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奇怪的。。。她大姐!-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四十五章 奇怪的。。。她大姐!

    下了飞机,池明哲就匆匆登上前来接机的车辆。

    长长的车队闪着双跳,一路越了许多的车辆,当他们即将进入洛杉矶市区时,两辆由警察驾驶的摩托车,加冲到了车队前方,而且并没有拦下他们这些连续闯红灯的车队,其中一个警察还向后冲第一辆车挥了下手,随后这两辆警用摩托拉着警笛,带着池明哲的车队横行无忌的冲进了市区,沿途还有不少警车在各个路口“阻碍”交通。

    梅森去年底卸去了驻韩大使的职务,返回美国开始从政并任职于加州政府,担任财政预算委员会的副主席,而今天为池明哲车队开道的警察,则是他本人亲自致电当地警局安排的。

    有钱有势的人,在哪儿都能享受到特权。

    池明哲原本也是不喜张扬的人,要不是事急从权,他也不会为这点小事给梅森去电话。

    。。。。。。

    “会长。。。对不起!我失职了。。。请您责罚!”

    前来接机的时永贤如丧考批,在车上面对池明哲时始终低着头,似乎在等待池明哲对他即将进行的“宣判”。

    “她们怎么样了现在?。。。伤的重不重?”

    望着车窗外,池明哲淡淡地说道,也看不出他此刻的情绪如何。

    “只是些擦伤。。。没什么大的问题,今晚在医院观察完以后,就可以出院了!”

    时永贤说话的时候很小心,不时偷偷观察着池明哲的脸色,生怕说错什么引起大老板的不快。

    “。。。是吗?”

    转过脸来的池明哲看着他,嘴角慢慢有了一丝笑容。

    “会长。。。回韩国后,我会向公司递交辞呈。。。对不起!没能照顾好她们。。。对不起!。。。”

    时永贤的头垂的更低了些,他心里很紧张,但是不得不说他是个聪明人,先前池明哲的态度不明,现在他来了个以退为进,这也是在赌。

    “。。。你们呢?都没什么大碍吧!。。。你的伤?。。。”

    时永贤的脑袋还缠着纱布,看着伤的不轻。

    “都没事,会长!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只要孩子们没事就好。。。”

    “你和你的团队还是很不错的。。。照顾她们也很周到。。。所以。。。下不为例,嗯?”

    “是!。。。会长!”

    时永贤心里彻底松了口气,他同时也赌对了,池会长果然跟公司里传闻的一样,对自己人始终是宽宏大量的。

    要不是碰上了倒霉事,车子轮胎使用时间过长突然爆了,谁愿意放弃这么好的工作以及待遇。

    。。。。。。

    在韩国接到电话得知,丫头们出了车祸时池明哲是紧张万分的,当时脸色也阴沉地吓人,脑子里甚至还在思考这是不是什么阴谋,可随后又嗤笑自己太过敏感。

    哪怕韩国这里热火朝天各个党派也手段尽出,但是也不可能在美国那儿出幺蛾子来对付自己,不是他看不起这些棒子。。。咳!虽然他自己今生也是个棒子,但是对于韩国人惧怕美国人以致到“敬爱”地步的德行,还是深有体会的。

    新接替梅森担任驻韩大使的柯利福,也是位共和党人士,而且和池明哲有过数面之缘,当然他来韩国也是小布什授意的,以他跟池明哲“狼狈为奸”的尿性,这位大使自然也成了他池某人的助力。

    在就职新闻布会后的招待宴会上,柯利福拉着池明哲亲密交谈的热火劲,也让不少在场的权贵们心里带上了警醒,感情这连着两任驻韩大使都是池会长的美国“亲戚”。

    。。。。。。

    “怎么办呐?。。。jv预告。。。明天还要赶去中国参加《大牌驾到》的拍摄,可怎么会在洛杉矶?。。。我家在这里?怎么会。。。嘶!头怎么这么疼。。。这些。。。记忆是。。。”

    “池明哲是谁?。。。邻居?。。。威廉?。。。o7年?。。。秀晶她怎么能。。。不!这不是真的。。。怎么可能。。。我。。。嗯!。。。放开我。。。禽兽。。。”

    病房里,秀妍躺在床上,身子不时还在微微颤抖,额上的汗水已打湿了枕头。

    。。。。。。

    “又见到你了。。。还好吗?。。。为什么当初那么决然。。。离开我们!而且公司。。。呵呵!。。。现在sm已经“不在“了呀!”

    黑暗中,金泰妍站在秀妍的床前,伸手想拭去她额上的汗水。

    可手不由的悬在哪儿了,呆呆的看着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浑身抖,慢慢还弯下腰去,想听听秀妍嘴里呢喃着什么。

    随后自己的心里,已满是离奇、惶恐以及复杂难言。

    “。。。西卡她没事吧?”

