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回家-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二十六章 回家

    “不好意思,下回吧!。。。嘶!。。。”

    池明哲接着电话,一只手还抚在文咏珊的秀发上,她的头正埋在自己腹下,突然脸颊抬起来故意用贝齿,轻轻咬了下裹在嘴里的玩意,小脸上还带着醋意和不满。

    “就这样,陈小姐!”

    挂上电话还没等他说什么,

    “欧巴!对不起!。。。我是故意的!”

    “虽然道着歉,文咏珊又用湿软舌尖“讨好”的不断在被咬处来回轻触,可神情却带着顽皮。

    “呵!。。。吃醋了,嗯?”

    手指捏了捏她滑嫩脸颊,又俯身在她唇上啄了下。

    “嗯!吃醋了!”

    “小傻瓜!”

    。。。。。。

    这是池明哲前几天在酒店里“教导”文咏珊时,突然接到陈法拉打来电话的情形。

    望着舷窗外那一朵朵漂浮的白云,池明哲枕着宽大的座椅,心里又想起了这个让他身心俱悦的姑娘。

    讨喜乖巧,而且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一点都没有什么反抗的意识,而且对他的事也不问东问西的,端是个标准的小老婆人选。至于陈法拉这个女人,池明哲不止接到过她一次电话,那天已经是第三回了,可池明哲总是“有事”。对于她是什么心思池明哲也没深究,毕竟陈法拉也是个要求“上进”的好姑娘。

    “老板!飞机快降落了,这个。。。”

    罗克珊是池明哲747专机的乘务长,不光是长得美,身材也是一级棒。

    她指了指座椅两边的安全带,又俯下身子帮着扣上,不得不说她那身制服真是很合身,合身到将她的身形狠狠地凸显了出来,特别是胸口襟出几乎都是敞开的。

    “今年这一季的新制服,很漂亮!”

    凑头在耳边她的面颊上嗅了嗅,随即和她递过来的嘴唇触了下。

    作为一个优秀的私人专机乘务长,首先必备的素质就是要给自己老板在飞机上带来家的感觉,所以偶尔她和自己领导的乘务小组,还要客串扮演一下“女主人”的角色,除了收拾“家务”以外,还有别的重要任务。比如老板累了要帮他松松筋骨,如果老板无聊了还要。。。或是。。。等等。但是有一点会始终紧记,那就是她们都是自家老板在长途飞行中的调剂。

    “听说是按照您的要求定制的!”

    低头看了眼自己暴露出一大片的胸襟,罗克珊那琥珀色漂亮的眼眸,水波流转。

    “喜欢吗?”

    “姐妹们都说不错!”

    依着半边身子,任由池明哲在她身上摸索。

    不远的舱口出露出两个脑袋向这张望,那漂亮的面孔一点都不输罗克珊,而且都还边瞧着这,边面带笑意的窃窃私语着,她们都是机上的乘务人员。

    “听说今年各大品牌上市了不少新款,有空都去逛逛吧!”

    “谢谢老板!。。。啵!。。。”

    罗克珊扭着丰硕挺翘**走了,也带走了池明哲的视线,这会儿飞机已经盘旋在机场上空等待入港了。

    飞机缓慢的停在了仁川机场私人专用的停机坪上,四个美妞站的笔直恭候在机舱口,池明哲施然的走出。

    “真帅!老板!”

    乘务组的沙琳出口赞道。

    “谢谢!我知道你说的是这身衣服!”

    “呵呵!。。。”

    四个姑娘笑作一团。

    “这个给你们,今年的礼物!”

    变戏法似得手指间弹出张支票,塞进罗克珊的胸口。

    “我走了!”

    出了舱口步下舷梯,池明哲向不远处伫立在车边的郑则熏挥了挥手。

    “哇!。。。”

    机舱口处四个姑娘围作一团,看着张80万美元的支票,随即视线又一起聚焦在那远去的背影上。

    。。。。。。

    “欧巴!。。。”

    “威廉!”

