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快活吗?-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快活吗?

    “唉!。。。还是家里舒服!”

    论岘路道谷公园边上的别墅区里,泰妍懒散的躺在自己别墅客厅的沙发上。

    “晚上想吃什么,欧巴来做!”

    池明哲进了厨房,出来后身上已经带上了围裙。

    “穿的挺好看!”

    泰妍嘴角咧着,看起来想要大笑。

    这条围裙是泰妍逛街时觉得好玩给买下的,雪白围裙上印着个头像,不是她自己也不是池明哲本人,而是。。。希.特勒。

    “嗨!。。。金软软!”

    池明哲挺身立正,高抬一只手臂呈45度,眼神带着“坚定”,一副为第三帝国元首金软软,粉身碎骨在所不惜的摸样。

    “哈哈哈!。。。”

    四叉八仰,瘫在沙发上的泰妍笑得抽风了,可随即就遭了“报应”。

    “元首阁下!您怎么了,是哮喘发作了。。。好吧!人工呼吸准备。。。”

    “呕!。。。”

    一口气被憋住了,泰妍的小嘴被池欧巴狠狠的堵住,随即她的小手徒劳的扑腾起来。

    。。。。。。

    “怎么了嘛!jessica?”

    美英推开桑拿房的门,紧了紧裹在身子上浴巾,还不断扇着手,似乎想让冷空气立刻将肺里的灼热全部带走。

    水晶宫三楼的理疗中心,这会儿人满为患,结束练习的丫头们全都来到这儿,顺便蒸个桑拿或是熏个蒸气浴什么的,然后再找个理疗师好好来个大保健。。。咳!让自己疲惫的身心彻底放松下来。

    秀妍和美英是最后从桑拿房里出来的,也不知发的什么疯,秀妍一瓢瓢的往电碳炉上泼着水,致使刚才还一起的秀英、允儿、侑莉以及小贤都“落荒而逃”。

    踩着厚实的地毯走在两边都是按摩理疗室的走道里,晕黄的灯光将长长的走到渲染的很神秘和深邃,秀妍一言不发的走在前头,而美英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

    “到底怎么。。。”

    秀妍猛地回头,让美英顿时哑然。

    “那混蛋回来,都没来看我。。。”

    “。。。也没来看我!”

    美英的小嘴噘了起来。

    “猜猜他在哪儿?”

    “不知道哎!。。。哦!下午好像泰妍也没来练习。。。也没什么啊!”

    “哼!”

    秀妍回头即走,美英只好默默的又跟在后面。

    。。。。。。

    “姐姐!”

    推开理疗室的门,秀晶和智妍这两个丫头,正各自躺在单人沙发床上,吸着饮料看着电视,见自己姐姐进来,秀晶起身甜甜地叫道,还拿起遥控器将电视音量调小。

    冲妹妹点了点头,秀妍也找了张空床躺下,美英则被智妍这个小狗腿,拉上自己的沙发床一起躺着。

    “喝饮料!”

    从房间的冰箱里拿出瓶饮料,搁在秀妍身边的茶几上,秀晶立刻回到智妍她们那边。

    秀妍面无表情的样子让她有些怕怕。

    “欧尼!。。。吃!”

    智妍给美英拿了盒冰激凌,还小心的挖出一块,递到她嘴边。

    “乖!。。。嗯!好吃!”

    “嘻嘻!”

    朴妹子笑眯眯的,好看的眼睛也弯了起来。

    秀晶拿起自己的饮料瓶“孤独”的吮吸着,还不时回头看一眼正闭目养神的姐姐。美英也侧头看了眼秀妍,随即向秀晶眨了眨眼睛。

    “我姐姐怎么了?欧尼!”

    秀晶小声的问着美英。

    “想人呗!”

    “想人?谁?”

    “笨!当然是欧巴咯!”

    朴智妍出声道。

    “欧巴?昨天我们还见着了!”

    秀晶疑惑道。

    “他没来见我。。。你姐姐,所以怄气咯!”

    美英也觉得秀妍大惊小怪的,这些年对于池明哲的做派难道还不了解,想你了自然会来找你,只是现在明显是不想咯!

    “去见威廉不就好了,大不了晚上去威廉山庄吃晚饭就是了。。。”

    秀晶也觉得姐姐矫情了。

    “你小声点,我在睡觉。。。”

    秀妍的突然出声,语气有些“严厉”,让秀晶吓了一跳。

    “欧尼!我怕。。。”

    智妍这个鬼丫头装作受惊的样子,缩进美英的怀里,小脸蛋还在她已经发育很好的胸前蹭了蹭。

    “别怕!欧尼在呐!”

