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舍-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舍

    娱乐圈里是没有所谓爱情的,有的只是交易、有的只是逢场作戏。文咏珊自己都觉得今晚好神奇,神奇到她这会儿被池明哲又带回酒店套房,并且和他一起洗了澡然后趟上了床。

    当然最后的“活动”还没开始,这个小丫头心里又紧张彷徨起来,似乎前面像被迷了魂现在清醒了。目光里带上了惊慌还将被子拉到肩上,靠在柔软的枕上,怯怯的望着他。

    “怎么了?”

    池明哲察觉她的异样,不由出声问道。

    “我。。。有些害怕!。。。会不会太快了!”

    柔弱的样子让池明哲看的心里都在激灵,她身子似乎还带着轻颤。

    “咏珊。。。其实。。。。。。”

    池明哲开始说服教育的工作。

    。。。。。。

    “咯哒!。。。”

    卧室的灯光被打开,陈法拉头上裹着浴巾,身穿一席性感的吊带睡衣踏进房里。

    从酒会结束她就带着满心的懊悔回到家里,虽然和自己的偶像说了话,甚至还互相留了号码,可从和她一边交谈一边不时看着身边文咏珊的表情,陈法拉就知道他是心不在焉的,所以很快就知趣的告辞。

    好在今晚所有的女星里似乎除了文咏珊,还没一个能入他眼的。陈法拉虽然有些失落不甘,但是她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进入他视线的。

    “要不要明天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或是请他吃个饭。。。会不会被看轻?”

    坐在卧房窗台上的陈法拉,边给自己雪白光滑的大腿上摸着润肤油,不时扭头望着窗外繁华绚烂的香港夜景,不由想起了心思。

    。。。。。。

    今年已经31岁的林志玲,自去年逐渐将演艺事业转向中国内地和香港以后,就一直在内地和香港两处来回往返。可能受限于她过于靓丽的形象和身高,除了拍摄了不少广告和做节目主持人以外,一心向往影视界发展的她,至今没有收到任何电影或是电视剧的邀约。

    她2000年加入凯渥模特经纪公司正式出道前,就已经是个平面模特。随后还在工作之余兼职了台湾华冈艺校表演艺术老师,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她却在内心深处,在那时就定下了向影视界发展的决心。

    可惜她签错了经纪公司,再加上公司指派给她的经纪人阎柔怡,手下带着好几个艺人分身乏术,所以林志玲的发展并没有受到过多重视。

    昨晚香港米高梅亚洲公司在半岛酒店举办的联谊酒会,按说自家经纪公司会想办法,把她这个还留在香港拍摄广告的女模特送进去混个脸熟,可经纪人阎柔怡并没有带上她,居然带上了两个公司新签的男模,这不由让她心生不忿和对自己未来在公司里的发展感到担忧。

    “咔嚓!。。。”

    她在香港宿舍卧室的房门被打开,林志玲有些愕然的看着门口。

    “怡姐!你。。。回来了!”

    见是她的经纪人走了进来,林志玲的神色也带上了些谨慎。从平时的接触来看,林志玲能感到这位经纪人似乎隐隐对自己有些不喜。

    “还没休息?”

    “没有。。。”

    1.73的林志玲身材真的很棒,凹凸有致还很匀称,那说话声音还带着娇甜的娃娃音,更是听了让人浑身毛孔大张,而且站起来的时候,让她的经纪人也不由抬头仰视着她,这或许是经纪人不太“重视”她的原因之一吧!

    “今晚没让你去,是公司的安排!后面公司会给你找机会,安排一些影视剧的试镜。”

    “哦!谢谢怡姐!。。。您坐吧!”

    知道是安慰的话语,林志玲也没放在心上,但是姿态还是要有的,将沙发上散落的衣服拿到一边,就要请阎柔怡坐下。

    “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早点休息吧!。。。”

    身材很肥胖的阎柔怡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出房间。

    看着被带上的房门,林志玲心里有些忧虑,将门反锁上她坐在床沿,随即将身子倒下,跳槽的心思在脑子里翻腾起来。

    。。。。。。

    文咏珊面色潮红的厉害,嘴唇被不断亲吻,身子也在被子里急剧起伏,作为老手的池明哲,看着她吐气如兰娇喘不休的样子,不由抚上那娇嫩的脸颊。

    “以后我养你。。。”

    “哦!。。。可我怕。。。”

    “第一次都这样,一会儿就好!”

    “。。。我是怕。。。欧巴以后会不要我。。。”

    “傻瓜!怎么会。。。”

    说完就伏上她的身子。

    双腿不由向两边分开,手臂也环上他的脖子,坚硬的异物不断在下面轻触,咬着唇的文咏珊似乎在等待,等待那最后时刻的来临。

    “嗯!。。。疼!。。。”

    “一会儿。。。就好,乖!”

