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陈冠希?-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四十章 陈冠希?

    生孩子是大事,作为一家之主,池明哲理应待在医院陪着孙艺珍。只是他这会儿正横跨太平洋,千里迢迢的往韩国赶。

    心里有些焦急的同时还带着喜悦,可一个电话的打来又让他哭笑不得。

    “欧巴!。。。”

    “咏珊?怎么了?”

    听见她的语气有些不对,还带着些哭腔,池明哲赶忙问道。

    “我开车出事了。。。”

    “什么?人有没有事?伤着没。。。”

    “没有。。。我撞了别人的车。。。对方进了医院。。。”

    “哦!”

    他心里反而松了口气。

    只要文咏珊没事,他认为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多赔些钱就能解决。可见他的性格是及其护短和偏袒的,只要自己人没事什么都好说,这做派是他前世作为老百姓时最痛恨的,可现在他却没了这个觉悟。

    人!果然是此一时彼一时。

    “。。。严不严重?”

    “我不知道。。。宽姐去处理了!”

    “那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家里。。。”

    “哦!别怕,嗯?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嗯!。。。”

    文咏珊回到香港以后,除了把前面推迟的工作继续完成,还被安排进了一个演技培训班,没了往常繁忙的工作却闲得有些发慌,于是约了好友baby去兰桂坊,半夜回去的路上因为天上下着大雨,加上视线不清与一辆私家车撞在了一起。

    她和baby没事,但是对方却急打方向避让,在被撞击以后又撞上了路边的护栏,随后被送往了医院。

    。。。。。。

    “what!。。。你还没有驾照?”

    池明哲一巴掌拍上自己脑门,觉得有些荒唐。

    当时给文咏珊买车,是为了让她高兴而且有车也方便,还是米高梅总裁柳时镇派人去办理的,而他自己却忘了多问一句这丫头有没有驾照,现在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太粗心,咏珊才17岁哪来的驾照,而现在看来这姑娘胆子也真大。

    “无照驾驶啊!多危险!要是这丫头把自己撞没了,那我得心疼死!”

    好吧!他是基于文咏珊的安危而感到自责。

    “欧巴!。。。”

    “在听呢!你啊!。。。是要把我吓死,嗯?要是出事了怎么办?我会哭死的,知道没?”

    “对不起!。。。”

    举着电话的文咏珊,抹了把眼角,看着是感动坏了,而且心里也高兴,自己对他原来这么重要。

    “乖!不哭!我不是在责备你。。。对了!你是怎么会开车的?”

    “跟爸爸学的,以前一直开的都不错。。。哼嗯!。。。”

    “。。。呵呵!淘气!”

    捂着电话,池明哲从飞机上的卧室里走进酒吧间,给自己倒了杯酒算是压惊。

    “我在飞机上,正准备回韩国,你艺珍姐姐在医院要生了,等她那边。。。”

    “没关系的欧巴。。。我没事,恭喜!。。。”

    “等韩国这忙完了,我再来香港看你,嗯?”

    “哦!”

    。。。。。。

    飞机降落在仁川机场,池明哲上了郑则熏开来的车,就直奔首尔市内,等到了自家的慈心医院,艺珍还没生。

    “怎么还没生?”

    匆匆来到产房门口,就看到全智贤、李孝利正坐着,金泰熙、韩佳人、河智苑以及韩彩英正在来回踱着步。

    “不知道啊!欧巴!”

    全智贤抚着肚子,想站起来却被池明哲按下。

    “你和孝利先回去吧!大着肚子不方便,嗯?。。。则熏!。。。”

    池明哲扭头叫道。

    “是!”

    郑则熏应道。

    全智贤和李孝利也没拒绝,被扶起以后跟着郑则熏走了。

    这时候产房门被打开,出来个护士。

    “能来个家属吗?”

    这护士显然认得池明哲,而且对他们这些围在这里的人都很熟悉,泰熙和佳人生孩子的时候就有她在。

    “好的!”

    池明哲跟着进去了。

    “啊!。。。疼死我了。。。”

    这一进去,池明哲就进入了状态,紧张、发虚。

    “欧巴!。。。”

    熟悉的声音有些变调,显然非常地痛苦,还有周围熟悉的医生、助产士和她们的眼神。

    冲这些医生护士微微行了一礼,他快步上前紧紧握住了孙艺珍的手。汗水密布在她脸颊和额上,头发显然也湿了,脸色带着苍白,泪水也止不住的流着。

    “呜呜!。。。呜!。。。疼!。。。”

    “艺珍。。。我。。。”

    也不知说什么好,按说已经有过两回经验,可看见孙艺珍死去活来的样子,池明哲依然揪心的疼。

    这都是为了他池家能够延续香火啊!

