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崩坏的开端-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四十四章 崩坏的开端

    熟睡状态中的池明哲,看似毫无知觉,可当他的脸颊上被一张小嘴轻轻啃咬,还湿哒哒的时候,立马睁开了眼帘。

    “巴巴!。。。呵呵!。。。”

    二岁多的池锦程见池明哲醒了,挪着幼小的身子赶忙向床头爬去。

    “跑?。。。小东西!看你往哪跑!”

    “哈哈哈!。。。嘛嘛!”

    全智贤斜着身子俯在床头的塌上,看着父子俩在床上嬉闹,脸上的笑容也不断在绽放。

    “来!。。。爸爸亲亲!”

    “不要。。。嘻嘻!”

    小脸都被亲的变形了,胖嘟嘟的脸蛋看着更加好玩。

    “来!到妈妈这里来。。。”

    将儿子一把抱起,全智贤也冲着他的小脸蛋狠狠亲了两下。

    这个孩子她得来不易,心里当做宝贝一样的疼着。

    “还不去洗漱。。。都在餐厅等着你呢!”

    见池明哲还在床上瞧着他们母子,全智贤瞥了他一眼。

    “喔!。。。几点了?”

    打着哈欠,他掀起被子下了床。

    “巴巴大懒虫。。。”

    奶奶地声音一处,锦程又立马俯在妈妈肩头,将脸蛋埋在了智贤的髻里。

    “小坏蛋。。。”

    他做势要打他屁股,全智贤赶忙撇过身子护住。

    “还不快去,都八点多了!。。。我带儿子先下去了。。。动作麻利点!”

    “知道啦!。。。嗯嘛!”

    趁智贤说话的功夫,池明哲跑上前在她颊上亲了下就闪进了浴室。

    “。。。德行!”

    轻轻抚着儿子的后背,全智贤面带春风的出了卧室。

    。。。。。。

    餐厅里热闹非常,艺珍、孝利、泰熙、韩彩英都抱着各自的孩子,坐在餐桌边上聊着家常,而何智苑则把金泰熙的小女儿抱在怀里哄着,那份熟络看着平日里定是没少做。韩佳人的儿子池成仁正在围着餐桌疯跑,引得这些被妈妈抱着的小家伙们,都想下地跟着一起玩。

    宝儿在旁瞅着,眼里带着些许的羡慕神色,她东摸摸孝利的闺女,西摸摸艺珍的儿子,偶尔还把跑近身边的池成仁给恏住,在脸蛋上亲一口。随后她还把韩彩英的女儿给接了过来,搂在怀里半天就是不还她。

    “喜欢就生一个!”

    金泰熙笑着对身边的宝儿说道。

    “我也想。。。可他说再等等。。。”

    在小丫头的脸蛋上亲了几下,宝儿这才把她还给一旁小心呵护着的韩彩英。

    “嗯!也许他有什么考量吧!宝儿今年。。。二十一了吧!”

    “。。。都二十二了!”

    宝儿撇了撇嘴。

    “呵呵!家里都按实岁算。。。他定的规矩!”

    “欧尼生孩子的时候,也就我这么大吧?”

    “我二十四岁生的她们俩!”

    看了眼怀里安安静静的大闺女池珍儿,又瞧了眼在智苑怀里折腾的小女儿池幼珍,金泰熙的嘴角一直是翘着地。

    “好羡慕!来!。。。亲亲!”

    宝儿凑头在池珍儿的脸蛋上啄了下,小丫头还伸手摸了摸脸颊,嘟着嘴看着她。

    “。。。好可爱!”

    眼里都要冒星星了,宝儿伸手就把她抱了过来。

    “珍儿乖!。。。叫偶妈!”

    瞧了瞧自己的亲妈,这小丫头也没挣扎,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待在宝儿怀里,可对于她的“教唆”却充耳不闻。

    “呵呵!。。。”

    金泰熙捂嘴笑了,心里直呼不愧是自己含辛茹苦生下的心肝宝贝。

    “咔嚓!。。。”

    全智贤抱着儿子进了餐厅。

    顿时这里更加的热闹,直到池明哲也出现的时候,餐厅里像是达到了**,一屋子女人问候过他以后,小家伙们就把他给围上了。

    “哦莫!幼珍啊!。。。飞瑶。。。乖!。。。爸爸的宝贝们啊!。。。小俊呐!来!。。。珍儿爸爸亲亲!。。。”

    嘴里不断絮叨着,池明哲像个住家老男人似得,这个抱抱那个亲亲的。

    直到池成仁凑到他跟前时,池明哲那一脸的欣慰之色,让周围几个孩子妈们心里都是一咯噔。

    这是看待继承人的目光吧!

