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床第上的“浅谈”-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五十七章 床第上的“浅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半岛岁月最新章节!

    地下演艺大厅里如这段时间一样依旧坐满了人,各种焦虑、紧张或是烦躁出现在每一个正襟危坐的待考练习生脸上,台上犹如走马灯似得上来一个个俊男靓女、稚嫩孩童,拿出浑身解数以“取悦”台下,四个表情看着有些黯淡或是已经疲惫不堪的主评审。

    天际娱乐这次的招募练习生活动其实已经可以算是圆满完成,不少好苗子让朴振英、杨贤硕他们都感到欣喜万分,可任谁连续一个多月,每天从复说着各种评介、安慰或是遗憾的“台词”也终究会忍受不住,好在池会长很体谅,也吩咐适时就可以结束这次的招募活动。

    厚厚的录取名册正在整理,随后会拿给池明哲亲自过目。当然这也是走个形式,在最近的一次会议上,他已经直接表明,今后娱乐这块会彻底放手,给杨贤硕、朴振英他们去“折腾”。

    。。。。。。

    不少路过地下长廊的工作人员,纷纷给迎面走来的池明哲行着礼,一些正在准备面试的演员练习生们,也在认出他后拘谨的给予问候。面带和蔼的池会长自然不会失礼,而且“我很看好你”的眼神也被他频频施展,这些已经很紧张的俊男靓女们,像是奇迹般地被某种力量所鼓励,很快都平复了心境,望着池会长消失在长廊尽头的背影,似乎也坚定下了某种决心。

    池明哲其实是想来看看,这次前来应征的演员练习生中有什么“熟人”,可转悠了半天才发觉自己似乎犯了脸盲症,也不知是不是韩国的整容业最近发展过快,已经形成了类似工业流水线的作业模式,反正他眼中的这些小伙和妹子们长得都一个样,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燕归园里也多了很多“闲散”人员,特别是静湖边的水晶宫餐厅,似乎成了参观的圣地,一些工作人员正带着好些家长已经被应征上的练习生们,在这里进进出出,不时还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讲述整个公司的辉煌“历史”,以及餐厅大厨的手艺如何精湛,堪比首尔各大五星级酒店芸芸,不时还会引来一阵阵的惊呼。

    双手插在裤兜里,脚步迈得也松快,路过这里的池明哲偶尔在外围驻留片刻,虽然没有被任何家长和练习生注意到,可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公司里真是能人辈出,就他眼前这个带着眼镜一脸憨厚,还吐沫横飞的胖小伙,如果送到中国某些“高端”的销售组织当中去培训一段时间,等回到韩国以后这前途简直不可限量,干个外交部长都绰绰有余。

    “当年。。。咱们韩国歌坛有多少大前辈,前赴后继的去往美国,要为我大韩民国的歌谣界闯出一片天空。。。结果。。。你们猜怎么样?”

    “。。。全都折戟沉沙,惨败而回。。。举国震惊啊!这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灾难。。。我痛心难忍啊!。。。但是。。。自打我们池明哲会长出现以后。。。这个世界最顶级的歌坛,终于有了我们大韩民族歌手的一席之地。。。多少人在内心感叹。。。在哭泣。。。为我们池会长感到骄傲!。。。他是我们民族的英雄!”

    池明哲听不下去了,他觉得这个胖小伙干个政府总理都嫌屈才。

    嗯!回头得问问他在哪个部门工作,直接给调到总部来,弄到宣传的口子上去一定大有可为。

    。。。。。。

    “乖喔!。。。来!姨妈抱抱!”

    推开金泰熙的房门后,池明哲就见到金熙媛正弯腰抱起自己的大女儿池珍儿,而二丫头池幼珍正扒着她的腿,仰头闹着也要抱抱。

    “。。。回来了?”

    金泰熙刚拽过小女儿,就发现池明哲伫在门口。

    “是啊!。。。公司没什么事,就回来看看我的宝贝们!”

    弯腰迎着向他扑来的幼珍,抱起后又转身面向正看着他的大姨子。

    “回来了!。。。辛苦了!。。。”

    金熙媛率先打了招呼,语气虽然淡淡地,但似乎里面刻意压抑着某种情绪,而且眼神。。。

    “不辛苦!。。。你能来,泰熙应该很高兴!”

    池明哲冲她笑了笑。

    “是啊!我好久没见到欧尼了,她这一来,孩子们也很高兴!”

    金泰熙显然是真的开心。

    “巴巴!。。。姨姨给我买了娃娃。。。”

    怀里的幼珍,捧着池明哲的脸嗲声嗲气地,又指着一边几凳上放着的些包装盒。

    “是吗?那有没有说谢谢?”

    “嗯!。。。我说了。。。thank-you !”

