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孝利的习惯-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百零一章 孝利的习惯

    10月七日下午四点,位于清潭洞帝高-天际院线的旗舰影院门前热闹异常。今天是米高梅影业韩国公司拍摄的电影《老千》首映。池明哲亲自出席捧场,还带着不少丫头一起前来。

    这部电影通过公司长例般的运作被评级为15,也就是说aoa中除了朴初珑和朴初雅,能够出席这个首映式以外,其他妹子只能待在宿舍里大眼瞪小眼,而daivchi的姜敏京也“代表”了自己队内的泫雅和智恩,跟随大部队来到了现场。

    为此以秀晶为首的一帮子小丫头,先前还为未能跟着池明哲来参加首映式而感到不满的时候,却发现故意打扮成很“成熟”样子的朴智妍,也被揪了出来而个个“欢欣鼓舞”。

    这部电影之所以能被评为这个级别,当然主要还是归功于作为国会内常设的,文化体育观光放松通讯委员会副会长李秀满发过话,对于以后米高梅影业韩国公司的电影都要“适当”照顾。

    他这是又升官了,原本是该委员会下属分组委员会的二把手,经过一番“历练”,在最近的一次改组中,被提上了现在这个位置。作为权力很大的一个部门新进二把手,照顾自己的“东家”不是应该的吗?同时金再勇也被提升到国防委员会一把手的位置,也算是一步到位了。

    紧紧跟随池明哲的“脚步”,可以升官发财,这是池“领导”身边人都心照不宣的事。

    。。。。。。

    对于这部电影被评为如此级别,其他电影公司都是颇有“微言”,主要还是不满“有关部门”对于米高梅影业的照顾。可谁让他们上级主管部门有意偏袒呢!

    自从韩国自97年取消电影审查制度以来,这韩国电影可以说是迈上了一个里程碑式的发展,各种类型的电影在导演们放飞思想,充满“灵性”的指导手法之下,完全是有着百花齐放让人耳目一新的感官。原先不敢拍摄的敏感题材,因为人为去除了“枷锁”,以至于韩国电影整体质量上有了巨大、飞跃般的提高。

    但是尽管没了“笼头”,可是还有个影像物等级委员会,横在各家电影公司的头上。电影可以随便拍,什么题材都行,哪怕是*****都没问题,但最后要给你评个级,规定什么年纪的观影人可以看,最后才能上映。所以很多电影制作公司,都把评级委员会当做,“掘金”前的最后一道关卡。

    对于米高梅影业来说这个问题根本无须担心,不说这些年他们拍摄了大量质量上乘的电影,颇受市场好评,光是他们背后大老板池某某的存在,就让各种难题在无形中消散更何况是现在。

    如今有很多电影公司,知名的和不知名都会在制片之初,就想方设法要拉米高梅进来一起玩,哪怕是挂个联合制作的名头,在评级委员会那里也能畅通无阻,可见这韩国影坛也在慢慢变成一家独大的局面。

    “三星介入了韩国民众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而我们则是要在无形中,能够影响到大家的精神层面!。。。三星把控人们的生老病死,而今后我们则要成为民众们的心灵寄托。。。。。。”

    池明哲曾在某次公司高层会议上,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认为把控思想从而影响到他人的意识形态才是最重要。

    。。。。。。

    电影的内容跟前世没什么区别,无非是投资更大制作更加精良了。宝蓝、居丽和恩静她们个个看的聚精会神,而少女时代们也是趁了今天没什么活动的空子,拥在前两排也瞧的津津有味。池明哲却陪着丫头们看到一半的时候,就悄悄提前退了场,而在影院外停车场里的一辆保姆车上,作为主演之一的金惠秀早已等候多时了。

    “咔嚓!。。。”

    电动车门刚开启,池明哲就钻了进来。

    “等很久了?努那!”

    “没有。。。我也是刚出来不久!”

    一只手担上他的肩,凑过自己的唇,金惠秀和池明哲吻了下。

    “想去哪?”

    “。。。你看着办!”

    抚着她的脸颊,池明哲用鼻尖轻轻蹭了蹭。

    “去酒店,嗯?”

    “。。。随你!”

    。。。。。。

    套房内热火朝天,礼裙被掀到腰际的金惠秀,撅着肥硕的臀趴跪在床上,并不时跟随身后池明哲的动作前后耸动。偶尔还回头来面色潮红的看着他。

    这个比自己小了六岁的“弟弟”,依然让她动情不已,体力也充沛的令人发指,那种无边潮水般涌来的快感,恨不能想时时刻刻都享受到,可惜这只能在脑子里想想罢了。

    当初费尽心思的“勾”住了池明哲的魂,现在想想也觉得很有意思。两人如今的关系看起来很复杂,“姐姐”和“弟弟”的,听着都很带感,可实际上金惠秀也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连小妾都不如的“野女人”,这是她从全智贤、金泰熙等人看她的眼神中得来的信息。

    要说加入到池家的“体制”内,她曾经就很有机会,可惜自己没能把握住,自以为是的去医院拿掉了孩子。要知道当时的池明哲,可是想孩子都想疯了。所以最后才不得不想出,只要个他的种,自己来单独抚养,只求在亲情和血缘上让池明哲好有个牵挂。

    可惜至今金惠秀都没能再怀上,或许这是什么“惩罚”也不一定。

    “今天。。。嗯!。。。她们怎么没来参加首映式?”

