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想念-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二十二章 想念

    说是请池明哲吃饭,其实只是她们俩要通过这种场合的‘私’下接触,加深老板对自己的印象,甚至还带上某种暗示的话语,以期得到池某人今后着重的关注。

    有道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眼看这位来自韩国的老板‘性’子温和归温和,但是说话却始终滴水不漏,而且似乎对坐在身边她们两人偶尔做出的身体上“无意”的接触,也带着一些矜持,更别说依然礼貌的称呼两人“李小姐和范小姐”了,这让她们两个有些麻瓜,随后就着他上洗手间的空,双方‘交’流的眼神里带上了某种意味。

    “时候不早了,都早点回酒店休息吧!……对了!你们是回北京,还是留在上海?”

    — 池明哲突然提出结束今晚的饭局,让准备试探着“下孩子套狼”的李冰冰和范冰冰有些愕然。

    “我打算留在上海,公司安排住宿的哦?”

    范冰冰最先反应过来。

    “我先回北京处理点事情,随后也会来上海。”

    李冰冰接着说道。

    “住宿肯定会安排的,两个选择……一是就住在万怡大酒店的套房里,反正那也是公司产业,二是在浦东租别墅给你们居住。”

    “这么好?”

    杏眼园睁的范冰冰有些惊讶。

    “我们公司的待遇一直都是最好的,在韩国那是,美国那也是,中国这依然如此。”

    “真好哎!”

    池明哲听了范冰冰的话后笑了笑,带着她们出了饭店包房……

    一起回了万怡大酒店,真好碰上陈道明、尤勇、胡军等人提着行李出来,他们是准备连夜坐飞机回北京,这些明星虽然签了合约,却不必一直待在总部这,在北京那也有着分公司,池明哲上前和大家寒暄了会儿还把众人送出了酒店大厅。

    池明哲住在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礼貌的送李冰冰和范冰冰回了房间后,又径直坐电梯来到顶楼。

    “咦!左小姐来了好久?”

    “没有的老板!刚来一会儿!”

    左小青坐在电梯间外一处小厅的沙发上,远远看着很有气质。

    前面刚刚他在洗手间时居然收到了她的短信,也不知她是怎么知道自己号码的,短信内容就是想和自己这个老板讨教一些问题,对此他本人自是无不可。

    “不介意去我房里聊吧!”

    “不介意的!”

    捋了捋耳边长发,左小青矜持的摇摇头。

    两人刚进房间,电梯‘门’又打开,李冰冰从里面走了出来。

    “喝点什么?”

    “啊!不用麻烦的老板!”

    看着在总统套房里参观的左小青,池明哲笑了笑。

    “叮咚!……”

    ‘门’铃这时候响起来。

    “李小姐?”

    “老板!不介意我来参观下总统套房吧!还有……叫我冰冰吧!”

    “当然不介意,进来吧!冰冰!”

    李冰冰带着笑刚进套房客厅就见着左小青。

    “咦!你也在?”

    她眼里带上惊疑,还回头看了眼池明哲。

    “我……”

    “叮咚!……”

    左小青刚要解释什么,这‘门’铃又响了起来。

    “咦!范小姐,是来参观的吗?”

    “呃……!”

    池明哲带着玩笑,看着愣神的范冰冰。

    她有些尴尬了,你把人家的词都说了,她正在想折呢!

    “别站着,进来吧!”

    “哦!”

    雪白的面颊看着泛起了红晕。

    “哈!……”

    看着屋里还有人在,范冰冰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今晚注定很热闹……

    “哎呀!累死我了!”

    少‘女’时代的练习室里,躺了一地的人,个个大汗淋漓浑身湿透的样子。

    自从上海巡演结束,她们这些丫头回到韩国,又开始没日没夜的训练,体能、舞蹈、声乐,哪怕都自认已经可以出道,但是每个人都自觉的如此训练,可见她们是真的很努力。

    整个一层楼里的各组合练习室,每天差不多都要到很晚才会灯灭,连aoa那些小妹子们也是如此,以至于多数人回宿舍的路上,疲惫的连路都走不动了。

    “待会去理疗中心吧!”

    泰妍偏头看了眼身旁躺着的顺圭。

    “好啊!……”

    她回答的有气无力。

    “贤啊!我们也去吧!”

    “嗯!”

    允儿和小贤也依趟在一起。

    “那就赶快走吧!或许要排队呢!”

    “对哦!一起走吧!!”

    侑莉和秀英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

    金孝渊扶了把边上艰难起身的郑秀妍,又拽起了黄美英。

    “谢谢!”

    “不客气!”

    哪怕再累,黄美英的笑眼依旧没有消失。

    “要先洗个澡吗?”

    “那里不是有桑拿的吗?”

    “也对!”

    她们进了更衣室,拿上干净的衣服和外套,一起进了走廊。

    这时候各个练习室的们都被打开,丫头们像是约好了似得,都结束了今天的练习。

    “泰妍……”

    “先艺……”

    “荷拉……”

    走廊里顿时热闹起来,各个和自己关系特别亲近的姐妹打起了招呼。

    但是如果有外人在这一定会很惊讶,这走廊里充斥的都是英语,叽里呱啦语速都很快,不时还夹杂着些美国西海岸特有的俚语。孝渊也走在朴圭利和韩胜妍之间愉快的和她们聊着,通过不短时日的接触,以及好几场宿舍内偷偷举行酒会联谊的参与,她已经有了好几个关系要好的姐妹。她的英文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基本会话毫无问题,这也是她不断努力之下的成果。

    这些丫头之间之所以用英语‘交’流,全是池欧巴要求的结果,似乎怕她们回韩国就会忘记英文似得,规定她们除了在公司以外,其余在公司练习期间都必须使用英语‘交’流,或许他认为这样有‘逼’格,又或许在公司内人人说english,能让公司看起来更加高大上?