    小丫头长得实在漂亮可爱,这动作、语气无不让池明哲心里爱意萌发。

    “哦哟!。。。真乖,嗯?。。。嗯嘛!”

    “嘻嘻!。。。痒痒!”

    小脸蛋被亲,池幼珍边躲闪边开心的跟爸爸玩耍。

    “我也说了。。。巴巴!”

    大闺女见爸爸只亲妹妹,也赶紧向他邀着功。

    “真的吗?。。。好!爸爸也亲亲。。。嗯嘛!”

    走到金熙媛跟前,池明哲凑脸在大女儿的脸蛋上啄了下,只是瞬间就感觉到手碗被轻轻捏了下,继而发现大姨子注视着自己的眼神里,居然带上了水意。

    “在这多住几天。。。陪陪泰熙。。。你们好久没见,先聊。。。我下去了!”

    将怀里的女儿递给金泰熙,池明哲没敢多待,说了两句就赶忙离开,他生怕在这里继续待着,金熙媛会不会露出什么马脚。

    金泰熙可没发觉什么异常,抱着女儿正逗着,只有金熙媛的视线好半天才从门口收回。

    。。。。。。

    “欧巴。。。”

    孙艺珍喘息着,不时仰起颈脖让池明哲亲吻,身子也软若无骨的在他身下扭动。

    “。。。想我吗?”

    “嗯!。。。想!。。。进来。。。!”

    分开的双腿向上抬起,似乎要让它进的更深些。

    “来了。。。宝贝儿!”

    “。。。嗯!。。。嗯!”

    适应了会儿,随着身子轻轻开始蠕动,艺珍的股间不时也会一紧一松,施加着某种压力。

    “啵!。。。艺珍!”

    “。。。欧巴!”

    交融的气息,配合无间的动作,让这两个饮食男女坠入了欲的深渊。

    晚饭后,一大家子在餐厅里聊了好一会儿,随后在全智贤等人灼灼目光之下,孙艺珍拉着池明哲走了,而作为客人的金熙媛还没弄明白什么,就被金泰熙拽着一起回了自己的卧室,而继续留下的全智贤她们似乎放开了,嘻嘻哈哈大声说着孙艺珍这么急。。。好吧!金熙媛后面没听清楚。

    。。。。。。

    “他晚上不常来你这儿?”

    “没有。。。今晚轮到艺珍了!”

    泰熙正低头给姐姐找着睡衣。

    “。。。轮到?你们平时就这么过的?”

    “呵!。。。”

    拿出件崭新的睡衣,金泰熙塞进了姐姐手里。

    “。。。习惯了呗!人那么多。。。还能怎么着?。。。当初为了家里,拿了他五十亿。。。从那以后我就知道。。。这辈子我逃不开了!”

    “泰熙啊!。。。你。。。”

    金熙媛看着妹妹,似乎能察觉到她内心深处有股不可言喻的感伤。

    “欧尼!。。。我现在过的很好!”

    “你觉得好就行。。。关键是要开开心心的。。。有空就多回回家,偶妈很想你。。。还有那两个小淘气!”

    “嗯!。。。”

    拉着姐姐的手,金泰熙带着她去选卧室了。

    。。。。。。

    全州,于阳洞。

    泰妍的新家就坐落在这里一处别墅区内,是金爸爸去年刚买的新房,据说地产商还给了很大的折扣,但是房款最后却是“自己”掏的,随后她的“哲”又给补上了。

    房子很大,但是这会儿却很冷清。

    趁着假期她回来了,寻着“记忆”进到家中时,面对的只是独自一人。

    这些年她的父母一心扑在了家族事业上,金家眼镜店的规模也遍布全韩,最近她的爹地在济州又开了一家新店,所以金爸金妈带着金夏妍都去了济州岛,顺便还要看看正在威廉大学电影艺术学院里埋头苦读的金志勇。

    “导演系?。。。啧!。。。”

    挂上爸爸打来的电话,仰头靠在沙发上的泰妍,嘴里默默吐出这三个字后,还砸了砸嘴。

    “action。。。cut。。。哈哈哈!”

    脑子里突然想到将来某一天,自己的笨蛋哥哥在电影拍摄现场,扬着手臂大喊一声的装逼样,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甚至连电影女主角的形象都套想成了林允儿。

    笑着笑着她突然就沉默了下来,很突兀,继而咬起了手指甲。

    天色渐渐晚了,她这时候才想起来要吃晚饭,可家里的冰箱虽然是满的,但她。。。不会做。

    。。。。。。

    “。。。炖的什么?”

    “五香牛腩。。。香吧?”

    “嗯!。。。给我尝一块。。。”

    “还没熟,吃了会拉肚子!”

