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纷乱的夜晚-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一十章 纷乱的夜晚

    大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雨后的首尔街头又开始恢复了繁华与热闹,商家的霓虹灯竞相斗艳,似乎要把一整天因为下雨而损失的客流量,从新给弥补回来。

    车流也像往日那样开始密布街头,一步一停串起一条条长龙。

    “叭叭!。。。”

    老远处就听见车喇叭的嘶鸣,闪着双跳,一辆辆suv完全无视什么交通法规,从反向擦着那些排队等待红灯的车辆边上,呼啸而过。

    “西八!赶着去死!”

    一位行人因避闪不及,被急速通过的车辆轮胎溅起的地上污水沾染了全身,而愤然咒骂着。

    。。。。。。

    “所有人。。。都到哪了?”

    郑和光坐在打头的suv副驾位置上,手机贴着脸颊不时侧头望着街道边,纷纷躲闪着的行人,淡然开口道。

    “行!先到的人开始行动,把那里全部封锁,我们随后就到!”

    收起电话,他又回头看了眼后方的车队。

    “速度再快点!”

    “是!”

    驾驶车辆的一位“空降兵”沉声应道。

    。。。。。。

    与此同时,大母山的山脚处已经停下了很多车辆,随后看起来密密麻麻身着黑色西服的人,像潮水般涌向山下的九龙村,手里都挥舞着手枪或是冲锋枪之类的轻武器,让那些正往来村口的“村民”们目瞪口呆。

    “全部靠边站好!”

    分工有序,一对对黑衣人散开,有将村口的路人推搡到一边给看管住的,也有向各条小路跑去准备封锁出入口的,而更多地其他人则继续向村子里进发。

    随着鸡飞狗并夹杂着凄厉呼喊的声音此起彼伏,夜幕下的九龙村“热闹”了起来。

    。。。。。。

    整个首尔的地下社会也被彻底动员,一群群面目狰狞看着就不像良善之人的青壮年,三三两两跟在不时点头哈腰,接着电话像是头领大哥的身后,游荡在街头的各个角落,对那些行人也是虎视眈眈,造成不少出来闲逛的青年男女,纷纷避让的混乱景象。

    这些年,明里或暗里,在首尔混饭吃的社团,被池明哲通过“空降兵”间接控制了近七成,而剩下的那些社团也都是有着“上家”的。

    这会儿他们个个勇于表现,要为“池大哥”的事情“肝脑涂地”一把。据说下午在鬼不生蛋的九龙村那里,发生了枪击事件,作为地下人士,他们的消息总是最灵通的,甚至比那些只会“欺压”老百姓的警察有用的多。

    接到“上面”的“上面”还有“上面”层层地指示,要求“协查”那些在首尔的身份不明人士,这些白日里几乎见不到的“牛鬼蛇神”们就纷纷出动了。

    “池大哥”的手笔也是人尽皆知的,只要好好表现自然不会被亏待,以至于这些见不得光或是想更进一步的社会人士们争相出笼了。

    谁说社团人士不求上进的?

    。。。。。。

    “呼!。。。”

    手术室的电动大门刚滑开,池明哲立刻从走廊长椅上蹦了起来。

    “智妍。。。智妍。。。”

    扶着手推车床把手,池明哲一脸的焦急,而朴智妍闭着眼睛似乎睡得很安详。

    “池先生,请冷静!朴智妍小姐已经脱离危险了!”

    “你是。。。”

    直起身子,池明哲看着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医生问道。

    “这位是我们医院的副院长,刚从国外。。。进修回来,智妍小姐的手术。。。”

    “谢谢!”

    不等边上的小护士介绍完,池明哲就握住了脸色有些不自然的,中年医生的手。

    “这是应该的!”

    “不不!。。。这丫头是我的亲人,所以我要好好感谢你!”

    向长椅边的一个保镖示意了下,他拿来了池明哲的西服上衣。

    “这是。。。我的名片!过两天记得给我电话!”