    “咦!。。。快用力。。。孩子头出来了。。。”

    “用力。。。”

    池明哲在用力,他在用力忍着手掌被孙艺珍死死捏着,甚至另一只手还抓着他的胳膊,生疼!

    “啊!。。。啊!。。。”

    “好了!。。。出来了!。。。”

    艺珍的手明显松了下来,随后她整个人像是虚脱似得,侧头靠在枕上,眼泪水刷刷的直淌。

    “艺珍。。。我们孩子出来了。。。哎呀!。。。”

    池明哲脑袋急忙偏过去,似乎不敢看护士托在手上,带着血淋淋自己的儿子。

    “你干嘛!。。。嫌弃我儿子?。。。”

    “怎么会?我。。。”

    他想说是下意识的动作,可在孙艺珍看来就是嫌弃。

    “呜呜!。。。呜!。。。”

    “别哭!别哭!哎哟!。。。”

    孙艺珍可不管,费了老大的劲生下的孩子,连爹都不敢看,这算什么个事,照着他胳膊就掐,很用力。

    “真没有。。。”

    池明哲也要哭了。

    。。。。。。

    “哼!。。。”

    病房里,孙艺珍已经恢复了不少,正抱着自己儿子喂奶,只是看了眼床边站着的池明哲,没给他好脸色。

    韩彩英和河智苑她们俩都在偷笑,而韩佳人正在浴室里帮着拧热毛巾,而金泰熙在一旁看着艺珍怀里的儿子,心里很羡慕。

    她也想生儿子,不是她重男轻女不喜欢女儿,毕竟在韩国这里保守思想还是大行其道的,有儿子就有地位,特别是大家族里都是如此,只可惜她是剖腹产,必须要等两年以后才能再生孩子。

    “我。。。真不是嫌弃啊!艺珍!。。。我发誓!”

    “哼嗯!。。。这几天陪着我,那也不许去!”

    “好!就睡着了,嗯?。。。我看看乖儿子!咯咯!。。。呃!”

    “别动。。。都快睡着了!”

    别过身子,孙艺珍低头疼爱的看着正使劲裹着奶的儿子,脸上那温婉的笑意充满了怜爱,而池明哲则支着手悬在那,有些尴尬。

    “活该!”

    韩佳人挤过他,给艺珍擦着脸。

    “唉!。。。有了儿子忘了爹。。。”

    瘫坐在旁边的一张床上,池明哲看起来了无生趣的样子。

    “噗!。。。呵呵呵!。。。”

    她们都笑了起来,艺珍还嗔怪的瞥了他一眼,几个女人都没管他,都围着艺珍看她喂奶,只是不久,

    “呼!。。。吭!。。。呼!。。。”

    池明哲居然睡着了,还打着鼾。

    金泰熙上前给他拉上被子,韩佳人帮着脱鞋,随后又一起小声的跟智苑与彩英两人找地方坐了下来,她们也都有些罚了。并且都知道池明哲这是累坏了,一下飞机就奔来了医院,时差还没倒过来。

    孙艺珍偏头看着池明哲熟睡的面容,又低头看着儿子,心里这会儿却是复杂与喜悦交织,自己今年才23岁,居然已经做了母亲,这怕是当初进了公司以后再也没想到的。

    现在想想仍觉得不可思议,她和池明哲之间现在因为这个孩子,命运算是彻底交织在了一起,爱情先不谈,这亲情是再也割舍不掉了。

    脑子里莫名想起自己和池明哲的点点滴滴,以及是怎么上了他贼船的,孙艺珍嘴角却撇起了一抹笑意。

    “。。。多吃点,乖宝宝!长大了可别学你爸爸那样。。。不要脸!”

    。。。。。。

    “我看看!。。。”

    “好可爱!”

    “长得像艺珍!”

    刘仁娜、宋慧乔和成宥利都围着艺珍房里的大床边,看着熟睡的孩子,她们都在忙着拍戏,直到今天才空下来,而艺珍已经出院一个多星期了。

    “我就说像我,欧巴他还反驳来着,呵呵!”

