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出气-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三十九章 出气

    “呜呜!。。。你都不说话,就看着我哭。。。不理你了!”

    临近中午,金泰妍一个电话又把池明哲召唤到宿舍,这一见面就哭哭啼啼起来。

    吓了一跳的池欧巴,连哄是哄等问清了缘由,就一言不的坐那儿看着泰妍哭。

    她上午在练习室经历了队内的“造反”遭了“报应”,被大家“轮”了一遍,现在看着像是个饱受摧残、苦大仇深的“怨妇”。

    “啧!。。。软啊。。。”

    表情有些怪异的池明哲张了张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在他看来,泰妍在组合内“横行霸道”是妥妥地作死,现在终于是犯了众怒。而且她的那些个队友是些什么人?光顺圭、侑莉在前世,本就是少女时代里的“队霸”啊!

    “她们都欺负我。。。我还是队长呢!。。。都不尊重我!。。。脱我衣服,还要扒光。。。呜呜!”

    “这倒是。。。太不像话了,好歹你还是组合队长,抱团的扒光你。。。”

    抹着眼泪,金软软以一副期待的神情瞅着他,指望池明哲能给她撑腰。

    “得好好地。。。批评才行,你说是。。。”

    “呜呜!。。。呜!。。。”

    她小脸皱巴着,又开始嚎上了。

    “别哭!。。。别哭啊!。。。来!抱抱。。。”

    “你也欺负我。。。才不要你抱。。。”

    门外一溜听墙脚的,允儿、秀英、顺圭、侑莉不时还相互用眼神交流一番,脸上都挂着丝得意。

    。。。。。。

    “咚咚!。。。”

    假寐中的柳慧敏睁开了眼睛,心里莫名的涌起了一阵不安。

    “是谁?”

    走到门后,她从猫眼里冲外张望。

    一个身着快递制服的男子,手里正捧着个小纸箱,脸上的笑容带着些憨厚。

    “您好!。。。我是快递公司的,这里有您的物品需要签收。”

    “我的物品?”

    嘴里喃喃着,心里也似松了口气,握着的门把手也被她拧开。

    “惠敏小姐!最近怎么没来给夫人们上瑜伽课,她们让我给您问好!”

    门外一侧,快闪出郑则熏的笑脸,柳惠敏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随后几个大汉推搡着,闯进了她位于西大门的家里。

    。。。。。。

    “准备好了吗?”

    面前恭敬的站着以孝盛为的secrte们,池明哲从她们的脸上看到了等待已久的激动。

    “准备好了会长!我们会好好表现。。。”

    孝盛说话的时候,她那裹着黑色短背心凸显愈加“爆裂”的大胸,不时还颤悠两下。让面前池明哲的注意力总是无法集中。

    而郑何娜、宋智恩、韩善花也是短背心加短牛仔热裤的打扮,要不仔细看她们的面相,在浓郁的舞台妆容遮盖下,这四个身段好的丫头,已经把性感妩媚舒展的淋漓尽致。

    “走吧!欧巴带你们去拜访那些前辈!”

    背着手,池明哲率先走出待机室。

    门外可谓严阵以待,secrte们的经纪人迟仁勇带着助理们,恭敬的给池明哲行了一礼,随后带着一脸的憨笑,小心呵护着孝盛她们走在过道里。

    能让池会长亲自带队去拜访那些歌坛前辈,迟仁勇内心时充满激动的,自然也明白所负责的这个神秘团,很受公司特别是会长大人的“器重”。

    自己前途无忧,肯定要对眼前的“姑奶奶”们倍加用心了。

    “小心。。。地上滑!”

