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离韩-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三十七章 离韩

    昨夜在威廉山庄执勤的保安们,有不少目睹了自家老板被人当做变态追打的情形,只是没人上前救援,反而把自身藏得更好。那位打人者他们都知道,是被老板亲自从机场接回的,中午两人还手拉手在山庄里晃荡呢!这一看就知道是位外国“池夫人”,所以当看戏就是了。

    “行啊!去趟香港就带个人回来,你究竟怎么想的,嗯?”

    一大早,池明哲就起了床,在餐厅遇见了正在吃早餐的韩彩英。瞄了他一眼待他坐定,一边给他盛着粥一边数落着。

    “这个。。。有没有发现。。。”

    池明哲突然停下话头。

    “发现什么?”

    韩彩英不明就里。

    “你好像有些胖了!”

    “胖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前,还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腰。

    “前几天是我那个的日子。。。可是没来。。。不会怀孕了吧!”

    “哎?”

    轮到池明哲惊讶了,他只是想叉开话头的,没想到韩彩英还能带来好消息。

    “。。。不会是真的吧!”

    彩英双手捂着胸口,一脸的自我惊喜。

    “待会我陪你去趟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哦!”

    。。。。。。

    文咏珊睡到九点钟才醒来,迷糊的睁开眼望着天花在醒神,手下意识的摸在一旁。

    “。。。都不陪人家多睡会儿!”

    昨晚她宿在池明哲房里,两人自然又是情到浓处来两发,可把她累着了,现在她心里已经隐约明白,池明为什么会找这么多女人了,他的能力太强悍了,如果只有一个女人伺候他的话,肯定会受不了。

    “夫人!您醒了。。。要帮您放水洗澡吗?”

    房门被轻轻推开,探进一位年轻女佣的半个身子,见到文咏珊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她连忙问道。

    “呃!。。。好的,谢谢!我想泡个澡!”

    “好的,夫人!”

    披上轻薄的睡袍,文咏珊也没在意自己赤.裸的**,全暴露在了这个女佣那羞涩的视线里,下床赤脚踩在床边铺着的羊毛地毯上,还顽皮的跺了跺,又跟在女佣身后进了浴室。

    池明哲在香港她的别墅里,就专门雇了四个佣人专门照顾她的生活,所以她现在也完全习惯了这种有人服侍的生活。曾经那个在香港娱乐圈底层摸打滚爬的小模特,转眼就蜕变成了阔太太。

    望着浴镜子里的自己,文咏珊摸了摸脸颊,春意似乎还没散尽,紧了紧敞开的睡袍,还悄悄回头看了眼正俯身清洁浴缸的女佣,瞬间又被对方姣好的身材给吸引了视线。

    黑色类似ol的套装,非常贴服的凸显着身形,尤其是这个叫李闵珍的女孩子,胯部很宽,臀型也挺翘,从后面看起来就像个桃子,整个身子从侧面也是呈s型的,而且胸.部也很大,不得不说池明哲这个房里的女佣是个极品。

    “你叫什么名字?”

    “啊?。。。哦!我叫李闵珍,夫人!”

    李闵珍的英语还不错,至少没有韩国人那普遍的怪异口音。

    “你经常健身吧!身材真好!”

    “您过奖了,夫人!”

    对于夫人这个称呼,文咏珊起先还不是很习惯,可看其他几个姐姐,坦然自若的样子,慢慢也就适应了。

    双手搁在腹间紧紧贴合,头还微微垂着,身形站的笔直,看起来就是受过良好的训练。李闵珍也用眼睛的余光悄悄打量着文咏珊。对于这个自家先生带回来的女孩子,家里的女佣们都私下议论过,认为这一定又是位夫人还是来自外国的。

    好些个心里带着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幻想的女佣心里都很泄气,不是传说自家先生是个“****”吗?这都好些年了,自己等人都没受过骚扰和侵犯,简直太名不符实了。

    上前给文咏珊挤好了牙膏递在她手上,李闵珍又返身给浴缸放水,随后伶俐的拿起条毛巾搭在手腕上,随时准备递给她。

    “身材不错,就是。。。胸好像小了点。。。”

    李闵妍的视线,小心的上下打量,也终于在文咏珊的胸前找到了自信。

    “水已经放好了,夫人。。。您小心点!”

