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由她想到了。。。她-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五十一章 由她想到了。。。她

    天际娱乐门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很多都是年轻的男女,甚至不少看起来才十多岁的小孩子,也混迹在这人海里,当然身边是有着家长在陪同。e Δ小 说wwom

    清晨七点起,这里就6续被赶来参加练习生选拔的男男女女们给占领,往常不少喜欢在次晨运的尔市民也自己觉的远离此地,而与此同时,尔的各大长途汽车站、火车站的人流也比往常多了不少。

    通往狎鸥亭的地铁上,很多年少的男女不时在说说笑笑,许多还操着外地口音,他们交谈的内容基本都和这次天际娱乐的练习生选拔有关。

    自从天际娱乐把韩国的流行音乐推上国际舞台,好吧!这是那些无良媒体的吹捧,这家公司就此成了整个韩国想当明星艺人的青少年,心目中的圣地还没有之一。

    也无怪如此,天际娱乐的名声和口碑这些年早已深入人心,而且sbs、mnet、kmtv这三家电视台自一个星期前开始,还在黄金时段播放了一个纪律片,内容则是关于天际练习生的生活、学习以及休闲日常片段,甚至还穿插了“kara”、“secret”、“少女时代”等她们预备出道前的一些影像资料,其后神话、东方神起、sy、bigbang等等,分别载歌载舞的出现在画面上,撩拨着电视机前早已骚动不已,那些少年男女们的心。

    最后天际旗下所有艺人组合,影视明星们的全体亮相,共同说着一段“感人肺腑”的话。

    “来吧!。。。和我们成为一家人!”

    于是成为“一家人”的口号,在全韩国以及亚洲造成的影响也可想而知了。

    而池明哲这个臭不要脸的,还单独拍了一个宣传广告,更是让整个北美、亚洲的红男绿女们亟不可待的扑向,天际娱乐设立在当地的报名点。

    “你只闻到我的香水。。。却没看到我的汗水。。。”

    “你有你的规则。。。我有我的选择。。。”

    “你否定我的现在。。。我决定我的未来。。。”

    舞台上的他,坐在一架白色钢琴前,随手还拨弄了几个音符,站起身又冲着镜头,淡淡的说出这几句话。

    “你可以轻视我们的年轻。。。”

    “我们会证明。。。这是谁的时代。。。”

    “梦想是注定孤独的旅行。。。路上少不了质疑和嘲笑。。。但那又怎样?”

    “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得漂亮。。。”

    镜头瞬转,美国天际唱片大楼前,韩国天际娱乐广场前,池明哲淡定而从容。

    “我是池明哲。。。我为自己代言。。。”

    一家波音747舱门前的舷梯上,池明哲扶手而上,临近机舱前他停下步伐,回头又冲着镜头。

    “还等什么。。。跟我一起来吧!”

    这究竟是为公司宣传还是为他自己?很多青少年已经管不了这么多,疯狂地涌向各报名点,拿起表格毫不犹豫的添上自己的名字。

    美国驻韩大使柯利福,还“不经意”的在媒体前表示,自己的小女儿在美国也报名了这次天际练习生的选拔,这不咎于烈火喷油,让整个韩国都被天际娱乐练习生的招募活动,吸引了大部分的视线。

    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还过了这次总统大选的关注度。

    。。。。。。

    “干的漂亮!这下很多人的视线被搅乱了。。。”

    “是啊!。。。”

    李健熙、崔泰源、具本茂、赵亮镐这四个,跟池明哲一个“窩”里的狼与狈,对他这次在韩国搅风搅雨的行动颇为赞赏。

    “他的那个提议你们觉得怎么样?”

    李健熙看着众人,而视线最终落在了对面的具本茂身上。

    “是关于总统连任的议案?”

    “我觉得还是等咱们这边人上台了再说!”

    崔泰源、赵亮镐不置可否。

    “他有这么大的把握?”

    具本茂皱了皱眉头,毕竟现在选举的结果还不明朗,说这个有些过早。

    “哼哼!。。。不要小看他,不然他也不会一次就借给郑梦准。。。七十亿的现金。”

    “美元?”

    看着说话的崔泰源,李健熙点了点头。

    “他真有钱!”

    赵亮镐感叹道。

    “呵呵!。。。他给自己子女成立的基金,你们知道有多少吗?”

