怕?”

    拉了拉徐珠贤腰间的安全带,池明哲凑头轻声问道。

    “不怕。。。有欧巴在就不怕!”

    小贤看着很镇定。

    虽然听不见飞机外面的动响,可舷窗上满是雨珠被拖长的水迹,模糊了视野却能预示外界的气候有多恶劣。

    再加上这会儿她跟池欧巴正坐在机上餐厅里,那从橱柜里传出的叮当作响声,加剧了某些紧张的气氛。

    “会不会坠机啊?”

    徐珠贤如是想。

    “嗯!。。。”

    机身突然的一阵震颤,让她赶忙将脑袋抵上池欧巴的肩头,眼睛也紧紧闭上了。

    “不怕,嗯?待会儿就降落了,咱们的飞机大,不会有问题。”

    揽过她的身子,池明哲搂得紧紧地。

    “唉!。。。再先进的科技,面对大自然时仍然是有心无力啊!”

    听了他的话,怀里的小贤睁开了眸子。

    “欧巴也害怕吗?”

    “当然怕啦!。。。但是再怕也会好好保护我们贤,嗯?”

    “哦!。。。如果我们掉下去了,有欧巴在。。。贤一定不会害怕!”

    她说的挺认真,可让池明哲有些哭笑不得。

    “小傻瓜!。。。什么掉下去啊?别说不吉利的。。。欧巴我有上天保佑,所以。。。”

    “吧嗒!。。。”

    他还没说完,一只悬吊着的酒杯掉在了地上,幸好地面铺着厚厚的地毯没让它碎裂。

    而左晃右晃的它,只好孤独的在餐厅地面上滚动着。

    无语的池明哲望了眼也正看着他的徐珠贤,唯一的举动就是又把她搂进了怀里。

    。。。。。。

    “那是不是欧巴的飞机?”

    风雨大作的停机坪边停着一溜的车队,其中的一台商务车上,全宝蓝贴着车窗努力伸头,想看清远处那架正缓缓降落的飞机是不是池明哲的。

    “应该是吧!。。。放心啦!再排队降落,也该轮到了!。。。那么大的飞机不会出问题的!”

    放倒了座椅正躺着的李居丽侧脸嘟囔道,随后又闭着眼睛小憩,看着对外面风雨是毫不在意。

    “那就好!。。。保佑。。。”

    宝蓝双手合在胸前似乎在祈祷。

    “呵!。。。”

    听见宝蓝嘴里的絮叨,居丽抿嘴而笑。

    她们俩在济州已经待了一个多星期,天天在威廉大学里“耗着”,指望老师看在她们这么勤勉的份上不会再扣学分。

    已经出道的她俩,因为工作繁忙经常的旷课,虽然池明哲已经跟校方打过招呼,但该做出的姿态还是要有的。tara按照计划准备去中国了“混”了,所以全宝蓝和李居丽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再加上池欧巴的“督促”,来学校这里露个面,好让同学们见到也算混个脸熟,当然她俩就是不露面同学们也会认得。

    得知池明哲来济州公干,她俩就一起请假前来接机。

    。。。。。。

    “西八。。。终于落地了!”

    郑和光率先走下舷梯,身后是蜂拥而出的保镖们。

    底下早已等候的接机人员递上许多雨伞,很快这里就盛开起朵朵的黑蘑菇。

    池明哲牵着小贤走下舷梯,郑和光赶忙将雨伞遮挡在他们头上,亦步亦趋护送着上了全宝蓝她们的商务车。

    “碰!。。。”

    沉重的车门刚关上,李居丽一把就逑住池明哲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而自个儿一屁股挪上了他的腿。

    “你个没良心的,把我们丢在这受罪,现在才过来!。。。刚才我都担心死了!”

    全宝蓝眨巴着眼睛,微张着嘴看居丽在那儿发浪。

    心道先前她可是对池欧巴他们能不能降落,一点儿都不带关心的,可这会儿居然抢先骚情上了,这让自己情何以堪?