    扶着金惠秀的腰身,正低头欣赏着那让人着迷的臀型时,池明哲抬起头来俯身压在她后背上。

    “咚!。。。”

    两人的重量,让那张弹性极佳的大床颤动不休。

    “都在家里锻炼。。。想早点恢复体型,不然她们是死活不肯出门见人!”

    “哦!。。。嗯嗯!。。。好弟弟。。。!”

    “怎么了?”

    “换。。。换个姿势!”

    “好!”

    他猛地抽身,让毫无防备的金惠秀,都跟着身子抽搐了几下。

    。。。。。。

    池明哲家中的大健身室里,这会儿正由一位体态婀娜的女瑜伽教练,指导着全智贤、韩佳人、金泰熙、孙艺珍和李孝利她们,一起趴伏在瑜伽垫上,坐着幅度很大姿势诱人的形体训练动作。这种为了恢复产后体型的练习,已经有好一阵了,可她们五个依然是珠圆玉润的,身子也在浑然间带上了股熟女般的风情。

    韩佳人是她们之中最先出来“见人”的,可那ol秘书制服怎么穿,怎么都像是要故意勾引上司似得,完全是贴服或是说裹在身上,把那身体的曲线都尽可能的给放大了。所以经常会被池会长要求什么办公室禁断,也就不足为奇了。为此全智贤她们甚至还“嘲讽”她,这是故意地,是要争宠,搞得韩佳人是百口莫辩。

    她其实还是想早点恢复形体,以便回归银屏的,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鼓胀的胸和曲线幅度大了很多的腰臀,也不得不安耐下自己,从而发愤图强埋头苦练。

    “哎?。。。你看孝利。。。”

    孙艺珍撅着臀努力的下塌着腰身,还扭头跟边上的金泰熙说着话。

    “怎么了?”

    奇怪的看了眼李孝利那儿,金泰熙又回头看着孙艺珍。

    “不觉得她姿势奇怪吗?”

    “奇怪?”

    再次观察了李孝利的训练动作,金泰熙好像发现了什么。

    “噗!。。。”

    李孝利也是跪俯着,还努力撅着臀,上身贴着瑜伽垫,腰部都塌成了“s”型,可她的两条腿总是不自觉的向两边分开,就好像池欧巴在她后面准备。。。咳!

    “嗯?”

    听见动静,李孝利回过头来,却没发现什么异常的,于是又转回头继续自己那,怪异的动作训练。

    “李夫人!。。。两腿要并拢!”

    瑜伽教练在她身后,伸手帮她合拢着大腿。

    “噗!。。。哈哈哈!”

    全智贤、韩佳人她们这些个“过来人”,跟孙艺珍和金泰熙都是忍不住放声大笑,而且脸色都某明的带着些晕红。

    “呀!。。。”

    眼一瞪,可随即李孝利自己也意识到什么,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习惯了!”

    “哈哈哈!。。。”

    她们的笑声更大,连柳惠敏都有些明白了,所以脸色可见的也开始发红起来。

    。。。。。。

    柳惠敏自从来到威廉山庄,成为她们的形体训练老师后,也收拢了当初从惊骇到目瞪口呆的心情。随着相处长了,她发现这些个欧尼人都很好,待人非常和善。只不过她至今都不明白,这几个在韩国被当做女神一样对待的大明星,为什么会早早的生了孩子,而且孩他爹还是同一人,所以连带着对池明哲,她也充满了从新的审视与“好奇”。

    只不过最终她的结论就是,池明哲虽然明面上人模狗样的,可私底下是个生活糜烂的王八蛋,好吧!她这是为这些个欧尼们的“遭遇”感到“不值”。

    “欧尼的形体已经恢复大半了,再加把劲。。。很快就能从回歌坛了!好期待你以后从登舞台的样子。。。”

    “是吗?欧尼哪天登台打歌,一定会请你去现场!”

    “嗯!”

    甩着马尾辫,体态纤巧婀娜的柳惠敏,笑着应道。

    “那我们呢?”

    全智贤发话了。

    “欧尼。。。欧尼们也都一样,很快就能恢复如初了,好期待。。。”

    捧着下巴做出崇拜的样子,这个年纪不大的丫头,顿时就把这些个池夫人们逗得眉开眼笑。就冲着每月1000万韩元的薪水,柳惠敏也会很努力的,是吧!