    李健熙的语气里还带着些感叹。

    自从小女儿李允馨成了池家常客,还跟池明哲认了干亲,李健熙与池明哲的合作也越紧密。至少在他看来,如果未来三星有什么“不测”,相信凭借女儿的关系,他池明哲也会援一把手。

    曾几何时,韩国第一家族的当家人,居然会因为找到了“帮手”而感到安心,不得不说这造化有些弄人。

    “。。。三百亿美元!”

    众人一时有些沉默。

    “看吧!看他那边能带来什么好消息,如果确实。。。咱们就行动起来。。。游说那些家伙!”

    具本茂语气低沉。

    众人的脑子里这会儿还都想着,三百亿美元要是搁在自己手里,会为旗下的产业带来多大的助力。

    。。。。。。

    “呸!。。。臭不要脸,还。。。我为自己代言。。。”

    秀妍和大家正在客厅,看着电视机里播放的英文版我为自己代言,随即表示了不屑之意。

    “我觉得挺帅的。。。好有sty1e !”

    美英依着她,满脸的“脑残”样。

    “嘁!。。。别靠着我,累!”

    “干嘛!。。。咦?”

    她肩头却被另一边的顺圭揽住。

    “别理她。。。嗯?她不疼你。。。我疼!”

    sunny凑过头,还冲美英眯了下眼睛,看着就像个女流氓。

    “哦!。。。”

    美英向后仰了仰身子,心里有些慌慌的。

    泰妍咬着指头一言不,看着电视里的池明哲在那儿装逼,心里还觉得挺好玩的,而边上的允儿则面无表情,可心里却在“忧愁”,怎样才能在池欧巴每次的淫威下不屈服,顺势还倒在自个儿边上,徐“抱枕”的肩头。

    “欧尼。。。”

    徐珠贤脸色有些微红,看着电视里的池明哲心里也在憧憬。六月二十八号自己生日那天,欧巴会怎么给自己庆祝,虽然那个。。。自己是跑不掉的,当然她也从没想着要“跑”。只是被允儿这么一靠,遐思被打断也让她心里有些不高兴。

    孝渊、侑莉跟秀英却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还低声说着什么。

    “走了!大家。。。去逛街!”

    泰妍一下站起来,顺手还拉了把仍在“呆”的允儿。

    “别老欺负我们忙内!”

    “哪有?。。。是吧!贤乖乖。。。啵!”

    允儿还不忘占些便宜,小贤只能默默地擦了把脸。

    早已跟嘎嘎、艾薇儿她们约好了今天下午,去洛杉矶市中心“扫货”,这会儿众人又兴致勃勃起来,拿起各自早准备好的包包,呼啦啦走了干净。

    而电视机里的池明哲,依然装着逼的脸定格在那儿,原来刚才大家看的是录影。

    “哼嗯!不关。。。这张脸就定着。。。累死他。。。”

    秀妍扔下遥控器,带着“报复”后的满足,最后一个出了门。

    要不是泰妍她们告知自己“真像”,恐怕还被他骗着呢!

    只是这报复。。。

    。。。。。。

    “孩子还好吗?”

    池明哲耳边还贴着手机,正从车上下来。

    “。。。等我这边忙完,就来台北看你!好好地,嗯?”

    对于自己远在台北的“老婆”跟儿子,池明哲是心有愧疚的,想过要把他们接来韩国,可林志玲死活不愿意,她情愿带着孩子去香港,也不愿去韩国他家里“受罪”,毕竟在她看来那么一大家子早已熟悉了,自己这个陌生人去了定会惹人不快,与其让池明哲难做,不如就“游离在外”,也好让他不时能牵肠挂肚。

    收起电话,池明哲抬头看着眼前有些“陌生”的别墅,心头涌上了些复杂的情绪。

    。。。。。。

    这里是龙山区梨泰院二洞的一座别墅区,位于南山背面,是处于周围一大片高档住宅区里最佳的位置。当初还是金再勇给秋瓷炫把房子安排在了这里,所以站在b-6栋前,他驻足观望了好一会儿,在记忆里,姜敏京就是在这儿被“自投罗网”的。

    有多久没来了?估计也是得以年的时间单位来计算。

    里面住着的那个女人,自己并没有淡忘,只是大多数时间想起她时,老会又另一张面孔出来“捣乱”。

    秋瓷炫拉开了家门,在门铃响了有五分钟之后。

    “欧巴。。。”

    精致的妆容,看着耗费了她不少时间。

    眼里有些激动,可随后又被很好的掩饰,只是那微微有些颤抖的身子,却出卖了秋瓷炫此刻的心境。

    “瘦了!”