    “呀!。。。居丽!小贤还在呢!。。。你干嘛?”

    全宝蓝瞪了她一眼,随后拉住徐珠贤的手。

    “贤啊!前两天生日没能当面祝贺,没怪欧尼吧?礼物可是让恩静她们帮着送了!”

    “没有的。。。谢谢欧尼了!礼物我很喜欢!”

    小贤看着全宝蓝,低头道了谢。

    全宝蓝送了条梵克雅宝的四叶草项链,镶嵌着珍珠母贝让小贤很是喜爱。

    “那我的礼物喜不喜欢?”

    居丽搂着池明哲的脖子,两只腿还晃荡着。她也送了件dior的珠宝给小贤,看着价值很不菲。

    也就是她们了,眼界和手笔这些年被某人教导的自是不一般,送出的礼物价值低了都不好意思出手,算是被池明哲彻底“毁”了。

    “喜欢!。。。谢谢欧尼!”

    小贤又低头向李居丽道了谢。

    “哈!。。。转眼我们贤也十六了,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当初小小的人儿,才这么高。。。”

    “呀!。。。哪有这么矮。。。噗!。。。亏你想得出。。。”

    宝蓝笑着打断了她的话。

    居丽比划的高度实在惹人发笑,手掌比在了自己的小腿弯处,难道徐珠贤当初是个侏儒?

    “随便比的嘛!。。。那么较真干嘛?”

    “。。。说你数学是个渣,还不信!”

    “呀!。。。这关数学什么事?”

    车子这时已经上路,而车内却显得很热闹,宝蓝和居丽不时抬着杠。小贤则安稳的在旁抿嘴偷笑,而池欧巴却笑眯眯的看着、听着,还不时伸手在居丽的屁股上揉捏两把,引来她的娇嗔。

    。。。。。。

    济州市翰林邑“丽人居”度假酒店,池明哲一行的车队停在了大厅门前。

    半道上李居丽就提出去这处自己的产业,说要好好招待徐珠贤,从而也引来了全宝蓝的反对,反问为什么不能去自己的酒店,同样也能招待好小贤,为这事还吵闹了半天,最后池欧巴一人赏了个“屁股”,连无辜的小贤也挨了一下,保不齐是顺了手也不一定。

    显然李居丽获得了胜利,一下车就热情的拉着小贤四处参观。

    “丽人居?。。。这名字改的。。。”

    望着酒店那二十五层楼顶的招牌,池明哲摇了摇头。

    当然这里原先预备叫“望海居”的名字也不咋地,济州四面环海,几乎所有临海的酒店都能起这个名。所以当李居丽提出换个名字时,池明哲也由着她了。

    “就是。。。简直瞎起。。。”

    拐着池明哲胳膊的全宝蓝附和道。

    “那某人的宝蓝大酒店就好听?。。。我记得这附近好像有家叫宝蓝超市的。。。你开的?。。。好像在那儿吧!”

    池欧巴乐呵呵地,还指了指临海公路的西北处。

    “呃!。。。欧巴!。。。不是最后没叫这个名字吗?真是。。。怎么?心疼我说她了?”

    “哪有?。。。小心眼样!”

    池明哲笑眯了眼,还捏了捏她的脸蛋。

    “哼嗯!。。。我就小心眼了!”

    晃着身子,将他的胳膊搂在怀里蹭啊揉的,全宝蓝浑身散发出了别样的风情。

    “。。。想我没?”

    仰脸微微噘着嘴,她的小女人样看着很可人心。

    “想!。。。不是来看你了吗?。。。嗯?”

    要不是场合不对,池欧巴就像搂着她好好“啃”一番。

    “真的?。。。算你。。。我们进去吧!”

    明知他是来公干的,可全宝蓝还是很开心他这么说。

    。。。。。。

    “秀晶。。。你看那儿怎么样?”