    反正丫头们都习惯了,这也是孝渊英文突飞猛进的原因,语言环境还是很重要的。

    “一起去做理疗吧!”

    也不知是谁叫了一嗓子,反正这些丫头们个个叫好,带着闹哄哄往电梯间挤去。

    镜湖边水晶宫三楼的理疗中心,是为公司艺人和练习生特意准备舒缓压力的地方,配备的按摩技师也个个手艺不凡。

    “只要45分钟的疗程,就能让人脱胎换骨。”

    这是池欧巴当初吹得牛‘逼’!

    这会儿没几个人在这做按摩,只有朴敏英和刘仁娜正在一间按摩房里聊着天。作为加入公司的新人,她前不久和朴海镇来了次瑞士之旅,显然是去“回炉”了,回来后那漂亮的脸蛋让她自己也“适应”了好一阵,并且还和经常回公司上课“充电”的刘仁娜‘交’上了朋友。

    “快点!秀晶!这会儿没人,我们换衣服先去桑拿!快快!……”

    外面三楼大厅传来的声音,让刘仁娜起身打开了房‘门’。

    “仁娜欧尼!”

    朴智妍一向嘴很甜。

    “是你们啊!”

    看着是智妍、秀晶和雪炫她们,刘仁娜笑着点了点头。

    “krystal!跑那么快干嘛?都不知道抚你姐姐我!”

    郑秀妍的声音从楼梯口传来,让秀晶无奈的撇撇嘴。

    “我来扶你!”

    朴智妍窜了上去,可是她却绕过秀妍,一把扶住后面才跟上来黄美英的胳膊。

    “乖!”

    美英很高兴,‘摸’了‘摸’她的头。

    “还不过来!”

    “哦!”

    “学着点!”

    秀妍向妹妹伸出手,还数落着她。

    “仁娜欧尼!”

    秀妍这时候又向刘仁娜打了招呼。

    “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些累!”

    “哎呀!你们可真是拼命!”

    朴敏英好奇的看着这几个刚刚满口英文的姑娘,她礼貌的冲大家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刘仁娜的‘性’格一直都很热情……

    理疗中心十几间桑拿房这会儿都挤满了丫头们,不时各种欢笑声还能从紧闭的‘门’里传出。美英、秀妍这会儿正一起坐在木塌上,围着浴巾闭目养神,“勤快”的智妍拿着水瓢正往碳炉里不断浇着水。

    “行了!温度够高了!”

    秀晶边用冰镇的‘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边埋怨着,随后又替雪炫擦了把脸。

    “谢谢欧尼!”

    嘴里呼着气的雪炫,不断扇着手,高温让她有些受不了。

    随手扔下水瓢,智妍也坐到秀晶身边拿起‘毛’巾敷在脸上。

    “唉!……”

    “叹什么气啊!”

    “……宝宝好想欧巴!”

    智妍的话让美英和秀妍也不由睁开了眼睛。

    “我……我也想!”

    雪炫也开了口。

    “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回来!”

    秀妍似是自言自语。

    “应该快了吧!”

    美英看着通红的碳炉也喃喃道。

    小小的桑拿房里,这会儿却因为思念远在中国的池欧巴,而显得沉闷起来……

    池明哲看着眼前三个醉醺醺的‘女’人,有些束手无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只是一起聊天,可最后却喝起了酒,喝酒就喝酒,反正总统套房里的酒柜中什么酒都有,可不明白为什么最后又拼起了酒,这一拼酒就成了眼前这个境况。

    对于她们三个的心思,池明哲是心知肚明,但是他却不会轻易的让她们上自己的‘床’。

    难道他池欧巴是个有原则的人?

    挨个将她们扶进三间睡房里,随后自己在一间书房的沙发上躺了下来。可是这眼一闭却又不由想念起远在韩国的全智贤、金泰熙她们以及那些小心肝们,秀妍、泰妍、美英、居丽、宝蓝等等等等,反正挨个想了个遍,当然秀晶和智妍更是少不了。可这一想心里就像有团火死似得,让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呼!……”

    一下坐了起来,决定还是先去洗个澡。

    可这洗澡得进自己的卧室才行,换洗衣服可都在那。推开‘门’看了眼在‘床’上睡着的左小青,池明哲轻手轻脚的进了浴室。十几分钟以后,当他出来时却被一个身影一把抱住。

    “呃!……”

    “……头好晕!”

    软绵绵的身子靠着他,温热的气息也扑在他脸上。

    “我扶你再躺会儿!”

    “……嗯!”

    这声音听着让他心里都不由一‘激’灵。

    刚将她扶上‘床’自己的脖子却被一只手臂勾住,随后他“被迫”的被带倒在‘床’上。

    “你……”

    眼里布满了水意,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随后搂紧他的脖子……

    “嗯!嗯!……嗯!……”

    “啪啪啪!……”

    伴随着很有节奏的声响,池明哲生龙活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