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我是个好人。。。-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四十章 我是个好人。。。

    少女时代们走了,前往美国去宣传她们的英文专辑去了,池明哲亲自送到的机场,千叮万嘱自然少不了,随后金泰妍还领着大家,当着一众经纪人和助理的面,煞有介事的感谢了池大会长以及公司对她们的支持与关怀,尽显宾主之间关系的融洽。

    。。。。。。

    “轰!。。。轰!。。。”

    飞机慢慢滑离了停机坪,并伴随着隆隆之声,不少身影还拥在舷窗一侧冲他挥着手,直到庞大的机身驶向远处的待飞区域后,池明哲才转身上了车。

    “。。。走吧!”

    一上车,他先前的和颜悦色消失无踪,虽说不上阴沉,可正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才让开车的郑则熏心里有些惴惴。

    这些年郑则熏对于池明哲的脾性了解的很透彻,喜怒无常到是不常有,可一旦狠下心来,那往往预示着某些事的后果会很可怕。

    “哥!。。。其实那个柳惠敏只是刚被收买不久,而且对方只是让她做个长期的卧底。。。”

    看着车内的后视镜,郑则熏低声说道。

    池明哲望着车窗外飞速后退的景物,并没有说什么,偶尔听见头顶有飞机掠过的声响,还会低着头瞧上一眼。

    “。。。是她们吧!”

    郑则熏见此只得专心致志的驾驶着车辆。

    车子并没有驶向首尔市区,而是顺着仁川机场的高速连接线开往了东南方向。首尔广域市的外围有很多的卫星城市,军浦市就是其中之一。

    进入了市区,池明哲的坐车一直开到了郊外的安山脚下,顺着一条山道行进了了二十分钟来到了沙土洞,这里几乎荒无人烟,有不少废弃的厂房错落在山坳里。

    “吱!。。。”

    车子终于在一座摇摇欲坠的仓库前停下。

    。。。。。。

    “咣当!。。。”

    沉重的大门被从里拉开,郑和光带着几个手下,冲池明哲行了一礼。

    点点头,他背着手施然走进了这座破旧的仓库。四周和地上一片狼藉,各种废弃的垃圾几乎塞满了整个空间。

    “这是临时找的地方。。。”

    见池明哲回头看了一眼,郑则熏急忙解释道,视线也落在了他被灰尘沾染的鞋面上。

    没再多说什么,在两个“空降兵”的开道下,池明哲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见到了三个女人。

    。。。。。。

    柳惠敏看起来很狼狈,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已经失去了光泽,虽说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可显然并没遭受什么过分的虐待。

    另外两个女人则都是威廉山庄里的佣人,据说是被柳惠敏收买拉下水的,此刻她们目光呆滞的望着屋里的天花,直到池明哲出现在她们面前。

    “先生。。。我是冤枉地,我没做对不起您和夫人们的事情,求求您。。。放了我吧!。。。我家里还有弟弟、妹妹在等我。。。呜呜!。。。”

    其中一个女佣爬到池明哲脚下,一把抱住他的腿。

    “西八。。。放开!”

    一个“空降兵”抬脚准备踢开她,被池明哲制止。

    “先生。。。我也是冤枉地。。。”

    另一个女佣也爬了过来,只有柳惠敏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你是云真?。。。你是。。。白春?”

    “是!。。。是我们。。。先生。。。呜呜!。。。”

    池明哲蹲下身子,从西服兜里拿出条手绢,小心仔细的给她们拭着脸上的污迹。

    “告诉你们多少次了,对女孩子要客气点。。。总是记不住!”

    两人的脸蛋上有着很深的印痕,显然这是被打的。

    见此,池明哲回头冲郑则熏他们说了一句,看不出他此刻是什么情绪,一切都显得淡淡地。

    “是。。。”

    大家相互对视显然还没搞清状况,郑则熏却立刻应了一句。

    他觉得池明哲的状态又有些不对劲了,这有多久没见到他这个样子,得三四年了吧!当初对付辛家的时候。。。郑则熏立时掐灭了脑中的回想没在继续下去。

    转头又望向一边的角落,池明哲再度开口。

    “你呢?惠敏小姐。。。我听说收了不少钱,都放在家里了。。。可惜啊!”