    严厉中带着宠溺、疼爱中带着期许,那抚在他头顶的,是爱的大手,一圈、一圈又一圈。。。

    韩佳人悄悄捂着嘴,眼里已经有了晶莹,可她怕别人瞧见,不时偷偷抹下眼角。

    自己的儿子是长子,是池家当之无愧的继承人,虽然自己还肩负着教导他的重任,可心里激动的都想当众大笑。

    “我韩佳人虽然平凡。。。可我的仔将来注定不会归于凡俗。。。他会像他巴巴那样。。。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妻妾成群。。。这个。。。用自己的肩膀撑起一个家来。。。我的好儿子啊!。。。偶妈为你骄傲。。。好激动呀!。。。哦多尅!。。。”

    “咚!。。。”

    似乎被巴巴摸得不耐烦了,成仁一脚踢在池老爹的小腿上。

    餐厅里顿时一静,这碍于他池某人平日里的淫威作祟,而正在遐想的韩佳人也当即愕然。

    “哈哈!。。。脾气不小。。。好!”

    池明哲笑容满面的夸奖道。

    “啪啪!。。。”

    可这话音刚落,就手在娃儿的屁股上捞了两巴掌,池明哲这才若无其事的坐到了餐桌旁。

    “偶妈。。。”

    小心肝们吓坏了。。。惊恐的扑进了各自妈妈的怀里。

    “呜呜!。。。啊嗨嗨!。。。我要偶妈。。。”

    好吧!池家未来的继承人,这个池明哲的长子,因为忤逆父亲大人终于被揍哭了。

    “。。。哦多尅!”

    韩佳人的心里又悲鸣起来。

    。。。。。。

    “yes。。。i。。。do。。。i。。。do。。。do。。。i。。。do。。。”

    “yes。。。i。。。do。。。i。。。do。。。uh。。。”

    “渐渐了解爱的真谛。。。”

    “是的。。。我知道。。。我知道。。。”

    。。。。。。

    在马里布沿海公路奔驰的一辆大巴上,泰妍和顺圭相互靠着肩头,懒散的望着车窗外熟悉的景致,一边嘴里跟着车上的音响里传来的歌声哼唱着。

    “这歌挺好听。。。”

    秀妍跟美英坐在泰妍她们身后也相互依偎着。

    “说是欧巴补偿给孝盛她们的,让她们先钉在韩国把持着风头。。。呵呵!估计他没少受罪!”

    美英在他耳边说道。

    “哼嗯!。。。活该。。。谁让他那么多花花肠子。。。”

    秀妍撇了撇嘴轻哼道。

    “呵呵!。。。你呀!。。。”

    美英捂着嘴轻笑,有用胳膊抵了抵秀妍,头也搁在了她肩上。

    “干嘛!。。。”

    。。。。。。

    后面的声响,让顺圭不由回头从椅缝中瞧了一眼,正好看见美英、秀妍的小嘴快碰了下。

    “嘿嘿!。。。”

    回过头的顺圭嘴里出的声音,也让泰妍睨了她一眼。

    “啧啧!。。。”

    大sunny随即冲她咂了下嘴。

    “嘁!。。。”

    两人那次一起上楼进了同一间房,最后的结果至今还是个迷。

    。。。。。。

    少女时代在美国这儿宣传自己的英文专辑,引起的反响还是很大的,她们前天刚从西雅图回到洛杉矶,昨天凌晨就又奔往圣地亚哥,去参加当地电视台的节目,这会儿是刚从机场回来,准备好好在洛杉矶这儿休息几天,后面的行程还有很多,过几天是旧金山然后就要去中部地区,芝加哥、匹兹堡、圣路易斯、丹佛、底特律等等够她们忙活的。

    她们在美国这儿是热火朝天,自然也让留在韩国的tara、secret以及日本的kara、sister们更加的心焦,这自然也给池明哲造成了困扰,许诺、说好话、最后赌咒誓一定也给她们行英文专辑才算就此结过。

    悲催啊!堂堂大会长被一帮小娘们折磨的没了脾气。

    。。。。。。

    “贤呐!。。。”

    “怎么了?欧尼。。。”

    允儿的脑袋抵在小贤的颈脖处,身子也软踏踏地依着她。

    “回去帮我按按摩,好不好?都累死了。。。”

    “欧尼。。。我也很累。。。”

    徐珠贤抿了抿嘴。

    “那我们互相按摩吧!嗯?。。。啵!”