    说完,池明哲就帮着几个护士推着床车,向不远处的电梯间走去。

    。。。。。。

    金灿灿的名片入手偏沉,但是握着它的这位中年医生,望着池明哲的背影,嘴角不由带上了笑意。

    这里本是一家公立医院,原本有着真才实学,但出生却普通的他,因为跟错了“靠山”而遭到清算。靠山去了私人医院他却被遗弃,好在“知错能改”态度也不错,所以被院方送到马来西亚去“进修”了两年,现在回来了也准备继续接受冷遇,但或是该他时来运转,今晚的手术由他主导,现在得到了“池明哲的感激”,或许这命运将终再不同。

    不久的将来,这位叫赵向荣的医生,会成为慈心医院的副院长、院长、威廉大学医学院的院长,最终还会成为韩国保健福祉部长。

    但是他后半身一直都在他人面前,谦虚的自喻是池明哲的“私人医生”。

    。。。。。。

    “啪!。。。咚!。。。”

    “别打了。。。饶命啊!。。。啊!。。。”

    九龙村村民自治委员会里,正上演着全武行,好几个“空降兵”正对地上不停翻滚的几个人拳打脚踢。郑和光抱着手臂一言不发的在边上看着,眼里充满了愤怒与惶恐。

    这愤怒是因为,下午的枪战完全是因为“误会”而起。他们陪池明哲来这“行善”,没想在这个鸟不拉屎的村子里,居然有个毒贩的窝点,要不说这里混乱呢!

    警察似乎从来都没注意过这里,连例行的巡逻都没有,就完全当这个地方是不存在的,而本村的毒贩头子,居然是村民自治委员会长的侄子,他当时正在委员会的办公室里跟几个人交易,突然见到“气势汹汹”的池明哲他们,误以为对方是来“黑吃黑”的,正好同伙当中有几个来自延边的通缉犯,手里还有“重”家伙,于是二话不说先下了手。好在池明哲他们反应快,拔腿就“转进”了。

    而让郑和光惶恐的是,自己等人似乎好日子过多了,连警惕性都下降了,要是池明哲因为这么狗血的事情受到伤害,那后果。。。

    好在现在事情搞清楚了,虽然那几个延边人没了踪影,但相信他们是跑不出韩国的,而眼前地上这几个人中,除了那个毒贩头子,剩下的就是一帮子什么自治委员会的头头脑脑了。

    “西八!。。。给我往死里打。。。”

    说完他就亲自上阵,抬脚将地上的几个人踢成了葫芦。

    不一会儿,气喘吁吁的他又拿出了电话。

    。。。。。。

    “啵!。。。啵!。。。”

    护士们刚走,池明哲就在病床前俯下身,照着还在昏睡的朴智妍,那苍白的小脸蛋上亲个不停。

    半晌,

    “吓死我了。。。智妍。。。呜!。。。要是。。。欧巴会。。。”

    他哽咽了。

    握住被子下那柔弱的小手,在手掌心里不断搓着,随后又贴在自己的脸颊上。

    “嗡嗡!。。。”

    调成振动的手机,这时候突然在裤兜里抖动起来。

    “啵!。。。哪位?”

    接起了电话前,他还在智妍手背上亲了口。

    。。。。。。

    “啪啪!。。。”

    因为愤怒,郑则熏在郑和光的脸颊上,狠狠抽了两巴掌,而郑和光低着头一动不敢动。

    “就因为。。。这些垃圾。。。”

    指了指地上已经不动单的几个人,郑则熏神情很狰狞。

    他也是心有余悸,来了九龙村二话不说,就给郑和光开始“讲道理”。

    “都查清了?”

    “是的。。。哥!”

    “那好!所有的事情可以一起办了。。。”

    郑则熏狠狠瞪了眼他,转身来到办公室外间,给池明哲进行了汇报。

    。。。。。。

    “合约都签了?。。。行!剩下的。。。知道该怎么做吧!。。。挂了!”

