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二章 迟来的的歉意-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六十二章 迟来的的歉意

    第二天。。。下午,池明哲是被生生摇醒的,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的大脑是一片空白。

    俯身歪头看着他的智妍,捧着他脸颊左瞧又看的,随后一把扑倒在他身上。

    “欧巴。。。宝宝怕!”

    “怎么了?。。。哼嗯。。。”

    声音有些干涩,他清了清嗓子,从被子里伸出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

    “我做噩梦了。。。还把秀晶踢下了床。。。”

    “哦?。。。”

    他歪头看了看房间,似乎在找寻什么。

    “跟她姐姐和我欧尼在楼下呢!。。。哼嗯!。。。就知道找她。。。一点都不关心我。。。呜呜!。。。宝宝好难过!”

    这妮子有些吃醋了,脸颊在他颈脖处边蹭边发出呜咽声。

    “怎么会不关心你,嗯?。。。跟我说说做了什么梦。。。”

    趴在他胸口上的智妍,眼中的焦距有些发散,像似在回忆什么。

    “我梦到了自己。。。”

    “是吗?”

    池明哲也来了兴致,起身靠坐在床头,还把智妍抱进怀里拥着。

    有着泰妍、秀妍、允儿和顺圭这四个莫名降临“这里”的例证,池明哲内心里却是有着更多的期待,他甚至还怀疑因为这次车祸,少女时代里还有人“来了”,只是正隐藏着

    当然,这仅仅是他的猜测,不得不说这家伙有些贪心了。

    而智妍上次因为受伤昏迷,似乎有过某些不可名状的经历,对此池明哲也是在暗暗地关注。

    “说说看。。。梦里的你自己怎么了?”

    “嗯!。。。她要爬过来。。。还说我们本就是一个人,我打她了。。。哼哼嗯!。。。我怕死了!”

    边说着,她的手还无意识的在池欧巴胸尖上揉捏,整个人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傻瓜!。。。这是做梦啊!”

    “可那明明是我。。。欧巴!”

    仰起头,智妍掰过他的脸。

    “嗯?”

    “她说。。。tara要解散了!”

    “解散?怎么会?。。。别瞎想了!肯定是白天玩累了,所以才会做这些乱七八糟的梦。”

    池明哲安慰着她,心里却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打算待会去找泰妍问问。

    正在楼下的秀妍也能给予自己某些“提示”,可美英和秀晶都在就有些“不方便”了。

    “来!。。。欧巴起床了,现在几点了?”

    “一点钟了。。。欧巴!晚上陪宝宝睡。。。好不好?”

    “好!。。。晚上陪你,嗯?”

    “。。。嗯!”

    朴妹子也许真的被吓住了,连这么个“好消息”都没能让她过于高兴。

    。。。。。。

    “姐姐。。。”

    楼下客厅里这会儿正上演着“姐妹情深”的大戏,唯一的观众就只有抱着胳膊,正坐在她们对面瞧着的黄美英了。

    “还疼不疼。。。都是姐姐不对。。。不该下这么重的手,原谅姐姐好吗?”

    将秀晶紧紧搂在怀里,秀妍的下巴还不断蹭着她的额上。

    而秀晶则有些彷徨,待在秀妍怀里想挣扎都不敢过分大动。这一会儿好、一会儿坏的自家姐姐,实在是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我没怪姐姐。。。是我不对,应该直说的。。。对不起了。。。姐姐!”

    “直说什么?。。。姐姐又没病,都是你那个欧巴在胡说八道,以后别听他的。。。净不教好的!”

    秀妍还亲了亲秀晶的脸蛋。

    “哦!”

    秀晶哪敢反驳,低声应着还任由姐姐搂着自己腻乎。

    美英看的有些无聊,掰着自己的指头正踅摸着是不是该修修了,只是这眼神不时会偷偷打量着秀妍。

    “都吃午饭了吗?”

    池明哲牵着智妍一起下了楼。

    “。。。你醒啦!”

    美英站起来,上前还拐住了他的胳膊。

    “叫你别打扰的。。。让他多睡会儿都不行!”

    看着智妍,美英嗔怪了一句。

    “哦!”

