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拖“老乡”下水-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六十七章 拖“老乡”下水

    城南市位于京畿道的中央位置,距离首尔市中心只有区区26公里,而从江南区坐地铁只需要十五分钟就能到达其市区内。作为近些年高速发展的一座新兴城市,这里的变化可用日新月异来形容,因为离首都很近交通又便捷再加上环境优美,所以有不少首尔的打工一族把这里作为了置业的首选之地。

    池明哲旗下的泰荣顺昌地产,早在当初首尔用地开发殆尽之后便进驻了此地。城南市的高档住宅区大部分都出自其手笔,那时候城南的地价还很便宜,手里有了资金的池明哲除了大力投资济州以外,这里也是他当时颇多关注的地方。所以“池半城”的别号套在他脑袋上也不算过分。

    盆唐区是城南三个行政区之一,位于城市的南面,这里多数都是崭新的商业大厦和购物中心,高档的住宅和别墅区也是密集成片,街道宽阔并且四通八达,甚少发生什么车辆拥堵的事情。而且整个城南市的面貌大都如此,猛然看上去这里要比首尔更像大都市。

    东面有着一片山区,由兄弟山、佛谷山和孝钟山相连所成,山峦不高最多三百来米,但是这里青树翠蔓、蒙络摇缀,远远看去也颇有番层峦叠嶂之感。

    一条崭新双向四车道的沥青公路盘延山间,在阳光下闪耀着乌黑的亮泽,明黄的分道线也将其修饰的颇为规整,顺着山势斗折蛇行、明灭可见。

    道路尽头连接的是孝钟山深处一大片平整的谷地,这里已经变成了建筑工地,不少施工或是运送建筑材料的车辆,顺着山脚修进的公路,来来往往颇为热闹。

    。。。。。。

    “碰!。。。”

    下了车的池明哲,远远站在山谷外围看着整个施工现场,眉头轻扬显然心情很是不错。

    几个泰荣顺昌地产在现场监督的负责人,匆匆向谷外跑来,老远就开始冲池明哲点头哈腰行了礼。

    “辛苦了!诸位。。。”

    池明哲等他们站定,即刻也回了一礼显得颇为郑重。

    “不辛苦。。。应该的。。。会长!”

    几人又立马还了礼,神色还附着些受宠若惊。

    “这里是我以后的荣养之地,所以还要诸位多多费心,我啊!。。。现在天天盼着这里能早日建好呢!”

    背过手,池明哲又转身来到谷口的路边,望着山脚下那大片繁华的市区,不禁又点了点头。

    。。。。。。

    深山里这么繁忙自然是有原因地,这里将兴建一大片的宫殿群,作为池明哲“退休”之后的居住地。

    首尔好是好,可离边境实在太近,而且完全置于北方那些邻居的炮击径程之下。说起来都是兄弟之邦,可那毕竟只是胡人的鬼话。而且那边的领头人有些“少一窍”,搞不好哪天发疯来个炮击首尔,那乐子可就大了,其他人死不死池明哲不会关心,可自己一家大小必须要保证安全。

    其实他完全可以带着一家大小去济州岛或是国外,但是那里毕竟远离本土,池明哲说是要退休其实也是鬼话,好容易在韩国打拼了这么些年有了些底蕴,他怎么可能彻底的“自我解脱”呢?说不定暗处就有不少敌人在环伺,所以他只是退居幕后而已。

    所谓狡兔三窟,济州岛那也在兴建他的“別宫”,其次中国、美国那里他也准备大兴土木一番,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危机,带着一家子“转进”的时候也能从容不少。

    但是孝钟山这里将是他常年盘踞之地,所以他非常的上心,请来大批韩国的建筑专家以便按照心中所想,修建一座恢弘精美的藏娇“后宫”。

    既然是要修建“后宫”,池明哲认为还是仿古式样比较有感觉,所以当有人提出参照韩国的景福宫复制一座,当然是按照完整的来时,他思考了一阵就给予了否决。

    池明哲看不上觉得景福宫有些“小家子”气,他“以前”可是游览过北京的故宫,可那规模又显得太过庞大,所以他听取专家团的意见后,决定取韩、中两国古代宫廷建筑的精粹修造心目中的宫殿群。

    一想到这里建成以后,自己每日深居简出,还得身着传统韩服,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没事的时候调戏调戏“宫女”,呼朋唤友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四周还不时环绕着美艳无双的众“妃嫔”,到时左拥右抱为所欲为,这想想都让他好不快哉。

    。。。。。。

    “嘿嘿!。。。”

    这是背着膀子手指还不断搓拈的池明哲,应和着内心所发出的笑声。

    而几个等在一旁的工地负责人和随侍左右的郑和光等人,都有些相视无言。

    “哈!。。。失态了!”

