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前往上海-半岛岁月-
半岛岁月

第三百一十七章 前往上海

    “请等在这!”

    郑则熏面无表情的看了李赫民一眼,独自推开一扇侧滑门进去了,而对方唯唯诺诺点头称是。边上几个“空降兵”眼神不善的盯着他。

    “跟我进来!”

    从新又出来的郑则熏对赵安赫示意了一下。

    “是是!。。。”

    额上带着冷汗他也顾不得擦了,弯着腰跟在郑则熏身后。

    作为大国家党内的小人物并且只是在首尔市政厅担任室长的李赫民搞不明白,池明哲怎么会要见自己,而且还是让人在家门口把他截住直接带上车的,好在几个彪形大汉对他还算客气,并没有恶言相向或是拳打脚踢,让心里紧张害怕的他也松了口气。

    “韩国之家”池明哲很长时间没来过了,他对这里似乎谈不上多有感觉,只是当初金惠秀和李英爱在这里约他吃饭从而达成了苟且,才让他偶尔会想起这家饭店,所以今天又来到了这里。

    韩式的包厢和日式的一样都是跪坐,池明哲却习惯盘膝,面前的长条餐桌上放满了食物,烤盘上排满的五花肉也滋滋冒着油花,他正拿着工具不断翻转。

    “池。。。池会长!”

    腰都快弯断了,可李赫民却毫无知觉一动不动的保持着,郑则熏在旁打眼瞧着他,身子站的笔直。半晌,

    “过来坐!”

    语气很平淡,池明哲瞥了他一眼,继续专心的翻转着烤肉。

    心里悄悄松了口气,李赫民直起腰却不敢过于挺直,面上带着卑微的笑容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恭谦。池明哲的“凶名”他们这些搞政治的都有所耳闻,当然更详细的东西只有顶层人士才真正的清楚。

    “你们去隔壁吃饭,都安排好!”

    “是!”

    郑则熏弯了下腰,退出房间。

    “喝酒吗?”

    扔下烤肉工具,池明哲拿起酒瓶。

    “谢谢!谢谢!”

    双手端起酒杯还有些微微发抖,李赫民的视线始终下垂着。

    “别紧张!今天我只是要和你聊聊!”

    “是!”

    双手又托起酒杯,对着池明哲一敬,仰脖一口喝干,似乎有些急别呛着了,手捂着嘴连连点头道歉。

    “呵呵!。。。不急不急!先吃点东西!”

    一块烤肉搁进他盘子里。

    “你叔叔最近还好吗?”

    池明哲又突然说道。

    “呃!”

    嘴里正嚼着食物的李赫民,瞪大眼的看着池明哲。

    自己的身份是李明博的远方族侄,同样出自庆州李氏,因为自己的父亲和李明博关系很好,所以自己就被叔叔带在身边历练,只是李明博这个人喜好标榜自己“大公无私”,所以这个侄子平时在工作当中从未表露过两人的关系,李连工作职务都显得很不起眼。

    对于李恩珠事情的调查原本结束,可池明哲对这个睡了她的人有着疑问,按说一个市政厅的小室长,怎么会有能耐搞“潜规则”,于是又让郑则熏好好查了查,结果这才知道他的身份,看起来李恩珠公司那位社长,好像也不清楚李赫民是谁,似乎是通过其它关系才成事的,但这不是池明哲现在所关心的,他感兴趣的是怎么把这个李明博侄子给“策反”,作为一个放在他身边的钉子。

    “我跟你叔叔见过面,聊得还不错!”

    一块烤肉被包进菜叶里,随后塞进嘴里,池明哲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手艺。

    “是!我叔叔一切都好,您费心了!”

    李赫民也不在试图隐瞒什么,语气也轻松起来。

    “那就好!。。。我有个干妹妹,关系很不错的那种,最近出了点事。。。叫李恩珠,你听说过吧!”

    微笑的脸庞慢慢变得冰冷,池明哲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

    李赫民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自己就算是李明博的侄子,可眼前这个人他却有些惧怕,一些传说和有关他六亲不认的残暴,从自己叔叔那都有过隐晦的耳闻,在他的认知里对方在韩国的地位可不是自己叔叔现在可比,不过这说起来似乎有些可笑。

    池明哲没有任何官面上的身份,可地位却很“超然”,财富就不说了,光是济州岛无论是经济、民生还是军事安全,甚至包括政府行政都被其牢牢掌控在手中,形成了事实上的独立王国,而和现总统的关系几乎所有上层政治人物都心知肚明,再加上与四家大财阀联合掌控的开放***更是国会第一大党,这权势让想和他作对的人都不禁胆寒。

    “来!“妹夫“。。。咱们干一杯!”

