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秀晶的威胁-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二十一章 秀晶的威胁

    “嘶嘶!。。。嗯!。。。呜呜!。。。”

    秀晶好像哭的很伤心,不断从边上智妍手里捧着的纸巾盒里,抽出几张堵在可人的嘴上。

    上了飞机还一切正常,直到飞机划破太平洋上空云层的时候,郑秀晶拉着智妍来到机上二层的一间卧室里,靠着床头随后就哭了个稀里哗啦。

    她这心里啊!真的很不忿,好些年前自己都是受到池欧巴独宠的,后来朴妹子的“乱”入她也忍了,可先前其他妹子们个个兴高采烈的,还用莫名的眼神瞅自己,是几个意思?

    示威?挑衅?。。。都怪池欧巴,他以后忙得过来吗?

    她这越想就越气,越想就越伤心,

    “行了!有什么好哭的,欧巴话不算话,又不是第一次了!”

    “呜!。。。我就气他这个,做不到就别瞎答应。。。呜呜!。。。我好伤心!”

    哭诉着,她还一头栽进智妍的怀里。

    “也是哦!好的就带我们俩的。。。”

    朴智妍拍着秀晶的后背,眼中的焦距也有些在散。

    半晌,

    “。。。你怎么不话?”

    眼泪汪汪的秀晶,抬起脸颊,那娇媚中带着丝凄婉的神情,瞬间还让智妍愣了下神。

    “什么?什么都没用,该哭你不是还在哭。。。”

    捧起秀晶的脸蛋,朴智妍左瞧又瞧的。

    “你变了。。。智妍!”

    用纸巾拭了拭眼角,秀晶虽然偶尔还抽咽一下,可看着已经是不打算再哭了。

    “变了?”

    “嗯!自从你受伤以后,就好像变得。。。变得成熟了!”

    “成熟?”

    朴妹子低头看了看自己,随后还勾开衣襟,往里瞧了瞧。

    “也没成熟啊!。。。还是这么!”

    “噗!。。。不要脸,成熟胸就变大了?”

    秀晶被逗笑了,也觉得她还是老样子,只是偶尔那神情或是话语气有些特别罢了。

    “呵呵!。。。也是。。。”

    揽过秀晶的脑袋,两人靠在了一起。

    “刚刚啊!你一抬头,哇!。。。把我都看愣了!”

    “为什么?”

    “漂亮啊!我今儿才现,秀晶你好漂亮!”

    “嘁!。。。才现啊!”

    捋了捋髻,郑秀晶的唇角一直翘着。

    池明哲悄悄掩上门缝,背靠舱壁望着舷窗外,那被机翼尖划破的气流,出着神。

    “你干嘛?。。。干嘛亲我!”

    卧室里突然响起秀晶的声音。

    “喜欢你嘛!亲亲怎么了?你欧尼还和我欧尼接吻呢!”

    “你胡。。。她们那是。。。亲昵!”

    秀晶似乎有些语结,那情形光她自己,就偷偷瞧见过好几回。

    “亲昵?那我亲你也是亲昵!”

    “才不要你亲。。。”

    “嘿嘿!只让欧巴亲嘛?。。。”

    两个丫头在卧室里闹得很欢腾。

    池明哲有些吃不准,生怕这两个丫头被她们的欧尼带坏了,立刻推开门闯了进去。

    “呀!。。。你们在干嘛?想挨揍吗?”

    大义凛然,他还顺手把卧室门给从里销上。

    。。。。。。

    飞机在纽约肯尼迪机场降落以后,让丫头们还惊喜了一番。

    “欧巴!是特意带我们来纽约玩的?可以逛街吗?”

    “嗯!开心吗?”

    雪炫拉着他的手,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其他丫头都打量着机场四周,随后觉这里和其他机场没什么不同,就失去了兴趣。

    曾在美国待了近三年,纽约她们也都是第一次来。

    。。。。。。

    “嗨!。。。伙计!好久不见!”

    马丁向池明哲挥了挥手,一脸的热情洋溢。

    “没想到你亲自来接我!不是挺忙的吗?”

    “再忙也得亲自来接你。。。还有这些姑娘。。。”

    两个大老爷们拥抱了一下,马丁又看着们问道。

    “都是。。。我的妹妹!”

    “妹妹?。。。嗨!妹妹们!”

    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马丁熟络的跟丫头们打着招呼。

    “嗨!你好!马丁先生!”