    转回身的他,看着众人的表情立时也有些囧。

    “哪里。。。这是会长心态自若。。。真性情。。。真性情!”

    “哈哈!。。。”

    池明哲用手点了点其中一个说话的工地负责人,脸上还带着赞许的神情。

    “走!。。。进去瞧瞧!”

    前呼后拥,他在众人的陪伴下在谷地里转悠了半天,最后带着万分的满意回了首尔。

    。。。。。。

    “欧巴!。。。去哪了,都找不到你!”

    刚回到公司的办公室,朴智妍就找上门来。

    “去外地了,怎么了?”

    拉过智妍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

    “没有。。。想你了呗!一刻见不到就想。。。”

    一副娇憨的样子,智妍还将脑袋贴在了他胸口上。

    “呵呵!。。。鬼丫头!又想干嘛?。。。嗯?”

    池明哲摸了摸她的头发,就手捏着那娇嫩的脸蛋。

    “不想干嘛!。。。就是想你抱抱!”

    仰起脸颊,看起来她似乎情绪有些不高。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生病了?”

    皱了皱眉,池明哲语气带着关心。

    “没。。。肚子疼。。。”

    “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闹肚子了?”

    这些年朴妹子就像女儿一样被池明哲疼着呵护着,对她的一切都是关心备至。而智妍自己也将池欧巴看的比什么都重,甚至比自己的家人都要亲密许多。

    “不是。。。欧巴。。。”

    小脸蛋染上了一抹晕红,这让池明哲有些奇怪。

    “我来那个了。。。难受。。。哄哄宝宝,好不好?”

    “好!。。。来!欧巴亲亲!”

    池欧巴了然。

    “。。。嗯!”

    她小嘴往上凑着,透亮魅惑的眸子还眨了眨,随后又微微眯起。

    “。。。嗯嗯!”

    站着办公室门口的刘仁娜“秘书”吱了一声,手上还端着个托盘放着咖啡和一些小点心。

    看到办公桌后的“父女”俩,即将进行不伦的举动,她虽然也见怪不怪,只是这大门还敞着都不知避忌,让她看不过眼了。

    “欧尼。。。我来!”

    天生就是个讨喜丫头的智妍,从池欧巴腿上蹦起迎着刘仁娜就接过了托盘,搁到一旁的茶几上还立刻拉着她黏糊起来。

    “正好。。。智妍她。。。呃!。。。”

    池明哲似乎有些不好开口。

    “行了。。。刚才我都听到了。。。这是女人的事,你就别管了!”

    刘仁娜睨了他一眼。

    “走。。。跟欧尼回去,待会儿喝杯红糖水暖暖肚子!”

    “哦!。。。”

    智妍还眼巴巴瞅了池明哲一下,显然她更愿意池明哲陪着。

    “去吧!。。。欧巴会早点回来的!”

    “嗯!。。。要早点喔!”

    直到池明哲点了头,她才跟刘仁娜离开了办公室。

    。。。。。。

    “那首歌的优美之处。。。”

    “那条街的好玩之处,你知道吗?。。。嗯!。。。”

    泰妍伴随着耳麦里的钢琴声,对着面前一只话筒轻声吟唱着。

    池明哲先前去了少女时代的练习室,发现里面空无一人,随后才在天际音乐公司里的一间录音棚找到了她们。

    八个姑娘坐在外间,听着外设音箱里的曲调和歌声都莫不吱声。

    “喜欢一起听过的歌。。。”

    “喜欢一起走过的街。。。是真的。。。”

    “从一开始就把不争气的摸样。。。”

    “把落魄的我。。。展现给你该多好。。。”

    这歌池明哲觉得耳熟,但又想不起在哪儿听过,推开门他悄悄走了进去。

    而背对着的大家都没发现他,只有在录音棚里的泰妍,通过那扇整面的隔音玻璃墙看到了他。

    嘴角轻撇,她似乎笑了下。

    “先告诉我吧!。。。不要含含糊糊。。。”

    “在确切一些。。。”

    “像傻瓜一样的我。。。你说我过得很好。。。”

    “谢谢你。。。”

    “我该怎么办。。。我一无所知。。。嗯!。。。”

    抱起手臂,池明哲也点了点头,相比起“以前”的泰妍,现在她的歌声中多了些“积淀”、“稳重”和“成熟”,看着唱功似乎又有了巨大的“提升”,当然指的是对歌曲的理解以及诠释时的那份从容。

    “。。。欧巴!”

