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命数-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十三章 命数

    “欧巴!你们。●▼ 网-.、`.。。。。”秀妍脸上像充了血一样,美英则默不作声的望着池明哲和金泰熙,捏紧的小手却显示她内心的焦躁。

    “秀妍、美英啊!你们怎么来了?我还准备待会儿去看你们呢!”池明哲面不改色的和金泰熙分开,金泰熙却轻笑着和她俩点点头,稍微整理了一下裙子,嗔怪的看了池明哲一眼,然后快离开了办公室,平静的像什么也没生一样,在她看来这两个小姑娘池明哲会搞定的。

    “欧巴!你不喜欢我了吗?为什么和这个女人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我。。。。”沉默的黄美英终于开口了,池明哲上前拉着她们俩的手说道:

    “你们误会了,刚才啊!我是和你们泰熙努纳在练习演技啊!”这话池明哲自己说出口都觉得难为情,郑秀妍和黄美英这两个丫头可是小醋坛子,先哄了再说。

    “欧巴真当我们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欧巴嫌弃我和美英年纪小,做不了一些事情,可我们每次帮你做那种羞羞的事你怎么不嫌弃?上次在欧洲你单独把泰妍留在房间干了什么当我们不知道吗?”心直口快的郑秀妍脱口而出的话让池明哲也不禁老脸一红。

    “好吧!好吧!欧巴错了!我承认说谎了,欧巴这么年轻,那方面的需要就多了些,所以我们秀妍、美英要快些长大呀!那样就能帮欧巴了。”这种不要脸的话对着两个丫头说,池明哲是习以为常了。

    “欧巴,你真的会嫌弃我们?我心里好难过。。。”美英都要哭了,这两个13岁的小丫头在韩国都把池明哲当做唯一的依靠,也把自己看成是他的女朋友,所以对于池明哲的一些出格变态的举动是从不拒绝,对于池明哲背着她们和别的女人亲热,让她们不能忍。

    “还是要好好教育啊!”池明哲心里想着。

    把她们俩搂在怀里哄着,告诉她们是自己的小宝贝、小心尖、反正怎么肉麻恶心怎么说,好容易誓赌咒得到了原谅,池明哲带她们离开了办公室去自己的别墅,至于做什么不说也罢。

    离开了的金泰熙可没刚才在办公室离开时的从容,心里说不出的难堪,她不会看不出那两个丫头对他的态度,心里责骂着池明哲的变态,尽冲这些小丫头下手,从小出身在富裕家庭,对于那些上流社会人士的一些特殊嗜好也是早有耳闻。不过池明哲对于她的出手大方也是很感激的,连借条都没让她写,这在整个韩国来说简直是不可能的,韩国人哪怕关系再好甚至是家里人之间都不会轻易地借钱给别人,更何况是这么一大笔钱,如果今天不是在办公室里,池明哲要她的话自己估计是不会拒绝的。

    “什么都好,就是有些变态!”金泰熙愤愤地想着。

    摩洛哥第三大城市马拉喀什是南部地区的政治中心,同时也是马拉喀什-坦西夫特-豪兹经济区的府,要塞城区一座普通的位于街口的二层小楼里,一个男人站在二楼临街窗口的帘布后,用望远镜仔细观察着街口对面隔着一条小巷里的普通院落,三分钟后,两辆车停在了院子门前。

    “注意了!目标凌晨三点才回来!行动组准备好,现在对表,现在是临晨4点整,2o分钟以后潜入,保镖全部干掉。”金再勇在耳麦式通讯器里出指令。

    “4点整,行动组明白。”耳麦了传来郑则熏的声音。

    池明哲派出寻找金宇中的“空降兵”们终于在苏丹找到了他的踪迹,池明哲接到消息迅派出金再勇亲自负责指挥行动,可是狡猾的金宇中不久又神秘的消失了,后来在摩洛哥的行动人员花费大量精力和金钱买通摩洛哥出入境管理局里的一个小头目再次现了使用越南护照换了名字入境的金宇中,于是池明哲派出了金再勇坐镇指挥,郑则熏也一起过来参与行动,这次行动组的组长就是他。

    十五分钟后,郑则熏和同在一辆小货车里的6个行动组成员整理着装备,从车窗里向外了看了看街口斜对面院落里还亮着灯,就通过耳麦通知另一辆车里的行动人员准备行动。

    这里是马拉喀什的老城,老式的当地特色建筑一幢挨着一幢,人员也是鱼龙混杂,而且街道上也没有什么电子监控设备,郑则熏打开车门和队员们鱼贯而出,另一辆货车里也涌出7个人影,他们绕到院落的后门围墙下等待指令,一个队员像猴子一样攀上墙边的一根电线杆,从腰侧的小包里拿出一把小钳子。

    郑则熏和行动组的人员已经就位,耳麦里传出金再勇的行动指令。

    “咔嚓!”