    往前跨了一步,迟仁勇还伸脚在地面上踏了踏,将疑似一块水迹给抹匀了。

    池明哲回头颇为“欣慰”的看了他一眼。

    。。。。。。

    2oo7年4月22日下午143o分,secrte终于在万众期待之下,即将登上自家ss电视台的“人气歌谣”正式出道。据说外面的场馆里,已经聚满了手持secrte和孝盛个人应援牌的粉丝,还以男性居多。

    作为上届格莱美最佳n歌曲的获得者,全孝盛已经拥有了很多的粉丝,虽然那时候还没正式出道,可她的个人粉丝网站可谓遍地开花,数量不比一些出道很久的组合少哪里去。特别是不少男性粉丝还经常聚在公司门前的广场上,高举孝盛个人照片的应援牌,以期能够在这里见到她,哪怕是能获得她“惊鸿一瞥”也好。

    究其受欢迎的原因,也无非是公司的策划以及她丰满的身子所带来的“灾祸”。

    为此,池明哲对自己为secrte们安排的未来规划更具信心,就是要以性感打天下,国外先不去说,至少在韩国,在整个亚洲,他要把“奶盛”的名头给扬光大。

    当然,组合内其他人如有“绝活”,他也会花费资源去力捧,从不厚此薄彼,这点他还是能保证的。

    。。。。。。

    “hey。。。istenup。。。”

    嘿!听着

    “etsp1ayhemagicsho。。。”

    让我们玩转魔法表演

    “3。。。2。。。1。。。etsgo!。。。”

    三二一。。。让我们走吧!

    随着郑何娜在舞台上说出歌词,摆好姿势的孝盛、宋智恩、韩善花跟她随着动感的音乐扭摆起来。

    台下黑压压的人头在传动,如水波荡漾开来,很多“secretime”们都高声呼喊着,现场亮起的黄色应援灯也如星光在闪耀,气氛的热烈伴随着舞台上四个性感妞的舞蹈动作,彻底沸腾起来。

    “闪亮的照明下。。。”

    “我们就是魔法。。。”

    “强烈地音乐流动,让人深陷的魔幻洞。。。”

    “高声跟着唱吧!。。。”

    “越看越有魅力。。。”

    宋智恩、韩善花一个接一个,唱腔稳定,气息悠长,舞蹈的动作也是整齐而有力。

    当孝盛开口时,现场的呼啸声简直能掀翻“人气歌谣”所在的这座地下礼堂。

    扭腰摆臀,胸部随着每一个动作在颤动,扩胸、伸展再伸展,金色的披肩长尽情挥洒,而现场所有的男性,都将视线紧紧盯在了剧烈舞动的孝盛身上。

    “啊!。。。我爱你,孝盛!”

    “。。。我要你!”

    “孝盛。。。”

    当孝盛一个妩媚动作刚摆出,下面的男性粉丝们都受不了的狂喊乱叫起来。

    嘴角的笑意自然流露,听着台下的呼喊,孝盛心里异常的激动,多年的付出和努力,终于获得了回报,今天下午的这个出道舞台成了最完美的注脚。

    舞台前沿区域,池明哲目光炯炯,而他边上的大帮丫头们,一起为台上的四个人加着油应着援,aoa里的恩地、普美、娜恩连带着雪炫都是又蹦又跳的,动作还颇为整齐。

    “欧尼!。。。好样的!”

    “。。。我爱你们!”

    秀晶、惠静以及初雅、初珑她们自然也是扭动身躯,附和着台上的sebsp;“孝盛欧尼。。。胸好大。。。荷娜欧尼。。。你的屁屁。。。呃!”

    朴智妍看着像个anti,是来捣乱的,被池明哲一把拉到身边,狠狠地捏了一。。。二。。。三把屁股。

    后来干脆手就黏上了。。。咳!

    “嘁!。。。臭不要脸!”

    好吧!身后的少女时代们为此都露出了鄙夷之色,认为这是池欧巴借机在占便宜。

    到底要不要挺身而出当面斥责呢?

    就像面对金泰妍的队内“凌暴”,大家群起而攻之那样,可看朴妹子欢欢喜喜的样子,众人就熄了这个念头。

    “活该!活该被人占便宜!”