    直接回到公司只是刚进办公室,门就被推开,智妍和秀晶冲了进来,显然智妍的脚步快了一些,一头扎进他怀里。

    刘仁娜在她们身后微微摇了摇头,随后轻轻抿了抿嘴唇,定定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池明哲。

    她心里也想念的厉害。

    “。。。嗯嘛!。。。啵!。。。啧!。。。滋!。。。”

    智妍的亲亲很快变成了湿吻,随后秀晶也被池明哲拉近怀里。

    刘仁娜再一次目睹了这曾让她无法接受的场景,现在嘛!脸色又变红了,垂在腹间握着的双手紧紧捏了下,但还是打算悄悄退出去。

    “欧巴。。。再亲亲宝宝!”

    似乎嫌池明哲抱着秀晶吻的时间过长,朴智妍发出了不满,这也让刚要带上办公室门的刘仁娜,眼角抽了抽。

    “这么小就不学好。。。”

    “碰。。。!”

    带门的劲有些大哈!

    。。。。。。

    “我回来了!”

    进了自家餐厅里池明哲眼睛就是一亮,嘴角带上了亲和的笑容。

    这会儿可谓佳丽云集,除了全智贤、李孝利、孙艺珍这三个孕妇,河智苑、韩彩英、金泰熙、韩佳人,甚至宋慧乔和成宥利都在这。

    “老爷!。。。”

    这整齐娇脆充满封建残余思想的称呼,让池明哲浑身舒畅。

    “还是家里好!”

    “嘁!。。。没出去鬼混?”

    刚想抒发下对自家女人的思念之情,李孝利的话突然冒了出来。

    “呀!想挨揍吗?”

    冲她瞪了下眼睛。

    “那你来吧!使劲的打。。。我不介意!”

    肚子已经五个月早已显怀,脸上带着得意的孝利利冲他挺了挺肚子。

    这是有恃无恐啊!

    “好了!好了!。。。累了吧!”

    “还好!”

    全智贤边出声边接过池明哲的外套。

    他笑意盈盈的瞧了眼她的肚子,而全智贤的眉目则瞥了他一眼。

    “都坐下!”

    看着女人们都围在身旁,池明哲率先在餐桌边就坐。

    一道道菜肴被佣人们送了进来,很快摆满的桌子。

    “吃饭吧!”

    端起碗拨拉了一口,这些女人们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尝尝这个,我特意让厨房做的!”

    全智贤倾身给他夹了块菜。

    “谢谢!”

    细细咀嚼着,池明哲心田溢满名为家的温馨。

    随即他的饭碗被菜堆满了。

    “噗。。。!”

    “哈哈哈!。。。”

    。。。。。。

    饭后池明哲去了韩佳人和金泰熙房里,看了看自己可爱的孩子们,随后就是和孩子他妈好好亲热了番。当夜他宿在了全智贤房里。

    “。。。欧巴!”

    全智贤伏在床上,回头看着他。

    “怎么了?”

    轻轻挺着身子,池明哲怕动作过大上了她肚里的孩子。

    “好舒服。。。嗯!。。。再快点,好不好!”

    “会不会。。。”

    “我要。。。”

    臀部向后使劲抵着,身子伏的更低,全智贤还死死咬着唇。

    。。。。。。

    “我偶妈昨天来家里了!”

    “哦!”

    搂着全智贤轻轻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池明哲仰望着天花板正出着神。

    “我说的是。。。这里!”

    仰起脸,全智贤又说道。

    “哎?那不是。。。”

    “瞧见了,不过偶妈没说什么!”

    看着全智贤,池明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抚着她脸颊。

    “。。。脸色不大好!”

    这才对嘛!丈母娘上家里一下瞧见好几个女人,而且还另有两个孕妇,这脸色能好才怪。

    “委屈你了!”

    “是委屈。。。在房里骂了我半天。”

    闻言,伸手将她箍进怀里,只是小心的绕过肚子。

    “。。。啵!”

    在她唇上亲了下,池明哲也没多说什么,两人之间该说的话早前已经说过,再说什么就显得矫情了。

    卧房里寂静无声,在那张过分宽大的睡床上,两人就这么紧紧的依靠在一起,聆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

    三天以后,池明哲参加了开放***的庆功会,这次国会议员补选自然是心想事成马到成功,林成文、李秀满和金再勇自是以新当选的身份进入了国会。

    “谢谢!”