    推下下文咏珊的睡袍,李闵珍扶着她进了浴缸。

    “有什么吩咐,您就叫我!”

    “好的!”

    看着女佣扭着“桃子”退出了浴室,文咏珊心里还羡慕来着,刚才对方打量自己的视线,她也感觉到了,想到这她的手抚上自己胸前。

    她也对自己这个部位很不满意,可池欧巴已经告诫过她,自然就好不许去做整形。

    “她心里一定说我这儿小吧!。。。”

    。。。。。。

    “好的,我待会儿就回办公室。。。就搁在办公桌上吧!。。。还在检查呢!。。。”

    慈心医院的走廊里,池明哲正接着刘仁娜打来的电话,今天可是轮到她值班做秘书。

    对于韩佳人前段时间重回公司做秘书的事,同事们还都很奇怪甚至有着诸多猜测,只是后来郑则熏助理告诉大家韩秘书只是去国外进修了,现在学成归来要报效会长大人,这秘书工作就由她和刘仁娜轮流来做。这番解释也让公司里关于韩秘书被会长金屋藏娇的传说消逝于无形。只是她的身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丰满,才是让同事们奇怪的地方。

    韩彩英正在接受身体检查,对于自己可能怀孕的事,这一大早只有也早起工作的刘仁娜知道,所以她也在电话里表示了关心。

    “咔嚓!。。。”

    检查室的门被打开,韩彩英脸上带着失望的神色走了出来。

    “怎么样?”

    “。。。没有怀上,医生说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所以那个来迟了!”

    “没关系的,以后在努力!”

    安慰着韩彩英,两人坐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

    “好啦!别不高兴了,今天就休息一天吧!我回头给剧组打个电话。”

    “嗯!。。。”

    车子驶在街头,韩彩英依旧闷闷不乐,伸手抚在池明哲的腿上捏了捏。

    “欧巴!后面多陪陪我!”

    “好!”

    反握住她的手,紧紧捂在手心里。

    韩彩英也很想给池明哲早点生个孩子,似乎是想让自己的奶库之名变得名符其实,看来为了这个“荣誉”称号还得多让他洒些“坏水”才行。

    回到办公室,拿起桌上的文件袋,池明哲拆开后仔细的看了起来。这份文件袋来自意大利外交部,由韩国外交部转呈,内里还附有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粮食组织的相关文件。

    放下文件他拿起电话,按照文件里的一封推荐函上的号码拨了过去。

    “你好!我是斯派克.李。。。”

    “斯派克先生,我是威廉!”

    “哈哈!你好学弟。。。”

    。。。。。。

    池明哲受邀去意大利,要与其他六位国际大导演,为意大利赞助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粮食组织而拍摄一部电影,全片将分为七个单元也就是七个小故事从而拼凑成整部影片,片名叫《被遗忘的天使》。

    本来没他什么事的,可同是纽约大学出身的电影届前辈,斯派克.李因为手头的工作推不开身,婉拒了意大利外交部的同时又推荐了自己的后辈学弟池明哲代替自己。

    这段时间没打算离开韩国的池明哲考虑了良久,才回函同意了意大利方面的邀请。

    “真他.娘小气,直接捐钱不完了吗?这些意大利人真是。。。拍部电影就算赞助了?”

    在自家餐厅里,池明哲摇着头向围坐在一起吃着饭的全智贤她们吐着意大利政府的糟。

    “欧巴!孩子在呐,不许说粗话!”

    韩佳人抱着儿子嗔怪着。

    池明哲伸手逗了逗儿子,只是这小家伙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咧着嘴在流口水。

    “什么时候走?”

    全智贤问道。

    “明天,先送永珊回香港,然后就去美国。”

    “美国?不是意大利吗?”