    双臂使着劲,似乎这样才能分散下面的疼痛,那坚硬不断往身子里挤,让她腹间不时打着颤,咬紧唇憋着气可她眼角不断的滑落着泪珠,很快将枕面都打湿了。

    “。。。嗯!”

    身子猛地一震,文咏珊僵住不在动弹,腹间被异物的闯入,让从未进经历过的她突然感到茫然。

    。。。。。。

    清晨,一次光线从未拉好的帘布外射入,在昏暗的卧房地上留下长长的光影。床头的手机发出嗡嗡的震动,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

    “喂!。。。”

    声音很低,池明哲扶紧电话,还帮睡在怀里的文咏珊拉了拉被子,遮住那雪白滑嫩的背脊。

    昨晚一气儿做了两回,而且还是连着做的,连池明哲都不清楚自己怎会如此亢奋,反正文咏珊的身子给了他极大地满足,虽然她胸小了点。

    “嗯!。。。”

    秀发遮住的半边俏脸带着红润,还往他怀里缩了缩。

    “会长!今天的安排。。。。。。”

    柳时镇在电话里向池明哲,汇报了今天的日程安排。

    “帮我推掉,今天有些累,安排在明天吧!”

    “好的。”

    搁下电话,池明哲就低头在文咏珊的唇上吻了下。她已经醒了,只是因为他在接电话,所以依然闭着眼睛没有打扰他。

    “吵醒你了?”

    “没有。。。嗯!。。。”

    眉头皱了皱,文咏珊嘴里发出轻嗔。

    “怎么了?”

    “。。。疼!”

    双手连忙将她抱到身上,两人的脸颊紧贴在一起,一捧秀发还遮住了他的口鼻,却让他闻到一股好闻的芬芳。

    两条滑嫩的双腿紧紧并着,搁在他的腿上,纤细娇嫩的双手也抚在池明哲的胸口。

    “待会儿我要回公司了,下午还要拍广告!”

    “今天哪都不用去了,就在这休息,嗯?”

    将她脸颊上的秀发向额上捋了捋,还在眉宇之间啄了下。

    “可是。。。”

    池明哲却拿起电话,给柳时镇打了过去。

    。。。。。。

    文咏珊出名了,今早香港各家报纸都登出了不少她的照片,除了以前拍摄广告的照片以外,还有昨晚她和池明哲手拉手在香港逛夜景的照片,很清晰并且从多个角度将两人给拍摄下来,显然这都是香港狗仔的功劳,又或是说池明哲根本不在意这些人的跟拍。

    昨天的香港没有什么人,认识她这个入行不久的新人模特,可今天文咏珊被所有业内人士所熟知了,当然在娱乐圈那些人的认知里,文咏珊榜上池明哲或许能让她红一阵子,当他离开香港以后,或许很快又泯然于众人间。只是,

    “喂!出来了!”

    几个狗仔待在半岛酒店大厅外,在他们不远的旁边还有着相同职业的一群狗仔,举着长枪短炮,对着酒店大厅的出口。

    一副平光的黑框眼镜,身着白色衬衣灰色休闲裤的池明哲,看起来清爽利落,身旁拄着他手臂的文咏珊也带着副墨镜,披肩秀发光亮柔滑,一身的休闲服饰让她看起来也青春靓丽,手上还拎着几个袋子。

    昨天和池明哲在酒店里待了一天,今天两人终于踏出了酒店,这可把一直等在大厅外的狗仔们高兴坏了。相机快门的声音响成一片,还有些人想凑近提问,可两人上了门厅处一辆劳斯莱斯汽车。

    。。。。。。

    两天后在米高梅亚洲公司的一间会客厅里,池明哲和一些前来拜访的各家本地娱乐企业的老板举行了会晤,而文咏珊被安排在隔壁的一间小会客室里等待着,望着窗外不远处维多利亚港的景色,她觉得心情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轻松过。

    一套装修奢华的浅水湾独栋别墅昨日已经落在她的名下,据说花了池明哲近3亿港币,车库里还有两部上好了牌刚从专卖店里送来的跑车,连佣人也给安排妥当了,不得不说这“香港效率”果然牛逼,当然你得有钱才行。而且威廉银行香港分行里,也给她开了户头,两千万美元是给她的“零花钱”,可见池明哲对她是真的喜欢。

    这一下给她全部安排妥当了,还有些不太适应。毕竟她之前是娱乐圈底层的那些人,家里的条件也一般,只要没红或是没人捧,不多久就会沉沦下去,要么成为别人的情妇要么退出娱乐圈,毕竟香港这里和她从事同样工作的女孩子有很多,竞争是激烈无比,和韩国市场的那个小池塘比,香港这恐怕连池子都算不上。

    身后或是说“上面”有了池明哲的呵护,她这算是一步登天了。

    “咔嚓!。。。”

    门被打开,文咏珊回头望去。

    “你好!文小姐!”