    丫头们也用英语回应道。

    “都是洛杉矶妹子?。。。看着年纪都不大啊!伙计!你得当心点!我可不想去牢里看你!”

    “走吧!别废话了!”

    池明哲懒得理他。

    “姑娘们!都上车吧!”

    这排场!一溜的加长礼宾车停在机场大厅门外,还引来不少过往旅客的关注。

    。。。。。。

    酒店是早就预订好的,丫头们也都去倒时差了,池明哲又跟马丁坐上车,来到了华尔街。

    “啧!。。。”

    池明哲凑近一幅,画的乱七八糟的油画跟前,认真仔细的瞧了好半天。

    许久没来,马丁把公司似乎从新装修了一遍,尤其是他的办公室,用奢华都不足以去形容了。面积扩大了一些,整面墙壁一直到顶都包上了实木,地板也换成了大理石,而且一边墙面上还镶着巨大的整排书柜。那一册册看着很厚又让人眼晕的书籍,将书柜里塞得满满的。

    “波洛克的作品,最近升值的很快!”

    递给池明哲一杯威士忌,马丁跟他并排站在油画前一起欣赏着。

    “画的是什么?”

    池明哲指了指,又看了眼旁边的实木墙壁上挂着的另几幅“鬼画符”。

    波洛克他是知道的,是2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抽象表现主义先驱,其以在帆布上很随意地泼溅颜料、洒出流线的技艺而著称,但是这风格。。。池明哲表示自己理解不能。

    “呃!。。。是一个女人。。。或是一匹马?。。。啧!。。。这不是重点,伙计!”

    “是吗?”

    “。。。只要知道这些画,每一幅都值上千万美元就行!”

    “。。。那就好!”

    对于自己的老同学附庸风雅,池明哲也没什么可指谛的。

    “坐吧!伙计!”

    两人刚落坐,办公室门又被推开。

    “威廉!”

    舒尔克走了进来,热情的跟池明哲握了握手。

    “好久不见,舒尔克!”

    他看着又苍老了不少,但是精神头还不错。

    随着办公室门被紧闭之后,三人在里面进行了两个多时的密谈。

    。。。。。。

    纽约是个大都市,几乎你能想象得到的商品,这里几乎都能买到,就算没有现货也可以订制,只要你有钱。

    池明哲带着丫头们好好逛了三天,跑遍了很多著名商业区,当然什么自由女神像、夜游哈德逊河之类的“乡下人”必到景点也都去了,丫头们还拍了很多相片,那人手一架的莱卡单反相机,还是马丁掏腰包赠送的,从而也获得了丫头们极大的好感。

    至于会不会摆弄,这相机的傻瓜模式她们还是知道的。

    离开纽约的时候,这些丫头们都是大包包的,个个兴高采烈,看池欧巴的眼神都满是“柔情蜜意”。

    她们每人这几天,从池欧巴腰包里掏了差不多近十万美元,以至于全程作陪的马丁,都觉得自己这位老同学,坐牢的风险是越来越大。

    。。。。。。

    “哈!。。。我们又回来了!”

    丫头们在马里布海滩上疯跑着。

    这是回到洛杉矶,第二天的傍晚时分。

    “你们自己好好玩,欧巴出去办事了!”

    看了眼手腕上的表,池明哲转身向自家的方向走去。

    莱昂纳多他们都知道自己回来了,所以晚上要聚一聚,而且他还打算去凯特那看看,都多久没见着了,她一定想死自己了。

    “欧巴!。。。早点回来!明天还要陪我回家呢!”

    秀晶拦住了他。

    “呃!。。。要不让智妍陪你先回去,等欧巴这几天忙完了再去,好不好?”

    去秀晶家,池明哲心里是有点虚的。

    这要见老丈人还好些,大不了喝顿酒放倒就是,可他就怕见到李静淑,万一被套出些什么可就遭了,秀妍可是告诉过他,自己的母亲已经有些怀疑了。

    “不行!爸爸妈妈都知道你明天跟我回家。。。哼嗯!你要是不去。。。我就跟他们坦白。。。”

    “。。。坦白?”

    “嗯!就。。。我和姐姐都跟你上过床了,明年就一起结婚!”

    “去。。。我明天一定去!”

    秀晶洋洋得意,又转头跟姐妹们疯去了。

    可怜的池欧巴,远去的背影都有些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