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带回家!。。。一定要带回家!-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四十八章 带回家!。。。一定要带回家!

    “好点了吗?欧尼。eΩom。。”

    允儿挽住秀妍的胳膊,还偷偷瞧了眼走在前头的众人,语调也尽量压制着。

    “好多了!。。。你呢!允儿。。。”

    不明白她为什么细声细气的说话,秀妍也没多想。

    “咦!欧尼不是一直叫我小鹿允的吗?”

    允儿眨了眨眼显得很可爱,可心里却是郁闷地。

    自己浑身缺陷是没了,可那标志性的撒娇肉也没了,“记忆”中是池欧巴使的“坏”,在瑞士米兰朵医疗中心,让那些医学大师们下的“黑手”。还解释说那是眼袋,年纪大了就会下垂,看着会吓死个人。

    反正当时的“自己”也不懂,还沾沾自喜这是欧巴的关爱呢!

    “嘁!。。。不叫你鳄鱼允、大力允就算好的了,还小鹿允。。。美得你!”

    秀妍轻啐,只是刚说完她自己又恍神了,脑子里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在搅和,也觉得这车祸后遗症真的是太麻烦了。

    允儿张着嘴,还回头跟一边的顺圭、泰妍对视了一眼。

    “西卡。。。”

    “嗯?”

    秀妍立时侧过脸看着顺圭,而她则心带了然。

    “怎么了?小太阳。。。”

    “没。。。见到你高兴呗!”

    “。。。少来!”

    秀妍妩媚的睨了她一眼,而顺圭顿时觉得身子都麻了,还起了鸡皮疙瘩。

    “闷骚!我们换一边。。。”

    顺圭急忙闪到泰妍的另一边,还叫出了她的外号。

    “呀!。。。乱叫什么?”

    泰妍也瞥了顺圭一眼。

    “她怎么了。。。果达。。。”

    “没。。。西卡!她犯病。。。”

    四个人走在最后小声说笑,可而她们的对话,却被稍前一点的小贤听在了耳朵里。

    “鳄鱼允?。。。小太阳?。。。闷骚?西卡?。。。”

    心里念叨着这几个新名词,小贤还不动声色回头瞧了一眼。

    “哈!受气包。。。怎么了?”

    允儿见小贤回头,拉住她胳膊带到身边像往常一样的依着她,当然“曾经”徐珠贤队内的外号,也脱口而出。

    “。。。欧尼!”

    一如既往,小贤都是默默承受的样子,看着想反驳可嘴里始终没说出什么。

    允儿刚想在说两句,冷不防腰被顺圭扭了下。

    “别乱叫。。。她不懂。。。”

    耳边的轻语,让她也“警醒”起来。

    三人昨晚都决定,隐瞒“自己”的一切,不管池明哲是不是跟她们一样,她们以后还要拿出“先知先觉”过过瘾,做个成功人士呢!

    嗯!大不了。。。死不承认就是了,你能奈我何?

    “不行就掀桌子。。。”

    这可是霸气圭的原话,尽管说话的时候还光着身子,胸前也因为抬手一挥而颤动不休。

    。。。。。。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不要!其他的都照样上一份。。。”

    秀晶也很霸气,拿着菜单冲餐厅侍应指点着“江山”。

    郑秀妍却一直拧着眉,心里也在计算妹妹点了多少菜得花多少钱,可看着厚厚一本的菜单,她又放弃了。

    明明自己现在很富有,可总是有个声音告诉她要节俭,当然她都归咎于自己的“车祸后遗症”了。

    “嗯!会点菜。。。好!”

    侍应是带着惊愕走的,但是眉头也是舒展的,因为秀晶还在菜单里夹了一百美金的小费,随即池欧巴就表扬了她,还捏了捏小脸蛋。

    这也差点让秀妍拍案而起,好在。。。憋住了。

    可对于秀晶的“浪费”,这心里隐隐觉得很难受,一百美元当小费,可挑战了她的人生观,“以前”没钱的时候,还打过秀晶零花钱的注意,虽然后来挣到了钱,但是也没这么“铺张”过。

    狠狠瞪了眼出声的池明哲,可他却笑颜以对。。。并甘之如饴!