    戴着副近视眼镜,身材异常肥胖的一个女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亲和的笑容。

    “你好!”

    文咏珊诧异于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可自己确定并不认识她。

    “我是邱瓈宽,大家都叫我宽姐!”

    “啊!宽姐你好!”

    再怎么样,宽姐的名头文咏珊还是知道的。

    “池先生将你拜托给我,以后由我做你的经纪人。”

    文咏珊有些神情呆滞。

    池明哲问她要不要以后就在家“吃喝等死”,文咏珊是拒绝的,随后他答应给她安排。

    邱瓈宽早年跟著名台湾导演朱延平身后拍电影,从基层的场记、剧务做起,一直当到了制片。后她赴港来发展,和好友陈家瑛成立k\'s-production公司,旗下签约了包括王菲、那英等大牌艺人,是目前华人演艺圈知名的经纪人。

    宽姐前些时候决定从回电影圈,所以正在联系以前的老关系,没想到米高梅香港公司找上了门,当以为对方是想招揽她时,米高梅派来的人却告诉他,是公司老板拜托她做个模特的经纪人。

    能靠上米高梅邱瓈宽是愿意的,所以池明哲给出了一张威廉银行的支票以后,宽姐和朋友的经营的那家经纪公司就“倒闭”了,或是说变成了美亚香港经纪公司。

    “都在!”

    池明哲进来了,看见邱瓈宽正和文咏珊两人谈着话。

    “欧巴!”

    闻言,宽姐很想笑可生生忍住了,还有种韩剧的既视感出现在脑子里。

    “明天我就回韩国了,以后宽姐会照顾你!”

    “哦!。。。”

    小女儿般的语气里带着浓浓地不舍,手也拐住他的胳膊。

    邱瓈宽也不由暗暗对文咏珊的好命感到叹息,香港那么多娱乐圈里的女孩子,就只有她入了池明哲的眼,可谓祖坟冒烟了,又仔细打量着她,同时脑子里又想起另一个熟悉的,目前还在圈子里努力、奋进、甚至挣扎的影子。

    “。。。我会想你的!”

    “乖!又不是不回来了!后面我的重心会在亚洲,你也可以来韩国找我。”

    “可以吗?欧巴!”

    她声音柔柔糯糯的,眼里还带着丝哀愁。

    “嗯!”

    对于池明哲有女友甚至很多女朋友文咏珊也知道了,对他的“诚实”她有些气苦,早不说晚不说,都睡过了才说实在太坏了。可都这样了还能怎样?况且自己今后的生活也被安排的很妥当,那就安心做个快乐的小老婆吧!

    “老板!我想求你个事!”

    实在看不下这种韩剧的场景,邱瓈宽出声道。

    “你说!”

    。。。。。。

    “我走了!”

    看着文咏珊眼圈红红的看着自己,池明哲心里也不免一片柔情。

    “。。。欧巴!”

    停机坪边,文咏珊扑进他怀里。

    “乖!不哭,嗯?”

    “呜!。。。不要忘了我。。。呜呜!。。。”

    “怎么会,小傻瓜!”

    才不会忘呢!花了那么多钱怎么可能玩玩就算,太不划算了!

    两人在机场停机坪边里秀着“生死离别”时,林志玲也正在宿舍里收拾东西。

    。。。。。。

    “在收拾呐?”

    阎柔怡走了进来。

    “怡姐!”

    站起身头有些低垂,林志玲的心里还有些紧张。

    “志玲!收拾好了吗?”

    “宽姐!就快了!”

    邱瓈宽看了眼阎柔怡,只是点了点头。

    “志玲以后就拜托你了!”

    “一定!也感谢你以前对她的照顾。”

    两人正说着没什么营养的话,林志玲提起了行李箱。

    “我好了!”

    。。。。。。

    “宽姐!谢谢你!”

    “不用!你妈妈拜托我好好照顾你!现在好了,以后进影视圈就容易了!”

    邱瓈宽和林志玲的母亲吴慈美是朋友,所以她和林志玲早就认识,还责怪过她进娱乐圈怎么不找自己,并且知道林志玲在她签署的那家凯渥模特经纪公司里郁郁不得志,所以才就着机会在昨天向池明哲开了口。

    “你还要感谢池先生,对了!你们认识?”

    “哎?没有啦!我知道他,但是他肯定不知道我的!”

    嗲嗲的声音听起来像在撒娇,可邱瓈宽已经习惯了。

    池明哲一听宽姐想把林志玲签进公司,哪有不乐意的,看那样子好像还似乎是认识林志玲的,所以她才有这么一问。

    “哦!”

    带着一丝审视的眼神,邱瓈宽也没继续细想。

    “开车!”

    黑色的保姆车缓缓开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