    “。。。就尝一小块。。。好不好?求求你!。。。哲!。。。肚子都饿扁了,你摸摸!”

    躺在家中空旷客厅里的大沙发上,“忍饥挨饿”的泰妍,脑子里莫名又出现了这段画面,那是“她”跟池明哲在首尔的家中,居家过日子时的幸福片段。

    。。。。。。

    侧过身,望着一边茶几上零散搁着的零食袋,她伸手想去够。

    可手似乎不够长。。。

    “噗咚!。。。”

    掉下沙发的泰妍咧了咧嘴,随后就索性“赖”在了地毯上。

    似乎又发现了什么,她爬了起来。

    泛着珠光白色的斯坦威钢琴,是作为乔迁的礼物由池欧巴赠送的。

    此刻,哪怕它静静地“蹲”在一角,钢琴届的王者风范也会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

    掀起琴键盖抽出底下的琴凳,端坐。

    “噹!。。。噹噹!。。。”

    纷乱的琴音响起,泰妍胡乱的弹奏,可心里却惊异于“自己”是会弹钢琴的。

    是啊!。。。这些年学了好多本事,乐器之中,自己不光会弹钢琴,还会吉他以及。。。吹管。

    当然是单簧管,不光是她自己会演奏这三种乐器,少女时代之中的其他人都各自有着绝活,徐珠贤不必说了,钢琴、大提琴是她的拿手好戏,因为帅气,所以顺圭跟孝渊都是架子鼓的高手,连允儿都能不看谱用钢琴奏出《梦中的婚礼》和《秋日私语》,而郑秀妍却独爱萨斯风,美英善秀小提琴,秀英的电贝司加上侑莉的电吉他,少女时代将来如果“失业”了,完全可以组个乐队上街讨饭。

    。。。。。。

    “欧巴。。。”

    “嗯?”

    给她掖了掖被子,池明哲搂过她的颈脖贴近自己怀里。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是说。。。这些年。。。”

    泰妍面上的潮红还没消退,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脸颊。

    “因为你是泰妍啊!。。。所以我必须对你好!”

    “为什么?”

    “因为你是泰妍。。。”

    “可。。。为什么?”

    “因为。。。”

    “停!。。。不说就算噜!”

    噘着嘴,她索性闭上了眼睛,脑袋还往他胸口贴了帖。

    “啵!。。。啵!。。。”

    眼帘、额头、唇角被温软所轻触,泰妍嘴角微微地勾起,但眼睛始终没有睁开。

    “曾经的你。。。是那么的高不可攀。。。一颦一笑甚至感个冒都能让粉丝们紧张万分。。。可明星和普通人之间的鸿沟犹如天涧。。。根本不可能有所交集。。。呵呵!所以很多喜欢你的人,只能在电视或是网上看着你,做某些。。。爱做的事。。。来宣泄对你的爱!”

    犹如自言自语,池明哲眼中的焦距渐渐的发散了。

    “你呢?。。。喜欢我什么。。。也经常对着画面上的我。。。做。。。爱做的事情?”

    “是啊!。。。浪费了好多手纸。。。咳!你说什么?”

    似乎回过神来,池明哲用下巴抵了抵她的脑袋,掩饰自己的尴尬。

    “。。。喜欢我什么?”

    凑得很近,鼻息触在她脸颊上痒痒地,可泰妍似乎很喜欢这种感觉,眸子也越发的透亮。

    “喜欢。。。你的颜。。。你的歌声,还有。。。身体。。。”

    “**饭?”

    “音饭。。。是音饭。。。咳!加**。。。呀!。。。问这么多干嘛?。。。该我问你了?”

    “我有什么好问的。。。我什么都不知道。。。失忆了!”

    池明哲就这么静静的瞅着她,似乎很不满她先前借机套话的行为。

    “只能。。。想起一点点。。。”

    她撇过自己的视线,似乎内心“有愧”。

    “啵!。。。我就问一点点。。。”

    。。。。。。

    视线上扬,泰妍脑子里想着那天下午,自己被迫说了“粗口”又和池欧巴“搏斗”一番后,两人相拥在床第上“浅谈”的情形。

    琴音抚出,简单、悦耳更悠扬。。。

    “幽静的响起。。。趁着钢琴旋律。。。”

    “闭上双眼。。。”

    “在这个音乐里期待。。。开始说话。。。”

    “我就这样。。。”

    一曲《secret》从她口中被娓娓“道”来。

    。。。。。。

    “你和那个人的恋爱。。。不是真的吧?。。。一定是公司炒作,是吧?”

    池明哲问的很小心,眼里还带着丝期待,作为一个纯粹的韩女团**爱好者,他上辈子最关心泰妍这点。

    没有立刻回答,她眼里却显现出了迷茫。

    半晌,

    “。。。一半对一半!”