    电线杆上的行动人员剪断了电线,院落里的灯一下熄灭,早带上夜视仪的郑则熏他们迅从院落前后翻墙而入。

    “噗!。。。”

    一个人影刚从屋里出来就被郑则熏手里加装了消音器的mp7冲锋枪撂倒在地,他们迅冲入屋里,黑暗的屋里不时响起微弱的枪声,几个黑影6续倒地,郑则熏带人冲进一间卧室里。

    “啪!”一声枪响。

    郑则熏身旁一个队员倒地,他迅射击,那个开枪的人栽倒在地,似乎还不解恨又冲着倒地的人影连开了几枪。

    “怎么样?没事吧!”郑则熏用英语回头问到。

    “没事,被防弹衣挡住了。不过很痛!”倒地的行动人员从地上坐起来。

    “算你命大!”郑则熏走到床边抓起一个蜷缩着的黑影,仔细辨别面容认出了金宇中。

    “刺啦!。。。”从胸口插袋里掏出电击器对着金宇中的腰部捅出,金宇中栽倒在地。

    “搜索一下。”郑则熏命令道,队员们散开搜寻起来,最后在一个壁橱里找到一只密码箱。

    “行动结束,迅撤离!”

    按照预定好的行动方案,行动组成员迅离开,开车向马拉喀什的麦纳拉机场驶去,4o分钟后一架货机腾空而起。

    尼日利亚都阿布贾郊外的一间工厂仓库里,被揭下头套的金宇中恍惚的睁开眼。

    “金宇中先生!我们是韩国国家情报院的,你被铺了。”带着面罩的金再勇沉声对金宇中说道,现场只有他和郑则熏两个人审问金宇中,其他人则在仓库周围警戒,尼日利亚这个国家是非洲第一人口大国,同时也是非洲第一大经济体,但是它国内种族和宗教冲突非常激烈,暴乱时有生,当局也是极度**,社会治安已不足以用混乱来形容,这个国家在国际贸易中,因为经常有拖欠货款或者骗货的情况生,信誉度极差,被各国大使馆和各种贸易组织列入严重监控的黑名单中。这些原因都是促使池明哲最后决定选择这个治安混乱的国家,作为转移金宇中为落脚点的原因,这间仓库的主人是当地的一个埃多族商人,现在这个商人全家已经躺在了仓库门外。

    “不!你们不是。”金宇中很平静的看着金再勇,经历过不少风浪的他知道自己这次恐怕凶多吉少,刚才仓库门口的惨叫声他都听到了。

    金再勇也不在多费口舌,向郑则熏打了个手势。

    “太遗憾了,我们不得不对你采取一些手段了。”

    在金宇中沉默以对下,郑则熏从一个金属盒子里拿出一只针管,里面流动着不明的金色液体,摞起金宇中的袖子对着他的经脉注射进去,5分钟后。

    “金宇中,看着我的手。”郑则熏伸出手指对着金宇中的面部。

    “这是几?”郑则熏问到。

    “1。。。”

    “可以问了。”

    “金宇中,你从韩国转移的钱有多少?”金再勇开始问,刚才给金宇中注射的是特殊渠道弄到的药剂,可以让人如实的回答问题,当然对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可能无效,但金宇中不在此列。

    1o分钟后金宇中昏睡过去,审问耗费了他不少精力,加上上了年纪他终于坚持不住。至于这药对人的大脑有没有伤害并不重要,至少金再勇已经问出了钱的具体情况,金宇中转移了2oo亿美元到他在英国的金融中心里,6续又转移到了卢森堡和瑞士的几家银行,存款证明已经在密码箱里找到,密码也问了出来,但是现金只有12o亿美元,其它的都变成了不记名债券,这些债券要兑换还有些难度,于是金再勇将这些通知了池明哲,随后在他的指示下,放弃那些债券,只要现金即可。

    郑则熏操作电脑66续续把那些现金转移到早已准备好的几家空壳离岸公司账号里,剩下的工作池明哲会找美国的马丁来接手,这些钱会投入到国际金融市场里,本身这些钱就被预谋潜逃的金宇中通过自己的金融中心洗过,但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池明哲决定再过一遍。

    “让他没有痛苦的消失吧!”这是池明哲的最后指令。

    这间仓库在阿布贾的郊外相当偏僻,整个尼日利亚府人口才4o万,这里更是人烟稀少。周围都是荒野森林,行动人员把仓库主人全家的尸体,拖到早已挖好的坑里。

    几个掩埋的人都默不作声,奋力挥舞着铁锹。

    他们都是在韩国特殊部队里因各种原因退役的人员,长期从事在特殊战线上的他们对于杀人、杀普通人甚至无辜的人早已司空见惯,池明哲把他们这些在韩国无权无势,遭受各种不公正对待的人聚在了一起,让他们的家人在国外过上了好日子,这一切促使他们把自己的能力和性命都卖给了池明哲,对他的任何指令唯命是从。

    金再勇和郑则熏抬着被折断颈椎断了气的金宇中放到坑里。

    “埋在一起吧!至少路上有个伴!”

    金再勇吸了口烟,想起刚才郑则熏扶住金宇中的脖子时,他面部流露出的那种解脱的笑容,深深感受到命运的无常,这个曾经高高在上的韩国大财阀,如今却躺在非洲荒无人烟的野地里,和几个陌生的黑人被掩埋在一起,若干年前在韩国被捧为神话的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结局的。

    金再勇他们迅的撤离,然后分散开来转了几个国家后回到韩国,留下的善后小组已经开始清除那些接触和收买过的人,比如摩洛哥那个出入境管理局的小头目,比如他们租住房屋的房东和他们地家人等,幸好这里是混乱的非洲大6,不然不可能让他们如此轻松如此大胆的杀戮这些普通人,一切皆是命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