    也不知他所说的可惜是什么意思,柳惠敏缀着伤痕的唇角颤了颤,最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知道吗?。。。对于家,我历来是最重视的,那是我心灵的港湾。。。是寄托,我不允许任何人给它带来伤害,你们虽说还没有付诸行动,但是。。。”

    站起身来,池明哲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显得慢条斯理,但眼中闪过那一丝寒意,被三个望着他的女人所捕捉到。

    “惠敏小姐!。。。对于那个赵志勇收买你的事,我已经很清楚了,可你却害了她们两个。。。”

    “先生。。。求求您。。。先生。。。”

    两个女佣再次发出嚎哭,可池明哲已经走到了一边。

    “我。。。收了钱只是答应,将一些听见的告诉他。。。她们两个根本就。。。”

    “这不重要!。。。只要参与就脱不了干系!”

    打断柳惠敏的话,池明哲转身出了房间。

    “先生。。。”

    身后凄厉地呼喊在继续,可池明哲充耳不闻。

    。。。。。。

    “要吸一支吗?。。。哥!”

    郑则熏掏出包烟抽出一支,见池明哲背着手站在车旁眺望着四周的山峦,就凑上前去。

    伸出手接过香烟,下意识的凑到鼻前闻了闻,池明哲最终没有点燃它。

    “借了很久了。。。你也少抽点,对身体没好处!”

    “是。。。”

    郑则熏嘴里应道,可依旧在吞着云吐着雾。

    “咣啷!。。。”

    仓库门再次被打开时,郑和光带着几个“空降兵”抬着三个麻袋走了出来。

    “。。。火!”

    “什么?哥。。。哦!”

    掏出打火机,郑则熏给池明哲点燃了,那只一直在他手指间转动的香烟。

    “呼!。。。则熏!”

    吐出烟气,池明哲望着那三个被丢进车子后尾箱的麻袋,转头看着郑则熏。

    “哥。。。”

    “我是不是很残忍?”

    “呃!。。。”

    郑则熏不知作何回答,只能用“真挚”的眼神瞅着他,摇了摇头。

    “我是个好人,则熏。。。只对自己人来说。。。”

    扔下半截还燃烧着的香烟,拉开一旁的车门,池明哲钻了进去。

    “哄!。。。”

    郑则熏赶忙进了车里发动了引擎。

    。。。。。。

    “护照呢?”

    金泰熙的姐夫赵志勇,这会儿在家中的卧室里四处乱窜,翻箱倒柜搞得乱七八糟。

    金熙媛抱着手臂,倚在门旁冷眼瞧着他。

    “我护照搁哪了?”

    似乎想起什么,赵志勇抬头看着她。

    “我怎么知道?哈!。。。或许在你哪个相好的家里!”

    “你。。。西八!”

    赵志勇似乎没有闲心跟自己老婆斗嘴,自从被捉奸以后,两人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了。

    大半年前,他被一个大人物秘密召见以后,赵志勇又嘚瑟起来,随后还经常不动声色的,向金熙媛打探起威廉山庄里的事情。

    这让金熙媛很诧异,随即心生了警惕,毕竟两人的关系已经不复以往,为了脸面才不得不凑活着过日子。不过现在看着赵志勇,在家里上蹿下跳的收拾行李,金熙媛心里也疑虑丛生。

    “哈!。。。在这!”

    在书房的一个隐秘的抽屉里,赵志勇找到了自己的护照,随后插进兜里拎起行李箱。

    “离婚协议在书房桌上,我已经签过字了。。。你。。。保重!”

    拉开门,他匆匆地走了。

    。。。。。。

    “叮咚!。。。”

    门铃响起时,裹着睡袍的金熙媛正仰靠着沙发,神情里还带着些迷糊。

    赵志勇离开家以后,她有种预感,怕是再也见不到了,虽说两人已经翻脸,可毕竟曾有过甜蜜、幸福的生活,不管怎样作为一个女人来说,那会儿她还是很开心的,只是现在想起,这心里隐隐地就难过起来。

    于是开了一瓶红酒,她独自在客厅里喝了起来。

    。。。。。。

    “努那!好久不见!”

    池明哲面带微笑,看着眼前有些惊讶的金熙媛。

    “你。。。怎么来了?”

    “泰熙好久没见到你了,怎么最近没去家里玩?。。。不请我进去坐坐?”

    “哦!。。。进来吧!”

    答非所问并没有让她反应过来,看来酒喝得有些多了。

    让开身子,池明哲从她身前走过时还嗅了嗅鼻子。

    “喝酒了?”

    站在客厅中央,池明哲向四周望了望,这里他是第一次来。

    “喝了点,要一起喝吗?”

    重重摔坐在沙发上,金熙媛顺手又拿起了搁在一边的红酒瓶。

    “不了!。。。姐夫不在吗?”

    “他?。。。已经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是吗?那你们。。。”

    “离婚!”