    李秀满居然当众给池明哲鞠了一个深躬。

    周围的人也没见怪,了解内情的人都面带微笑的看着。李秀满能有今天自是脱不开池明哲的一力支持。不远处的人群里,那几家财阀的老家伙都瞧了过来,还冲池明哲笑了笑。

    现在开放***内部分成好几个山头,自然是以五家财阀为主,池明哲这一系看着人数不多,可卢武铉却是被划在他阵营里的,另外还得算上国会副议长周正贤在内,再加上济州岛大本营的强力支撑,党内很多人都希望池明哲能参加下届的总统选举,可劝了多次被拒绝后,自是没人再提。

    作为“过来人”池明哲可是知道,韩国总统这个位置并不好做,还吃力不讨好,这四周都是强邻就不说了,头上还有个“爹”,动不动就被串唆着向他国吠两声,实在太难受了,这哪有隐在幕后来的自由自在。

    “客气了!”

    “是!我知道。。。都是看在我侄女的份上,不过还是要谢谢!”

    他居然开了个玩笑,可见此刻心里有多畅快。

    “呃!。。。”

    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池明哲又咽了下去。

    老李嘴角却带上了诡笑,仅仅把侄女接到济州过了个年,李秀满通过老婆的探寻心里居然就有了数,虽说还有些愤慨来着,可自己前途太重要了。

    “顺圭啊!”

    池明哲脑子里这会儿却莫名想起了,李顺圭那肉肉的身子。

    真是个色胚!

    。。。。。。

    “您好!池会长!”

    “您好!文前辈!叫我明哲就好!”

    今年55岁的文在寅头发已经花白,出身人权律师的他一直都属于卢武铉身旁的智囊,两人关系也很密切,可在池明哲眼里他这个智囊实在不怎么样,不然卢总统哪会有上次的“危机”,而且后来还参加总统选举败给了朴槿惠。现在他正担任着卢武铉的首席秘书官。两人见过几次,只是没什么深交。

    “真是年轻有为啊!我们这些老家伙全快要被淘汰了,以后韩国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太客气了,文前辈!您正是老当益壮的时候,说不定下一届总统的担子会交到您的肩上,也不一定!”

    “。。。。。。”

    文在寅赶忙向两边望了望,似乎怕别人听见似得,但是眼里闪过的一丝精光,虽然掩饰的很好,可还是被池明哲捕捉到了。

    “心还挺大。。。”

    池明哲心里捉摸开了。

    这家伙是平民出身,年轻时就很不安分,曾参加游行示威被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并被当时所在的庆熙大学给开除了。后来才加了军队还被选拔进了特种部队,退役以后参加了司法考试,就此成为了一个为民请命的人权律师。

    卢武铉参选总统时,文在寅时任釜山选举对策委员长,狠出了一把力气,随后就跟随卢武铉进了青瓦台,从民政首席秘书官再到市民社会首席秘书官,直到现在的秘书室室长。这个人其实还是不错的,至少相对于很多韩国从政人士来说比较“正直”。

    “池会长!有空赏脸的话,我想请您吃顿饭!”

    “您太客气了!改天。。。我请!”

    远处正和一群党内同志聊得很愉快的周正贤,疑惑的看了眼池明哲这里,随后也向他们走去。

    “不打扰吧!两位!”

    。。。。。。

    “老板!这个人得留意些!”

    回去的路上,池明哲和周正贤同车。周正贤虽然是国会副议长,可在池明哲面前姿态一直很低,而且也是以他马首是瞻。

    “哦?靠不住吗?”

    “他和卢总统的关系虽然很好,可“上次“他也动摇了!”

    “这样?”

    知道周正贤说的是什么,文在寅也背叛过卢武铉,只是隐藏的比较好罢了。

    “老周。。。有没有想过以后也参选总统?”

    一直望着车窗外的池明哲,突然回过头来看着他。

    “我。。。可以吗?”

    周正贤愣愣地看着池明哲。

    “有什么不可以?你说是吧!则熏!”

    开着车的郑则熏,望着车内后视镜咧了咧嘴。

    嗯!他也赞同。

    。。。。。。

    不管周正贤离去的心态如何,池明哲此刻正一步跨进了郑秀妍的卧室。

    “jessica!。。。你在哪?。。。”

    明明人就在跟前还抱着胳膊瞧着他,池明哲却双手捂在唇边假模假样的轻喊,还转头四处找寻着。

    这是在作啊!又想挨她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