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满足-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四十章 满足

    池明哲废寝忘食的工作成效就是《生死决断》后期制作完成了,他带着疲惫姿态出现在美国驻韩国大使梅森在使馆举办的交际宴会上,他的到来引起很多人的关注。 ■●■ `.梅森与他关系密切这在韩国上层已不是什么秘密,现场来了很多韩国大企业和财阀的当家人和代表,也有很多的影视红星们往来交际好不热闹。池明哲出现以后韩国各大财阀当家人或是代表都与他进行了相当友好的交谈,而当梅森揽着他的肩膀一起进入一间密室交谈时,许多人都在密切的注视着。

    “怎么样?做大使的感觉如何?”

    “这没什么难得!威廉!我想要是你也能做的好。”

    梅森和池明哲坐在一起抽起了雪茄,在吞云吐雾之间又有一个人进入房间。

    “威廉!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托马斯将军,驻韩美军司令。”

    梅森递了一支雪茄烟给刚进来的托马斯,并向池明哲介绍着。

    “你好!将军阁下!”

    “你好!威廉先生,我女儿可是你公司碧昂斯的歌迷,每天在家里都放着她的歌,我现在一听见音乐就头疼。”

    “是吗?太遗憾了!”

    池明哲和托马斯聊得很愉快,梅森告诉池明哲作为美国公民他在韩国所有的正当生意将受到保护,甚至他在刚到任向青瓦台递交国书时和现任总统金大中谈起过此事,托马斯也是一力的附和,如果在韩国遇到什么问题可以来找他,池明哲不置可否,心想如果都动用这位了那一定是大事件。

    不过关系要打好肯定少不了金钱开道,不动声色之间托马斯看着手里的支票喜笑颜开,1oo万美元让托马斯把池明哲当做了自己人,有时候人际关系就是这么简单,有钱就是好兄弟。他也为梅森设立了一个秘密账号里面长期资金充足用于他来打点一些美国要员们。

    三人从房间出来后各自散开来,池明哲走到餐桌前拿起一杯红酒,刚转身就看见李英爱向他款款走来。

    “努纳今天一个人来的?”

    池明哲看着这位风姿卓越的熟女又想起了那晚的疯狂。

    “好弟弟!这么长时间都没和我联系是不是忘记姐姐了!”

    她不经意之间散的熟女风韵让池明哲咽了咽口水,池明哲和她来到一角亲密的交谈着,李英爱对他亲密的言行举止让其它想要上前打招呼的女星们望而止步,今天金惠秀没来据说正在拍戏,李英爱想在今晚单独和池明哲进行“交流”。现场一位来自蔚山通运物流公司的老板把这些看在眼里,他就是金泰熙的父亲金浴文。

    上一次金泰熙从池明哲那里拿到5o亿韩元的资金帮助家里的生意起死回生,当得知池明哲连借款手续都没让金泰熙写的时候,他就肯定池明哲一定是看上自己的女儿了,能有池明哲这样的有钱阔佬做女婿是现今很多韩国上流社会大家族里的热议。自己女儿有着先天优势可以经常见到他,所以金浴文旁敲侧击了好几次想从金泰熙这里探得口风,可金泰熙总是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它,这让金浴文认为这是自己女儿的矜持。

    可现在看见李英爱对池明哲虎视眈眈让他很不舒服,心里已把池明哲当成女婿的金浴文悄悄给自己女儿金泰熙播了电话,告诉她给池明哲打个电话,最好今天能有个结果。金泰熙很无奈但父命难违,她还是给池明哲打了电话。池明哲这段时间忙于工作,把金泰熙的事给暂时遗忘了,现在金泰熙居然主动打来电话约自己谈谈,想着那张俏脸和诱人身段,他暗自把她和眼前的李英爱做了比较,现各是各的味道,思量半响还是决定晚上尝个“鲜”。

    抱歉的和李英爱说了今晚临时有事,改天他主动约她一起出来“交流”,至此李英爱才放过他。池明哲整了整衣服,走向正和几个朋友交谈实则暗自关注着他的金浴文。

    “伯父您好!打扰了!”

    池明哲礼貌的向这位将来自己的老丈人。。。之一金浴文,行了一礼。金浴文很是高兴的和池明哲聊了起来,周围几个金浴文的朋友则暗自羡慕起来,本来金浴文的公司要撑不下去了这谁都知道,可后来他的女儿给他弄来了资金又让他的公司起死回生了。这让他们很惊奇,后来知道是通过池明哲的帮助才如此,都感叹自己没有一个漂亮女儿,更感叹的是没有一个认识池明哲的漂亮女儿。

    “有空和泰熙来家里坐坐,让你伯母给你做一桌拿手菜尝尝。”

    这是池明哲和金浴文告别时对方所说的话,现在池明哲却要先品尝品尝金泰熙。宴会结束以后他告别了梅森,自己架车回到燕归园,心虚的望了全智贤那一片漆黑的别墅一眼,向园区深处走去。

    燕归园金泰熙的别墅在偏僻的一角,当初也不知她怎么会选择这个位置,不过现在却方便了池明哲,这里不管怎样都比外面的酒店安全许多不是吗?按响门铃,门很快打开,金泰熙穿着睡袍头上包着毛巾像是刚刚洗过澡。

    “怎么那么急着洗澡?也不等等我!一起洗多好!”