    摸了摸智妍的小脸,美英看了眼秀妍,嘴里想说什么又不知如何开口。

    “我们换个房间,让你秀妍欧尼好好睡觉!”

    “哦!听欧尼的!”

    拉起“小乖乖”智妍,美英离开了房间。

    “等等我。。。”

    秀晶也踢踏着拖鞋,小跑着跟出了房间,临走还小心的将房门带上。

    “哼!都不知道安慰安慰我。。。白疼你了!”

    也不知秀妍是发着哪门子脾气。

    。。。。。。

    “咕噜咕噜!。。。”

    砂锅蒸腾着热气,在灶台上发出呻吟。

    不时揭开锅盖,池明哲用筷子不断翻着,泰妍则倚在厨房门前,唇角撇着抹似笑非笑,看着他的背影发着“傻”。

    “嗯?去客厅待着,这里油烟大!”

    回头看着她的傻样,池欧巴心疼道。

    “我不。。。就在这待着,陪你!”

    “过来。。。”

    向她招招手,池明哲顺手从一边的盘子里,捻起一块切好的西红柿塞进泰妍嘴里。

    “。。。酸!”

    小脸皱巴起来,池明哲侧脸低头吻上那张还砸吧的小嘴。

    “啧!。。。滋!。。。啧!。。。嗯!。。。”

    “还酸吗?”

    泰妍忽闪着眸子,摇着头。

    “小笨蛋!”

    刮了下她的鼻头,池明哲又转身小心的照看,灶台上自己做的“硬菜”---五香牛腩。

    “欧巴!”

    手臂穿过腰间,金软软紧贴他的后背,脸蛋在后背上轻轻磨蹭着。

    “怎么了?”

    抚上嫩滑的手臂,揉捏着泰妍的手腕,池明哲柔声问道。

    “跟你一起待在家。。。真好!”

    别墅很大,泰妍一般自己不会单独回来,实在太空旷太冷清,只是此刻由池明哲陪着,让泰妍觉得好温馨好。。。什么来着?

    总之此刻的泰妍心里溢满了甜蜜,只想这么静静的从背后抱着他,哪怕他拿起餐盘盛着菜也不愿意松开,她从没有像现在这么觉着,有欧巴在身边是那么美好那么幸福,甚至脑子里还不由冒出句,不像是自己能说出的话来。

    “愿此刻永留!”---呕!

    抚了抚胸口,泰妍觉得自己嘴里都冒着酸水,这是被自己恶心到了。

    晚餐在温馨的氛围里愉快的吃完,然后则是,

    “我不洗。。。会伤手的!”

    看着自己白嫩娇滑的双手,泰妍把它缩在自己胸前,对于洗碗她表示拒绝。

    “欧巴累了。。。也洗不动了,就麻烦你了,嗯?”

    “哼哼嗯!。。。我不想洗,求求你!。。。嗯嘛!”

    不想洗碗,连亲亲都用上了,可见这洗碗对每个爱美的女人来说,就是种刑法。

    “哎呀!这什么都有,就是忘记摆个洗碗机了!”

    “我就说吧!。。。总觉得厨房好像少些什么的,都是你的错!所以。。。你去洗碗!”

    “呵呵!。。。懒丫头!”

    真要她洗碗,池明哲也是舍不得的,对于泰妍他是真心疼爱,所以只能自己来咯!

    “那边。。。没洗到。。。对!。。。碗底!”

    看着池明哲在忙乎,泰妍却像个勤劳的主妇,在边上指导着。

    “呀!要不你来?”

    噘着嘴,泰妍无动于衷,小眼神可怜巴巴的。

    “唉!。。。”

    他继续洗。

    “筷头没洗干净。。。”

    说完泰妍立马捂住嘴,眼睛泛着笑意。

    “好了!”

    擦干手,池明哲看着她说道。

    “哦!那。。。我们回公司。。。吧!”

    泰妍突然转身就跑。

    “咚咚咚!。。。”

    身后的脚步声,让泰妍跑得更快,可惜她终究没能“逃”掉。

    “啊!放开我。。。救命!有坏人呐!。。。哈哈哈!。。。”

    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只是此刻她被池欧巴抗在了肩头,正一颠一颠的上着楼梯。

    “啪!。。。”

    “哼哼嗯!。。。疼!。。。坏蛋!”