    秀晶才不管姐姐什么表情,只要池欧巴在身边她就敢翻了天。

    “秀晶啊!。。。”

    似乎见不得秀晶“好”,秀妍出声了。

    “怎么了?姐姐。。。”

    秀晶心里有些“磕碜”,还暗思自己是不“忘形”刺激到姐姐了。

    “坐这儿来。。。”

    秀妍还抵了抵边上的允儿,顺便给了她个“急冻”凝眸,允儿撇了撇嘴向边上挪了下。

    “我就坐这边啦!姐姐。。。”

    “过来!”

    不容顶嘴,秀妍最“恨”她这个。

    “哦!”

    可怜兮兮的眼神还望了眼池明哲,秀晶慢慢挪了过去。

    她刚走,朴智妍就把美英拉了过来,和自己一起挨着池欧巴,小脸上还带着些“同情”的看着郑秀晶。

    至始至终,池明哲将视线都聚焦在秀妍身上,还托着下巴嘴角撇着抹笑意,心里边乐呵还赞叹,这就是自己的“心头好”啊!

    遗憾的是,只有她大姐“过来了”,其他的。。。池明哲扫视一圈,心里还带着叹息。

    。。。。。。

    近日,池明哲准备回韩国了,毕竟待了快半个月,“家乡”那里还有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商议。

    这两天还陪着秀妍姐妹俩回了趟家,而秀妍也算“清醒”了过来,一切似乎回到了最初,不时会抛个“卫生眼”,或在他身上捏一把揪一下什么的,“正常”的她让池明哲也乐享无边。

    “什么?晚上聚餐。。。在宿舍?”

    “嗯!。。。还买了好多酒收着呢!”

    终于逮到机会跟池欧巴热乎了,秀晶这些天可有些“憋屈”。

    被自己姐姐一直恏在身边,一起逛街一起睡觉,就是不允许她单独粘着池明哲,当然有她本人在场倒也摆了,可秀妍居然还管辖起朴智妍来,连带美英都有些不满了。

    。。。。。。

    她们“疗伤”的这段时间,秀英、侑莉、孝渊都现了个奇怪现象,泰妍、允儿、顺圭和秀妍经常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而且还“形影不离”,要不是她们还跟以前那样偶尔会“挑逗”自己人等,秀英她们都以为自己是不是被“排挤”了。

    小贤也是忧心匆匆,察觉到自己的允儿欧尼有些不一样的“变化”,而且连带泰妍、顺圭欧尼她们也有了些怪异,不时叫自己什么老小、小珠贤、小贤贤、受气包什么的这还算好些,就连在自个儿身上摸摸捏捏的,也不算个事儿,可居然还叫自己作。。。seroro是什么鬼?甚至泰妍欧尼还偷偷问自己怎么不喜欢keroro了。

    那么幼稚的东西,现在怎么会喜欢,已经长大了呀!自己。。。

    最伤心的要算黄美英了,秀妍和自己“不亲”了,连偶尔“情到浓处”的**也没了,最可气的是。。。居然还叫她傻t!

    可把美英怄的不轻,自己很傻吗?。。。嗯?

    。。。。。。

    “啵!。。。是不是没让你参加,不高兴了。。。”

    “怎么会?。。。高兴还来不及呢!。。。晚上不用跟姐姐睡了。。。欧巴!”

    “嗯?”

    “晚上陪我睡。。。哼嗯!老是带智妍睡,我不开心。。。”

    “好。。。晚上陪我的心肝睡,嗯?”

    “嗯!。。。嘻嘻!”

    秀晶越来越漂亮了,眉鼻眼唇无不透着精致以及诱惑,这诱惑从何说起?

