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可怜人?-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三十章 可怜人?

    “呀!……嗯!……”

    “乖!别动!”

    秀妍刚要挣扎着起身,可立刻就被池明哲的手臂给压住,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赶忙又将自己敞开的睡袍紧紧合上。。: 。

    出来敲‘门’时她身上只来得及罩上件睡袍,内里自是仅仅只有件黑‘色’bra和纤巧的t-back。眼看着自己和泰妍躺在一张‘床’上,秀妍脑子里有了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正把手臂穿过后颈,准备搂她入怀的池明哲是个什么德行,自己很小的时候就领教过。

    “嗯!……”

    

    脸颊被紧贴在他‘胸’口处,秀妍身子却无法动弹。

    “来!软软……”

    “哦!……”

    泰妍乖巧的躺下,还主动把脖子靠上池欧巴的手臂,随后也被环进怀里,娇嫩的脸颊也靠上了欧巴的‘胸’口。

    面对秀妍那绯红的面颊,泰妍灵动黑亮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了转。

    “呼!……”

    顽皮的对秀妍吹了口气。

    视线对上了泰妍的面孔,秀妍的眼里却莫名带上了些羞意,视线也不由望向别处,这让曾经受过她欺负的金软软觉得很好玩。

    “呼呼!……”

    吹上瘾了这是,秀妍有些恼怒了,立刻注视着她的眼睛,刚准备有所动作。

    “……这样多好!和和睦睦的,嗯?”

    池欧巴低头看着她们,面带欣慰之‘色’。

    秀妍“艰难”的仰起脸却冷不防被一下吸住了小嘴。

    “嗯嗯!……”

    看着眼前的两张嘴正在自己面前紧紧贴合纠缠,泰妍微微噘着小嘴心里有些泛酸,可突然又觉得很有趣,随即伸出手指在两人的嘴角抠了抠。

    “啊!……哈哈!……嗯!……”

    动弹不得的秀妍恼羞的用力伸手揪在泰妍的腰上,让她遭了“报应”,并且池明哲又偏过头一口含住了她的‘唇’。

    “嗯哼哼!……嗯!……”

    泰妍的身子在‘床’上翻腾,可似乎这又让秀妍找到了报复的快感,从揪改为了挠。

    “嗯!……欧巴……嗯哼哼!……”

    小脸憋得通红,眼角都流下了眼泪,泰妍觉得自己很“痛苦”。

    闹腾了好一会儿,三人彻底安静下来。

    大口的喘着气,泰妍已经没力气了,秀妍却嘴角含着笑,用手理了理她散‘乱’的发髻。

    “对不起!”

    秀妍突然冒出的话,让泰妍都忘了喘息。

    “哎?”

    “嘁!我只说一遍,没听见拉倒!”

    傲娇的小娘们属‘性’又发作了,不过秀妍这主动的为曾经欺负过金软软而道歉,获得了池欧巴赞赏的眼神。

    “都是一家人,以后好好的,嗯?”

    “谁跟你是一家人,不要脸!……呸!”

    轻轻冲池明哲啐了口,秀妍娇羞的闭上眼睛,似乎要好好休息下。

    泰妍却没说话,脸颊还不由在他‘胸’口处蹭了蹭,在她心里头自己早就跟池欧巴是一家人了。

    “你们说……”

    话刚开了个头,池明哲又顿住,泰妍和秀妍一起仰脸看着他。

    “……我今年该不该过个生日?”

    “当然要过了……”

    “嗯!你好像从没庆祝过生日……”

    池明哲有些沉默,今年是他二十九岁的生日,但是按照韩国传统来算就是三十岁了,而自己眼前的两个心肝才十六岁,整整大了她们一轮多,虽然没被嫌弃可自己心里却莫名带着些哀伤。

    “过吧!我不嫌弃……”

    “嗯!……到时候把姐妹们都叫上,给你好好庆祝下,好不好?”