    “应该没事。。。不对!”

    金泰妍猛然回头。

    不知什么时候,林允儿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滕然醒悟过来的泰妍,“惊讶”于允儿的英语怎么会这么流利,而自己居然也是用英语在回答。

    这都是先前思维“混乱”所造成的,明明“大家”都是美国人嘛!

    况且。。。

    “西卡?。。。有很长段日子没听见了这个名字了,有多久?。。。大家也刻意的让这个名字成了队内的禁忌。。。在那些奇怪的记忆里,似乎“大家“都叫她秀妍或是jessica,只有“曾经的我们“。。。才这么叫她!”

    “你是。。。鳄鱼允还是。。。鳄鱼允?”

    想到这,泰妍准备再“试探”一番,流利的中文脱口而出,只是这话。。。

    “我。。。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昨天明明在家里睡的。。。”

    “昨天?”

    “。。。刚刚参加完百想艺术大赏。。。我就回家了。。。”

    “哪一届?”

    “第53届。。。”

    “时间?”

    “2o17年。。。5月。。。3号!”

    “得了什么奖?”

    “。。。最佳人气女演员!”

    泰妍听完后,立时沉默了。

    “。。。欧尼是不是在准备演唱会?5月12日开始?。。。“persona“。。。尔三场,台北两场。。。”

    “。。。是!”

    两人不再相互试探了,同时也都知道了对方跟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这时另一个声音又在她们身后幽幽响起。

    “你们。。。这是那儿?。。。什么情况?”

    泰妍跟允儿又一起回过了身。

    李顺圭起身坐在床上不是拍着额头,她已经听两人对话了半天,心里在确认了什么以后才出声音的。

    虽然屋里很黑,相互也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可谁也没想着去把灯光给打开,似乎黑暗能给予她们极大的“安全感”。

    。。。。。。

    “我还未成年哎!。。。呵呵!”

    三人一起进了洗手间后,允儿照着梳洗台上的镜子,随后咧开了大嘴,即惊讶又是惊喜。

    “。。。我们都一样!”

    李顺圭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表现“一如既往”的冷静。

    “说说吧!。。。怎么办?而且。。。他。。。”

    泰妍没看镜子,先前她已经来上过厕所了。

    脸颊开始慢慢变红,泰妍心里还带上了分羞脑。

    “记忆中”的自己,十六岁。。。不!还要早些,就成了“那个人”的“女人”,而且一想到池明哲,这心里还会很“自然”的带上份“甜蜜”感。

    “西八。。。这怎么办?。。。还哲?。。。太肉麻了吧!。。。人家。。。咦!。。。”

    搓着双臂,泰妍抿起嘴,心里还嘀嘀咕咕地,可脸上的表情却似娇似嗔的。

    允儿和顺圭似乎也都想到了什么羞人、或某些不可言状的事情,脸色都红扑扑地。

    “我。。。怎么就不是了呢?”

    “。。。不是什么?”

    顺圭侧头瞧着,捧住自己脸颊的林允儿。

    “嗯!。。。就是那个啊!。。。你们。。。也不是了。。。”

    “呀!。。。现在这是重点吗?”

    “可是。。。”

    “。。。还说?”

    sunny有些“恼怒”,自己岔开话题不就是想绕过这个坎吗?

    “是啊!。。。我们后面怎么办?还是一切照旧?。。。而且我估计。。。西卡好像也来了。。。”

    泰妍低声说着。

    对于郑秀妍是不是“来了”,三人最后都没敢确定,如果是真的,她们自然很“欢迎”,毕竟这里是“陌生”的地方嘛!多个“熟人”自然更好些,如果“姐妹”们都来了,那。。。明天先看看情况再说。

    。。。。。。

    “不哭!不哭!。。。欧巴一点都不疼。。。都是那些车子害得我宝贝秀妍害怕了。。。回头就换了。。。全部换掉好不好?”

    秀妍的身子在轻颤,这还是她拼命克制住的,心里肉麻、羞脑到不行,可自己控制不住啊!

    。。。为什么还想让他亲吻。。。。让他。。。嗯!。。。哦多尅!

    “哎呀!这脸真疼啊!哪那么大手劲,嘶!。。。不过。。。她大姐怎么给我的感觉,好奇怪啊?”

    池明哲心里也边嘀咕,边回味着什么。

    。。。。。。

    徐珠贤、侑莉、秀英都脸色红红的瞧着紧搂秀妍的池明哲,她们对这场面都习以为常了。

    可是。。。

    “好想让他也抱抱自己。。。哼哼嗯!。。。怎么这么奇怪?”

    池明哲正好望来,泰妍、允儿、顺圭三人心里,同时冒出了一种不可抑制的奇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