    池明哲的脸色又变得亲切,可李赫民心里却真正害怕起来。

    。。。。。。

    整个二月份到三月中旬,韩**方是如临大敌,军队也是频频调动,离首尔不远的三八线上弥漫着紧张的气氛,作为韩**方雇佣的济州岛驻岛部队,池明哲旗下“和平鸽”公司的雇佣军们,也在他们的长官李斯特的带领下,频频动作不时在济州市和西归浦市的市区里布防演练,周围海面也有不少雇佣军们驾驶的武装巡逻快艇四处巡弋,这架势让国防部派驻的联络军官们很是满意。

    很多在济州岛的国外游客都很好奇,不断用相机把这些脸图的乌漆嘛黑全副武装的军人给拍摄下来,而这些军人也没阻止还很配合的摆着造型,或许是闲的发疯又或许是把这演练当做工作来作,反正济州岛还是一副悠闲安逸的景象。

    作为韩国唯一对外雇佣的军队驻扎在济州岛,国防部内的那些将官们是有着争议的,不少保守派将领认为自己国家的领土,居然要靠私人军队来驻扎保护都很是不满,前提是他们选择性的遗忘了,自己国家里还有很多驻韩美军。他们认为这是大韩民**队的耻辱,可另一激进派却认为己方军力不足,有这些战力强大的雇佣军参与进来,不光能让数量与北方比起来捉襟见肘的韩**队,可以更好地派上用场,还能和驻韩美军的关系更加紧密,毕竟当初驻韩美军司令官也是参与进来的。

    不管他们怎么争执也都是明面上的,真正激化起冲突的场面却从未有过,像是在演戏一样,双方只是打着嘴仗随后又该干嘛干嘛,似乎仅仅是看对方不顺眼拌两句嘴而已。这些将领每年私下都能收到威廉银行的匿名对账单,这才是让他们最开心的。对于军队将领们的腐蚀计划,很早就被池明哲给展开,为了心中那个伟大的梦想,他也算是未雨绸缪,有一天当条件成熟时,拉着韩**队加入围剿阿拉伯世界的联军,才是他真正想干的,这当然也少不了用利益去诱惑。

    2月9日,北面的朝鲜公然承认自己拥有核武器,让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是一片哗然。对于这么危险的东西掌握在一个“邪恶国家”手里,不少国家的领导人是寝食难安。这也是韩**队这段时间拼命折腾的主要原因,要说心里不怕那是不可能的。

    特别是卢武铉更是愁眉不展,连续在青瓦台召开会议,而整个韩国社会也弥漫着紧张恐惧的情绪。自他上台后积极与北面对话,甚至展开经济贸易上的往来,无非就是希望和北面的关系趋于缓和,寄希望通过有限合作将双方开战的可能性降到最低点。可现在对方这一下,似乎让他的一些政绩反到成了无用功甚至是笑话,在野党派也频频动作,不断攻击他对北方的政策是“资敌”,这也让他的民意支持率不断下跌,

    一直在美国活动的梅森也回到了首尔,担负起一个大使的职责,隔三差五的造访青瓦台以及驻韩美军司令部,与利昂.拉波特将军会晤协商对策,这一切看在池明哲眼里却认为是小题大做。北方的“恶邻”是驴子拉屎外面光,不到绝路是不会发疯的。

    他前世记忆里双方一直只是偶有摩擦,至于从启战火好像还真没有,反正后面日子该怎么过还得怎么过。

    。。。。。。

    金泰妍的中文发音已经被纠正差不多了,和池明哲合唱起《为你而活》已经没有任何问题,这也让她高兴的跟什么似得,接下来就等着在上海的巡演上接受中国粉丝们的检验了。

    3月22日中午池明哲帮全宝蓝在她家里过了个生日,这个可爱的小女人因为池欧巴,又送了一份未来的“生活保障”--济州市的一座五星酒店,给感动的稀里哗啦,随后好好抵死缠绵着服侍了他一把。但是回了宿舍后,却因为脖子上的几颗小“草莓”,而遭到姐妹们的嘲笑。

    智妍妹子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认为这“草莓”不光好看还能对秀晶去炫耀。找到正在办公室里的池明哲,并在刘仁娜诡异的眼神里,拉着他硬是也要求种“草莓”,可惜草莓没有种成小屁股却被打的啪啪响。那“香艳”场面让刘秘书目瞪口呆的同时,也看自家男人的眼神不对劲了,平时亲亲就算了自当没看见,可姑娘家的裤子能随便脱?而且因为有“外人”在场红了小脸的智妍,还回头笑呵呵地是咋回事?

    3月25日,池明哲带着丫头们和所有公司旗下的歌手艺人们,一起乘上飞机前往中国上海,那里还有一场巡演在等着他们。(未完待续。)