    他的心思两个丫头都懂,果断的表了态让池欧巴心情舒畅起来,他果然是贱人多矫情!……

    《朱诺》在美国的上映已经结束,这期间遭到了些保守势力的评判,特别是教会势力还在《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上大肆反对不说,还要求观众们抵制这部电影。理由就是这部电影会教会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让她们觉得未婚先孕是很酷的事情,说不定会效仿电影里的朱诺,让社会风气早已堕落的美国“雪上加霜”。

    而米高梅也通过自家老板旗下媒体《华尔街日报》、《洛杉矶时报》进行了有力回击,还让因这部电影名声大噪的导演赵尚根,接受了不少媒体的专访。

    “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看剧本时,一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段落……那种感觉实在是太奇怪了,我就像在阅读一本小说一样,沉‘迷’于其中不能自拔,于是我决定节拍这部电影,因为我当时的感觉就类似于,‘哇,如果它的结构如此古怪,没准真的能够成就一部佳作。”

    赵尚根面对《纽约邮报》的记者专访时‘操’着流利的英语侃侃而谈,看起来就像一个常年厮‘混’在好莱坞的导演老手。

    “这个剧本是威廉亲手创作的?”

    专访的记者艾伦.迪诺问道。

    “是的!我不得不佩服我得老板,好吧!他现在不在,光给他说好话又不给我加薪水……”

    “哈哈!……”

    赵尚根调整了下情绪,又接着说道。

    “我很感谢我老板对我的信任,你知道的,我先前在好莱坞一直跟着他作为导演副手在工作……”

    那位记者不由点点头,对于赵尚根的资料来专访之前她是有过了解的,池明哲拍摄《宿醉》和《机械师》时,赵尚根就作为他的副导演忙碌在片场,虽然后来回了韩国可这也是份资历。

    “……我想大家很喜欢这部电影,都是因为艾伦.佩姬,她把朱诺这个角‘色’都演活了。”……

    “接到这个剧本时,我很惊讶……真的!”

    艾伦.佩吉的那双大眼睛眨了眨,对面采访她的《电影信号灯》记者了解的笑了笑。

    “……剧本中讲述的故事最后一直盘踞在我的大脑里,挥之不去……我彻彻底底地爱上了它,是的朱诺这个角‘色’就是我想要的……如果以一种夸张的手法进行比喻,我要说的是,‘差不多在读到剧本的第4页时,我就决定拍它了。’有的人会说,和陌生人见面时,第一印象很重要,剧本对于我来说也是如此。我知道这部影片肯定会蕴含一些特殊的东西在里面,随着页数的翻动,它也会让你感到越来越惊奇,而你也将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它与咱们通常会在电影院看到的爆米‘花’电影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得感谢电影的导演赵先生,虽然他来自亚洲……威廉也是我最喜欢的好莱坞导演,当然我还是他的乐‘迷’……希望有一天能跟威廉合作!”

    《朱诺》这部电影上映时,米高梅给它运作了2630影院用以同时公映,随着整整一个多月的上映期结束,这部颇有争议却获得全美青少年以及不少媒体和影评人好评的电影,拿下了1.76亿美元的票房,而在其他国家则收获了1.32亿美元。

    这部电影的制作成本联合宣发经费全部加起来才区区一千六百万美元不到,如今却获得全球三亿美元的票房,可谓大获成功。米高梅内部也把赵尚根的导演评级打分提高了几个档次,甚至超过了郭在容。甚至有人还提议是不是让他来执导《查理和巧克力工厂》,当然这只是内部流传的分身,总之赵尚根在好莱坞算是小有名气了。

    接下来米高梅还要接着向市场上映自家两位恐怖大师的作品,黄子仁的《死寂》和黄毅瑜的《招魂》,虽然都是小成本,但是米高梅众人还是期待满满。如今这两位都是名满好莱坞的导演,《电锯惊魂》、《死神来了》也都成为他们的经典代表作和影‘迷’们心中的恐怖经典系列,对于接下来他俩拍摄上映的恐怖片,很多观众都是翘首以盼。

    先期的预告片已经和大众们见面,康卡斯特有些电视网和nbc以及帝高院线都是传播途径,再加上旗下报纸、网络媒体的宣传,相信这两部电影又将会成为以小博大的经典案例……

    “我会考虑的,佩里!……现在对他们有信心了?……”

    舒服的躺在‘床’上,接着米高梅总裁佩里打来的电话,池明哲还看了看身下正伏在自己肚子上的允儿和小贤。

    “欧尼……!”

    小贤红着脸视线也尽量低垂着。

    “……我先来吧!”