    伫立在地铁三成站六号地面出口,朴智妍指着眼前这片灯火辉煌高大的建筑群问道。

    “我觉得蛮好!欧尼。。。”

    没待秀晶收回仰望的视线回答时,跟着一起的金雪炫点就头应和道。

    “是吧!。。。这里是coex购物中心,虽然没怎么逛过,但看着档次是够了,欧巴要是在这里开间club。。。客源是不成问题的。”

    智妍老神在在的说道,随后还用问询的目光瞧着一言不发的秀晶。

    “还行吧!听说这里有间水族馆不错,一起去看看!”

    “我也听说了。。。好像还是亚洲最大的,我们去看看吧!欧尼们。。。”

    雪炫拐着两个欧尼的胳膊就朝前面的coex-mall走去。

    这三个丫头逛了一下午的街,打算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地方让池欧巴来开夜店,逛着逛着就坐上了地铁,可把身后一路悄悄跟着的保镖们急坏了,毕竟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首尔即将进入夜生活的模式,安全方面才是保镖们所担心的。

    好在她们去的不远,在三成这儿就下了,眼看三个丫头进了这家购物中心,松了口气的保镖们也急忙跟了进去。

    。。。。。。

    “来!祝小贤又长大了一岁,我们干杯!”

    “丽人居”酒店内设的中餐厅一间包房内,池明哲、徐珠贤、宝蓝和居丽一起围坐在放满菜肴的圆桌旁,李居丽举着酒杯说道。

    “对!。。。欧尼前两天没能给你庆祝生日,所以干了这杯算是迟到的祝福!”

    宝蓝也笑着说道。

    池明哲摇头失笑,心里却清楚这两个丫头定是没安“好心”,想借此把小贤给灌醉,可以安稳的睡到大天亮,而她们。。。他还是决定忍着对小贤的心疼,“配合”一把。

    “喝一点吧!嗯?”

    原本有些犹豫的小贤,见池欧巴都这么说了,心里忍着对宿醉后的恐惧,也举起了杯子。

    满满的红酒在杯中,那嫣红的色泽被灯光映衬的及是好看。

    “谢谢欧尼们!”

    轻轻抿了口,小贤再次道着谢。

    “嗨!喝酒就得爽快。。。贤啊!大口喝。。。喝完,嗯?”

    居丽这是生怕徐珠贤不醉?

    “我。。。哦!。。。”

    看着这位欧尼“期待”的眼神,徐珠贤只好闭眼喝干了杯中酒。

    “哈!。。。这就对了!来!。。。吃菜!”

    摞了摞发髻,居丽起身给小贤夹了筷子菜。

    “谢谢欧尼!”

    “贤啊!你就是太客气了,什么都要道谢。。。会显得生份,真是。。。来!再喝一个!”

    宝蓝的做派,让池明哲真的有些不忍了。

    “呀!。。。我替她喝吧!”

    “干嘛?我们女人喝酒,你少管!。。。再啰嗦罚你喝一瓶!”

    居丽站了起来,给小贤的酒杯倒满。

    “欧巴。。。我喝!”

    小贤好像也看出了什么,但是为了不让池欧巴为难,她拿起又被倒满的杯子,果断的一口喝尽。

    “噹!。。。”

    酒杯搁在桌上发出了响声,小贤的脸色开始醺染,眼睛也有些泛红。

    “晚上。。。我一个人睡,不会打搅欧尼们的。。。”

    包厢里立时静了下来,居丽、宝蓝包括池欧巴都傻了眼。

    “哎呀!说什么傻话呢!。。。晚上欧尼陪着你!”

    小贤的乖巧和上道,似乎让宝蓝有些不好意思了,知道自己跟居丽做的太过明显也有些过分,心里不忍了。

    “贤啊!。。。欧尼没别的意思。。。要不。。。大家一起睡?”

    居丽这是在致歉。。。还是慌不择言?

    “吧嗒!。。。”

    池欧巴手里的筷子都掉桌上了。

    宝蓝也愕然的瞅着她,而小贤的脸色红的像要出血。

    “我。。。可以吗?”

    “咣当!。。。”

    这会儿是居丽碰翻了面前的酒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