    智妍则乖巧的点了点头,像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在自己这个欧尼面前,她永远都是乖巧、讨喜的化身。

    “我们都没吃呢!。。。”

    美英还努嘴冲秀妍那仰了仰。

    池明哲自然看到了,而且这会儿秀妍还若无旁人搂着秀晶,这丫头还偷偷朝自己的欧巴投以求救的目光。

    “我说秀妍。。。要亲热待会儿吧!都给我去餐厅吃饭。”

    秀妍自是无不可,起身睨了他一眼也没说话,只是还牵着秀晶的手没松开。

    “走吧!”

    池明哲带着智妍跟美英先一步出了门,秀晶本想趁机挣脱姐姐的手,没成想被攥的更紧。

    “干嘛?跟我一起走不行?”

    “没有!”

    眼前的可是拒绝治疗的“病患”,秀晶只能憋屈的任由姐姐牵着。

    “姐姐。。。我想过了!我觉得还是把钱都放你那儿比较好!”

    边走边拄着秀妍的胳膊,秀晶的脸色还带着些讨好。

    “算你听话,行了!。。。自己留着吧!嗯?。。。不过。。。以后可不能大手大脚的,出手就是一百块美金小费,跟谁学的。。。”

    秀妍还看了眼池明哲的背影,心里也暗自决定,以后得多多教导秀晶,帮她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习惯了呗!姐姐你不也是。。。”

    “我?。。。那。。。”

    她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难道要跟妹妹解释,那个不是自己?

    秀妍的沉默,让秀晶暗自有些小得意。

    。。。。。。

    泰妍这会儿也没起床,裹着被子在一间被厚实窗帘遮挡的很昏暗的卧室里,睡得正香甜。

    昨晚和那些欧尼们酣战了一夜,直到凌晨五点才睡下,她的麻技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或许是新人手气特别的好,最后就属她赢得最多。

    床头底部的一张软塌上,不光散乱的丢弃着她一些衣物,更多的是大把的钞票和现金支票凌乱的堆砌着,有不少都散落在了地上。

    其实她并不知道这些欧尼们玩牌赌得有多大,当她“一不小心”成了把清一色大胡的时候,还对欧尼们身后佣人拿出好些皮箱有些纳闷。

    而韩佳人欧尼的算术是真的好,算钱的速度堪比计算器,她这一算完,皮箱被打开就“哗哗”下起了钱雨。

    泰妍起先讷讷的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当身旁的小几上钱堆起来后,那种视觉的冲击也让她第一次,对麻将牌这种有益身心的游戏,充满了兴趣和好感。

    。。。。。。

    “咔嚓!。。。”

    卧室门被轻轻打开,池明哲悄悄走了进来。

    俯视着泰妍那张恬静的小脸,他忍不住低头在她额上啄了口。

    “嗯!。。。”

    似乎有所察觉,泰妍动了动还微微睁开了眼睛。

    “。。。欧巴!”

    “吵醒你了?。。。听说昨晚手气不错,嗯?”

    听到手气不错这话,泰妍的眼睛猛然睁大,人也有些清醒了。

    “我的钱!。。。”

    她还一把坐了起来。

    “在这呢?”

    池明哲从软榻上捧起大把的钞票,双手分开任其自由洒落。

    “好多。。。”

    她还有些迷糊的眸子里,多了星星样的神采,看着像个小财迷。

    “笨蛋。。。知道自己卡里有多少钱吗?这才多少?。。。”

    想想池明哲又觉得自己的话不对。

    “哎呀!。。。这些娘们越赌越大。。。以前是几千万的赌,现在。。。这多大来着?”

    “一亿。。。两家光就算一将!”

    泰妍飞快的报出了昨晚玩的底钱数。

    “行啊!。。。我们软软也算是入门了,嗯?”

    “嗯!。。。好好玩!要动脑筋的。。。我厉害吧?昨晚赢得最多!”

    她抱住池欧巴的脖子就吊在了他身上。

    “呵呵!。。。等咱们回学校上课,软软也拿出这么爱动脑筋的架势,那每次考试就不用烦神了,是不是?”

    “喔!。。。好困!我再睡一会儿!”

    一听要回学校上课,泰妍立马开始“装死”,脑袋一歪就在他肩头一动不动了。

    “行了!别装了。。。至少得回学校露露面,不然怎么给你打成绩?”