    小贤最先发现了他,随即拉着他一起坐下。

    秀妍、允儿、顺圭依然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动都没动,好像被泰妍的歌声所“感染”了一样而沉浸了进去,保不齐是不是在对“以前”缅怀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毕竟泰妍这会儿演唱的“自作”曲也算是她们的“乡音”来着。

    但是秀英、侑莉、孝渊包括美英都对这首歌感到了震惊,从她们脸上那不可置信和微张着的嘴就能看出来,至于小贤则对泰妍由此能力深信不疑,毕竟在她看来,自己的队长欧尼平日就是个很努力的人,所以在她的认知中,肯努力的人定会有着创造奇迹的能力。

    得知自家的队长要变身为“唱作人”时,她们几个还劝慰来着,都希望金队长不要妄自尊大,得再积累几年也犹时未晚,可当泰妍把大家拉到了这里开腔以后,她们才有些傻眼。

    金软软队长什么时候这么牛逼了?

    可毕竟这曲子是做不了假的,也的确是她们没听过的,先前秀英问了歌名拿着写了歌词的稿纸,用这里的电脑上网搜寻了半天,最后在金泰妍步入录音棚前,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下,感到“歉然”的同时又覆上了敬佩之情,哪怕心里还有些疑惑。

    “欧尼这首歌,真好听!”

    小贤拄着池欧巴的胳膊,身子也贴着他。

    “好听吧?欧巴也第一次听呢!”

    池明哲拍了拍她的手背。

    过两天就是徐珠贤的生日,原本还很是期待来着,可他答应了允儿的“请求”,所以看着身边的小贤,他心里也想着到时该怎么解决才不至让她误解。

    微一偏头,刚好跟允儿的视线对上,冲他不着痕迹撇了撇头,允儿的意思池明哲也知道,是在提醒他别忘了答应的事。

    秀妍、顺圭也冲他瞥过了眼神,似乎在施加“压力”,池明哲垂下了脑袋装作被逼无奈,一副垂丧的样子。

    “欧巴。。。”

    “嗯?”

    对上小贤透亮的眸子,池明哲一时有些失神。

    “后天我生日。。。”

    一抹晕红染上面颊,小贤声音低低地。

    “我记得呢!会帮你好好过!”

    “。。。嗯!”

    羞涩的低着头,身子又向他贴了帖。

    她好像很“期待”呢!

    。。。。。。

    “啪啪啪!。。。”

    掌声让池明哲回过神,泰妍从录音棚里出来了。

    “软软你好厉害!。。。歌好好听!”

    美英欣喜的黏了上去,拉着泰妍的手表达着崇拜之情。

    “一般般啦!”

    泰妍面色有些微红,毕竟这是剽窃的呀!

    但看到一旁端坐的老剽窃池明哲时,她似乎找到了“自信”。

    “好就是好。。。不要过于谦虚!”

    池明哲加以鼓励道,同时眼神也转向秀妍、允儿和顺圭她们。

    “你们有什么想法没?”

    “我们。。。也写歌?”

    允儿愕然地问道。

    “不要含羞,要相信自己是有创作人潜质的,嗯?。。。你们每个人都一样,有了什么好的灵感,就大胆的去尝试。。。呃!也可以来寻求我的帮助,我相信你们未来。。。个个都可以成为优秀的唱作人!”

    虽说看着他是在跟大家说,可眼神不时瞄着秀妍、允儿和顺圭,只有泰妍低头抿着嘴,她实在是想笑,这不要脸的池欧巴,想必是要扩大他的剽窃阵营在拖其他三个“老乡”下水。

    “我也可以吗?”

    好吧!看来美英被“鼓舞”到了。

    “可以。。。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要相信自己!”

    “哦!。。。我会试试!”

    月牙般的笑眼在绽放,让她看着很漂亮。

    写歌很难吗?。。。应该很难吧!

    秀英、侑莉、孝渊包括小贤都下意识的在沉思,同时也觉得池欧巴说的很有道理,不试试又怎么会知道自己行不行。

    万一。。。要成了呢?

    池欧巴走了,留下了一帮姑娘还在那儿相互探讨,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唱作人,当然就属美英、秀英、侑莉、孝渊她们最热情,小贤多数都在听,而泰妍、允儿她们四个只是笑眯眯的在旁附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