    屁。股上挨了一巴,她老实了。

    看着楼梯在眼里消失,泰妍的脸颊却泛起了红晕。

    。。。。。。

    “嗡嗡!。。。”

    讨厌的手机震动声,又在关键时刻响起。

    “不许接。。。!”

    紧紧搂着池明哲的颈脖,泰妍还掰过他看向手机的脸颊。

    “不接。。。我不接。。。”

    “嗯!。。。吻我!”

    身子都陷入了床垫里,从池明哲背后看去,金软软被完全遮挡住了,只是不时传出的娇嗔,显示池欧巴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做“俯卧撑”。

    “嗡嗡!。。。”

    手机也很倔强,依然震动不休,可床上的两人谁都没在看上哪怕一眼。

    。。。。。。

    “哼!”

    将手机扔在枕边,秀妍翻过身去,觉得还是应该狠狠地睡一觉,明天再去找那个没良心的算账。

    “铃铃!。。。”

    睡得迷迷糊糊之间,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

    没有说话,秀妍只是把电话搁在耳边,眼睛还闭着。

    “jessica!。。。”

    池明哲的声音传了出来。

    “。。。。。。”

    “jessica!怎么不说话?”

    “欧巴!我好难受。。。”

    池明哲捂着电话,心里有些发虚,这秀妍一跟他说韩语,就是要遭。

    “你怎么了?不舒服?生病了?”

    “嗯!浑身发热。。。心里也。。。”

    “嘟嘟!。。。”

    电话突然断了,池明哲抿了抿嘴,又反身做贼似得,摸进了少女时代的宿舍。

    送泰妍回宿舍房间以后,他这就准备回去,只是先前秀妍打来的电话他始终没接,心里有些不踏实,好死不死这在她们别墅门前,给她回拨了过去,现在他也准备好了受她折磨的心理准备。

    。。。。。。

    “我错了jessica!。。。我。。。”

    刚进秀妍房间池明哲立马认错,只是她一言不发的靠在床背上,皱着眉捂着心口,眼里还嚼着泪,摸样像极了病入膏肓的林黛。。。不!是郑黛玉,池明哲苦着脸,一副痛不欲生的摸样。

    “。。。欧巴!都是我不好。。。不该打扰你!你去吧!。。。别管我了,我是个不讨喜的。。。呜呜!。。。”

    “不不不!宝贝!。。。说英语。。。别哭了!求你!”

    “快活吗?”

    “我。。。哎?”

    “我问你和泰妍一起。。。快活吗?”

    这脸带梨花的摸样,看起来让秀妍带着种别样的风情,只是此刻她的话,让池明哲语塞,心念也急转该怎么回答。

    “呃!。。。”

    “我的心好痛!。。。呜呜呜!。。。”

    眨巴着眼睛,池明哲干看着,随即匆匆进了浴室,侧耳一听这哭声似乎小了,可又断断续续地,赶紧拧好了热毛巾回到床前。

    “别碰我。。。让我哭死算了。。。回来都不来看我。。。呜呜呜!。。。好难过!”

    那个挣扎哟!折腾哟!池明哲心里苦哟!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别哭了好吗?我会好好疼你!我发誓。。。唔!”

    小手捂在嘴上,池明哲看着泪眼婆娑的秀妍。

    “你挤一点时间来看看我。。。我就很满足了。。。以后多陪陪她。。。我不怪你!”

    这心啊!要碎了!

    。。。。。。

    一月底的首尔还是挺冷的,特别是深夜里。在燕归园那幽寂的林间小道上,孤独的走着个身影,看着还带着些沧桑。

    “告别白昼的灰。。。”

    “夜色轻轻包围。。。”

    “这世界正如你想要的那么黑。。。”

    咦!中文歌?这歌声中似乎充满了无奈啊!

    “如果谁看来颓废。。。”

    “他只是累。。。”

    。。。。。。

    “只是夜太黑。。。”

    “遮不住那眼角不欲人知的泪。。。”

    “哦。。。夜太黑。。。”

    “哎哟!。。。你娘哎!。。。”

    边走边唱的池欧巴,摔了个七荤八素。

    拍拍屁.股他继续向家的方向坚定走去,只是池欧巴这步履有些蹒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