    河智苑奇怪的问道。

    “我只拍其中一个故事,场景在洛杉矶,最多一个月就好了,反正艺珍生的时候我会回来的。”

    孙艺珍对着他甜甜的笑了。

    七月的产期如今已是六月上旬了,她还真拍自己生孩子的时候,池明哲不在身边,她心里还想他再晕一次呢!

    “不过。。。我是不会再进产房拍摄了,会要命的!”

    “呵呵呵!。。。”

    大家都笑了,孙艺珍冲他噘了噘嘴,文咏珊混在人堆里,完全听不懂大家说什么,只是也跟随莫名的笑着,心里想着回香港以后,报个韩语学习班什么的,不然以后和这些姐姐们交流都成问题。

    万一她们骂自己也跟着傻笑?

    。。。。。。

    “这又准备走了?”

    郑秀妍骑在他身上。。。正给他扒着耳朵。

    “嗯!下午就走,嘶!。。。轻点宝贝!”

    “哼!掏聋了才好,变成了残疾人。。。看你怎么再去找女人!”

    对于文咏珊的出现,这些小心肝们都是有着不同的看法,当然郑秀妍也只是嘴上说说,昨天她还做东请了文咏珊吃饭,看来两人聊得还蛮来的。

    “这么狠毒?太让我失望了。。。”

    双手攀上她的小蛮腰,随即摸到了胸前。

    “呀!当心真掏聋了。。。”

    被紧紧握住了胸,秀妍身子跟着一颤,手立刻停下了掏耳朵的动作。

    “。。。变大好多!”

    身子有些软,依着他,秀妍的面颊也很快变得绯红。

    “嗯!不要脸!。。。人家在发育嘛!天天被你这么。。。捏,能不大吗?”

    “呵呵!。。。”

    “笑。。。打你。。。”

    无力的在他肩上拍了一下,秀妍的唇贴上池明哲的脸颊。

    “想我没。。。”

    “不想。。。有她陪你不正好。。。嗯!。。。那么用力干嘛!”

    t恤已被掀起,眼看后带也被解开,秀妍搁在他肩上的脸颊微微抬起。

    舌尖舔在了他的耳垂上,这也让池明哲身子一抖,这可是他的敏感区。

    “抱我去床上。。。坏蛋!。。。”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边,池明哲身子也开始热了起来。

    “就在沙发上。。。”

    “不要。。。嗯!。。。”

    本就只穿了条内裤和长体恤玩下衣失踪的秀妍,身子一惊,羞涩的看了眼下面,就抱住他的头死死抵着,气息也变得急促起来。

    而沙发也开始惨嚎着!

    。。。。。。

    停机坪边上停了一溜的车,泰妍、美英、秀妍、居丽、宝蓝、恩静她们好些人都来了,除了送池明哲以外,还要送文咏珊。

    “大家有空去香港玩,我会好好招待你们!”

    文咏珊看着她们。

    “janice!听说香港有好多好吃的,到时候我要吃镛记烧鹅!”

    “好!”

    朴智妍亟不可待的说道,上次池明哲可是把她馋着了,当然边上秀晶妹子也是一副很想吃的样子。

    “再见。。。janice!”

    “再见。。。”

    众人上前和文咏珊道别,而池明哲似乎被遗忘了。

    “我说。。。也跟我打个招呼啊!”

    “嘁!。。。谁在乎你!”

    郑秀妍白了他一眼,整个上午池明哲都在她房里,她这会儿胸上还全是爱的印记。

    泰妍、美英、恩静、居丽、宝蓝几个到是想跟他来个goodbye-kiss,可是,

    “啵!。。。嗯嘛!。。。”

    智妍这就已经亲上了。

    。。。。。。

    “好了!上飞机吧!”

    他还是挨个给她们来了个goodbye-kiss,然后拉着文咏珊上了舷梯。

    飞机被缓缓拖离了停机坪,随后庞大的机身缓慢向塔台指定的区域滑行而去,而丫头们都目视着它远离以后才上车离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