    泰妍还是一动不动。

    “啧!。。。算了!到时我给校长打电话吧!。。。但考试得去,嗯?”

    “嗯嘛!。。。嘻嘻!”

    她这又活泛了。

    好歹也是快三十代的人了,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只要一听到学校两字还是会忍不住发怵。

    。。。。。。

    “你跟他说了?”

    秀妍跟泰妍走在静湖边,对于昨天自己把“同伙”都暴露了,觉得有必要跟泰妍交个底。所以饭后秀妍就拉着泰妍出来溜达。

    “。。。不小心说漏了嘴,对不起!”

    拐着泰妍的胳膊,秀妍抿着嘴一副认错的样子。

    “跟我说说你们。。。昨天发生的事!”

    “哦!。。。”

    两人边走边小声交谈,却无意间回到了自己等人居住的别墅前。

    “他已经知道我的事了。。。在美国我们喝酒的那天晚上,他就知道了。。。这家伙精着呢!。。。到是允儿和顺圭。。。这下全暴露了!”

    打开大门,泰妍一屁股瘫倒在沙发上,秀妍侧着身也跟着坐下,两人都没发现厨房里闪过一道身影。

    “那。。。怎么办?她们会不会怪我?”

    秀妍满是懊悔的神色。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反正都这样了。。。到是。。。西卡!”

    泰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原想跟眼前的郑秀妍说些什么的,也被自己憋住了。

    “怎么了?想说什么。。。”

    “算了。。。没什么?”

    仰靠着沙发,泰妍不知在想什么,秀妍也是一言不发,望着边上的茶几发着呆,整个别墅里显得更加的安静。

    “。。。对不起!”

    半晌,秀妍的再次道歉打破了这里的沉寂。

    “嗯?。。。前面不是说过了吗?”

    歪过脸来,泰妍看着她。

    “那时候。。。我离开了组合,给你们造成了困扰。。。其实。。。我不是真要离开,一起这么多年了。。。虽然有时候会有矛盾。。。可我真的很舍不得离开你们!”

    秀妍红着眼圈主动提起了“以前”的事,先前泰妍的神情她估计也是想说这个。

    自四人一起来了“这里”,还真没有聊过这个话题,都顾着恐慌、茫然无措了,而现在正好就此把事说开。

    “以前的你。。。真的好难亲近。。。西卡。。。”

    泰妍的语气有些幽幽。

    “其实我也该跟你道歉的,西卡!。。。她们那时候排挤你。。。我都当做看不见。。。”

    “泰妍。。。没什么的,都是我的错。。。那时候。。。”

    秀妍有些说不下去了,伸手抚着脸抹着滴落下的眼泪。

    “。。。给!”

    抽出茶几上的纸巾,递到秀妍的跟前,泰妍向她边上靠了靠。

    “那时候你们经常一起出去吃饭,从不叫我。。。我就知道大家对我有意见。。。其实我好想跟你们一起的。。。”

    “西卡。。。那时候我觉得你很笨。。。什么都搁不住,心直口快有时候也是缺点。。。甚至不顾对方的脸面和难堪,我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我。。。我能理解!”

    用纸巾拭着面颊,秀妍认真的看着泰妍。

    “你是个能为理想而努力的人,但太容易被环境影响而改变初心。。。这就。。。”

    “我知道的。。。泰妍。。。是我太没安全感了。。。其实。。。”

    秀妍顿了顿似乎下定了决心似得。

    “当初。。。公司星探在大街上是想挖掘秀晶的。。。后来。。。才把我带上。。。”

    眸子里带着释然和一丝羞愤,她看着泰妍又继续说道。

    “我在公司练习了七年零六个月。。。哪怕一次次从组合选拔中落选,可我仍然在坚持,就是为了要证明,我郑秀妍不比别人差。。。只是缺少机会。。。可我真的很没安全感,我很害怕。。。害怕自己的坚持最终是一场空。。。都说我冷漠像冰山。。。可我的心却是热的!”

    饱含泪水的眼眸里带着倔强,秀妍的腰杆也坐的挺直,那是属于她独有的桀骜。

    “西卡。。。都过去了,现在咱们算是又有了新的开始不是吗?”