    张开双臂,秋瓷炫已经一头栽了进来。

    熟悉而又些陌生的气息,那让自己在夜间时常想起,又忍不住痛哭失声的面容。

    这都。。。整整两年没见了。

    秋瓷炫还是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抱着池明哲在门前失声痛哭,心里的委屈与思念也像奔涌的激流,借着这会儿尽情的在宣泄。

    轻轻拍着她的后脊,那嶙峋的骨感让池明哲皱眉的同时也有些心疼。

    对于秋瓷炫,他一直在心里有道过不去的“坎”,这也曾让当初在美国的他由喜悦的“天堂”落入了愤怒的“地狱”。

    她亲手将自己的孩子打掉,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尤其是那离奇的梦境使他还知道,那是一个乖巧懂事的男孩,最后背对自己默默道别的场景,至今想起,池明哲都会有种撕心裂肺之感。

    这也是他经常会“遗忘”秋瓷炫的主要原因,那梦境实在太让他难以忘怀了。

    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池明哲也慢慢地释怀,尤其是眼前正在自己怀里痛哭流涕的女人,定是通过折磨自己已达到心灵的救赎,不然在那精致妆容的遮掩下,怎么会看到痛苦与憔悴。

    “不哭!。。。瓷炫不哭!”

    掰起她的面颊,贴上自己的脸。

    “欧巴。。。”

    眼中的焦距有些直,随后眼一闭,瓷炫似乎晕了过去。

    抄起腿弯,被抱起的秋瓷炫看着似轻若无物,池明哲走上二楼之前还后踢了一脚,将一直敞着的大门给带上。

    。。。。。。

    回到燕归园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钟,池明哲原打算回家,可一想起刚才分别时,瓷炫那带着不舍的面容,这心里就分外想念起,自己的秀晶丫头。

    很奇怪,不是!

    对于秋瓷炫,池明哲承诺会尽快让她再怀上一个,为此,欣喜若狂的她把他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哪还有一点痛苦憔悴的样子,完全化身为了一只“母兽”。

    而池明哲也捧住她的脸,卖尽了力气,以至于这会儿走向aoa居住的别墅时,步伐不仅飘忽还显得有些蹒跚。

    。。。。。。

    靠着床头正看着电视的krysta1,尽显姐姐的“风范”,懒散中带些不符年龄的妩媚,长披散在肩后,还有大半遮住了俏丽的面颊,胸口掩着被子,不时还捂嘴打个哈气。

    刚才还跟姐姐通了电话,这是她现在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情。

    也想着等秀妍回韩国,一定要拉她去医院好好检查一番,不然自己真的有些受不住了。

    “妹控”。。。还是极端的“妹控”。

    池欧巴的解释让秀晶有些不寒而栗,自己是被当成姐姐的私有物了,那以后可怎么办?

    眼皮沉重,带着对未来的烦忧,秀晶睡了过去。

    。。。。。。

    浴室里传来淅沥沥地水声,秀晶侧过了身子,脸颊还在柔软的枕上蹭了蹭,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大晚上谁会在自己房里洗澡。

    直到被子掀开钻进了一具身体,她才有些惊恐。

    “吵醒你了?”

    “欧巴。。。”

    看清了是谁,秀晶欢喜的直往他怀里钻。

    “呃?”

    她又坐了起来,还将身上的睡衣全部脱去,赤条条的又缩回被子里。

    “这样抱着你睡。。。舒服!”

    “调皮。。。嗯?”

    “我喜欢!。。。嘻嘻!”

    躲在他怀里睡,秀晶觉得很有安全感,也是这些年养成的习惯。

    “睡吧!”

    “。。。亲亲!”

    小嘴找寻上来,被一下嚼住,湿滑的嫩舌也主动出击,在池欧巴口中为所欲为。

    “啵!。。。睡了,嗯?”

    “嗯!。。。捏捏!”

    头往怀里钻了钻,还拉起他一只手搁在耳边,秀晶这才闭上了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起,她就有了这个习惯,睡前喜欢被捏着耳垂,而经常被赋予此“重任”的就是池欧巴。

    轻轻捏着她柔嫩的耳垂,看着这丫头逐渐睡熟,池明哲也跟着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