    池明哲一把拥住金泰熙在她耳畔轻轻嗅着,这个女人真是一个神赐之物,恰到好处的身段,漂亮的面容无一不让池明哲感叹。

    “谁。。。谁要和你一起洗澡,不要脸!。。。”

    金泰熙环着池明哲的腰部,伸手摸着他的脸颊闻到他身上的男性气息不禁有些迷醉,今晚自己主动打电话给他,已经做好准备成为他的女人,所以也放的开了。

    “你喜欢香奈儿5号?”

    “嗯!”

    池明哲嗅着金泰熙散的体息伸舌舔了舔她的耳朵,金泰熙觉得自己浑身都麻痹了,腿有些软的站不住。

    “进来帮我擦背,我工作了好久身上一定很脏。走吧!”

    “欧巴!我。。。我不会!”

    “傻瓜!欧巴教你!”

    池明哲拉着羞涩的金泰熙来到浴室,等待浴池放水的空儿搂着她吻了好一会,然后毫无顾忌的脱下自己的衣服,金泰熙红着脸转过背去,直到池明哲从背后退去她的睡袍。

    “欧巴!你会一直都对我好吗?”

    池明哲觉着这话有些耳熟,不知道是谁也和自己说过这话,手在金泰熙胸前抚摸着,然后转过她的身体抱紧。

    “会的,我向你保证这辈子都对你好!”

    池明哲盯着金泰熙的眼睛认真的说着,上辈子的梦想啊!女神金泰熙赤着身子正被自己抱着,而且即将要和自己。。。。。。

    “欧巴!。。。来吧!”

    “嗯!。。。”

    “嘶!。。。泰熙你。。。”

    “哦!。。。舒服!”

    在池明哲的教导下金泰熙的手艺还是有点糙,用搓澡巾把池明哲的背搓出一道道红印,并让他不时龇牙咧嘴,池明哲这会儿很怀恋前世扬州师傅们的下活儿。但他现在的心里却很满足,女神搓背啊!

    金泰熙的下活儿没有进行多久,池明哲抱着她走进卧室。

    。。。。。。。。。。。。。。。。。。。。。。。。。。。。。。。。。。

    “晚上你看见他了?”

    “是的!虽然长大了,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

    汉城城北洞的一座豪宅里,几个男女正在对话,这些人正是池明哲的外公外婆、舅舅以及母亲辛从南。

    “我说妹妹啊!找个机会见见那小子,怎么说你都是他的母亲。”

    池明哲的小舅,母亲的二哥辛元正劝说着辛从南,自打辛从南嫁给金浩英,他们家里是水涨船高,家族企业接到大宇集团的巨额订单可谓大横财,可是谁也没想到这么厉害的大宇集团说崩塌一转眼就破产倒闭,大宇的当家人也潜逃国外。自家企业因为急剧扩张欠了银行不少贷款眼看就要步大宇的后尘,他们也找过乐天可被拒绝了,现在池明哲的出现给他们找到一丝希望。

    晚上辛元正和哥哥辛元中与乐天的几个高层参加了新任美国驻韩大使梅森的宴会,当池明哲出现时他们兄弟俩一眼就认出了他,随后私下也打听到梅森曾是池明哲公司里的高层,和他关系莫逆。池明哲本人资产丰厚而且据说和美国新总统小布什关系也相当好,这让两人动起了心思。于是回到家里找来妹妹辛从南和父母一起劝说她,辛从南自己是内心凄苦,自小抛弃了池明哲,现在又因为家族生意而去找他不知会生什么?

    “从南啊!你就去见见吧!家里眼看着就要撑不下去了,那些银行翻脸比翻书都快,希望明哲看在你是他母亲的份上帮一把,哎!当年啊!。。。”

    “哎呀!还提什么当年!就要破产了还犹豫什么?”

    辛元中打断父亲的话,让辛从南最好明天就去找池明哲,如果他们知道下面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说不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欧巴!。。。好痛啊!”

    “乖!宝贝!欧巴亲亲就不痛了!”

    池明哲抽着事后烟,在金泰熙的脸上亲了一口。

    “讨厌!满嘴的烟味!”

    池明哲此时身心俱爽,刚才经历了艰苦的奋战终于拿下金泰熙的第一次,从此这个名叫金泰熙的女人就完全属于自己了。

    掐灭了烟头,池明哲搂着金泰熙躺下,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静静地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