    泰妍握着她的手,拍了拍。

    “我也是。。。最沉闷的那个始终是我。。。其实大家都不了解我,这也是我刻意的。。。一个小地方来的乡下丫头,做你们的队长谁会服气?。。。在他人看来我只管自己不管别人。。。其实是我心里很自卑。。。我能做的只是尽量让大家挑不出刺来,从而也让大家有些弄不明白我。。。从来不是别人孤立我,而是我孤立了别人。。。西卡!我是不是很别扭?”

    “还好啦!。。。只是那次你的写真留言。。。却让我心里很难受!什么。。。一直没法亲近,因为有文化隔阂,而且性格也不和。。。”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那时候少女时代九人一起出了新写真,她们在留作纪念的写真后,分别给队内的成员写了最想说的话,秀妍得到了泰妍的这段“恶评”。

    而同样是美籍的黄美英,却是被泰妍完全的“另眼相待”。

    “因为亲近,所以连文化隔阂都忽略了。”

    这是个人都受不了,况且在面对外界时,她们还要显得亲密无间。

    “对不起了!西卡。。。”

    “呵!。。。你现在也是美国人呢!”

    “也是哦!。。。我也有美国style!。。。对吧!”

    两人的神情变得轻松愉悦起来,也靠的很近相互间还不时拥抱一下。

    “我。。。也对不起呢!”

    允儿突然从厨房里现了身。

    “你。。。”

    泰妍跟秀妍都愣愣地看着她。

    。。。。。。

    晚间的少女时代宿舍客厅里,点燃了许多烛火,四个身影相对而坐。

    除了泰妍、秀妍和允儿以外,李顺圭也出现在了这里。

    说笑、嬉闹间或夹杂着沉默和抽咽,只是没多久顺圭就拿起一瓶酒启开,挨个给大家倒上。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烛光映衬下,四个漂亮姑娘的面上,此刻都缀满了晶莹。

    她们的心随着杯中酒再次被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以往一切的误会与不愉快,也随着相互间真诚的道歉而冰释。

    往后,她们会彼此扶持,彼此依靠,在这个“新”的世界里相濡以沫。

    最后在顺圭这个二斤不当酒,三斤扶墙走的“酒桶”怂恿下,泰妍是当场就倒了,而秀妍和允儿相拥着痛哭一场后也跟着不省人事。

    只有李顺圭还拿着酒瓶在自饮自斟,随着她准备再开一瓶时,一个趔趄没有站稳,可即刻被身后突然出现的一个人给扶住。

    “。。。你怎么来了?”

    “来了好半天,一直在门外!”

    “你偷听?”

    “不!。。。我是来给你送水果的。”

    池明哲举起手里的拎袋晃了晃。

    “有香蕉吗?我要吃。。。”

    顺圭靠在他身上,抬手想够那袋子。

    “这个。。。忘了从家里拿,不过没关系,欧巴有一根。。。咳!要吗?”

    “哼嗯!。。。不要脸,以为我喝醉了就不知你的花样,我要能剥皮的香蕉!”

    “将就下,嗯?”

    “我不。。。”

    顺圭却一把拉住他,有些踉跄的向楼上走去。

    “等下。。。我把她们都抱回房去!”

    “。。。想趁机把我们都收拾了,是不是?”

    “哪能?。。。呵!”

    池欧巴辛辛苦苦废了半天的劲,把倒下的三个送进了楼上的卧室,当然是一间。

    “过来。。。”

    “。。。怎么了?”

    顺圭已经滑座在了床沿的地毯上。

    “。。。抱抱!”

    池明哲蹲下了身子。

    “以后。。。就指着你养活了!”

    顺圭紧紧抱着他,微醺的脸颊仰起跟他贴着。

    “养!。。。把你们都养的白白胖胖的,好不好?”

    “不要。。。我都这么胖了!。。。你摸摸!”

    丰满而软和的胸,让池欧巴的一只手都抓不满。

    “坏蛋!。。。大吗?”

    “大。。。顺圭就是厉害!”

    “嗯!。。。轻点!。。。我要睡觉了!”

    “好!。。。我们起来!。。。哎哟!。。。”

    托着她的细腰,刚扶到已经睡了三个的大床上,池欧巴也被带着栽倒在了上面。

    嗯!估计他是起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