    池明哲这会儿已经斜靠在病床上,腋下抵着智妍的脑袋,手指还轻轻抚着她的脸颊。似乎只有挨着这个丫头,他的内心才能完全平静。

    挂上电话想了想,他低头看了眼依然沉睡的智妍,又用手机播起了号码。

    。。。。。。

    tara宿舍,宝蓝和居丽正在厨房里“翻箱倒柜”,而客厅沙发上挤着恩静、素妍和宇蓝,看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笑得前仰后合,孝敏似乎刚洗完澡,穿着睡衣甩着长发从楼上下来加入了这群“疯子”的行列。

    “我昨天刚买的蓝莓呢?”

    弯着腰,宝蓝撅着屁股,在大冰箱里上上下下查了个遍。

    “什么蓝莓?”

    居丽正拿着个苹果,单手撑着宽大的梳理台,啃的有滋有味。

    “就是。。。”

    转过身,宝蓝注视着居丽的表情,似乎想看出点什么。

    “干嘛?怀疑我?”

    “没。。。”

    眨了眨眼,宝蓝还想要说什么,就听见客厅里自己妹妹宇蓝的声音。

    “欧尼。。。你电话响了!”

    “帮我接一下,这会儿没空!”

    她又看着居丽。

    “。。。是欧巴打来的!”

    居丽嘴里嚼着苹果,本还想“斥责”什么时,宝蓝已经在她面前消失了。

    “嘁!。。。”

    晃着身子,李居丽靠着厨房门边,瞧见全宝蓝已经接通了电话。

    “。。。欧巴呀!”

    客厅里也安静了下来,素妍还把电视音量给调低,大家的视线都聚焦在,嗲声嗲气说着釜山土话的宝蓝身上。

    “什么?智妍。。。她。。。”

    捂着嘴,宝蓝有些傻了,随即眼泪水就唰唰的流了下来。

    恩静、素妍她们都站了起来,围在了宝蓝身边,而居丽也靠了过来,还把耳朵凑近了手机。

    “嗯!我。。。我马上过来。。。呜呜!。。。”

    “怎么了欧尼?”

    刚挂上电话,宇蓝抓住姐姐胳膊就急切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这是。。。”

    大家都看着她。

    “智妍。。。她在医院,欧巴说。。。她。。。被枪击中了!”

    宝蓝有些六神无主,说的断断续续地。

    “被。。。被枪击中了?”

    “嗯!”

    几人不可思议的对视了一眼,宝蓝还在用手背抹着眼泪。

    “咚咚咚!。。。”

    密集的脚步声冲向了二楼,恩静、孝敏她们都跑向自己的房间,只有宝蓝还傻乎乎的瞧着。

    “还傻愣着干嘛?回房换衣服,咱们去医院。。。”

    居丽推了下她。

    “哦!”

    。。。。。。

    “秀晶!。。。秀晶!你听我把话。。。嘟嘟!。。。”

    听筒里,池明哲的声音一直在响,随后突然哑了。

    “呜呜呜!。。。”

    秀晶却边哭着边拉开房门,还随手将挂断的电话搁进衣兜里,而人直接就往楼下跑去。

    哭声很大,随着她路过走廊后,一扇扇aoa妹子的房间门被打开,各自探出了小脑袋。

    “怎么了?秀晶!”

    朴初雅站在二楼栏杆处,看着秀晶正准备出门,就急忙问道。

    “智妍。。。智妍她不行了!。。。呜呜!。。。”

    秀晶回身看着楼上,哭泣的更伤心了。

    “不行了?”

    随着初雅的疑问,身边又出现了初珑、惠静、秀智、恩地、娜恩和普美她们。

    “下午她跟欧巴出去,被人开枪打中了。。。她快死了!”