    点了点头,池明哲上前抢过金熙媛正准备往嘴里倒的酒瓶。

    “这么喝会醉的!”

    “呵!。。。醉了好。。。醉了就什么都不烦了!”

    站起身,她准备抢回酒瓶,只是身子看着有些晃悠,一个踉跄倒在了池明哲的肩头。

    “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揽着她的肩,池明哲小心地扶着她走向二楼。

    。。。。。。

    “。。。明哲!”

    “什么?”

    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池明哲低头看着仰脸的金熙媛。

    “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让她们死心塌地跟着你的。。。我简直不敢相信。。。泰熙这丫头从小就好强,没想到会跟别人分享一个男人。。。呵呵!”

    手从肩头担上她的腰,显然抚着一个浑身乏力的女人上楼很费力。

    “也许。。。我真诚吧!不会隐瞒任何事情。。。”

    “真诚?。。。呵呵呵!真诚。。。”

    进到房里,池明哲把她抚上了床。

    “嗡嗡!。。。”

    口袋里手机在震动,他拿出一看,眼神还瞅了瞅闭着眼睛侧过身的大姨子。

    白皙的大腿很丰润,从睡袍的叉里显露出来微微蜷曲,而上衣襟也已敞开了大半,事业线很深邃,身形的曲线起起伏伏,把一个已婚熟女的风韵展现的淋漓尽致。

    可池明哲并没有多瞧,将手机搁回口袋。

    “。。。努那!”

    金熙媛没有任何回应,看着已经睡熟了。

    “我回去了。。。有什么事就给泰熙打电话吧!”

    挪膝上了床沿,池明哲将被子拉起给她盖上。

    “嗯!。。。好热。。。”

    手臂无意识的乱挥,随即还一把抱住了他的腰。

    “呃!。。。努那。。。”

    “明哲。。。”

    她嘴里喃喃着,随后居然直起身子靠近了他怀里。

    “。。。别走。。。陪陪努那。。。嗯!。。。好热!”

    看着自己的大姨子“赖”在怀中,随后还解开了睡袍,池明哲急忙劝阻着。

    “努那。。。别。。。”

    “喜欢努那吗?。。。明哲。。。给努那个孩子好不好?”

    嘴巴张着,池明哲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腰带被解开,愣愣地瞅着金熙媛,毫不犹豫的张嘴一口含住。

    。。。。。。

    “唔!。。。唔!。。。”

    赵志勇嘴上被贴着胶带,神色不仅惶恐到极致,身体也止不住的在颤抖,唯一没有的就是挣扎。

    “以为能跑的掉,嗯?”

    郑和光又扯开一段胶带,把他的腿也箍了起来,一圈又一圈。

    “行了。。。抬上车。”

    郑则熏从车窗里探出头看了眼,随后缩回又拿出手机,给池明哲编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赵志勇也是倒霉,不知道自己的家已经被监控,仅仅开车过了几个路口,就在一条僻静道上被几辆车给夹在了中间。结果。。。

    “。。。吱!”

    最后一辆车子猛然停下,一侧车门打开,一个“空降兵”探身将地上赵志勇的行李箱捞上了车。

    “轰!。。。”

    这辆“掉”队的车子,急速蹿了出去,追向前方一溜的车队。

    。。。。。。

    “嗯!。。。嗯!。。。”

    撅着肥硕的屁股趴在床沿,金熙媛死命的支撑着自己。

    睡袍一直被掀在后背上,深邃的后脊线勾连着叠浪翻涌的丰臀,让她身后的池明哲,鼻息愈加粗重。

    “啪!。。。啪!。。。啪!。。。”

    富有节奏的声响,清晰的回荡在卧室里。

    “努那。。。舒服吗?”

    “舒服。。。好舒服。。。明哲。。。你好厉害!”

    脸上并没有显露过多的表情,池明哲只是双手死死固定住她的腰,胯间摆动的幅度也在加剧。

    对于大姨子的“请求”,池明哲只是犹豫了一瞬,随后就粗暴的将她按趴在床沿。

    “嗯!。。。腿好累!我。。。我要躺下。。。嗯!。。。”

    池明哲后退时,金熙媛的腰臀不由抽搐了几下。

    睡袍被甩脱,她躺下时还将腿高高抬起分向两边。

    “。。。明哲!”

    “呵!。。。”

    低笑一声,他覆上了身子。

    “嗯!。。。好硬。。。”

    “叽!。。。叽!。。。叽!。。。”

    一种报复的快感,伴随着靡靡之音,在池明哲的心头荡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