    “好啦!待会儿该吃晚饭了,惠敏留下一块吧!。。。估计他晚上不会来家吃饭了吧?”

    “那就别管他了,一天到晚在外面野,连孩子都不顾了,吃完饭咱们自己找乐子!”

    孙艺珍的话得到了李孝利的响应。

    “那吃晚饭做什么?”

    “打麻将呗!好不好?”

    “好主意!”

    看着七嘴八舌,显得快活不已的欧尼们,柳惠敏点了点头。

    。。。。。。

    “我该回去了,努那!”

    池明哲低下头,看着倚在自己怀里的金惠秀。

    “嗯!。。。你先走!我再休息会儿!”

    “好!。。。啵!”

    在她脸颊上啄了下,池明哲下床穿着衣服。

    侧着身子,看着他套上衣服,金惠秀将被子掩到身上盖好。

    “弟弟。。。”

    “嗯?”

    回过头看着略带慵懒的金惠秀,他又来到床边。

    “怎么了?努那!是不是舍不得我走,嗯?”

    “嗯!一个人的时候,好孤单。。。就想有个人能说说话!。。。”

    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髻,池明哲又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下。

    “想我就打电话!”

    “会打扰到你,而且她们也不大喜欢我。。。”

    抿了抿唇,神色里带着些凄哀,勾住池明哲的脖子,金惠秀又轻轻说道。

    “努那有感觉,这次一定会怀上。。。”

    “好!有了一定要告诉我!”

    “嗯!”

    。。。。。。

    坐电梯来到地下停车场,郑则熏已经驾车在等候了。

    “回家!则熏。。。”

    靠着后座,池明哲拿出了手机。

    “好的,哥!”

    车子无声的滑出,很快融入首尔市那密集的车流之中。

    。。。。。。

    “欧尼!我该打什么牌?”

    棋牌室里,几个女人凑在一块,垒起了“长城”。

    “打这个。。。”

    空气里又弥漫起了蓝色的烟雾,她们这是烟瘾又集体发作了。

    为了生孩子,这烟都很久没抽了,可今天这会儿,面对众人喜爱的娱乐工具,全智贤、金泰熙、孙艺珍她们个个是烟不离手,连原先不怎么抽烟的韩佳人,都在麻将桌上是一根接一根,最夸张的就属李孝利,不时一个“大回龙”的,看的柳惠敏眼都直了。

    为了教导柳惠敏的牌技,孙艺珍做了“教练”,只是不知是她今晚运气不好,还是其他什么的,连续让麻将新人点炮,让全智贤她们个个是开怀不已。

    “咔嚓!。。。”

    池明哲进来了。

    “都玩上了?”

    站在金泰熙边上,池明哲抬手担在她的肩上揉了揉。

    “才回来?吃了吗?”

    全智贤说道。

    “还没?先过来看看你们!”

    “我让厨房里准备。。。”

    “不用。。。你玩你的!”

    被劝住,又从新坐下的全智贤,注意力随即又盯上了自己的牌。

    “都慢慢玩!我先过去了。。。惠敏第一次玩吧!没关系!输了算我的。。。”

    又冲有些坐立不安的柳惠敏说完话,他来开门走了出去。

    “听见了没,今晚就多输点,嗯?”

    李孝利又点了颗烟,吐出烟雾眯着眼,看着柳惠敏说道。

    “哈哈!。。。行了!让她好好打吧!艺珍我让你。。。”

    金泰熙站了起来。

    “。。。我要去看看孩子们!”

    这是她拉开门,又回头冲看着她黠笑的全智贤她们所解释的话。

    。。。。。。

    “欧巴!。。。”

    “咦!不玩了?”

    餐厅里,刚坐下的池明哲见到金泰熙进来,还诧异了下。

    “嗯!过来陪陪你!”

    说着还拿起筷子,给池明哲夹了些菜进碗里。

    “乖!就属你疼我,嗯?”

    “。。。德行!”

    拍下池明哲伸来,要在她身上揉捏的手,金泰熙托起自己的下巴看他吃着饭。

    “多吃点!”

    “嗯!。。。来。。。”

    张嘴吃了口池明哲夹的菜,金泰熙还伸手在他肩上理了理。

    只是随着一根长长的发丝被捏在手上,金泰熙眨着眼睛“淡然”的看着他。

    “咳!那什么不是参加首映式了吗?人很多。。。”

    筷子在手里比划似乎怕她不信一样,池明哲就差赌咒发誓了。

    “行了!快吃!吃完跟我去看女儿!”

    “好!”

    “宽容”一直是金泰熙的优点,作为池明哲的老婆之一,这些年她也把自身的这个优点,发挥的淋漓尽致,无论是否还饱含着辛酸,这一切都是为了眼前这个嚼着饭并“傻笑”着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