    池欧巴可以想象呀!而且还能叠加。。。

    瞅着脸蛋,池明哲凝眸片刻,就低头啜住了她的小嘴,这些日子也想她想的紧,至于秀妍的警告。。。爱谁谁,你咬我?。。。正等着呢!

    “。。。帮你吃!”

    糯糯的娇音在耳边拂响,秀晶错开唇小脸蛋上还染着晕红,摄魂的眸子也跟他对视着,小手还在他腿间捞啊捞地,池欧巴心里都带上了丝颤抖。

    “欧巴。。。帮宝贝吃。。。嗯?”

    “。。。哦!”

    翻过身子,秀晶仰躺在池欧巴书房里的沙上,十三岁的她还一脸的娇羞状,看着自己的裙底被捋起。。。。。。

    。。。。。。

    “来!。。。今晚喝个痛快!”

    顺圭举着酒杯跟孝渊碰了下。

    秀晶最终没能独霸得了池欧巴,朴智妍当仁不让的挤占了半边床,两人闹了会儿最终抵挡不住疲倦,相互搂着睡着了,而池欧巴却信步来到了少女时代居住的别墅门前。

    猫着腰,池明哲从门边窗户瞧着里面,见到她们个个拿着酒杯,至于里面是不是酒还有待商榷,但是顺圭跟孝渊喝得必定是酒。

    这两丫头的酒量,自己早有耳闻,他还曾经跟顺圭在房里连喝过四支红酒,然后。。。咳!霸气的顺圭还做了女骑士,边在他身上晃悠,边还要求再来一瓶,端是酒中女杰。

    “嘶!。。。”

    池明哲惊讶于泰妍,居然拿起了瓶子仰头就朝嘴里灌,看着还是瓶香槟。

    不是不能喝吗?一杯、两杯立马倒的主吗?

    随后她还踩上沙垫嚷嚷着,看允儿跟秀英喝交杯酒,那面色通红的样子差不多是到位了,而秀妍和美英相互揽着肩头,手里的酒杯不时轻碰,那窃窃私语的模样,看着也不像是有了间隙。

    侑莉跟小贤坐在一旁,两人都拿着杯果汁,可没一会儿就被顺圭和孝渊抢下,随后自然被塞上了酒杯倒满了。。。威士忌?

    池明哲觉得自己必须去阻止,不光是为了解救珠贤这个小乖乖,泰妍居然还脱起了衣服,后被允儿伸手拦了下,这才嘻嘻哈哈的敞着内衣,走下沙冲门口窗边望来。

    “嗖!。。。”

    下意识的躲到了一边,池明哲又立马醒悟,自己躲什么?

    “咔嚓!。。。”

    门被打开了,池明哲只好继续躲。

    拎着瓶子的泰妍站在门廊处,抬头望着夜空,池明哲也扭头看了眼,除了星星多点,月亮光强烈了点,也没什么呀!

    走下台阶,泰妍亦步亦趋,看着还挺稳健,没有因为喝了酒而摇摇晃晃地。

    。。。。。。

    花园里灯光透亮,各式色彩的背景光线把这里映衬得别有意境,跟了半天的池明哲打算现身,只走了这么会儿,泰妍已经仰脖喝了好几口的香槟。

    “咣当!。。。”

    瓶子被扔下,瓶口还不断流出酒液。

    她一屁股坐到花园中心喷泉的围阶上,还侧过身去捞那潺潺流动的池水,身子都快倾下去了,敞开的衬衣下摆已经沾湿了,可她根本不在乎。

    “呵呵!。。。”

    笑声有些低沉,让池明哲觉得她有心事。

    自己这个宝贝怎么会有心事,怎能有心事?为她遮风避雨是自己的责任,看着得上前好好问问。

    。。。。。。

    “长久以来我的内心。。。”

    “乌云密布。。。雨滴洒落。。。”

    “我渴望。。。温暖的阳光照耀这我。。。”

    脚步急停,池明哲立在了那儿。

    抬着头仰望着天空的泰妍,轻轻唱起了歌。

    “连湿透肩膀的雨滴。。。都晒干的话。。。我会怕。。。”

    “只剩下我孤身一人。。。”

    “你像阳光。。。像雨后天晴。。。”

    “就这样在我内心里浮现。。。”

    皱着眉池明哲仔细聆听,而且回忆了半天也没想起这是谁的歌。

    “呵呵!。。。欧巴你来啦!”