    作为“姐姐”,允儿当仁不让的要以身作则,捋了捋头发,巴掌大的漂亮小脸带着些晕红,小嘴轻轻一裹,小贤却急忙移开了视线。

    这可是小贤第一次仔细的目睹这个,前面和欧巴单独在一起的那次,她现在脑子里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自己整个都晕乎了,似乎最后还咽下了很多东西。

    “好吧!如果……你们先讨论,随后在告诉我……就这样……”

    池明哲扔下了电话,手也抚上了允儿的脑袋,轻轻地似乎怕惊着她似得。

    黑白分明的漂亮眸子,带着笑意的看了他一眼,允儿将脸颊贴上他柔软的腹,只是那些‘毛’发有些膈脸,她用手拨了拨。

    小贤偏过脸来看了眼池欧巴,又满脸羞红的移开视线。

    “过来……贤!”

    轻轻拽过徐珠贤抱进怀里,就觉着她的身子已经软踏踏的没了力气。

    “欧巴!”

    “害羞了,嗯?”

    “嗯!羞死人了……”

    又瞄了眼正努力“工作”的允儿欧尼,她赶忙将脸颊埋进了池明哲的怀里,作为一个好姑娘,徐贤觉得自己已经堕落了,至少以前从未想过和遇见过的这种场面,自己虽然羞涩的要死,可心里却坦然接受了。

    “……哼嗯!”

    “怎么了?宝贝!”

    “……累了!”

    捏了捏自己的腮,允儿也爬上他的‘胸’口。

    “……啵!……那就歇歇!”

    “嗯!……”

    拉起被子盖在身上,又将她们俩紧紧搂着。

    “欧巴……”

    “嗯?”

    “谢谢!”

    “谢什么?”

    “我欧尼的工作……”

    “小傻瓜!这是应该的,我们允儿这么乖,那对允儿姐姐就要更好些,不是吗?”

    林允珍被池明哲安排进了万怡大酒店工作,她终于脱离了低级打工者的行列,作为酒店预订部的副经理,收入也变得可观起来,等她大学毕业,济州威廉大学的研究生课程也会向她发来邀请,而池明哲还打算找个机会,给允儿爸爸‘弄’个什么政fu部‘门’长官干干,也算是爱屋及乌了。

    “嗯!……爱你威廉!……嗯嘛!……”

    “收到了……小笨蛋!”

    “嘻嘻!”

    小贤一直没有吭声,闭着眼眸静静的靠着欧巴‘胸’膛。

    “贤呢!要欧巴为家人做些什么吗?”

    “不用的,欧巴!”

    摇摇头,那乖巧的样子,让池明哲忍不住在她小嘴上啄了下……

    “呜呜呜!……”

    金熙媛回了娘家,这会儿正坐在客厅里对着妈妈和金泰熙在哭。

    金妈妈唉声叹气的愁眉不展,而金泰熙也不知该劝些什么,自己姐夫有了外遇,作为妹妹她当然要帮着谴责一番,只是看现在的情况自家姐姐似乎打算常住啊!

    待在家里已经好几天,可那个姐夫至今都没上过‘门’,连个电话都没有,姐姐也日渐憔悴,经常一个人坐着哭,看着‘挺’让金泰熙心里可怜她。

    有了对比金泰熙顿时觉得还是自家男人池明哲好,不论怎样至少从没让自己受过委屈,什么都依着自己,连找‘女’人……好吧!这个‘挺’讨厌的,好在她也已经习惯了。

    “嗡嗡!……”

    手机震动着,泰熙随手关上,这是喂‘奶’时间的提醒。

    “偶妈,姐姐!我先上楼了!”

    “去吧!多喂会儿,别顾着身材走样,饿着我的两个乖孙‘女’!”

    ‘胸’比以前大了好多,让金泰熙害怕会下垂影响身形,所以给两个‘女’儿喂‘奶’的时间都控制着,并辅以‘奶’粉喂养,她可是还想着今后复出呢!

    “偶妈!……还有‘奶’粉呢!”

    “那也不行,你们姐弟三个都是我喂大的,也没见我走样。”

    “……知道了,噗!……”

    看着偶妈的水桶腰,本来想笑的泰熙,又看了眼还在流泪的姐姐,生生忍住了……

    “多和你妹妹学着点,她那边家里人多,也没见她哭的要死要活的,想开点吧!”

    “哼!是她自己不要脸……”

    “呀!……那是你亲妹妹!怎么说话的……明天你就给我回去,忍忍就过去了。”

    金妈妈也是一脸的恼怒,丢下金熙媛上楼看孙‘女’去了。

    “呜呜呜……呜呜……都欺负我!”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