    “啊!。。。”

    惊叫声顿时一片。

    抓着脑袋还睡的有些迷迷糊糊,刚出走廊的雪炫,立马吓得一激灵。

    。。。。。。

    “智妍。。。”

    睡得有些迷糊的池明哲,被推门和叫唤声给惊醒,看着病房门口涌进的宝蓝她们,急忙将手指比在嘴上,又冲们外的保镖抬了抬手,病房门又被轻轻带上。

    “欧巴。。。她。。。”

    “手术做完了,没什么危险了!这会儿麻药还起着作用,医生说。。。明天就会醒过来!”

    “呜呜!。。。她这是怎么了?上午还好好地。。。”

    恩静、素妍、居丽她们都哭了,但是又怕惊扰到昏睡的智妍,一个个都压抑着。

    “都怪我!要是不让她跟着。。。就好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欧巴。。。”

    宝蓝探身摸了摸智妍的额头,恍然这不是什么发烧,又起身问着池明哲。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

    “秀晶?”

    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秀妍,接通了手机。

    她们这会儿正在中国内地的重庆进行宣传活动,明天还要飞赴广州,所以今晚都在酒店里早早地休息了,听见是自己妹妹的声音,本想发火的她也按耐住了。

    “姐姐!。。。智妍快死了!。。。呜呜!。。。”

    “你胡说。。。究竟怎么回事?”

    本想在电话里痛骂秀晶一顿的郑秀妍,听见电话那头的哭泣声,好像还不止一个,这才有些心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

    “tiffany!你听我说。。。”

    “呜呜!。。。哼哼嗯!。。。我要马上回韩国。。。智妍呐!。。。欧尼来见你最后一面了。。。呜呜!。。。”

    美英的房里,这会儿不光是秀妍在,泰妍、允儿、小贤她们这会儿都聚在了这儿。

    秀晶的一个电话,让少女时代们都炸了窝,而且视智妍如亲妹妹的美英更是痛不欲生,正收拾着行李想要连夜回韩国。

    “美英。。。你听我说。。。嗅嗅!。。。”

    抹了抹眼泪水,泰妍首先镇定下来。

    “还能说什么。。。智妍呐!。。。呜呜!。。。”

    “是不是打个电话。。。向欧巴问问?”

    “智。。。我来打!”

    这会儿都反应过来了,美英还直接拿出了手机。

    。。。。。。

    保镖开着的保姆车刚停稳,秀晶带头冲进了医院里。而池明哲正站在窗口,向电话那头哭哭啼啼的黄美英解释着什么。

    “谁说快死了。。。没有啊!这正好好的挺尸。。。不是,正在医院里睡着。。。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都是我的错。。。对对!等你回来,想怎么惩罚都行,听你的。。。放心吧!叫她们都别担心了,嗯?乖!。。。呃!。。。秀妍?”

    好吧!这电话看来一时半会儿是挂不断了,秀妍已经在电话里跟他说上了,她边上这会儿还排着队呢!

    。。。。。。

    “智妍。。。呜呜呜!智妍!。。。你醒醒啊!”

    这哭声有够大的,把池明哲都吓了一跳。

    秀晶冲进病房就扑在了病床上,那个悲痛欲绝哭天抢地哟!看的已经不哭了的宝蓝她们,又跟着抹起了眼泪。

    初雅、秀智她们都围在了床前,看着闭目不醒的朴智妍,顿时都有种斯人将逝的哀伤,弥漫在心间。

    “krystal!。。。”

    池明哲拍了拍秀晶的肩膀。

    “怎么了?。。。”

    哭成大花脸的秀晶,抬起头来。

    “你姐姐。。。要跟你说几句!”

    “姐姐?”

    点点头,池明哲讲电话搁进她手里,立马退到一边,脸上还带着些“同情”之色。

    可想而知,由于秀晶的误传,将会得到她姐姐怎样的“关怀”。

    这真是纷纷扰扰,及其混乱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