    。。。。。。

    泰妍的状态看着有些不活泛,她似乎还在为自己白天里的“遭遇”感到不开森,好在池明哲答应晚上就替她“出气”,所以她内心里很是期待,并偷偷打眼瞧了瞧身边这些还不知情的队友们,心里偷着乐。

    ara们今天本来有广告要拍,可为了能到现场给姐妹应援,一大早就出去完成工作,直到刚刚才赶到现场,只是这会儿她们的视线都聚焦在了池明哲身上,似乎有什么埋怨和不痛快要找他泄似得。

    多半是因为他偏心,提前给少女时代们行新英文专辑所致,当初可是信誓旦旦,在亚洲轮着转一圈在去美国英文专辑的,现在他坏了“规矩”。

    还在日本“晃悠”的kara、sister们也是怨念颇深,已经商量好等再见到他时,定要给点“颜色”让他瞧瞧。

    是肉色呢?还是粉色。。。啧啧!

    最激动的要数姜敏京、李智恩和金泫雅了,池欧巴可是答应了,后面就该轮到她们davichi出道了。只是因为智恩、泫雅年纪还小,所以池明哲已经把她们出道时间推到了o8年,只是现在她们还不知道,兴高采烈在那欢腾。

    。。。。。。

    “欧巴。。。”

    孝盛不顾浑身大汗淋漓,抱着池明哲就撒上了娇。

    先前台上的热舞她可是拿出了浑身解数,自然也让在场的男士们大饱了眼福。郑何娜、韩善花以及宋智恩都围在边上,看着自家队长露出的小女儿态,她们也想着是不是也要来这么一下下。

    “好!。。。终于出道了,嗯?”

    “嗯!。。。谢谢欧巴!”

    “小傻瓜!。。。来。。。你们。。。”

    放开全孝盛,池明哲主动拥抱了边上眼巴巴的三个丫头。

    当然他有没有故意使出“暗劲”什么的,看她们红扑扑的小脸就知道了。

    “走吧!大家还等着你们呢!”

    。。。。。。

    “欧巴。。。饶了我。。。不敢了。。。嗯!。。。”

    “啊!。。。你干嘛!。。。”

    少女时代宿舍里的各寝室中,不一会儿就会传出让泰妍很开心的声音,她知道池欧巴正在为他出气呢!

    抱着被头靠着床背,泰妍不时侧耳倾听,间或还会捂嘴出傻笑。

    “嗯!。。。痒痒!”

    “我。。。我自己来。。。欧巴别拽。。。嗯!。。。”

    听着听着,泰妍就现不对,心里还在嘀咕就听见自己的房门被推开。

    池明哲衣衫不整,连头都乱糟糟的出现在眼前。

    “。。。软软啊!欧巴累坏了,这下满意了?”

    “可。。。我怎么觉得不像是在惩罚她们?”

    “怎么可能?都下不了床了。。。厉不厉害?。。。呃!”

    这会儿泰妍要是再不明白,就是个傻子。

    感觉受骗了的她,鼻头一酸,眼泪立马落了下来。

    “你哪是为我出气。。。你是借机快活去了。。。哼哼嗯!。。。亏我这么相信你。。。呜呜呜!。。。你骗人!”

    “哎哟!。。。不哭!不哭!。。。我真为你出气了,只是顺便。。。”

    池欧巴舔着脸解释道。

    “还骗我。。。你看你的裤子拉链。。。都没系上。。。呜呜!。。。”

    泰妍指着他的裤裆,眼泪那个淌喔!

    “这个。。。咳!。。。意外!是意外!。。。你知道的,它老会自己跑出来。。。”

    “骗子。。。呜呜呜!。。。”

    金软软哭的那个伤心喔!

    。。。。。。

    别墅里这会儿异常的安静,从每个紧闭的房门里,还能听到那均匀的呼吸声,“房客”们显然都累了,早早进入了熟睡状态。

    而孝渊的卧室里正开着电视机,但仰靠在床上的她,已经出了轻微的鼾声,听了大半夜的各种求饶和靡靡之音,可把她“累”坏了。

    泰妍也睡着了,脑袋抵着池明哲的胸口,唇边还含着丝笑意似得微微勾着,只是眼角有些湿润,显示先前定是伤心过。

    可身无寸缕的她此刻被池欧巴抱紧在怀中安睡,显然表明她在入睡前原谅了骗子欧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