    允儿坐直了身子,冲小贤的脸颊就是一口。

    “好。。吧!”

    这一声包含着无奈,同时小贤的视线也越过了允儿,看向车窗外的无垠大海。

    她俩身后是孝渊、秀英和侑莉她们,而且看着已经睡着了,身上还盖着经纪人时永贤,以及另两个助理的外套。

    。。。。。。

    大巴正在匀行驶,司机还跟着音乐在摇头晃脑,而且过不了多久,这一车人就能回到海滩别墅度假酒店里。

    “碰!。。。吱!。。。吱!。。。”

    一声巨响,大巴车开始歪歪斜斜,司机正在急打方向盘,而车上的人都吓坏了。

    “轰隆!。。。”

    大巴车终于翻到在路边,车身在路面滑动时,还留下了长长的印痕。

    。。。。。。

    “泰妍。。。顺圭。。。糟了。。。”

    “快。。。把她们拽出去。。。秀妍跟美英好像也昏迷了。。。快。。。”

    “孝渊。。。你没事?太好了。。。快帮忙把侑莉和秀英她们拖出去。。。完了。。。这下怎么办?。。。”

    满头是血的时永贤有些绝望。

    一车人大部分都没事,只是被车子的玻璃碎屑划破了皮,但是少女时代除了孝渊一点事都没有,其他八个都陷入了昏迷。

    “快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

    池明哲正在跟党内同志们开会,这些天他都是大小会不断,三星、sk、韩进、lg的当家人也与他频频会晤,现在整个韩国各党派都是如临大敌一般,把全部的力量和精力都投放到了总统选举上。

    周正贤早已辞去国会副议长的职务,同时恢复了开放国。。民。。党的党籍,并以党内共举的总统候选人身份,在全国各地展开竞选宣传活动。

    “资金方面你们不用担心。。。而且。。。”

    “嗡嗡!。。。”

    手机震动的铃音,打断了正在会议上说话的池明哲,他拿出手机正准备挂断,却现是美国来的。

    向与会的众人点头示意了下,他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

    “嗯!。。。这是哪儿?。。。头好晕啊!。。。”

    病房里,两两相对的躺着八个丫头在病床上。

    这里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圣莫尼卡医学中心。

    泰妍强睁开眼,望着雪白的天花一阵恍惚,刚想将头抬起,可脑中一阵刺痛以及那夹杂着奇怪东西的晕眩和耳鸣,让她想起身的所有努力都失败了,随即昏昏沉沉的似乎又将进入昏迷状态。

    “。。。十二号就要开演唱会了。。。我的“persona”演唱会。。。头好疼!欧巴。。。你在哪儿。。。”

    脑中混乱的记忆不断在交融在相织,一张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脸庞在脑海里不断闪现。

    “软软!。。。”

    熟悉的叫声在脑中响彻。

    下身剧痛,而后哭泣。。。一个男人抱着自己在房里轻声唱着《姻缘》。。。樱花树下。。。咯吱作响的秋千椅。。。大雨中自己和谁拉着手在向前奔跑。。。总总混乱让泰妍已经搞不清状况了,随即视线一黑的她,彻底断片了。

    “我在哪儿?。。。不是刚参加完百想艺术大赏回到家了吗?这里。。。”

    允儿仰起头将身子撑起,直至看清了身边四周的情况以及周遭躺着的人后,又重重栽倒在病床上。

    。。。。。。

    风起云涌的韩国被池明哲抛下了,他坐着专机正在跨越广阔无际的太平洋赶来美国,只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也许是欣喜若狂得偿所愿,也许是一脸懵逼瞠目结舌,更或许。。。是他“幸福美好”的生活,崩坏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