    孙艺珍笑容满面的。

    她的父母都来过了,而且由于都住在大邱,而且年纪大了所以又都回去了,要说池明哲可是送了房产给他们家,可老两口认为还是住在家乡比较习惯,所以首尔这的房子一直由艺珍的姐姐在住着,对于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的事,艺珍的父母当然有些不满,可看在外孙的份上也就忍了,当然这起名权池明哲也是双手奉上了。

    看着孙艺珍脸上带着名为幸福的笑容,宋慧乔三人都在心里羡慕着,可都是在事业的上升期,这生孩子还早了些。

    “名字起了吗?”

    宋慧乔问道。

    “我阿爸说回去再想想!”

    说完孙艺珍又捂着嘴笑了,她想起池明哲因为又不能给自己孩子起名字,脸上那苦涩的神情。

    “那总得有个小名吧!”

    刘仁娜说道。

    “欧巴说。。。叫小俊!”

    “小俊?”

    “嗯!说是希望长大以后相貌英俊,就像他一样!”

    “噗!。。。”

    成宥利捂着嘴,眼睛笑弯了。

    “。。。挺不要脸的!”

    “谁说不是。。。”

    。。。。。。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趟学校?”

    池明哲靠着床背瘫着两肩,上面分别枕着宝蓝和居丽的脑袋。

    “嗯!。。。过两天吧!”

    居丽小心的说道。

    她和全宝蓝今年上大一了,幸好池明哲给她们安排进了济州威廉大学的表演专业,不然凭她俩那渣般的成绩,想上大学那是想都别想。可就这样她们居然还赖学,好歹得照个面,虽然池明哲和她们老师打过招呼,可至今那个老师只是从学生名册上的照片见过她俩。

    “啪!。。。”

    “嗯!。。。讨厌!”

    挺翘的屁.股上挨了一巴掌,居丽娇嗔着。

    “讨厌?。。。表演专业的招生名额可是很紧张的,而且是我母校派来的老师在授课,能学不少东西,你们以后不想做演员了?”

    “想啊!欧巴。。。不是有你吗!。。。嗯嘛!。。。”

    宝蓝侧过身来,在他脸上亲了口,随后居丽也跟着补了一口。

    “你们啊!。。。基础的东西还是要好好学的,很有用的。。。”

    “那。。。我们明天去玩一趟。。。”

    “玩一趟?”

    居丽觉得说错话了,赶忙将脸蛋埋进他胸口,丰盈的大腿还搭在了他腰上轻轻蹭了蹭。

    “对了!你们考过驾照吗?”

    “驾照?。。。没嘞!哪有时间去!”

    宝蓝不明白他怎么好好的说起驾照来。

    “要给我们买车吗?”

    居丽抬起了头,眨巴着眼睛,又小声说道,

    “可路上那么多人,那么多车。。我害怕!”

    “所以要考驾照啊!”

    “哎?”

    “这害怕和考驾照有必然的联系吗?”

    她俩嘀咕着,可池明哲望着天花板在想着心事。咏珊那儿也没打电话来,也不知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他这也算是被文咏珊无照驾驶给搞怕了,再怎么样有个驾照这心里总归不虚,不然哪怕再有钱,可也毕竟是违法了。护短归护短,这自身也得有个说道。

    “那我们明天去考?”

    居丽鄙视的看着宝蓝,这也太顺从了,还有没有自己的人格了。

    “我。。。”

    宝蓝躲避着她的视线。

    “嗯!明天我让人陪你们去,都十九了该有个证了。”

    “可学校。。。”

    “呵!。。。考完了再去!”

    “哦!。。。”

    。。。。。。

    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池明哲文咏珊播去了电话。

    “老板!。。。”

    “是宽姐!咏珊呢?”

    接电话的是邱瓈宽。

    “她被父母接回家了。。。这几天。。。”

    “怎么了?是不是那事没处理好?”

    “有些麻烦!”

    “麻烦?没找人顶缸?”

    池明哲的话让邱瓈宽对他有了新的认识。

    “呃!。。。对方捅到媒体上去了。。。”

    “是什么人?”

    “被撞的车主叫。。。陈冠希!”

    “陈冠希?妈了个逼.的!。。。”

    池明哲爆了句中文粗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