    转过身的泰妍看到了池明哲,随后还向他招了招手。

    “好听吧!这歌。。。”

    泰妍扑进他怀里,还抱住了他的脖子。

    “好听。。。这歌。。。”

    “我专辑里的歌。。。”

    “你专辑?”

    “嗯!。。。过来坐!”

    一把拉住他坐到了池边,泰妍又站了起来,池明哲还顺手将地上的酒瓶捡起。

    “我再来一。。。好不好?”

    “好!。。。哎?小心。。。”

    池明哲现她醉了,而泰妍居然伸出双臂转起了圈。

    “阳光散落的天空。。。i。。。i。。。”

    “伫立于天空之下的孩子。。。i。。。i。。。”

    张大了嘴巴,脑中立刻电闪雷鸣,池明哲呆住了。

    这i他印象太深刻了,前世的2o15年1o月是池明哲“过身”的时间段,而泰妍的这张个人专辑已经宣传的如火如荼,作为**饭怎么能不支持,在网上下了订单,还听了这张专辑的歌曲片段。

    他想起来了,先前泰妍唱的那自己不知道的歌,是专辑的副主打ur,而i嘛!。。。

    自己心肌梗塞作,趴伏在电脑桌上弥留之际,耳边一直在响着。。。i。。。i。。。的声音。

    眼泪顺着眼角不断滑落,或许是心伤前世那可怜的自己,更或是为眼前的这个丫头。。。居然是“真泰妍”而激动地。

    “咦!。。。你哭了?是不是我唱的不好。。。”

    泰妍摇摇晃晃的走来,还指着他的脸。

    “软软。。。你?。。。”

    凝视着她,池明哲看着似愣在了当场。

    随后还夹起酒瓶,低头帮她扣上了衬衣,手都在哆嗦。

    “软软?。。。对。。。我是软软。。。呵呵!。。。还叫抽抽。。。泰花。。。哈哈哈!好多名字。。。”

    “咣当!。。。”

    酒瓶又掉在了地上,这次是池明哲干的。

    “嗯!。。。你干嘛?。。。放开我。。。不要。。。”

    一把扛起她,池欧巴还探头四处望了望,像是在做贼。

    唉!。。。任谁碰见了落单的“金泰妍”,还喝得醉醺醺地,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吧!

    带回家!。。。一定要带回家!

    。。。。。。

    池明哲跑得飞快,似乎根本没觉得肩上还有个人,那脚程。。。健步如飞啊!

    后心处湿漉漉地,被扛着的泰妍由于胃部被垫在池欧巴的肩上,所以这一晃悠。。。全吐他背上了。

    “呃!。。。”

    池明哲像是醒悟了过来,赶紧又把她放下,抄着腿弯抱在怀里。

    “呵呵!。。。”

    低着头他笑了,尽管眼中还含着泪花。

    “软软。。。”

    “嗯?。。。”

    泰妍迷迷糊糊地。

    “欧巴。。。送你回去休息!”

    她没吱声。

    “。。。软软!”

    穿行在花园里,池明哲莫名又叫起她的名字,好像也不指着她回应似得。

    “。。。呕!”

    他呆住了,泰妍居然一把抱住他的脖子,对着脸在狂吐。

    脸上、胸口全都是。。。

    。。。。。。

    “。。。在那儿!”

    听着是允儿的声音。

    她出现了,身边还跟着顺圭、秀妍和美英,终于找来了。

    只是。。。

    “。。。呕!”

    泰妍还在狂呕,直至飚出了老远,池欧巴一动不动的站着当靶子。。。这是真爱啊!

    “呕!。。。”

    她们四个也喷了,是被这场景给恶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