    “你。。。骗我的,对吧?”

    泰妍仰脸看着他,嘴角随即勾出了抹笑意。

    “你知道的。。。我十几岁就进了sm,出道后。。。一直都在忙碌,为将来打拼。。。那时候真的好累!为钱。。。为了组合能顺顺利利的。。。可后来发生了好多事情,差点让我们多年的努力化为泡影。。。”

    “黑海吗?”

    “嗯!。。。”

    池明哲眼中的心疼都要溢了出来,作为一个“饭”他必然是了解少女时代过往的。

    “啵!。。。啵!。。。你受苦了,软软!”

    “干嘛!。。。听我说。。。”

    “你说。。。你说。。。”

    松开她的脖子,池明哲安稳了下来。

    “后来一切顺利了。。。我们走到了巅峰,可我心里始终有着遗憾。。。”

    没有出声,他在等她继续往下说。

    “我。。。从没谈过恋爱。。。你知道的,女孩子都很早熟。。。只是我以前一直没时间。。。所以后来。。。他。。。”

    轮到泰妍小心翼翼了,她知道池明哲的醋劲是不小的,特别是自己跟他如今的关系,再说这些怕他受不了。

    气息变粗了,池明哲心里醋意在翻腾,虽然能够理解“当时”的她,可现在听到这个,他还是忍不住了。

    “你。。。没事吧!”

    泰妍向后扬了扬头,生怕他会暴怒。

    “我。。。没生气!。。。继续。。。嗯?”

    “没什么了。。。我跟他。。。半真半假。。。后来你都知道的。。。”

    她觉得还是止住这个话题为好,因为池明哲眼都红了。

    “你。。。你要干嘛?。。。”

    又覆在了她身上,泰妍动惮不得,随着腿间被它抵住,只好向两边分开。

    “嗯!。。。”

    浑身一颤,又绷的紧紧地。

    “我恨。。。sm。。。我恨边伯贤。。。我。。。”

    咬牙彻齿,他似乎在用自己的耸动,宣泄着心中郁愤。

    “。。。恨我吗?嗯!。。。嗯!。。。”

    身子在晃动,泰妍却一把捧住了他的脸,掰正。

    “看着我。。。恨我吗?。。。哲!”

    “不恨。。。只会爱你,好好地爱你。。。我只恨自己。。。恨自己没能力保护你。。。上辈子。。。我恨。。。我恨自己。。。废物。。。我是废物。。。”

    眉头紧皱,贝齿还咬住了自己唇角,泰妍觉得下面有些痛,可她却在忍耐。

    “别这么说自己!。。。哲!。。。别这么说。。。呜!。。。呜呜!。。。”

    她哭了。

    泰妍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或许为曾经无助的自己而难过,又或许是为现在的自己,有人疼有人爱而感到无比庆幸。

    “软软。。。”

    “别停。。。干我。。。狠狠干我。。。呜呜!。。。”

    “啪!啪!啪!。。。”

    激烈的响动与呜咽,在房里交织出了一首动听的“曲调”。

    。。。。。。

    “回想起以过去的日子。。。嗯!。。。”

    “为什么会那么痛。。。”

    “以离开的记忆和散开的回忆。。。”

    “因陌生的世界痛苦时。。。”

    “oh。。。那里有你!”

    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泰妍嘴角却撇着笑意,歌声也在继续。

    。。。。。。

    走出别墅,泰妍反身看着自己所拥有的这座房子,以及正背对自己输着锁门密码的池明哲,双手捂在了嘴边。

    “欧巴。。。”

    闻声,池明哲回过头来。

    “。。。我是你的软软。。。以前那些都是我的梦。。。知道吗?”

    说完,她拔腿跑开了。

    “是梦!。。。我以前也都是在做梦。。。呀!。。。慢点跑。。。”

    刚想学着她也捂住嘴喊两句,可他随即拔腿就追了上去,泰妍都快跑没影了。

    。。。。。。

    “oh。。。就是你。。。”

    “想寻找以隐藏的秘密。。。”

    “好一段时间。。。在我内心深处。。。”

    “噹!。。。”

    泰妍突然停住了歌声,琴音也发出了杂音。

    “西八!。。。饿死了都。。。吃饭。。。”

    嘴上说着,可她却拿起手机拨了号又贴在耳边。

    “我。。。软软。。。都饿死了!。。。来全州。。。马上。。。给我做饭吃!。。。嗯嗯!。。。擦浪爱!。。。嗯嘛!”

    挂上电话她喜笑颜开,随手甩下手机一头扑倒在了沙发上。

    “。。。好饿!”

    突又爬起,抓着茶几上的零食袋,低头看了看,决定还是先垫个底。

    而那个人正在赶来全州的路上。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